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留学生撑港府 过来人分析背后中共因素

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支持香港民众的“连侬墙”,图为多伦多的连侬墙。(Philip Lau/大纪元)

人气: 20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编译报导)8月21日,《洛杉矶时报》刊登了人权观察成员王亚秋(音译,Yaqiu Wang)的文章,文中揭示了海外留学生被中共洗脑的现状,下面是文章翻译(经过编辑):

美国人很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接受西方教育的中国海外学生,会与香港抗议者发生激烈冲突。那些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的香港人民主集会上,试图大喊大叫,压倒香港人,有的还对港人进行挑衅。

我不同意这些中国学生的亲北京情绪,但我了解他们,因为我也曾经是他们中间的一个。

我到达海外不久,当看到流亡藏人在华盛顿的中共大使馆门前抗议时,我无法理解他们。藏人对中共建造的高速列车和漂亮的建筑物不满意吗?藏人与中国人做生意不是能赚更多钱?我问了一个西藏朋友——她在印度难民营出生,父母在共产党的子弹中逃离西藏。

我很感激藏族朋友耐心解答问题,领我走出歧途。即便如此,我花了几年时间,才能在情感层面上了解到藏人的痛苦。我以前对西藏的看法完全受到中共宣传的影响,这些宣传说,中共让西藏人摆脱了农奴制,给他们带来了繁荣和幸福。由于政府的审查,我无法在国内获得藏人的意见,所以我无法理解藏人为了抗议他们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被毁灭而被迫自焚。

研究表明,海外大约150万的中国留学生,仍然依赖中共严格审查的互联网和媒体获得信息。所以这是为什么他们会积极抨击香港抗议者。但除此之外,还有更深刻的原因。

对于那些在信息完全被控制中长大的人,(他们)那些被教导的观念根深蒂固,接受一个相违背的想法并不容易。这需要你有天生的好奇心、不断阅读未经审查的信息和自我反思能力,而中共不会鼓励中国人具备这些能力。

要从身上扒掉那些谎言及观念,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我十年前离开了中国,但今天我仍会偶尔质疑一些事情的真实性——就因为我在中国学校学到的是另一个版本。

当中国学生走出国门学习时,他们需要努力适应新的教育体系,经常在课堂上、日常生活中和网上面对完全不同的观点, 假设他们已经被“中共政府洗脑”,那么他们会发现自己的观念受到攻击,并归咎于“西方充满偏见和敌对”。

这有助于理解,为什么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校园里,支持香港的海报一再被拆除。该大学的主要中国学生团体发表声明称这些海报是“对中国的侮辱。该团体坚决捍卫祖国的团结……坚决反对任何企图分裂中国的行为”。这种语言直接来自于中共政府的宣传词汇。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他们被灌输的思想是他们争论政治问题的唯一方式。

这无疑是中共想达到的目的:多年的教育让你相信,如果拥有自己的想法并说出来,就可以受到严重报复,于是你会逐渐学会放弃自己的思想。

当我在中国上学时,面对“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等这些难以理解的概念,我告诉自己不要去思考它们的意义,而只是为了考试而死记硬背。当你生活在共产党统治之下时,不思考就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

甚至人们情绪都是由中共校准的。我们被“教导”对某些事件应该感到高兴、悲伤或愤怒,但从不思考一下为什么。 1997年初我的一位朋友从大陆移民到香港后不久,邓小平去世了。当时是一名中学生的朋友前往中联办致哀。当他离开大楼时,一名当地的香港记者问他为什么哭。 “那时我呆住了”,他说, “我为什么哭?我真的不知道。”

尽管很难让这些中国留学生接触到不同的思想,但外界继续与他们互动也很重要。有的学生是被迫为中共辩护,因为中共长期在世界各地的校园监督中国学生。

尽管最近发生了中国留学生积极压制不同声音的事件,但很多中国学生渴望获知外面的世界,并可以被说服。因为我了解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所以现在从事人权工作。从长远来看,今天在国外生活的中国学生,有可能在国外接受自由思想后,是最适合回国后为中国制定新方向的一群人。#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8-23 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