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百元一场凌辱戏抢着拍 横店群演转战抖音

横店群演转战抖音

位于浙江东阳的横店城影视基地某内景。(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55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佟亦加综合报导)随着中国经济下滑和中共对意识形态的管控日趋严酷,大陆的影视圈日渐式微。一是今年的暑期档电影与去年同期相比数量大跌;二是有“东方好莱坞”之称的浙江横店,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寒流”。有陆媒指,日前在横店,最高200元一场的凌辱戏,群演们都抢着拍,而抢不到、等不到戏的纷纷转战“抖音”做短视频。

据《杭州日报》报导,十年前走在横店的路上,随处可见的是拿着折叠椅去等戏的匆匆而过的群演;而十年后的今天走在横店的路上,随处可见的是拿着手机直播、拍段子和网剧的人。

报导指,过去观众经常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凌辱戏”,现在在横店跑龙套的群演拍一场最多能拿到200元的报酬。而这样的戏,经常被许多女群演抢的头破血流。

很多群演到横店试镜,试图从一个小角色开始做起,有人接到了这样的小角色后,可谓拼尽全力。也有人接不到角色,只能日复一日地等下去。

而当一拨一拨的群演来到横店之后才发现,有戏的时候少,没戏的时候多。大多时间都是等待,即使终于等到一个出镜的机会,往往连句台词都没有,一天辛苦下来,不仅挣不了多少钱,生活都成问题。

一名21岁、艺名为“咸鱼”的群演,四年前来到横店当群演。刚来横店时的满腔自信,随着时间流逝,几乎消磨殆尽。更让他沮丧的是,周围一圈群演朋友,没有一个能像电影《我是路人甲》中演的那样出人头地。

在横店坚持了快四年,“咸鱼”说,一是自己难以舍去的影视梦,二是现在终于在网络世界找到一丝存在感。他说,如果没有网络,他相信很多人都不会在这里待下去了。

“咸鱼”所指的事,因为群演的收入一般每天只有80至100元,根本满足不了生活基本的开支。为了生活或者展示自己的演技,许多群演现在开始接触网络短视频,在“抖音”上拍摄段子或做直播。

这样,许多群演在横店的生活就变成:有戏的时候,在片场拍摄一些花絮;没戏的时候,就找人一起拍些简单的短视频。“咸鱼”从现实世界一名默默无闻的群演,似乎变成了网络世界里的一名主角。正如他自我安慰说,他之所以取艺名叫“咸鱼”,就想着有朝一日“咸鱼”能够翻身。

事实上,去年就已进入影视寒冬的横店,今年又因中共广电总局下达的“限古令”等诸多禁令遭受重创。

有分析指,“中国逢九必乱”是今年以来议论的热门话题,2019年又恰逢中共篡政70年,中共对政权胆战心惊,甚至岌岌可危,为了给民众洗脑,无论是播出和放映,还是拍摄和制作,广电总局都要求,所有其它影视剧必须全面让位给为中共歌功颂德的“红色”题材作品。

据搜狐网报导,即将过去的暑假,作为全年影视剧的重点档期,今年的表现“太不一样”。

仅就电影而言,7月5日,《小小的愿望》正式官宣撤档。加上之前《少年的你》、《八佰》等因触及所谓“敏感”题材,片方都以讳莫如深的“技术原因”撤档,整个暑期竟然靠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挽救票房。

有业内人士保守估计,今年暑期档相比去年至少下跌三成以上,整个电影行业呈唱衰之势。

责任编辑:杨明

评论
2019-08-29 6: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