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法轮功反迫害令中共宣传第一次失效

在“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横河资料照片。(李莎/大纪元)
人气: 21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5日讯】大家好,今天是7‧20二十周年,7‧20标志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开始,也是法轮功反迫害的开始。

从一开始,其实中共在20年前所做的一切,就注定了它一定会失败。到了今天,大概没有什么人怀疑这一点了,就包括中共内部高官都在算计中共什么时候倒,他们可以留怎么样的后路。但这个事情发生的过程,中共是怎样在迫害法轮功的整个过程当中,一步步走向今天这一步的,这是很值得探讨的。我个人有一些观察。

横河通过视频连线,在“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研讨会上发言。(李莎/大纪元)

为迫害法轮功 中共再次发动政治运动

从7‧20这一天抓人开始,中共实际上就走出了第一步。这一步是什么呢?就是中共在文革结束以后,曾经承诺不搞政治运动了,企图把整个的国家方向从以革命为主转向以建设为主。这个方向,在89年六四的时候有所变化,但是实际上没有重大的偏离,因为那是一场快速的镇压。

但是直到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它就面临着一个问题,因为法轮功在中国的法律体系里是合法的,没有破坏任何法律。所以,它没有办法用当时已经建起来的法律来对付法轮功,那么怎么办呢?它就决定开始一场政治运动,也就是说,它把原来已经既定好的方针,就是国家的方向从革命转向建设的这个方向给扭回去了,重新开始用革命的方式。因为政治运动是革命方式,所以从这一步走出去以后,实际上就中断了中国真正的转型,当然我们不是说中共已经能完成这个转型,至少它是用这种方式来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后来,经济有很大的发展,但这个经济发展,并不是转型的结果,并不是说在经济发展上真的有一套完整的政策,而是利用了美国和西方国家大量的投资所完成的。不是它自己、自身内部的改变。

因为是要搞政治运动,它就做了一系列的事情。

中共动用国家机器的力量系统地破坏法治

第二步,就是破坏中国的法治。

中国的法治从来没有建立过,但是,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时候,确实设法立了很多法律。虽然立了很多法,可能就是有这个想法,但是法治这一步也从来没有完成过。当它走到真正需要改变的时候,正好共产党要开始迫害法轮功了,于是它就制定了一套法外的系统,对法轮功进行迫害。又阻止了中国有建立法治社会的可能,把这个可能性彻底地消除了。

不是说一定会走向那一步。如果没有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中共肯定也会在各种方面阻止这个法制的形成。但是,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使得中共用整个国家机器的力量,系统地来破坏法治。之前就没有法治,这是在试图建立的过程当中,就把它给彻底摧毁了,所以这个就一直影响到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从709的律师案,还有现在新疆的集中营,以及贸易战对加拿大人、对台湾经济师的任意拘捕,作为一个国家政权,已经完全无视法治的存在,实际上,它是从20年前就系统地就走到这一步来的。

对于任何政权而言,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迹象,对这个政权的稳定,也是很不利的。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就是越来越用高压来维持稳定,而不是用把社会变成一个健康的机制。

中共以搞斗争的方式打压法轮功 首次失效

现在就讲法轮功的反迫害。中共是搞阶级斗争的,搞斗争它是最拿手的,对所有被迫害的团体,它这个方式都是很灵的,但是唯一的、第一次不灵的,就是在打压法轮功的时候。

7‧20这一天,中共的计划是什么呢?把法轮功当作一个组织来对待的,那么,组织就有组织结构。所以,就用抓捕各地辅导站站长和辅导员这种方式,一抓以后,它认为这个组织结构就打散了,组织结构不存在了,那么法轮功自然就没有了。所以它为什么当初这么自信地认为,好像三个月就能够消灭法轮功,其原因就在于此。但是,它没有想到的一点,它真的是没有碰到过这种形式,就是法轮功学员是修炼。

虽然当时有辅导站,或者炼功点这个形式,但这个形式其实就是临时召集一下,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组织机构的负责人。因此,一旦当辅导站站长被抓了以后,法轮功学员就真正要靠自己了,就要靠自己内心了,那就是法轮功讲的“以法为师”,真的是没有主持的。所以这时候,每个人就以自己通过修炼得到的益处和了解的情况,上诉去。

