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拍案惊奇】李鹏去世 香港难再重演六四

图为香港九龙举行反送中大游行。(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人气: 131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4日讯】各位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7月22号晚11点11分,91岁的李鹏死了。这个名字对中国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1989年5月19号,六四事件前夕,时任中共总理的李鹏发表措辞强硬的“519”电视讲话,宣称“共和国的前途和命运,已经面临严重的威胁”,说要“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宣布北京部分地区5月20号起开始戒严。最终触发了六四血案。

现在80后、90后的年轻人,很多没有亲身经历当年的六四事件,但是从记载下来的文字和图像,同样可以感受到当年北京的肃杀之气。

很多中外媒体在对李鹏死讯的报导中,都把李鹏在六四事件中的角色当作重点内容报导,篇幅很长。李鹏不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最大受益者是踏血上台、成为中共党魁的江泽民。

而官方如何对李鹏这段六四历史盖棺论定,也成了外界瞩目的重点。原因不仅是因为六四事件对李鹏、对中国社会的深深烙印,也是因为李鹏死去的这个时间点,正好是香港反送中运动风起云涌之时,在他临死的前一天,香港示威者刚刚在香港中联办外,用黑漆喷涂了中共国徽。这与六四期间,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被人扔漆,场面何其相近!

中共官方新华社的讣告后来终于发了出来,内容几乎重复了李鹏当年的立场。讣告中说:李鹏旗帜鲜明,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稳定了国内局势,在关系党命运的重大斗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共的喉舌媒体,在香港反送中的敏感时刻,再次肯定了李鹏当年在六四镇压时的所作所为。

但是,香港反送中运动能不能演变成六四的翻版呢?这个也许很难出现。

理由一:六四与反送中 处在不同的时代变局

首先,现在的时代跟六四那会儿有相同,有不同。相同的是,两者都处在变局的时代。当年的中共,经历了六四后,不管怎么说,在当时那个变局的年代,它靠血腥镇压,挺过去了。大家都知道,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共产阵营瓦解,东欧剧变,中共的老大哥苏联也解体了。而且就在1989年6月4日当天,天安门广场争求民主的学生运动失败了,可是波兰团结工会的大选却胜利了,那是波澜在二战之后的第一次民主选举,摆脱共产统治、选出了首任民选总理马佐维斯基,让波兰成了东欧民主化先驱。

但是当时的中国,共产党靠血腥镇压强暴民意,强压下了中国变革的火焰。坊间不是流传一种说法吗,六四责任人之一,邓小平六四期间说:要用20万人的生命,换20年的稳定。那现在30年都过去了,中共的稳定期早就过去了。现在香港又出现了“反送中”运动,那么,它还能像当年那样挺过去吗?那现在就该讲反送中和六四的不同点,就是中共到了现在,一切都在画句号。换句话说,我们又赶上了一个变局的时代。如果说六四前后,中共很多事情处在起点,那现在,真的是一切都开始划句号。

当年啊,中共以改革开放,依赖廉价劳动力,还有不改革政治、只改革经济的畸形发展路线,再加上美国等西方国家递来的橄榄枝,希望能以经济开放推动中共的政治开放,这样,中共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这就是中共的党官和红色权贵,城市老百姓沾到的利益只是一小点,广大乡村还有很多人根本沾不到边。不管怎么说,全世界的钱啊,过去那些年,很多流进了中共的腰包,中共用钱哪,在维持着统治,腐败拉拢同党分享政权,金钱收买打手镇压民众。

但是到了现在,西方人意识到了,把中共养肥了,但是除了有钱,中共什么也没改变,而且有了钱的中共,更有能力对内镇压、对外扩张,人权记录越来越差。2018年开始,美国川普政府发动贸易战,中共依赖美国搭经济便车的时代结束了,现在中共被美国川普政府列为超越俄罗斯的全球头号打击对象,当年10月,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说,甚至被认为是美国全面对中共展开新冷战的宣战书。欧洲也紧随美国,在2019年3月发表的《欧盟-中国战略展望》中,将中共列为“竞争对手”。

