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基辛格见习近平为何避称老朋友?

图为2018年11月8日习近平接见基辛格。(Thomas Peter – Pool/Getty Images)

人气: 73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3日讯据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11月22日,习近平在大会堂会见了参加北京创新论坛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习近平除了一如既往赞赏基辛格以往的贡献外,还谈到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关键当口,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并建议“中美双方应该就战略性问题加强沟通,避免误解误判,增进相互了解”等等。

基辛格的回应是自己“很荣幸在过去50年里近百次访问中国,亲眼目睹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美中关系则认为“有过起伏波动,但总的方向始终是向前的。现在,时代背景已发生了变化,美中关系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双方应该加强战略沟通,努力找到妥善解决分歧的办法,继续开展各领域交流与合作”。

作为中共的老朋友,基辛格秘密促成了尼克松总统1972年访华,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他曾帮助引进外国资本和技术,并利用自己在美国政界、商界的影响力为中共政府游说。作为回报,其所在的公司在中国市场也畅通无阻,攫取了不菲的利益。

如果比照基辛格2015年、2016年、2018年见习近平时习的表述和基辛格的回应,还是会发现一些变化的,而这些变化亦说明了某些问题。

2015年3月,两人见面时,习指出在与奥巴马会晤后“中美关系正取得重要和积极进展”,而基辛格则首先感谢习近平“会见我这位中国的老朋友”,称“构建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符合双方利益,是着眼长远发展的远见之举”。

2016年12月,双方见面时,习称“中美之间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当前,美国进入新旧政府更替阶段。我们愿意同美方共同努力,确保中美关系平稳过渡,并在新的起点上继续稳定发展,谱写新的篇章”。而基辛格依旧首先感谢习“再次会见我这个中国的老朋友”,表示自己“很荣幸能为美中关系发展作出贡献”,“推动美中关系持续、稳定、更好地发展,也会是美国新政府的期待。我愿继续为增进美中相互了解和交往合作积极发挥作用。”

然而,川普就任总统后,基辛格发现自己对其是误判,虽然与川普面谈,但自己所能发挥的作用有限。应该说,误判的还有北京当局。

2018年11月,习近平和基辛格的表述都开始发生了变化。习首先说基辛格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中美关系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我们对此不会忘记”,随后指出“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国内涉华消极声音增多,值得关注”,但强调中美关系重要性,愿意与美方磋商,希望“美方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同中方相向而行”云云。而基辛格则是“很高兴在美中关系步入新阶段的重要时刻再次来华并见到习近平”,指美中双方要“妥善管控分歧,向世人表明美中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另有海外媒体报导称,习近平托基辛格向川普政府传话:只要不干预“中国发展道路和核心利益”,与美国都好谈。不过从目前的形势发展看,基辛格所传的话,川普政府是不以为然的。

五年走过,当2019年习近平与基辛格再次见面时,两人都非常清楚,过去几年的美好期待都已经化作了泡影,中美关系此时的分歧远超过以往,尤其在美国调整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共视为头号“敌手”以及彭斯副总统两次发表重磅演讲后。更让北京恐惧的是,川普政府还公开明确了中共不同于中国和中国人民,而这正越来越被美国各界和西方社会所认同。

而且曾经信心满满希望可以继续发挥作用的基辛格,也在这两年意识到了自己根本无法介入川普政府的决策圈,根本无法再积极发挥作用,所剩的余热也只能在北京被中共利用利用,比如参加本次论坛。而今年以来,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以及中共在香港的镇压,美国政界业已就“反共”达成共识,在这个大背景下,聪明的基辛格,自然也要与北京保持某种距离,自然不好再称自己是“中国的老朋友”,更确切的说是“中共的老朋友”,自然也只能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表达一下希望。而他10月30日出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会,也很能说明问题。在这次演讲中,蓬佩奥公开表示“中共政府与中国人民并非一回事”,表示中共政权正在谋求主导世界的权力,正在寻求用各种方法来挑战美国和全世界,因此“所有人都要直面这些挑战”。

在笔者看来,深谙美国政界看法的基辛格建议的双方“努力找到妥善解决分歧的办法”,表达的就是一种希望,因为他非常清楚,中美在价值观上有着巨大的差异,如果中共和习近平不进行根本性的改变,中美贸易谈判上的众多分歧,如结构性改革、监督机制等,就不可能达成一致。

实际上,早在去年于新加坡举行的经济论坛上,基辛格就曾在演讲中含蓄表达了自己对现今美中关系的看法,即北京需要超越自己的旧制度,才能真正引领亚洲;美中关系正在从合作转为对抗;美中双方都应该知道冲突的严重后果。而其中最为尖锐的就是第一点,可以说,“超越旧制度”应该是基辛格为正面临困局的北京当局开出的一个药方。

这与基辛格一样也是中共“老朋友”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开出的药方,即“北京改变自身的政策,如降低关税,降低非关税的壁垒或者是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监管更加透明,将对外开放落实到实处”,是一致的。欧伦斯坦言“以前曾经支持中国的一些人士现在都沉默了”,而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共一直没有履行承诺。

让基辛格、欧伦斯等中共的“老朋友”失望的是,北京政权不但没有接受他们的药方,反而一再在贸易谈判过程中戏弄美国,一再对外彰显其的邪恶,让更多的美国人看到了中共的真面目。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南海高层不愿放弃中共邪恶政权、不愿改弦更张、不愿放弃权力,不愿放弃旧制度,反而再度高调称对中国的发展道路充满了自信,而所谓自信的一个具体表现就是继续高筑防火墙,禁止人们发表不同的声音。这样的盲目自信估计基辛格也会偷偷哂笑吧?而“自信”的中南海高层真的看不明白天下大势吗?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11-23 5: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