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水炮车射中欠道歉 批警察过界失控

港商界领袖:彻底失信心 身边富豪拟撤资

10月20日在清真寺前被水炮车蓝色水剂射中的香港商界领袖、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褚简宁(Mohan Chugani),狠批警方做法“过界”,令香港出现没有希望的局面,并直言商界对香港失去信心,身边很多富豪都在撤资或移民。(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352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反送中”运动逾四个月,香港警方被指10月20日出动水炮车“清场”时,刻意射向尖沙咀清真寺正门,酿成公关和人权灾难。

当晚警方坚称是“误中”又未有道歉,深夜才派便衣警察到场清洗五分钟左右;特首林郑月娥和警务处长卢伟聪21日上午亲自到清真寺道歉。虽然清真寺代表表示接受道歉,不过,当天在清真寺前被水炮车蓝色水剂射中的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褚简宁(Mohan Chugani),狠批警方做法“过界”,令香港已经出现“无弯转”(没希望、无可挽回)的局面。加上早前首富李嘉诚讲真话也被针对,毛汉直言商界对香港失去信心,身边很多富豪都在撤资或移民。

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褚简宁(Mohan Chugani)20日在九龙清真寺前,遭水炮车直射蓝色水剂。(影片截图)
从大纪元拍摄的高空片段所见,10月20日警方水炮车染蓝清真寺时,当时清真寺外只有约十人。(大纪元)

现年73岁的毛汉褚简宁,事发时和友人社福界选委简浩名等人在清真寺门口聊天,现场不到十人,而且没有抗争者。毛汉没有想到警方水炮车突然停在清真寺前,并对准他和朋友发射蓝色水剂,令他们及清真寺被“染蓝”,旋即登上国际新闻。

毛汉:警察恶过林郑 反驳张建宗“有人搞事”之说

惨被水炮车射中、全身染上蓝色水剂的毛汉,21日在九龙家中接受香港《大纪元时报》专访。他指,21日早上林郑月娥致电给他表示道歉,但他不接受。他认为问题在于警方“完全过界”,又说自己在电话中同林郑说,知道她与警方都很为难,但做事是要有界线,警方不可见人就放(蓝色水剂)。

他又指,自己出生在香港,73年来对香港都有信心,但作为一个生意人,现今香港搞成这样,令他失去信心。因为警察已经失控,“好像他们做错了事,都没有人可以说他们的。而且林郑和我道歉,但警方没有一个打电话过来跟我问一问,那他们不是还恶过林郑?”

另外,政务司司长张建宗21日也发电邮给他致歉。但张在电邮中称尖沙咀有“unruly crowd”,意思是有一帮人在搞事。毛汉反驳称,无论他在现场的见证还是媒体拍摄的片段,所谓“有人搞事”之说都非事实。他并指,当时街上很安静,抗争者都撤离了,只有他们几个人在门口聊天。

“如果那条街是很混乱的,我不会留在那里的,对不对?我还会跟你(在那里)慢慢聊天吗?他们都不会那么傻的。”

虽然警方早前声明称是“误中”,但毛汉反驳指警方“有心做”,他很肯定地指出当时水炮车冲到清真寺门前,操作水炮车的警员,看到他是一个外籍人士就对准他射水。

10月20日九龙大游行,警方在油尖旺弥敦道沿途狂射催泪弹及蓝色水剂。图为一名少数族裔女子用围巾掩鼻避催泪烟,后面的防暴警呼喝驱赶她。(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疑非港警操作水炮车 曾经撑警如今不再信任

除清真寺外,附近的九龙区历史最悠久的基督教教堂圣安德烈堂亦遭染蓝,教堂外墙和行人路有蓝色水剂残留。

毛汉表示,听到传言称,开水炮车的人不是香港的警察,“说是在外地,到底是在哪里呢?我不敢说。”

曾经参加7.20撑警大会的毛汉表示,经此一役,他再不敢相信香港警察。因为现今警察做法“太离谱”,“过了界”,而且不受监管。“开水炮车的警方应该调查是哪个?同时我认为,开这个车的不可以找个普通的差人(警察),真的是要找一个很有经验的,还有高级一些的,就是可以决定哪里可以射,哪里有小孩不能够射,不能是随便一个。”

