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走近台前台后的川普 大纪元专访总统儿媳

五月中旬,英文大纪元记者扬· 耶凯利克(Jan Jekielek)对美国总统川普的二儿媳劳拉(Lara Trump)进行了专访。(视频截图)

人气: 985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2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 / 徐简编译)5月25日,英文大纪元记者扬· 耶凯利克(Jan Jekielek)对美国川普(特朗普)总统的二儿媳劳拉·川普(Lara Trump)进行专访,劳拉是川普2020竞选团队的高级顾问。

在访问中,劳拉谈到对川普总统的“无休止的调查”、假新闻、女性选民、边境安全和社会主义等话题,她还提到川普注重家庭生活,平易近人,是一位好父亲、好祖父。

扬:穆勒的调查结束了,结论是(川普阵营跟俄罗斯)没有勾结,没有妨碍司法。 然而(对总统)各种各样的调查仍在继续。

劳拉:我认为,民主党至今对川普当选心有不甘,哀叹希拉里落选,他们知道在2020年大选中无法击败川普,那其他选项是什么呢?那就是调查、弹劾川普,伤害他亲密的人,并试图在他治理国家的时候牵制他,分散他的注意力。

扬:“我听说,民主党对付川普的政策是“千刀致死”(death by a thousand cuts,意为制造各种阻碍,最终导致下台 ),是这样吗?”

劳拉: “我猜这是他们战略的一部分。 他们自认为如果继续诽谤总统,继续抹黑我们的家庭和总统的亲密伙伴,也许有一天美国人会听信他们的说辞。

“但我认为,美国人对自己的日常生活更感兴趣。 他们现在获得了高薪工作,省了很多税,这些才是他们关注的事情。美国人对民主党的这套说辞,已经感到厌倦了。

“(不管假新闻怎么)骚扰我们,写负面新闻,我们都非常坦然,因为我们知道自己是好人,并且在做正事。”

扬提到,上周总统在跟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参议员舒默的基础设施会议上,不欢而散,“一个(假新闻)例子,就是总统说自己非常平静地离开会场, 而媒体报导他‘怒气冲冲’,描述得非常不一样。”扬说。

劳拉: “我在媒体从业多年,担任电视节目Inside Edition的制片人。我知道媒体界会操纵(节目)内容,但是直到我自己成为(假新闻的)受害者,才真正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更糟糕的是,这些(媒体)人是我们信任的、在全国传播信息的人,他们有责任向公众讲述真相,而不是操纵和篡改内容,他们(的新闻)很多时候是反川普、反美国的。

“我认为很多美国人正在意识到,媒体并不总告诉你真相,这是可耻的。那些自称记者的人,转身就去编造谎言,而他们非常清楚真正的事实。”

劳拉说, 对于川普总统一针见血指出“假新闻”的勇气,她非常赞佩,“因为许多人不会这么做,而是会跟媒体一起虚与委蛇,并从中得到个人利益,但是这位总统不一样,他说,‘够了!你们做错了!’,他称那些(报导)为‘假新闻’。”

在谈到假新闻不光是“反川普”,实际上也在“反美国”的时候,她举了边境问题的例子,进行说明。

“看看我们国家的媒体怎么报导南部边境的移民问题吧。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出现了(移民)家庭分离的情况,但是顷刻之间,媒体称“川普将儿童锁在笼子里。”

“首先,情况并非如此,(川普造成移民分离)是一个荒谬的说法。这一切都是奥巴马政府的遗留问题,那时候(媒体)对此不闻不问,现在却大做文章。”

“还有,媒体对川普总统进行负面报导,把那些越境者描绘为需要帮助的人,要让他们进入我们的国家!然而,我们不能继续开放南部边境,因为这不是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法。”

“现在有超过一百万人准备进入我们国家。这意味着什么?这(如果进入)必将会影响了美国的非洲裔社区、西班牙裔社区,和低收入社区人民的权益。如果你听信了媒体,同意这些人进入美国,那就会伤害这个国家的人民。”

“我们必须首先照顾自己国家的人民,如果我们(还有能力)可以帮助其他人,我们绝对应该帮助他人。川普总统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并在这种理念下工作。 但不幸的是,媒体扭曲了事实,他们(媒体)在伤害我们国家。”

劳拉还提到,“我们正在为2020年做准备,在全国各地招兵买马,让我们的团队到位。此外我们做了‘划时代’性的筹款活动。今年第一季度就筹集了3000万美元。其中一半捐赠来自女性选民。”

扬: 川普总统在2016年大选时,似乎在赢得女性选民方面面临挑战,你是怎么跟女选民宣传的?

劳拉说:“2016年,我们的捐款只有四分之一来自女性,现在捐赠的一半来自女性。”

“女性选民似乎被约定俗成的告知,你必须支持民主党, 如果有人支持川普,那是不敢明说的。而现在很多女性选民向我表达了她们对川普的支持,这会让那些认为川普没有女人缘的家伙大惊失色。”

“我一直说,给川普投票的女性的数量,应该远远大于民意测验的结果,因为她们投票后秘而不宣,不会告诉那些收集民意测验的人。”

“2016大选的时候,可能一些女性受到民主党媒体的蛊惑,不清楚川普的为人,因此不想捐款给他。现在(捐款)结果胜于雄辩, 这个国家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所以我认为很多女性已经厌倦了媒体的胡说八道,也许她们现在说,我们不仅要投票,还要捐款,因为我们希望他连任。”

扬: 川普总统说,美国永远也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请问,在2020大选中,你认为这个议题会占多大比重?

劳拉说,民主党的候选人持有“接近社会主义或完全社会主义”的理念,“ 作为美国公民,我感到很可怕,我们国家建立在自由市场、自由经济和资本主义之上。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为什么我们是强大的国家;为什么人们每天都涌向这个国家。 远的不说,看看委内瑞拉,就知道社会主义的危害。”

“苏联、古巴、中国,这些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美国不想模仿。但是,当你看到那么多(民主党)候选人要提供的各种福利—— 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对那些不了解(社会主义对国家的长期危害)的选民来说,是有诱惑力的。”

“但最终,我认为美国不会沦落到社会主义,人们不喜欢大政府控制一切,美国人民会站起来,投票反对社会主义。”

此外,劳拉还提到川普总统在私人生活中,是一个风趣的、没有架子的、充满爱心的好父亲。

“大家认为他是电视上的那个强硬的人物,但并非如此,他热爱家庭,是我见过的最会讲故事和说笑话的人之一。我们一家人共进晚餐时,是非常有趣的时光,他会让我们笑声不断。”

“更难以置信的是,他面临这么多攻击和审查,但是他(的乐观和风趣)一点都没有改变,这让我很惊喜。要知道一个人每天在华盛顿受到攻击,也许会改变脾气,但是他没有,他仍然风趣幽默。”

“他充满爱心,不仅关爱我们的家庭,而且关爱这个国家,希望美国是最好的国家,并希望为每个国民造福。其实在竞选总统之前的很多年,他就已经有这个愿望了。”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5-27 2: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