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独家:习甘肃密会亲信 拍板排美拖港政策

在目前国内外局势敏感的情况下,习近平却前往甘肃拜佛和给红军西路军献花圈,颇为诡异。(Madoka Ikegami - Pool/Getty Images)
人气: 3708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4日讯】(香港大纪元特约评论员季达新闻综述)目前北京最头痛的问题,依照排序,大概是中美贸易冲突、经济全面持续下滑、香港乱局和台湾大选。而且,每一个问题都十分严重。而在这个关口上,北戴河会议之后,习近平却前往甘肃拜佛和给红军西路军献花圈,其中的吊诡不言自明。

习“自己人”聚会 应付党内反习力量

根据中共官媒报导,习近平从8月19日到22日对甘肃考察。他考察的首站是敦煌,到了俗称“千佛洞”的莫高窟视察。官媒说,习视察时强调保护好文物,让历史说话。不过有人猜测,今年以来中共内忧外患加剧,处于困境中的习近平是去敦煌求佛保佑去了。

习近平8月19日抵达甘肃敦煌,随后沿河西走廊自西向东,经嘉峪关、张掖、武威、乌鞘岭,来到兰州,随行人员有栗战书、刘鹤、丁薛祥等人。除了在敦煌视察千佛洞之外,也前往拜祭1936年底在甘肃全军覆没的红军西路军。

在目前国内外局势敏感的情况下,习近平好整以暇地拜佛拜鬼,颇为诡异。8月16日北戴河会议结束,18日下达了对香港问题的指示(大纪元已独家报导),19日就去甘肃视察了四天。恐怕唯一的解释,就是他需要选择一个北京以外的地方接见他的亲信部下,并商讨对策。

当年文革期间,毛泽东也使用过类似的手法。毛当年因为大跃进失败大权旁落,极不信任中央的各派官员,常乘搭火车前往外地,并在外地接见各地亲信以部署反制措施并发动文化大革命。

习近平到甘肃,很有可能是类似原因。官媒报导,跟随他在甘肃的,包括栗战书、刘鹤和丁薛祥,都是他的直属亲信。这凸显了中共内部不满和反对习近平的势力高涨,而且这种势力很可能在北戴河就已经开始发力。

8月22日习近平还没有回到北京,中共头号官媒《人民日报》出版社旗下的两个微信公众号“人民阅读”和“人民日报出版社”,就在当天出人意料地发布了一篇题为“邓小平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文章,一开头就说,废除中共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建立退休制度,是邓小平成为其党核心后,提出的一个重要主张。

该文很快遭删除,不过海外很多网页做了存盘。文章引述邓小平的一段话说,由于传统习惯势力的影响,中共普遍地、长期地存在着一种“只能上不能下,只能进不能出,只能升不能降,只能留不能去,只能干不能退的倾向”,“因此想让某人自动废除终身制谈何容易。”

有外媒评论说,这明显是剑指习近平修宪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限制。

“这是中共党内对习政策不满者,借机发出的信号。”大陆网民分析说:“这篇文章只放在很不起眼的党媒自媒体新闻中,……所以这并不是要‘反了’的节奏,而是反习势力放出的暗箭。”

对美强硬 对港拖延

有迹象显示,习近平返回北京后做了一系列部署,通过最近关于林郑的二次内部讲话录音被外泄,一个是林郑会见香港青年代表:一个是路透社公布的内部聚餐录音,林郑已经将责任推给了香港警队和港澳办、中联办,自爆自己是傀儡特首。

大多数分析都认为二次录音泄密事件,都是习近平绕开江派常委韩正控制的港澳系统,直接授意林郑做的。

目前,中共面对最严重的问题是中美贸易战引发的全面纠纷。中国人民币下跌,通胀高升,经济增长下滑,债务危机迫在眼前,两者相辅相成。美国打的不是贸易战,而是全面经济战争。川普(特朗普)已经明确表态,建议美国企业撤出中国,要通过关税逼迫中国产业链发生改变,逼迫供应链移出中国。

中共采取的对策是以守为攻,希望能够联合到欧洲和日本,尽量减少美国带来的损害。

显然,如果香港问题发生质变,比如中共派军、在港实行大陆法律,或者香港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中共将成为国际社会的众矢之的,美国不需要以大利益拉拢即可以轻松组成反共联盟,对中共采取系列制裁和限制措施。