在一系列打击下,2019年第二季度的中国官方公布的GDP成长率仅是6.2%,是27年来最差的。不少专家预计,中国经济放缓不可逆转。

现在中共自顾不暇,党内的政治稳定,党员忠诚度、当官之间的团结程度,看上去远不如六四的时候,内外交困,还有没有那个能力和精力承受当年六四镇压的那种后果,真的很难说。

理由二:中共高层和军队 意见不统一

其次,如何应对反送中,中共军队内部表态两极化。6月12号,香港发生了警察以警棍、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袋弹等,暴力镇压示威民众的事件,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随后第二天,6月13号,被认为是习近平嫡系的中共驻港部队司令陈道祥,主动向美国国防部高层说啊,军队不会介入香港事务。这等于明确表态,反送中不会变成六四那样,以军人开枪镇压告终。

但是,7月22日,就在香港市民721中联办示威的后一天,被认为是江泽民派系的中共74军,在距离香港不远的广东湛江进行了一场突发暴恐状况的处置演练。香港有线电视还有中共媒体都做了报导,而且明确指出,这场演习针对香港。这个消息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是吧,好像中共军队对香港反送中抗议开始虎视眈眈。中共军方的前后两种表态,有的评论人士就指出,这显示出了中共高层的意见分歧。你看,习派的人主张不出兵镇压,而江派的似乎摆出了要出兵镇压的架势。

但不管怎么说,在高层分歧没有解决以前,很难说它们会做出派兵镇压的实质举动,一切也许就到此为止了。这74军的演练,实际上可以看作是7月21号香港市民在中联办示威后,中共官方声明的物质化表现。我们来看中共和港府的官方声明:港府说,冲击中联办对特区治安和一国两制构成威胁;中联办的声明说:这触碰“一国两制”原则的底线,性质严重,绝对不能容忍;中共港澳办说的是: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中央驻港机构安全。

但是截至到我发稿时的公开报导中,还没有看到消息说港府对在中联办示威的民众进行搜捕,但是在元朗发动暴力打人事件的黑帮分子,倒是有报导说,已经在22号晚抓到了6个相关的打人者。我们知道,外界对香港警察没有及时抓捕元朗暴力分子,意见是很大的。这起码说明,香港这个特殊的地区,当局还是要顾及民意,不能像在大陆那样肆无忌惮。

理由三:李鹏六四后官运受挫 后人当汲取教训

现在是在谈,香港反送中运动,很难出现六四事件的重演。

这其中的第三个理由,那就是李鹏的个人遭遇,让后来人,要引以为戒。这也可以说李鹏死的时间点实在是太巧妙了。根据后来的许多评论分析,还有对历史事件的解密,李鹏当年镇压六四的时候,还公开出来发表电视讲话,主动站到了聚光灯下,站在主张镇压的最前沿,把自己的外界形象给搞糟了,因为这件事啊,当时包括邓小平在内的中共大佬们,不让他接替同情学生的赵紫阳当中共的总书记,而是选择了另一个人——江泽民,所以说江泽民是六四的最大受益者嘛。

你看,李鹏做了件多么傻的事!后来出书,再怎么推卸责任,也都为时已晚。所以呀,我想中共的那些高层,应该看到了这一点,没有人会愿意公开站出来指使军人再去镇压民众,特别是越往高层,越可能要想一想。况且现在中共高层还存在着你死我活的激烈权力斗争,谁摊上这个血债,谁都要负责,身背历史的骂名。

理由四:香港的特殊国际地位 使中共不敢轻举妄动

第四个理由,香港的特殊地位。香港是与伦敦、纽约齐名的国际金融大都市,美国传统基金会曾连续24年评选香港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也是重要的国际金融、工商业服务和航运中心,治安好、经济好、也适宜居住。但是近些年,由于中共专制体制在政治、司法、传媒等领域的不断渗透,让香港的国际地位每况愈下。

在今年4月“无国界记者”组织评选出的2019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香港再次倒退3位,排到了第73位。而且香港修订《逃犯条例》的事件出现以后,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也遭受威胁。