香港已面目全非 林郑错过挽救时机

居港73年的毛汉,坦言经过这几个月,“香港已面目全非”。以前他走出来不会害怕,和穿黑衣服的抗争者和平相处。但现在却到了一个阶段,“我跟差人(警察)无冤无仇,警方却来射我。”他感叹自己数年前,还被前任特首颁发“好市民奖”,但现在到底做错了什么?“没有一个警察来向我道歉。”

他认为造成今天香港乱局的根源,需要特首林郑月娥和其班子更换新人。

对于坊间有传林郑月娥是地下共产党员,毛汉表示自己很难评价,但他强调,香港特首是香港人,要站在香港人这边,有一个责任告诉北京政府,要放松给香港做,“我(香港)什么都问你(北京),是没有得搞。”他又说,“如果我做特首,有100万人出来,我马上就会转弯。这些机会她已经错过了。”

北京那套在香港行不通

毛汉被“染蓝”后,子女都问他,要不要移民,“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英国的护照,留在香港好不好?我说没有事,我说算了,暂时不要想。香港经过很多关都是会翻身的。”不过,说到此,他叹了一口气说,“但是这一次和以前不同,占中呀、六四啊,左仔放炸弹呀,和这些比较起来,之前那些很小儿科。现在不算小事,已经是没有弯转。”

李嘉诚因为说:“希望年轻人能够体谅大局,执政的亦都能够对我们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因此被中共炮轰。中电及香港上海大酒店董事会主席米高·嘉道理爵士(Sir Michael Kadoorie)也曾刊登全版广告,称不支持暴力,又指年轻人是香港未来,勿让他们绝望。

以香港为家的毛汉说,希望北京当局可以明白,“它的那套在香港是行不通的,香港和大陆的很多文化是不同的”,“九七时我已经接受了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挂上了五星旗,我是接受的。事实就是事实,但是你说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英国和你们谈了这么久,写了《基本法》出来。很棒!那就跟着这一套走不就没事了吗?为什么现在好像每个人都觉得慢慢就转变一点,慢慢就转变一点,慢慢就转到这个环境出来。”

身为印度裔富商和本地商界名流,毛汉坦言面对社会乱局,现今商界经营惨淡。比如朋友开假日酒店(Holiday Inn),“晚9点后减价,五折”,尖沙咀海港城很多名店也关门,比如PRADA(普拉达)、CHANEL(香奈儿)都关门。他透露身边富商很多将资金调走,“我听到很多将钱迁往新加坡。”

对于香港前景,他坦言已失信心,甚至弟弟也表示想退休回美国,“他看不下去了。可以说他是没什么信心。”毛汉是著名传媒人Michael Chugani(褚简宁)的兄长。

蓝色水剂成分不明 私家医院拒收“染蓝”病人

被水炮车蓝色水剂射中的毛汉褚简宁(Mohan Chugani),前日已即时冲凉洗眼,但一天后仍感到身体痛楚、眼睛肿胀。他说,眼睛整整约20分钟也看不到东西,需要别人搀扶。朋友叫救护车将他送到附近的伊莉莎白医院治理。医院让他冲凉,但只是让他用冷水自己冲身,毛巾都没有提供;直到见医生时,他表示眼睛不舒服,验眼后滴六、七次眼药水仍未有好转。医生转介他去眼睛专科,但需要排期。

他于是想转去私家医院,希望尽快求诊。没想到一家熟悉的私家医院医生却建议他不要去急症室,“因为急症室的那些医生未必知道那些化学药水有什么化学品,反而政府医院的医生会比我们知道多一些。”他直言“很离谱”,“即使有钱你也看不了病。你(林郑政府)应不应该告诉全香港的那些医院急症室,如果有人来看症,那你该用什么药方,而不是政府的医生才知道。”

