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缪小露被迫害致死的悲惨遭遇

中共酷刑示意图:大背铐。(明慧网)

人气: 758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0月08日讯】缪小露等十几人被拉到阴冷的大墙下罚站,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那是2003年11月末,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里,寒冷刺骨。她们的棉衣、帽子、手套被拽下,只剩一件单衣,双手被冰冷的手铐铐在背后。一人已冻昏倒地。

其中,缪小露的全身冻得不由自主地抽搐、哆嗦,而她们一连被冻了7天。因为她们不报数、不下蹲、不戴犯人的名签(名签上有姓名、罪名、几年刑期)。十几个狱警和犯人对这群信仰“真、善、忍”的女法轮功修炼者正在实施冻刑。

缪小露,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人。她身上透出那种中华传统女性独特的风韵,温文尔雅、真诚、善良,曾在昂昂溪区政府工作。

缪小露遗照。(明慧网)

2001年12月27日,她遭绑架,数日后被转到齐市第二看守所,次年4月10日被冤判5年,9月份被关进了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2008年3月11日,43岁的她含冤离世。

入监

2001年9月,一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后,狱警对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转化”,逼她放弃修炼,遭到她拒绝。随之等待她的是罚蹲、背铐、电棍、拳打脚踢⋯⋯

她依然向对她动刑的警察们劝善,他们却一直挥动着手中的电棍,在她身上不停地触放电光。

之后,她和四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关进“小号”,一个特别的小房间,里面有刑具。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明慧网)

四五个警察把她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她仍然没有屈服。

在那里她们被关了26天。警察没有达到目的,便把她们送到三楼中厅里。“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办公室人员让她们坐在水泥地上,戴背铐,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

那时正是深秋,在冰凉的寒夜里,她们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她们集体绝食抗议监狱对她们的种种迫害。狱警把她们送进了“集训队”。

“五联保”

在“集训队”,狱警给她们每人配备了两个“包夹”(看管她们的刑事犯人),她们死死地被包夹看管,走一步被跟一步,不准跟他人说话,处处被监管。

缪小露又被转到七监区,那里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株连的“五联保”:一个法轮功学员配上四个“包夹”。法轮功学员一“有事”了,四人被牵连,被监狱扣分。监狱有意在犯人和法轮功学员之间营造一种扭曲的矛盾关系,让犯人更狠毒地压制法轮功学员。

一次,缪小露和嫩江县法轮功学员陈伟君(已被迫害致死)给其他法轮功学员传递法轮功的经文,被发现。狱警把她俩叫去,对她们一人打一耳光,还要扣包夹的分。“五联保”的四个犯人对缪小露一顿谩骂。别的“五联保”犯人时不时用这个例子来威胁、谩骂法轮功学员。

水房子

2003年11月末,缪小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报数、不戴犯人的名签被狱警拉到阴冷的大墙下罚站,一连7天。

几天后,警察吴雪松又在车间里挨个问法轮功学员戴不戴名签,缪小露平静地回答“不戴!”

缪小露和其他十几个拒绝戴名签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监舍的水房子里24小时罚站。她们开始绝食。

站到第四天的晚上,缪小露的左脚及小腿肿得相当厉害,梆梆硬、又粗又亮。水房地面都是水,缪小露又困又累,承受到了极限,昏倒在地。其他两位法轮功学员也相继昏了过去。

当她们困极了,倒在潮湿的地方、水池里睡觉时,一个“包夹”犯人故意洗澡,把缪小露她们的棉衣都打湿。大冬天里,她们只得用自己的身体褟干棉衣。

后来,她们白天被关在水房里,晚上警察让她们到便衣库的地面砖上睡觉。她们的手和胳膊背在后背。

有一次,犯人杨淑华用布写上名字当名签给她们缝在衣服上,被她们撕掉。那个犯人气急败坏,拿针挨个扎她们的脑袋,把孙桂芝的头上扎出个大包来。

关“小号”

2004年2月7日晚,缪小露和其他6位法轮功学员在便衣库里悄悄看法轮功的书,被狱长刘志强在监控室发现。缪小露和李冬雪被关进“小号”,两人的棉衣、棉裤被扒掉。

那时正是正月十七,她们在阴暗冰冷的光板铺上24小时被戴“地环背铐”。板铺离地约一尺高,板铺上焊着铁环,她们的双手被背到后面,再把手铐子穿过固定的铁环铐到手上。

她们只穿着单薄的线衣线裤,狱警还故意打开窗户,让冰冷刺骨的寒风整日吹冻她们。

在“小号”里,她们吃的是玉米糠(鸡饲料)粥,一天只吃两顿。喝粥时,粥里的糠皮糊到嗓子里,无法咽下去。

狱警问缪小露她们服不服从监狱的管理。缪说:“我们做好人,我不是犯人,不能服从。”缪小露在“小号”里被迫害了19天后才送回监区。

中共酷刑示意图:关小号。(明慧网)

再遭毒计

2004年4月6日,狱警康亚珍把缪小露等7人挨个叫到办公室里,问她们戴不戴名签,能不能服从管理。她们都答“不能”。于是警察给她们上“大挂”、“背剑”。

中共酷刑演示:大背铐。(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剑”。(明慧网)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挂。(明慧网)

缪小露的腿被吊得不能站、不能蹲,一只手从肩上反背过来,另一只手从下面再反背过去铐在上铺床的梯子上。一会儿,她就感到恶心,一下就虚脱昏过去了。等她醒过来时,全身已被汗水湿透。

即使这样,犯人头宋小磊还用侮辱的语言骂缪小露。

2004年7月27日,康亚珍等狱警对绝食、不点名、不戴名签、不穿囚服的30名左右法轮功学员继续施暴。

缪小露的双手被反铐、脚尖着地、吊挂,双手疼痛得已麻木,没有了知觉。一犯人看到后说,不好,快点把她放下来。

缪小露的手臂已被铐子卡入肉里,鲜血直流。她们把缪小露抱起来才能把铐子拿掉。她被平躺在地上,大汗淋漓,头发好似被水洗过,身上穿的裤子已湿透,小便失禁,下半身泡在尿里。

当时她已四天没吃饭。狱警开始给她灌食,两次给她插管都未插进去,返出的血液和粘状物却弄脏全身。

那帮狱警非常紧张,医生、护士都在走廊里守着,说缪小露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24小时随时准备抢救。

她们又给缪小露注射静脉,后送到病号监区。她已瘦成皮包骨,整日躺在床上。

2006年秋季,监狱将缪小露送到监狱外的医院检查,确诊她患有肺结核。她才于当年11月被“保外就医”回家。

在她被非法关押的5年里,她的家人为了让她少遭罪、早点回家,花了不少钱,可是监狱对她的迫害并没有因此减轻。当时她在狱中的遭遇,家人一无所知,于此同时家人遭受了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迫害。

2008年3月11日,缪小露永远离开了人世。#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10-09 7: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