美国认为,《逃犯条例》修订一旦通过,就是违反了《香港关系法》,美国总统可通过行政令终止对香港的优惠待遇,威胁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这也是为什么,香港民众奋起反抗《逃犯条例》修订的原因之一。而且,根据多方面消息,香港也是中共党官洗钱的重要场所。香港拥有区别于大陆城市的这种种特殊性,使得中共很难敢在香港胡来。

理由五:新媒体的出现 让暴行能立刻曝光

第五个理由,新媒体的兴起。六四的时候,我们知道。中共说天安门广场上没死一个人,也许吧,但是广场周边可是死了不少,但是具体数字至今不好统计,而且中共军队杀人的画面,也是很难获取,给取证也带去了难度。那现在不一样啦!7月21号晚,黑社会分子殴打示威民众,很多视频在网上流传,建制派议员何君尧给白衣打手拍手叫好的录影,也都被曝光。

新媒体的崛起,也是抑制暴政的利器之一。别说现在了,7年前,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很多民众就是在社交媒体上串联起来的。到现在的香港反送中事件,示威民众也是充分利用网络优势,互相交流信息,或者将抗议现场发生的事,及时送到外界。

如果现在香港出现类似六四的情况,那香港示威者人人都有一部手机,你怎么镇压的、谁镇压的,拿的什么武器,在现场造成了什么后果,拿马上能传到网络上,甚至直接在脸书、YouTube或者是其它软体直播出去,外界现场观看。所以啊,现在的新媒体,也在抑制着暴政。

理由六:反送中与六四 采取了不同的抗争策略

第六个理由,六四与反送中,先后采取的策略不一样。当年六四学生长时间守在天安门广场,拒绝离去。这在后来反思六四的时候,被很多人认为并不是很明智的作法,这给后来中共动用军队进行的致命清场,提供了不利于学生的条件。当然中共当局的血腥清场和镇压是绝对要否定的。但现在香港反送中运动,示威者采取的是来了就走,下次再出来的灵活策略。这给面对中共政权的长期抗争,创造了较为有利的一种方式。

现在香港人自从6月9号以后,每个周末都出来游行,像最近的九龙、沙田、铜锣湾。走完游行路线,主办方的活动就结束了,其他还要继续游行啊、集会啊,都是示威者自发的。但是基本上警察来清场,大家就都撤了,并不是硬碰硬。2019年“七一”游行后,部分香港示威者占领香港立法会,甚至警察没到的时候,大家就全都撤光。个别不愿意走的也被同伴给硬拉走了,结果警方到现场扑了空。

这种类似战争中的“游击战”的抗争形式,有力保障了抗议者的安全。另外呢,海外知名的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教授,也给香港市民,提供了十条非暴力的抗争行动建议,也都是比较灵活的形式,包括抵制红色媒体,支持新唐人、大纪元等良心媒体,还有去中资银行提取存款,等等。

前一段时间,就有香港人倡议,叫大家去中国银行提钱,藉以向港府施压,彻底撤回送中条例。不知道是不是借鉴了章教授的观点。但无论如何,香港人灵活的抗争形式,避免了跟握有暴力机构的政权,进行面对面的直接冲突。

以上是反送中运动不太可能重演“六四”镇压的六个理由,其实还有更多。

李鹏之死 或标志中共强压民意走向句点

李鹏的死,还让我联想到一件事。

去年11月30日晚,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去世,当时正值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国的习近平出席阿根廷G20峰会,并即将举办“川习会”的前夕。当时,贸易战已经开打,美中关系的蜜月期也已经结束,开始由热转冷。而老布什,是1989年1月到1993年1月担任美国总统,在他的主政下,美中关系越来越暖,也正是川普所说的,前所未有的财富转移,美国帮助中国进行“重建”的初期。

那老布什去世的时刻,正好标志着这一时代的落幕。有时我就非常感慨老天爷安排的这些事啊,时间点实在是巧妙,看上去像是有意的。那么李鹏是当年主张镇压六四学生的,如今他的死,是不是标志着,中共强压民意的时代也在走向句点呢。

好,感谢您收看本期的新闻拍案惊奇。下次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7-24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