俗称“水炮车”的警方人群管理特别用途车,8月25日首次出动镇压香港抗争运动。但警方对于水炮车喷射的蓝色液体的成分,一直未有清楚交代。警司刘肇邦曾在短片中称,颜色水是对人无害的食用染料,有机会残留在衣物及皮肤表面,以供警方辨识示威者是否曾在示威现场。但未提及水炮车会否用来喷胡椒水。而据被喷中的记者及抗争者说,被喷中后,冲洗后皮肤仍刺痛一段长时间。

学者促警方交代水剂成分

中文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竟明表示,水炮车原本是用来驱散人群,现在却偏离了用途,“变成洗街或者乱喷市民”。至于加上怀疑有催泪弹成分的颜色水,虽然警方声称色剂安全,但他指从清真寺看到,色剂浓度相当高,令人很担忧,“颜色可能加了化学剂,那它有什么协同的效应,令大家感觉更加受到腐蚀性的化学剂灼伤。”

警方对于水炮车喷射的蓝色液体成分,一直未清楚交代。中文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竟明指,水柱色剂浓度相当高,令人担忧添加腐蚀性的化学剂。图为10月20日,装甲车及水炮车沿弥敦道发射催泪弹及蓝色水剂。(宋碧龙/大纪元)

陈竟明建议,染到或者喷到皮肤应该要即刻用大量的清水冲洗,染到或者喷到的衣服需要丢掉。

另外,警方数月来施放了大量催泪弹,仅“十一”当天就施放上千枚。陈竟明指,催泪弹虽然不会致癌或致命,但如果是高浓度的化学物质,可能会危及生命。而且这些化学物质进入人体时,会直接攻击黏膜、眼、鼻,如果吸入肺部就会令人哮喘、头晕、呕吐,甚至肚痾。

他指,香港人口密度高,加上很多死角位,累积一些化学物,因为它不溶于水,会累积在水泥等里面。所以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他敦促卫生署或相关部门进行检测并公布数据。

评论员:忧心香港面临生态灾难

时事评论员潘东凯认为,今次清真寺事件说明,警察不受约束,会拖累香港政府,致使社会裂痕无法弥补。他认为事件关键在于警察由共产党控制,共产党在香港属于地下党,党掌握武装力量。

潘东凯强调,香港不是大陆,不能关门操作,清真寺事件很快就登上国际媒体,令港府不能掩盖真相。长此下去,破坏香港国际形象,会进一步加速走资,影响香港的经济、民生等。

他也担忧警方施放大量催泪弹以及颜色水,对香港环境造成危害,“除了香港,全球没有一个大城市,试过发射这么多化学成品在外面。我担忧未来香港面临生态大灾难。希望政府尽快交代。”

10月20日,防暴警察在旺角发射催泪弹。(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林郑清真寺前被呼“杀人凶手”

警方水炮车于10月20日刻意向尖沙咀清真寺正门喷射蓝色水剂,被射中的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禇简宁拒绝特首林郑月娥道歉,事件亦引起本港回教徒不满后,林郑和警务处处长卢伟聪21日上午到清真寺与教长会面。林郑一行进入清真寺一刻,现场有市民高呼“杀人凶手”。

林郑月娥10月21日亲到九龙的清真寺道歉时,被市民斥是“杀人凶手”。图为林郑下台阶离开清真寺。(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由于蓝色水剂造成的水渍很难自行渗透到地下,21日仍残留在表面,早上10时许,在林郑前往清真寺与首席教长会面前,食环署人员忙于清洗清真寺对出行人道地面,清洗之前清晰可见清真寺门口及闸门内梯级上蓝色水剂的痕迹。清洗过程中,可见含有化学物质的蓝色和绿色污水流入半堵塞的坑渠,并闻到强烈的刺鼻气味,刺激气管令人想咳嗽。

随后,林郑在警方人员保护下进入清真寺。有一位女途人高呼“杀人凶手!”另有两位男士高呼“真主阿拉都唔会饶恕你!”

林郑和卢伟聪与清真寺教长阿夏德(Muhammad Arshad)面谈了25分钟后离开,未有回应在场传媒提问。下午,警方就事件发布新闻稿,就水炮车“误射”清真寺致歉。

#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10-22 5: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