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断更新】7.14沙田11.5万人反送中

2019年7月14日,香港沙田游行,图为乡事会路的六条行车线挤满了游行人士。(宋祥龙/大纪元)

人气: 94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报导)香港民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行动“遍地开花”,继上星期7月7日的九龙区23万人大游行之后,新界沙田区今天(7月14日)亦首次举办大游行延续“反送中”抗争,坚持五大诉求:撤回恶法、收回暴动定性、撤销义士控罪、追究警方暴行、立即真双普选。

下午五点半时,沙田区大游行发起人表示,有超过10万人参加今天的7.14沙田区大游行。至晚间八点半时,主办方再次公布游行人数为11.5万。警方则称游行人数为2.8万。

沙田区大游行主题为“沙田大围 遍地开花 不撤不散”预定下午3时半开始,由大围新翠村翠田街足球场出发,游行到终点为沙田站外的公共交通交汇处。

初步预计有一万人参加,但游行人数或远超预期,警方将调派2,000警力布防。届时车公庙路、大埔公路及沙田火车站附近都会封路或改道;七十多条巴士线,及二十多条专线小巴线要改道,部分路线暂停服务。

沙田区游行前夕,昨日(13日)沙田城门河有小艇拖行一幅长约10米的大型“撤回恶法”标语;沙田市中心各处亦出现“林郑卖港”等标语。

22:40

港铁表示,因应沙田站最新情况,现时东铁线来回方向列车,恢复停沙田站。较早前,由于沙田新城市广场出现大规模警民冲突,港铁一度表示列车不停沙田站。

22:00

沙田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结束后,示威人士与防暴警察在新城市广场内爆发冲突。示威者向警方投掷雨伞等杂物,警方则用警棍还击。商场地上留有血迹。

18:30

过百名手持长盾、穿绿衣的防暴警察到达源禾路沙田赛马会泳池附近增援,部分警员配备防暴长枪,6时半前开始向前推进。现场有女市民试图阻拦警方前进,斥责警察早在4时许便出动胡椒喷雾对付市民,当时现场还有老人家和小朋友,才激起市民的怒火,导致有警民对峙的情况发生;她垦求警方不要再向前推进。也有市民质问警方为何没有佩戴委任证,表示要报案。

警员目前暂停向前推进。

过百名手持长盾、穿绿衣的防暴警察到达源禾路沙田赛马会泳池附近增援。(李逸/大纪元)
部分穿绿衣的防暴警察配备防暴长枪。(李逸/大纪元)
一批警察在沙田赛马会泳池附近,一度向前推进。(骆亚/大纪元)
示威者用铁马筑起路障,并张开大量雨伞。(余钢/大纪元)

18:00

示威市民和警方继续在源禾路体育馆附近对峙,相隔约100米,示威者用铁马筑起路障,并张开大量雨伞,部分民众用纸皮做盾。较早时警方将手上圆盾换成长盾,现场气氛较为紧张。

示威者用铁马筑起路障,并张开大量雨伞。(庞大卫/大纪元)
示威者用铁马筑起路障,并张开大量雨伞。(庞大卫/大纪元)
较早时警方将手上圆盾换成长盾,现场气氛较为紧张。(庞大卫/大纪元)
较早时警方将手上圆盾换成长盾,现场气氛较为紧张。(庞大卫/大纪元)
有市民筑成补给线,向前传递物资。(李逸/大纪元)
有市民筑成补给线,向前传递物资。(李逸/大纪元)

多位立法会议员在在场尝试与双方沟通。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较早时表示,今日感受到因昨晚(上水)冲突中警察的行动非常暴力,让年轻人非常愤怒,“他们很警觉,也很担心自己再次被打,所以今天的装备更齐全,我们现在有议员在前线问警察想怎样,无谓作不必要的对峙和冲突。”作为议员,他希望在年轻人面前挡住警察,不要让警察继续滥用武力。

