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夕出席撑港演唱会 播理大抗争影片不禁洒泪

香港填词人林夕资料照。(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41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佟亦加报导)17日晚,香港知名作词人林夕与一众台湾乐队出席在台北自由广场举行的“撑香港,要自由音乐会”。他在诉说香港局势时表示,现在在香港说“香港加油”四个字,已经成为一种罪,因此,香港人只有坚持下去才有希望。他在展示近两天香港理工大学的抗争者因死守校园而遭警察强攻的画面时不禁哽咽洒泪,令全场观众动容。

由台湾“守民主护台湾大联盟”发起的“撑香港,要自由音乐会”17日晚在台北自由广场开唱。现场挤满了大批身着黑衣的观众,许多人戴上头盔、猪嘴、眼罩,右眼盖上写有“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纱布,或高举“Freedom is not free”的标语,表达对香港民主运动的支持。多个乐团、歌手都献声力挺香港持续了五个多月的民主运动。

台湾灭火器乐团首唱与香港知名作词人林夕合作的新歌《双城记》:“他们用黑手打压,赤裸裸施行家法;我们用流水变成盔甲,无耻逼迫出无畏的人,在权威之下无权说害怕。”向正在争取自由的香港人加油打气。

也以黑衣、黑裤加上黑色口罩的装束上台的林夕,先用台语说“大家好,我是林夕”后,再以国语带领现场观众一起叫“香港加油”口号,然后,他诉说香港的荒谬:“现在在香港说‘香港加油’这四个字,已经成为一种罪行。一个航空公司的飞机师,前阵子喊了一句‘香港加油’,已经给辞掉了,毫无原因地辞掉。”

林夕表示,在香港,“年轻是罪、穿上黑衣是罪,就连买鸡蛋没有收据也是罪”。对于有些所谓的中立者,指责抗争者破坏香港最重要的法治观念,林夕认为,能够破坏法治的只有执法偏颇的当权者,香港年轻人正在做上一代人没有做的事。

至于那些旁观者还会问“这样有用吗”,林夕说,武力不对等、势力不对等,让他想到1987年的南韩抗争。然后,他回想自己为雨伞运动站台时说过的一句话:“有用没用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每个人都要吃饭,每个人终究荣光归于天堂的那天,当然有些人是地狱有位置留给他。既然荣光归于天堂,我们做人有用吗?做人终究一死,那就不做人?吃饭也是会排泄,也是没用嘛。”

林夕在现场对所谓的“中立者”喊话:“如果你们计较或过分地计算一些运动有没有用的话,那你们就扪心自问:究竟是遗忘了,还是不敢向前?”

当提到离奇坠亡的香港科技大学周梓乐同学时,林夕哽咽表示,在周同学离世前几天,他接到一个很艰难的任务,就是要写韩国电影《1987:黎明来到的那一天》的片尾曲。他透露,为了酝酿情绪,他看了四遍电影。结果发现,电影的画面与香港当下的实况简直一模一样,这让他悲愤交集。

林夕说,在写歌词时,自己哭到电脑荧屏幕要放大200倍才能看到自己在写什么。与此同时,他在很难过时也反思,到底每一滴眼泪及愤怒有没有用。

他感慨:“我发现虽然我写了很多疗愈的歌词,但我没被疗愈,可是我发现所有的悲愤、所有的眼泪,都不是没用的。正如我写这个片尾曲的歌词‘离短暂的青春,不是一场徒然的梦’,我觉得愤怒过后,哭完了以后,眼泪干了以后,那些悲愤,所有眼泪所有悲伤,都是我们能够做对的事情坚持下去的一种力量!”

由于香港警方连续两天对香港理工大学发起包围攻势,除了动用水炮车、催泪弹、装甲车、音波炮等围攻抗争者,期间还以闪光弹(震撼弹)等武器对付校内的学生,局势令人揪心。林夕在在大屏幕上展示相关画面时,引用死守校园的同学说的一句话:“我们不是因为认为有希望才坚持下去,我们相信坚持下去才有希望。”说到这里,林夕再次洒泪现场。

音乐会最后,全场观众与嘉宾一起举起单手,大合唱台语版《愿荣光归香港》,场面感人。

责任编辑:杨明

评论
2019-11-19 8: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