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 谴责港府违法

人气 926

【大纪元2019年10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尽管香港政府推出《禁蒙面法》,香港市民并没有被吓倒,星期天(10月6日)再度以上街示威和游行的形式,抗议政府推行这个恶法,争取表达自己的权利。

香港民众发起“10.6反紧急法大游行”,由铜锣湾sogo外步行至中环遮打花园的游行,以和平方式抗议政府颁布《禁蒙面法》。下午2时由铜锣湾开始游行,民众走到湾仔、金钟、上环等地。警方在湾仔、金钟、铜锣湾均发射催泪弹。

天下着雨,港民打着雨伞聚集在铜锣湾sogo外,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也在其中,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相信这个《禁蒙面》法本身只是一个借口,是要来开始(进行)一系列的紧急立法。最关键的就是本身现在她(林郑月娥)已经启动了这些紧急立法的程序。那她其中最大一个影响就是实际上否定了我们现在香港的立法机制。完全是行政机关去包办所有的事情。”

罗沃启表示,所谓的起草法例到公布是完全一手包办,绕过了立法会。虽然基本法规定,立法的权力是在立法会那里,而立法会讲明是香港的立法机关。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是野蛮地绕过立法会去做。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希望迅雷不及掩耳地使《紧急法》通过。

罗沃启还表示,第二就是完全绕过任何正常的咨询、辩论和在议会上的修改等进一步的程序。现在他们说这个是会拿到立法会去讨论的。讨论什么?根本就没有否决它的可能空间。因为他们的那个所谓讲法就是,这些法例是只有他们才能改的。

“那么另外我们也看到, 那个条例本身,基本上是可以无限制它(港府)做什么事情的, 它只是说用法律的形式。她举的那些例子,比如说可以审查刊物,可以去处理一些拘留、搜身、检取财物、甚至充公、控制财物、管制所有交通,差不多什么都可以的了。所以那个是一个无休止的权限。另外,刑罚也差不多是在他们的手中,所以我们看到的情况是非常的不妥当。” 罗沃启说。

罗沃启还说:“那么是不是说蒙面法就是可行的呢?根本就不是。政府就告诉你,很多民主国家都有“蒙面法”。但是,第一,人家是民主国家,这有很大的差异;第二,人家是透过正常的立法(程序)操作的。有咨询,公众可以给很多意见,立法机关要考虑很多东西,而且是通过他的民选立法机关。到最后这些法例在内容上跟香港也有很大的差异。”

比如在加拿大,林郑经常举的例子就是,他们的蒙面法是容许公众继续保留着蒙面去参与合法示威的权利。现在就算一个示威是政府允许的,有拿到无反对通知书的,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示威者都是没有这个权利去蒙面的。她(林郑)说,而且现在不是蒙面这么简单,是所有任何遮盖面部的东西,戴黑眼镜、戴口罩当然受管。罗沃启还指责林郑,“你放催泪烟的时候大家是不是应该戴防毒面具?防毒面具都会是被阻止的。或者是在脸上画一些东西,这些都可能会中招的。”

“我们知道很多人在香港是打一份工,有担忧,或者他有家人,他不想让家人知道,不想家里人担忧,可能有这些原因。加上现在我们这个政府是控制得很严的。”他说,教育局又伸手到学校,管学校如何操作;中共在很多商业机构里面建立党委,用很多方式去惩处很多不听话的机构。比如地铁,然后就变成了党铁。这样一些做法都是使到香港人在雇佣关系上处于一个被动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蒙面示威,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职业、保护自己的安全是很重要的。

罗沃启指出当局的所为,“当然关于安全,大陆做了很多关口的审查,如果你参与示威的话可能会有其它的一些安排。今天就是查你一下,抄录下你的所有资料,烦你一下,难保将来不会进一步有其它事情的。我们知道(个人资料)摆进中共的政治档案里面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

当被问到,在反送中运动这四个月以来,香港的人权状况恶化的程度是怎么样的?打多少分?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说:“我想香港人都很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的警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变成了一支没有纪律的队伍,有相当多的警务人员殴打市民,或者是乱告乱抓,做他们(警察)显示自己权力的做法。”

而政府为什么会容许一支警队这样呢?因为政府唯一依靠的就是警队。所以警队变成没有人管(的状态),同时他想要什么就要给他什么。罗沃启认为,“这个是宠坏的儿子。现在已经不是,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宠坏了的怪兽。到了这种地步,我们香港人(人身安全)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他还表示,比如讲什么正常途径投诉,投诉什么?甚至现在政府说,他们(警察)个个都是可以单独识别的。政府可以单独识别有什么用啊?民众在街上被人侵犯了以后,“我们可以识别那个警察才是最关键的。对不对?你告诉我可以识别,讲什么识别?公众不可以识别就不会识别。你在上面写a b c d,说是鱼、虾、蟹都可以。我知道那只橙色的螃蟹是打人的 、那只红色的猪就是开枪乱射杀人的,那大家都可以投诉。”

那现在政府说他有区别,他们懂得怎么去找出来的,公众是完全无法辨识,所以无法诉诸行动。这些是完全不能信任的。但是到最后很明显,政府是会给警察不断的增加权力。罗沃启说,“稍后我们就会看到紧急法令的‘威力’,一路下去(会慢慢看到)。希望法庭能够把关吧,但是法庭把关的机会不容易。因为到了最后,阿爷(北京) 就会出绝招——释法。对不对?一个社会,政府输掉官司是一个好社会。但我们香港,政府是不会输官司的。如果它认为一定要赢的话,它可以去找北京来解决的。就算到终审庭输了官司,它也会找北京去推翻的。”

罗沃启承认自己在前线观察会受到压力,“我们有,很明显。这个法例里面,对我们的观察员没有清楚的定明:这个人权观察员是可以免受蒙面的规定影响。当然我们可以说我们是专业的,我们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和《约翰内斯堡原则》去进行观察的,这个法律应该是尊重这些工作的责任,去解释,如里面的所谓‘合理辩解’,就包括这些东西。”

他还强调道,“那观察人员在街边观察,难道要躲很远吗?当然是在示威活动里面,或者附近出现。你放催泪烟的时候,你要求我们变成超人啊?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基本健康需要,那这些都是要戴面具、戴防毒面具啊,这些都是很基本的东西。这个法例是比较含混,警察可能会乱来的空间比较多,但是至少对观察员来说都不会有很严重的影响。”

10月5日,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呼吁对香港抗议活动期间暴力行为进行独立调查,罗沃启对此表示,“很明显了, 你看到联合国已经说话了。我相信联合国会继续关注,未来的日子,会多一点声音发出来的。我也都希望中国(共)收到这些消息,不要乱来。”

最后他说,“同时香港政府当局都应该和联合国保持紧密的沟通,尽早接纳联合国的建议。联合国都要求我们要有独立的调查,这个也是我们看到香港能够平息民怨的其中很重要的一样东西。其次是执法人员要根据国际人权准则去做事。如果他们能够改辕易辙,当然公众的愤怒和抗争活动可能也会有一定的降温。” #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香港年轻一代:站出来抗暴政 是肩负的责任
汪志远:全民反共反迫害开始了
前议员:港府重蹈乌克兰暴政垮台前四大覆辙
香港银发族反《禁蒙面法》支持学生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川普:不想和习通话 掌握武毒所不好信息
【纪元播报】内幕:两会内斗激烈 中共高级军官观望
【拍案惊奇】中共红爪紧逼 30万港人有望居英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踪:美确诊逾170万
【十字路口】美推机密武器 港国安法藏权谋算计
【新闻第一现场】对港毁诺 30年前电影预言成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