另一位在对峙现场的市民钟女士质疑,未入夜警方就对示威者动手(发射胡椒喷雾),她之前也参与过抗争行动,在远处感受过催泪弹滋味,对年轻人感到很担心,“警察日日在打人。”她斥责港府至今不回应民间诉求,弄的年轻人要每个星期出来游行争取,“叫别人不介怀字眼,自己却介怀字眼,我觉得罪魁祸首是他们。”而林郑讲支持警察,不成立独立调查,“不就是支持警察打市民?”她也担心警民对峙越演越烈,哽咽说:“我很担心年轻人,看到他们受伤觉得很难过⋯⋯他们只是为了这个社会,不是为他们自己,我不知道这个社会为何变成这样。想都未想过香港会一路发展成这样。”

17:30

沙田区大游行发起人表示,有超过10万人参加今天的7.14沙田区大游行,游行至目前还未结束。下午5时起,部分游行人士在源禾路体育馆附近的路口,并与警方对峙。他们在前方摆放雨伞,又以铁马组成路障。

另外,不断有配备雨伞头盔的市民前往增援,也有游行人士向前方传递雨伞、头盔等物资。更有附近大厦的居民,从楼上抛下雨伞和保鲜纸支援抗议人士。

据报约50多名配备圆盾、长盾及头盔防暴警察于沙田赛马会游泳池对出源禾路筑起防线。立法会议员郭家麒一度到警方防线了解情况,其后又尝试劝退示威者。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与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也到场。

游行队伍中有人传递头盔。(李逸/大纪元)
游行队伍中有人传递头盔。(李逸/大纪元)
源禾路目前有戴着头盔、雨伞的市民集结,与警方的防线对峙。(宋祥龙/大纪元)
源禾路目前有戴着头盔、雨伞的市民集结,与警方的防线对峙。(余钢/大纪元)
源禾路有市民戴着头盔和打开雨伞,与警方的防线对峙。(宋祥龙/大纪元)
部分游行人士在源禾路体育馆附近的路口,并与警方对峙。他们在前方摆放雨伞,又以铁马组成路障。(王文君/大纪元)
部分游行人士在源禾路体育馆附近的路口,并与警方对峙。他们在前方摆放雨伞,又以铁马组成路障。(王文君/大纪元)

17:00

游行起步一个半小时后队头抵达终点,但至下午5时许,游行的市民仍然逼爆沙田的街道,希尔顿中心天桥下的沙田正街,游行人士出了走慢所有行车线,也占据了行人道,人海十分壮观。在大围起点附近,仍然有不少身穿黑衣的市民加入游行队伍。

希尔顿中心天桥对开的沙田正街挤满游行人士。(李逸/大纪元)
希尔顿中心天桥对开的沙田正街挤满游行人士。(李逸/大纪元)

另外,据报在沙田乡事会路和源禾路路口,有市民与警方冲突,警方一度施放胡椒喷雾。源禾路目前有带着头盔、雨伞的市民集结,与警方的防线对峙。

源禾路目前有戴着头盔、雨伞的市民集结,与警方的防线对峙。(余钢/大纪元)
源禾路目前有戴着头盔、雨伞的市民集结,与警方的防线对峙。(余钢/大纪元)

16:40

游行龙头的“撤回恶法”大横幅,抵达终点的沙田站外公共交通交汇处,大会看场呼吁市民和平散去。游行沿线的沙田正街继续爆满、乡事会路的六条行车线同样挤满了游行人士。

游行龙头的“撤回恶法”大横幅,抵达终点的沙田站外公共交通交汇处。(林怡/大纪元)
希尔顿中心天桥对开的沙田正街挤满游行人士。(李逸/大纪元)
乡事会路的六条行车线挤满了游行人士。(宋祥龙/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乡事会路。(宋祥龙/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横墨街。(宋祥龙/大纪元)
游行终点挂起了“双普选 香港唯一出路”直幡。(林怡/大纪元)

16:30

影后叶德娴(Deanie姐)亦参与今日的沙田区反送中大游行,并接受新唐人电视台记者访问。她说,自己的诉求跟香港人一样,“因为我们的诉求政府还没有回答我们,所以我们今天要出来,要让他知道我们的诉求还是一样的。”

对于警方多次武力驱散示威者,叶德娴表示,这不像以前的香港警察,令她感到很难过,也质疑警方是否背后受到命令,“我奇怪他们怎么可以那么凶?好像往死里打一样,以前他们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受了命令或是什么?我觉得这个蛮危险的,万一打死人怎么办呢?其实我们挺和平的嘛,我不知道他们是受了命令或者是什么的,我看得很难过。”

