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美或采登月式行动 对抗中共军事威胁

美国未来士兵的军队传单。(国防部)

人气: 1487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1月21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Simon Veazey报导/高杉编译)随着从后视镜看到的中共军队隐约隐现,美国军方希望依靠科技初创公司的精神“点燃技术创新的引擎”,以期将共产党政权所掌控的那些国有的、善于顺手牵羊的科技公司和企业远远甩开,并一骑绝尘。

一些美国国家安全分析人士呼吁采取“登月”(moonshot)式行动,积极利用美国传统的自由经济市场的企业的优势,来对抗中共的技术发展。中共已经在人工智能、云计算和高超音速武器等领域形成了竞争力。

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微软在激烈的竞争中击败亚马逊等对手,获得美国国防部一份十年内价值高达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云”(Joint Enterprise Defense Infrastructure cloud – JEDI)。

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The Army Futures Command-AFC)于2018年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Austin)的技术中心附近成立,其任务是使美国陆军实现现代化,加强军方与民间科技界的合作,并启动传统的国防军备采购方式以外的运作方法。

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将放弃此前的规避风险的军备采购习惯,以更快的速度将样品送到士兵手中。在当前这个最新技术可能在几个月内,而不是几十年内就被超越的时代,这一举措缩短了研发采购装备的周期。

今年9月,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份报告就此呼吁,应该采取“登月”式的行动。有国防分析人士在上周向众议院军事委员会(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呼吁说,用自由经济市场的科技企业精神点燃美国技术创新的引擎,是战胜来自中共的威胁的关键。

别无选择

美国陆军军事学院(U.S. Army War College)战略研究所(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兼职研究教授罗伯特‧J‧邦克(Robert J. Bunker)就此对《大纪元时报》表示:“相对于中共能够掌控、利用众多财富500强企业(其中许多企业直接属于中国共产党)的作法,美国国防部却别无选择,只能依靠自己的高科技公司的专业知识和研发能力。”

邦克表示:“采购国防装备的周期要比商业产品的开发周期慢得多。”

他说:“这是20世纪由政府主导的官僚主义思维(老旧的等级和产业理念,信息流动和决策过程缓慢),与21世纪由企业家驱动的创新思维(网络化和信息化思维,流动和反应过程更快)之间的对抗。”

邦克说,国防科技的发展越来越落后于商业技术领域。比如,苹果最新的年度研发预算为140亿美元,应该可以轻松地省出10亿美元给福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用一用。

他说:“外国公司也是如此,比如华为公司2018年研发预算为150亿美元,该公司是中共政权很信赖的代理人。”

邦克指出,最有可能取得成果的新技术包括云网络和存储、大数据分析、基于量子的人工智能、生物特征识别、5G蜂窝、自主系统和机器人等领域。

但同时,邦克也强调,加强与科技公司的合作并远离传统的国防承包商的做法,也有一定的缺点。

他说:“通常这些技术与军事规格不符,尤其是还涉及到军用设备的安全性、耐用性和保密性等问题。”“技术装备事故可以导致人员伤亡,也可能遭到维护人员的破坏,敌对势力也可以利用它,比如利用一个技术缺陷来将其控制,或者使整个军事网络陷入危险。”

打破循环

2018年成立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的目的,就是要将美国军队从一个装备着20世纪设备的反游击战部队变为一个不断发展的、能够战胜中共和俄罗斯的21世纪军队。

10月16日,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发布了2019年陆军现代化文件。除了勾勒出一个16年的时间框架,该计划还强调了一个关键性因素:“拥抱”科技界。

起草该战略的负责人埃里克‧史密斯(Eric Smith)上校对《大纪元时报》表示 :“当未来司令部被组建时,其中一个意图就是,它将利用所有我们从未考虑过的那些技术创新者的力量。”

史密斯说,科技界的更深入的参与并不意味着从更广泛的传统国防承包商领域撤离,而是“试图把网撒得更大一点。”

他说:“我不会说这就是最终答案,”“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是在利用我们作为一个以自由经济市场为基础的开放社会的实力。”

史密斯说,传统的国防装备项目从开始到最终交付可能需要20年的时间,它总是煞费苦心地想要确保每一件装备在交到士兵手中之前都达到完美。

但是陆军未来司令部并不追求必须等到最完美的设备,而是希望尽早得到它。

史密斯表示:“我们的专业术语是,我们正试图‘把风险转移到左侧’,”他指的是一个在软件行业很流行的短语,意思就是尽可能早地淘汰不可行的选项。换句话说,就是尽早地尝试失败。

史密斯说:“现代技术发展得太快了,我们根本无法在一开始就完全知道这项技术在未来的最终用途和功能。”“所以我们最好先买点样品,交给士兵,试试看,然后尽早做出决定。”

是进补还是化疗?