那么,中共立刻碰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不仅法轮功没有被第一波的打压给打下去,还前仆后继地到北京上访,给中共造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困境。什么困境呢?就是天安门广场应该是中共历来被认为是它的统治象征,从来都是为它歌功颂德的地方,没想到,变成了一个抗议的中心,抗争的中心。

中共当时又碰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难关,就是它完全误判了法轮功,这是它自找的。它认为它的斗争哲学行之有效,因为以往都有效,所以这一次也会有效。但很快它就发现,当时说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它没有能够完成。中共为什么说三个月要消灭法轮功?这个实际上没有更多证据表明这一点,没有具体的中央文件或者讲话,但是,有两个事实可以证明中共当时确实有这个规划的。

第一个事实,是当时的央视“焦点访谈”组织的反法轮功的节目。实际上,它在第一个月、第二个月达到高峰,第三个月就快速下降了,整个反法轮功的宣传都是这个趋势。也就是说,它当时准备的材料,只够用两个多月,它没有打算长期作战。后来这个趋势,虽然说我们还是能看到铺天盖地的文章,但如果你一篇一篇文章分析的话,就能看到这个趋势。后来一直到2001年天安门广场自焚以后,又组织了一次大的反法轮功的宣传。到了2004、05年以后,就基本上消失了,就这个过程。

第二个事实,是它用政治运动方式准备快速消灭法轮功,所以它没有打算要长期作战,因此,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准备。迫害开始的时候,它是以两个部门文件为标准的。但三个月以后,它发现原计划失败了。于是就临时凑了一个,由人大常委会在10月30日临时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按照中共自己的解释,有法律效应,所以就被认为是一项法律,就是所谓的《反邪教法》。也就是说,它是三个月以后才补充的,当然这个所谓的决定里面也没有提到“法轮功”,但是不管怎么说,它实际上认为它在弥补这件事情。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当然即使后来的法律本身,所谓的决定,它也是违法的,也不是一个法律依据。

中共所有的计划都被法轮功学员很自然地回应,这不是一种有计划的,但中共却没有办法,被陷在自己挖的坑里面了。

法轮功反迫害 讲真相从高层到民众

接下来,中共面临着很大的困境。2000年,在日内瓦开了一个“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它迫切需要在日内瓦改变它在国际上迫害人权的形象。此时,有三个因素:中国民众不愿意加入它的迫害;在国际舞台上它受到谴责;天安门广场,自认为的政治中心变成了法轮功的抗争中心。

在2001年1月,中共制造了“天安门自焚”的伪案,挑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自焚伪案”发生的时间,正好和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一个转折点很接近。这个转折点就是从向中共高层呼吁转向对中国民众的讲真相。之前,有很多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可能是中共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所以到天安门向中共呼吁停止迫害。

这个转向非常重要。事实上,这是法轮功创造出来的讲真相的方式,是对中共政治迫害的宣传最好的回应。因为当时法轮功在国内不掌握任何宣传工具,找不到任何对应的机制,所以他们只能去讲真相。

这立刻就使中共长期有效的宣传机构开始走向没落,就开始失灵了。这不是一个针锋相对的,但却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类似于“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虽然没有宣传工具,但是法轮功学员有这颗心去讲真相。

从此以后,人们和外界都认为法轮功放弃了对中共高层的呼吁。当然,作为反迫害的基调从来没有变过,仍然还是停止迫害、惩办元凶,但是在具体的做法上,却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现在就讲到宣传机器了。中共对于任何一个群体的迫害,它的宣传工具都是最主要的。它的两个杆子,一个是笔杆子,一个是枪杆子。对内,笔杆子就是宣传机构;枪杆子,实际上它不是指军队,在国内实质上它指的就是这些政法系统。

说到宣传机构,它有一个变化过程。为什么到了2004年和2005年以后,就没有大规模的反法轮功宣传了?法轮功学员的抗争使得中共的宣传机构第一次失效了。

我们不知道中共的决策过程是什么,但有这样一件事情,有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当时有个小报报导了,有人就打电话到当事人的家里,打电话给宣传机构,问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地方官员就回答说是,不能提法轮功,任何媒体报导不能提任何法轮功的事情,不管是好是坏,提了就是替法轮功宣传。