若如此,过去十年中共花巨资建立的国际统一战线、花巨资投入的大外宣成果,都将丧失殆尽。

同样严重的,是进一步促成台湾岛内亲中共的国民党在总统大选中彻底崩溃,甚至在立委选举中一败涂地,严重的可能导致国民党从此分崩,丧失其作为一个政党的政治角色。

中共的策略,是对抗美国、拉拢欧日、拖住香港。这样才能解释过去一段时间北京的政策转向。

港澳办中联办挑动情绪

然而,习近平绕过港澳办和中联办直接和港府接触下达指令,显然引起了中共传统治港机构的不满。人民日报侠客岛引用梁振英的说法,指责香港抗议人士是在“夺取政权”,而政法委微信公众号长安剑,则警告“香港暴徒”所剩日子“掰着指头可数”。

港澳办发言人直接强调出兵香港不违反“一国两制”,是基本法内规定的内容,而且严词拒绝香港民众五大诉求中的“落实双普选”,称任何政治变化都必须符合人大常委2014年的8.31决定。

香港8.31大游行中,出现多宗疑似警方人员乔装纵火事件。显示有人意欲扩大暴力事件,为增加镇压力度寻找借口。

中联办这个牌子,背后的机构是中共香港工作委员会,等于是香港的党委,也相当于是封疆大吏。专制体制下,封疆大员“养贼自重”是一种必然的心态,唯有这样才能获得朝廷更多的资源和授权。同样,其它原先的治港地下机构,包括统战、国安和情报系统,也包括传统左派和传统中资机构,也都希望能在‪香港这场‬大混乱中谋得利益。大家或许目标不一致,所谋之利不同,但混水摸鱼的心态却是一致的。

香港政权移交二十多年,最获益者并非上述这些机构和人员,而是和大陆官场亲密合作的香港大资本家,以及那些港英建制中人。这些被传统左派称为“忽然爱国派”,97之后意气风发,中共传统治港机构和外围势力对此早已极度不满,必欲取代之而后快。

西路军全军覆没 甘肃沉淀中共惨痛记忆

8月20日在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习近平给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士兵公墓献花篮。

中共早期红军西路军全军覆没,是中共党史中的一大忌讳,不太被提及。官方党史说,当年中共领导人之一张国涛,因与毛泽东闹内讧后,带领红军主力离开陕北西进,结果被国民党军围堵全军覆没。

不过,根据红军西路军指挥官徐向前、李先念等人的回忆录,西路军并非张国焘自作主张,而是中共中央在陕北穷途末路,希望能够向西或向北打通通往苏联的通道。其时,以八万人离开江西的中央红军(即一方面军)连同中央机关,只有约八千多人抵达陕北,加上随后陆续抵达的贺龙部二方面军和张国焘部四方面军,陕北红军人数约五万人左右。1936年10月,红军开始强行渡过黄河,但被随后赶到的国军胡宗南部切断,过河的两万多人只能孤军向新疆方向进军。

由于天气寒冷,以南方人为主的红军不习惯北方气候,而且全是步兵,结果被西北军阀马步芳的骑兵部队围堵分割,最后全部歼灭。李先念、徐向前、陈昌浩等人化妆潜逃,逃出生天的只有数百人。李先念逃往新疆由盛世才收留,后返回延安,徐、陈等人化妆成要饭的逃回陕北。整个战役,西路军两万一千人有七千多人阵亡,被俘九千多人,逃走的二千多人,多年陆续逃回延安的四千多人,流落西北各地者二千多人。

经此一役,中共红军已至穷途末路。当时国民党四十万大军云集,蒋中正认为只需要最后一击,便可以把在陕北立足未稳的中共红军全部消灭或者赶往蒙古。结果在1936年的12月,蒋赴西安督战时发生了西安事变,使中共在最后关头逃出生天。

然而西路军一事,是中共红军军事上的重大失败,中共丧失了50%的军事人员。中共党史长期将之归罪为张国焘的“右倾逃跑主义路线”,而掩盖此为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中共中央的责任,目的是树立毛泽东的领袖地位,尤其在1941年的延安整风运动中,这种说法成了统一口径。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由多名仍然在世的当年西路军将领揭露真相,披露被中共隐瞒的这段历史。@#

责任编辑:李佳薇

评论
2019-09-04 6: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