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涉帮华为偷技术 中国教授纽约受审

厦门大学教授在德州被捕 被控帮华为“偷走”硅谷新创公司的技术

毛波和他的德州律师理查德·罗佩尔(Richard Roper)离开法庭。(蔡溶/大纪元)
人气: 558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以“共谋电信诈欺”罪名起诉中国厦门大学副教授毛波(Bo Mao),指控他帮华为“偷走”硅谷新创公司CNEX Labs的技术。毛波11日首次在东区联邦法庭出庭,起诉文件揭示,毛波如何以第三方大学搞研究为名,将产品技术转移给了华为。

36岁的毛波是厦门大学副教授,去年秋天到德州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今年8月14日在德州被捕,在监狱里被关了6天。德州的检察官最初不让他保释,理由是他有逃跑和妨碍司法的重大风险,后来毛波同意在纽约应诉,并交了10万美元保释金后被暂时释放。

毛波和他的德州律师Richard Roper离开法庭。
毛波和他的德州律师理查德·罗佩尔(Richard Roper)离开法庭。(蔡溶/大纪元)

华为高层指示 工程师冒充客户

毛波涉嫌与华为合作“共谋偷窃”行为的曝光,先是由德州的一起民事诉讼引发的。

去年10月,加州圣荷西CNEX Lab公司在德州指控华为阴谋窃取该公司的固态硬盘(solid-state drive,SSD)计算机存储技术。CNEX的律师指出,华为副董事长徐直军指示一名华为数据存储单元的“首席架构师”分析CNEX的技术信息。

这名华为工程师随后在2016年6月冒充潜在客户,与CNEX主管会面,随后制作了一份关于CNEX技术的报告,交给华为的芯片开发部门、负责维护竞争情报数据库的海思(HiSilicon)半导体。厦门大学教授毛波则在2016年底与CNEX公司接触。

该案经过18天的庭审,今年6月27日陪审团一致认定,华为侵了CNEX的半导体技术。

民事案件刚完,刑事诉讼案随即启动。

华为利用公司赞助的大学教授窃密

根据德州联邦法庭月前对毛波的刑事起诉书,CNEX的技术为SSD市场提供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但在2016年6月以前,一家位于中国的电信集团公司1(华为)还没有获得CNEX开发的专有开放通道(Open Channel)技术。

在华为工程师2016年6月冒充潜在客户套取CNEX技术之后。2016年10月17日,华为的美国子公司捐了10万美元给德州大学,用于支持教授A的研究项目。毛波随后在2018年赴该校从事相关研究。

2016年12月,厦门大学的毛波和德州教授A分别联CNEX,声称为了研究目的要购买CNEX的专有技术。毛波声称他想“建立一个实验平台并进行存储系统研究”,请CNEX提供计算机存储器板(SDK)。CNEX在与厦门大学签署严格的保密条款后提供了SDK板。

起诉书指,由于当事人刻意隐瞒,CNEX不知道厦门大学不仅与华为合作,并且与华为签订了协议,提供所有研究测试报告。

然而,2016年12月20日,毛波和德州教授A之间的电邮通信,揭示了这种密切的合作努力。毛波在邮件中写道:“我与CNEX的中国分公司取得联系,获悉第一版的开放通道固态驱动器(Open Channel SSD)计算机存储器板( [S]DK)将于2017年第二季度发布,但如果美国方面现在可以提供SDK板,那就太好了,教授的助手可以把它带到中国。”毛波并吩咐教授A“保留信用卡的收据和付款记录,我会直接将费用转给您。”

主板寄中国 进行逆向工程分析

在收到CNEX的电路主板几周后,毛波告诉CNEX因“学生处理不当”不慎损坏SDK板,要求再寄一块,并附上受损照片为证,显示该专用芯片的连接器已从板上拆下。

但一位“技术领域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告诉FBI,“几乎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意外地打破电脑板。

2019年初,CNEX要求毛波寄回受损的SDK板。一位专家检查后告诉FBI,其SDK板的电阻器已经小心地从连接器上拆下,这与其“意外损坏”的说法相矛盾。此外,专家认为,寄回的SDK板上带着电线、连接到已移除的连接器上,这一事实表明有人“试图破解SDK板”。

实际上,专家证人将连接器描述为芯片的门户,其中包含CNEX公司的专有源代码。值得注意的是,在民事案审理过程中,(华为公司SSD应用部门经理)CC-1作证说“基于华为和毛波所在的厦门大学之间的合作项目要求,厦门大学需要向华为提供有关该项目开发的源代码和设计报告,华为需要对此验证交付。”

毛波被指控与华为“共谋欺诈”

2017年6月18日或21日左右,经销商告诉CNEX公司,华为已经联系经销商出售SDK板,该SDK板与CNEX提供给毛波的相同,并提供了产品编号。

CNEX大吃一惊,因为截至2017年7月,中国唯一获得CNEX SDK板的只有毛波一人。于是该公司致电毛波,问他是否向华为提供了CNEX的机密信息,包括产品编号,毛波予以否认。CNEX的员工又问华为,怎么知道他们的产品编号?华为也没有正面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在CNEX在2017年7月13日通知毛波,停止向他提供后续的技术支持后不久,毛波在8月3日就向德州的教授A发邮件,说他们已在开放通道固态驱动器(Open Channel SSD)上工作了近4个月,要求“使用开放通道固态驱动器进行为期一周的评估”。

2017年8月27日,毛波向CC-1等华为员工发送“系统设计和系统初步结果”文件指出,他的目标是“利用华为与大学的技术合作,充分利用SSD中大学积累的经验和成就,快速建立华为的技术能力,以应对SSD领域的新变化,并推进关键技术。”他在文件中关于SDK板的技术细节描述,与他和CNEX签署的严格保密条款完全冲突。

2017年11月2日,华为员工致信毛波,声明华为将评估毛波所做的测试,然后进入毛波与华为第二阶段的合作。

起诉书列举了多份毛波的电邮指出,有理由相信,毛波设计了一项骗取美国技术公司的计划, 华为与厦门大学合作,共同商定侵犯CNEX商业机密的阴谋,并指控毛波与华为的合作是“共谋电信诈欺”。

法官决定下一次开庭日为11月13 日。

刑事案移交纽约 或有更多指控

8月14日毛波在德州被捕后,案件8月底被转至纽约布碌崙的东区联邦法庭,接手该案的是正在起诉华为和孟晚舟的检控官所罗门(Alex Solomon),审案法官唐纳利(Ann Donnelly)也是处理华为和孟晚舟案件的同一人。

这可能出乎毛波的意外。根据刑事起诉书,毛波在今年7月2日(民事案结后)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从法律诉讼中学习,并希望它不会再打扰我们了。”11日他在布碌崙上庭时,要求知道为什么案件会移交到纽约。

检控官所罗门表示,毛波案与联邦诉华为案有关联,移交案件的动议中包含了大陪审团的信息,只有在案件公开时才会分享。这表明可能会有更多的指控。

毛波在保释期间被限制在德州和纽约的旅行,晚上7点到早上7点之间必须待在德州家里, 允许电子监控,且不得进入任何中国的外交设施。 ◇#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