她又表示,香港政府管治班子不听香港市民的和平诉求,形容是“不要也罢”,“这个班子很烂,他们顺着特首去,不敢讲一句不好听的话,不敢反抗,明知是对我们香港有害的。所以这个班子不要也罢。”

影后叶德娴(Deanie姐)。(梁珍/大纪元)

“7·14”香港沙田区反送中大游行!-Part1

采访到香港影后 叶德娴❗感谢您也愿意站出来

16:00

游行起步已近一个小时,龙头已抵达沙田伟华商场附近。至于大围起点球场内的龙尾已经出发,但人潮仍不断从大围火车站涌出,沿着车公庙路汇入游行。继续有游行人士自备各式标语表达诉求,包括“警察暴力”、“学生冇暴动”、“暴政错继续暴 学生抗大搜捕”、“票投民建联,香港变黄泉”等,也有外籍人士手持“你也许永不会听,但我们会永恒发声”、“继续抗争”的英文纸牌游行。由于天气炎热,有游行人士不适晕倒,需要急救。

队头写有“痛心疾首”的巨型横幅。(余钢/大纪元)
游行起步已近一个小时,龙头已抵达沙田伟华商场附近。(余钢/大纪元)
市民举起“票投民建联,香港变黄泉”标语。(余钢/大纪元)
有外籍人士手持“你也许永不会听,但我们会永恒发声”、“继续抗争”的英文纸牌游行。(余钢/大纪元)
市民举起“暴政错继续暴 学生抗大搜捕”横额。(余钢/大纪元)
市民举起“学生冇暴动”横额。(余钢/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沙田正街。(宋祥龙/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沙田历史博物馆附近。(李逸/大纪元)
游行队伍经过沙田历史博物馆附近。(李逸/大纪元)

中四学生郭同学之前参与了200万人游行和6.12包围金钟政总行动,今次特地从九龙来到沙田参加游行。他不满林郑月娥政府“玩野”,“开了这么多次记者会,还是不愿意说撤回。当然不满意,香港人也不满意。”他也直斥中共压迫香港越演越烈,早前还传出要在粤港澳大湾区实施“社会信用体系”,“很明显近期有很大的压迫,手法越来越夸张,近来社会信用也引来很大关注。日后如有活动也会继续上街。”

15:30

反修例沙田大游行由翠田街足球场出发,由于参与人数太多,道路较为狭窄,前进速度很缓慢。部分人离开原订路线,自行走出车公庙路的马路上游行,现场秩序良好。警方在车公庙路转入狮子山隧道公路位置拉起封锁线并停泊警车。沿途也有不少市民等候队头经过后加入游行。

由于参与人数太多,道路较为狭窄,前进速度很缓慢。(余钢/大纪元)
由于参与人数太多,道路较为狭窄,前进速度很缓慢。(余钢/大纪元)
部分人离开原订路线,自行走出车公庙路的马路上游行。(林怡/大纪元)
警方在车公庙路转入狮子山隧道公路位置拉起封锁线并停泊警车。(林怡/大纪元)
游行市民途经狮子山隧道公路。(宋祥龙/大纪元)

现场天气非常酷热,有市民自设街站,向游行人士派发冰冻的薏米柠檬水、奶茶消暑解渴。也有市民在场派发从无线电视退出广告的宝矿力。

现场天气非常酷热,有市民自设街站,向游行人士派发冰冻的薏米柠檬水、奶茶消暑解渴。(林怡/大纪元)
现场天气非常酷热,有市民自设街站,向游行人士派发冰冻的薏米柠檬水、奶茶消暑解渴。(余钢/大纪元)
有市民在场派发宝矿力。(余钢/大纪元)
有市民在场派发宝矿力。(林怡/大纪元)
市民获派发宝矿力。(林怡/大纪元)

市民刘先生自带一块黑版,化身“移动连侬墙”,让市民在游行过程中可即场用便条纸表达意见和发表感想。他说:“我觉得人出来游行的时候都会有很多情绪,心里有说话想说。”

他强调,很多香港人反对送中条例,“一个是法例本身颇为仓促地弄出来⋯⋯第二是立法过程很不正常,没有充份的咨询、长时间的讨论,就很仓促地想要通过。”他又认为港府官员应用清晰、严谨的字眼宣布撤回恶法,而不是用“艺术字眼”,“身为一个政府的官员、首长,说话不应用一些不清不楚的字眼。”