也就是说,到了2004年、05年,中共很快地就发现,反法轮功宣传产生了一个对它非常不利的负作用。中共突然发现这一次的迫害不灵了,它原计划就是在迫害任何一个群体的时候,都是用一、两个星期、或者两、三个星期,最多一、两个月就解决问题了。结果,到了三年、四年、五年以后,还要继续大规模地用宣传工具去妖魔化这个群体,从另外一个角度就可以证明,中共的这个迫害,消灭法轮功这个事情彻底失败了。它会让其他中国人发现这一点,所以以后的宣传就彻底消失了。我们可以看到,2004年、2005年以后,所有的反法轮功的声音突然静下来了,没有了。只局限在某些特定的媒体上面,所以说,法轮功的反迫害第一次让中共的宣传机构完全失效。

这些对今天的事情都有很多直接的影响。一个政权结构应该是很完整的、各方面都应该是配合的,但是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当中,中共自己把自己的系统,搞得千疮百孔。因为它原来想建立的系统,并不是为它的服务百分之百建立的。中共建立的这个系统是很坏的。但它确实有一些不适应针对法轮功的,为了使这个系统适应,它就对自己的系统进行破坏。当每个法官、每个法庭都做过冤判的时候,自然就对其它事情都进行冤判,或者是按照政治决定来进行判决。因此,就导致了在经济领域、金融领域、其它各个方面都没有法制的影响,所以说,中国现在是一个没有法制的地方,一点法律也没有,其原因就是它的系统被破坏以后,不可能在某个领域留下法律来做该做的事情,它一定是全盘破坏的。

九评共产党》引发三退大潮 系统揭露中共本质 中共无法反驳

现在简单讲一下,这个反迫害到了主动形势的时候,是跟大家讲真相,就是说中共怎么样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后来,法轮功学员在海外办了媒体,被迫害的群体在国际上第一次建立起了大众媒体,这是中共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中共的宣传一直是把别人压下去的,但是,被迫害群体从来没有过大众媒体来对抗。法轮功学员办了一些媒体,发表很多社论,其中最值得讲的,就是《九评共产党》。

《九评共产党》跟其它的反迫害、讲真相有所区别,系统地揭露了中共的来龙去脉。中共在国际上是以讲歪理著名的,包括当时对苏联论战的时候,对“九评苏维埃中央公开信”,苏联共产党一点办法都没有。

《九评共产党》把中共从头到尾的驳斥,中共一点反应都没有,没有办法对《九评共产党》提出来的所有证据、事实和理论进行任何反驳。所以,到现在为止,中共都没有在媒体上进行过什么反向批判,从来没有过。这就非常重要。这个不仅为法轮功自己讲真相,而且为中国民众对认清共产党的真相提供了一个思想武器。这一点,实际上它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法轮功自己反迫害的这个层面了。

尽管《九评共产党》本身是反迫害的一部分,但是它确实远远超出了这个层面。一直到今天,中共之所以在中国国内变得这么臭,几乎没有人再畏惧共产党了,这跟《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中国民众又开始了三退的大潮是有直接关系的。

这是关于主动的,后来还有恢复传统文化,这些已经超越了功派的局限,走向更广阔的、更深远的,为中国的未来、为整个世界的未来,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包括揭露中共和恢复中国传统文化。

中共之所以走到今天,很多人都认为它是误判。当然,误判不误判,它都很可能走到这一步,因为中共本身和法轮功所信仰的和实践的“真、善、忍”是完全对立的。但是,这个过程确实是加速了中共衰亡的过程。一直到今天,中共已经把它所有能用的手段全都用尽了。而事实上,法轮功在这20年的反迫害当中已经走向世界。

针对中共,法轮功不是针锋相对,和所谓的任何“斗争形式”不一样,但用的是最有效的方法。现在如果回过头来看的话,每一步都非常有效。中共是穷于应付,从一开始就是穷于应付,还是那句话, “一物降一物”。法轮功的抗争真正的是把中共暴露在全世界,而且让中国的未来,走向一个新的中国。

横河,资深时事评论员,中国问题专家。发言略有删选。)

#

责任编辑:肖琳

评论
2019-07-26 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