但是,美国国防部与科技界广泛接触以寻求“进补”也存在可能助长中共盗窃军事技术这个癌症的风险,因为后者在一定程度上也依赖于从同一来源窃取美国尖端技术。

史密斯指出,这是技术安全问题之一。

他表示:“如果把时间退到20年到30年前,并问你国家安全问题的重点在哪里,你会说是围绕着华盛顿DC的政治领域。”“可是现在… … 我们的对手在哪里? 我们的对手都在硅谷和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那里,因为在那里他们能够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

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也正越来越多地强调中共盗窃知识产权的问题。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在9月份警告欧洲不要与北京关系过于密切时说,“中共为增强军事力量而窃取技术的行为令人震惊。”

7月2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对参议员们透露,该机构有超过1000项正在进行中的关于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案件调查,并“几乎全部都指向了中共”。

弗莱明说:“联邦调查局目前正在处理的这1000起案件,只是中共全部盗窃技术行为的一小部分。”

美国的立法者们也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威胁。

10月29日,一项旨在防止中共间谍窃取美国学术机构敏感技术的新法案已经被提交。

但是,一些分析家警告说,如果不注意病人本身潜在的威胁,仅仅“化疗”杀死一些癌细胞可能是不明智的。

前参议员吉姆‧泰伦特(Jim Talent)是里根研究所(Reagan Institute)成立的一个工作组的联合主席,该工作组的重点是美国国家安全与创新。

10月30日,泰伦特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说,技术获取和技术安全之间一直存在紧张的关系。

以足球举例,他将其比喻为防守或进攻的问题。他说,美国应该在进攻方面给予更多的关注。“我认为我们会在进攻上取胜。”

泰伦特说,以前国防采购中典型的“风险厌恶”理念需要转变。

他说:“如果你想取得突破,就必须在尚未被证实的技术上投入更多,这意味着,你必须进行比政府此前已经习惯了的风险稍大的投资,这意味着,你必须做好有时会失败的准备。”

“如果过了5年或10年,他们所有的实验都成功了,那么可能也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做过多少试验,所以没有出现失败。”

但这种理念上的转变还需要立法者向利益相关者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即当出现失败或问题时,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支持。

他说:“国会需要对外传递一个信息——他们会继续支持他们。”

泰伦特还提到了一些欧洲同行就如何处理技术创新与技术安全之间的紧张关系提出的建议。他说,他们没有建很多小型的安全墙,而是建议“在较少的东西周围建造更厚的墙”。

呼吁“登月”式行动

前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ele Flournoy)也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

她警告说,中共的对抗并获胜理论越来越依赖于“系统破坏战” ,她将其描述为“在冲突一开始就试图摧毁和削弱对手的网络”以达到目的。

她指出:“鉴于中共(在较小程度上还有俄罗斯)的军事现代化努力,美国的军事优势正在迅速削弱。”

她说:“由于中共政府的军民融合策略——任何具有军事应用价值的商业或可能带来军事进步的研究都要与中共解放军分享——中共军方在人工智能尤其是机器学习方面已经取得了快速进步。”

“确保美国军队保持优势意味着我们必须针对其军民融合策略做出回应。”

弗卢努瓦说:“这是美国‘登月’式行动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有远见的国家领导人。我们需要紧急呼吁并采取行动,我们需要在提升我们竞争力的驱动力方面进行更强劲、更集中的投入。”

登月(moonshot)一词被收入词典,意为“执行一项困难或昂贵的任务,但其结果将具有重大意义”。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在9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对创新和国家安全进行了更广泛的研究,也呼吁采取“登月”式行动来应对这一挑战。

报告说:“2015年,自二战以来,联邦政府第一次为基础研究提供了不到一半的资金。”

报告还指出,相比之下,除了在15年内增加了三倍的军费开支,北京自2000年以来,还平均每年增加了18%的研发支出。

读者可以在推特上关注西蒙:@SPVeazey @ spveazey

原文 US Military Taps Spirit of Free Enterprise to Counter China 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1-22 4: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