市民刘先生自带一块黑版,化身“移动连侬墙”。(林怡/大纪元)
有市民以道具纪念多位“反送中”中不幸死亡的市民。(林怡/大纪元)

15:20

游行队头已经出发,前面拉起“撤回恶法”黑色横幅,重申五大诉求。另外由于起点三个小型足球场已全部挤满,大会建议游行人士在车公庙港铁站加入游行队伍。

游行队头已经出发,前面拉起“撤回恶法”黑色横幅,重申五大诉求。(余钢/大纪元)
由于游行人数太多,龙头已于下午3时、即提早半小时出发。(李逸/大纪元)

“首行族”黄先生之前也没有参加其他游行集会,今次是第一次上街,“想看一看香港人的游行是怎样,之前没试过,这次是第一次。今次是想看香港人的游行,想体验一下,也想为香港人打气。”他反对送中条例,“因为一旦通过的话,香港人便会没自由,会被大陆监视着。”对于林郑称送中条例已死,他也认为是“废话”,“只有撤回或暂缓,并没有寿终正寝这说法。”

黄先生。(林怡/大纪元)

15:00

由于游行人数太多,龙头已于下午3时、即提早半小时出发。大围火车站继续有大量市民等候出闸,前往游行出发点。

在起点附近的港铁大围站内,大量市民陆续抵达,前往参加游行。(李逸/大纪元)

中学生黄小姐之前也有参与反送中游行,今天则继续争取五大诉求,“希望警察不要再暴力对待我们香港市民,亦希望林郑愿意正面回应,撤回今次的恶法。”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称送中条例已“寿终正寝”,她表示完全不可接受,“因为寿终正寝不算上正面回应,中文教授亦提过这是一个拟人化的修辞手法,其实只是用来掩饰一些事。我们追求的是她最终说撤回,正面回应这次事件。”她又不满香港政府和警察高层一直不愿正面回应事件,把责任推卸给下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黄小姐也坦言,中共对香港的管治日益收紧,“很多香港人也感觉到愈来愈严,亦都慢慢收紧对香港的自由,用一个很急速的步伐,把香港跟中国一体化。”她希望今后用选票选出真正可以代表香港市民表达意见的人。

中学生黄小姐。(林怡/大纪元)

14:30

沙田区大游行下午2点半先在大围翠田街足球场集会,三点半游行起步。下午2时许,已有市民大批市民到起点聚集,地上放有“痛心疾首”、“撤回恶法”的巨型黑白直幅。现场不少人手持“守住香港、守住善良”“解体中共,全城反恶法”等海报标语。另外,在大围火车站内已出现准备前往游行的黑衣人潮。

受委托任游行申请人的社区组织“沙田一隅”召集人梁延丰指,游行重申反修例的五大诉求,包括撤回恶法和追究警方滥用暴力,同时要求沙田区议会讨论反修例动议,又强调希望今次游行和平进行。

现场不少人手持“守住香港、守住善良”“解体中共,全城反恶法”等海报标语。(余钢/大纪元)
现场不少人手持“守住香港、守住善良”“解体中共,全城反恶法”等海报标语。(余钢/大纪元)
约下午两时半,参加游行的市民陆续抵达游行起点翠田街足球场。(宋碧龙/大纪元)
约下午两时半,参加游行的市民陆续抵达游行起点翠田街足球场。(宋碧龙/大纪元)
下午2时许,已有市民大批市民到起点聚集。(宋碧龙/大纪元)
约下午两时半,游行起点参加游行的市民陆续抵达游行起点翠田街足球场。(宋碧龙/大纪元)
大围起点附近的“八爪鱼天桥”,有市民设置“连侬墙”。(梁珍/大纪元)
大围起点附近的“八爪鱼天桥”,有市民设置“连侬墙”,当中有留言呼吁市民参加今天的游行。(梁珍/大纪元)
在翠田街足球场内也有市民设置“流动连侬墙”。(宋碧龙/大纪元)
游行起点有举起抗议林郑的标语牌。(宋碧龙/大纪元)
市民举起“没有暴徒 只有暴政”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
2019-07-14 6: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