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崑阳:联合国际 形成“天下制裁中共”潮

香港大专事务国际代表团前发言人张崑阳,1月19日参加遮打花园“天下制裁”流水式集会,表示国际将形成天下制共潮。(梁珍/大纪元)

人气: 16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1月19日下午2点,香港民间在中环遮打花园发起“天下制裁”流水式集会,继续抗争。同时,全球各地有12个国家在其当地19日这一天举行活动,声援香港的抗争。总共有超过20个城市参加了这个“天下制裁”活动,促请各国政府随美国一道,制裁侵犯人权的香港及中共官员。

香港大专事务国际代表团前发言人张崑阳,在集会上接受了大纪元的访问,以下是访问的全文。

梁珍:我想问一下,今年全球关注香港的事件,可不可以说一下最新的发展?

张崑阳:2020年,是个很特别的一年。因为,在2019年的时候,我们香港有了一个很史无前例的运动,将香港推向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国际高度。随着在2019年11月底,美国正式通过了《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到2020年,我们就正式(开始)制裁这一帮卖港高官和警察。

同时,除了美国,世界各地不同的国家,(我们)都要有一个密切的留意。因为,随着美国作为一个自由世界的大国,他都率先立了这个法例,(那)越来越多的国家都会仿效美国,关心香港的人权、民主议题,未来也都会用一些相似的法例,制裁一些卖港的人士、官员。

梁珍:你刚刚去了台湾,和蔡英文见了面,她对于这方面的表态是如何?

张崑阳:很幸运,台湾方面蔡英文总统的成功当选,其实对于香港来说,已经是一个最大的帮忙。大家都知道,台湾一直是香港的好密友,在过去反送中运动的日子以来,他们都是义无反顾去帮助香港人。其实他们是没有这个责任的,但是他们都很肯帮,其实(香港人)是很感恩的。

随着蔡英文总统成功连任,未来都可以看到蔡英文对于如何抵抗中共因素的一些入侵,会越来越强硬。那么,我们都可以寄望一下,究竟台湾当局,无论是官方政府还是立法院,就是民进党的一些立法委员,他们会不会用一些更加强硬的措施,去声援香港,其实是拭目以待的。

尤其我们都见到上年年底,就是两个礼拜以前,台湾已经通过了一个“反渗透法”;那么,“反渗透法”就是一个很好的工具,用来抵抗中共的入侵。

台湾政府未来有没有机会利用《反渗透法》,或者用它本身一些相关的入境法例,去抵抗一些卖港人士、或者中共本身在香港的一些残余的势力;可不可以阻止他们入台湾,使台湾社会得以保障;我想,未来蔡英文的四年,他们都是有这个意愿,去进一步巩固他们本地的防卫机制,去抵抗中共。

梁珍:他们是不是都表示会承诺去保护香港人?

张崑阳:其实台湾一直都是很帮香港人的。

就是未来四年,我们可以继续保持与台湾关系、继续交流的话,可能未来我们会有更加多的合作,台湾的政府或者台湾的民间社会,都可以对香港有更加多的帮助。但是,这里需要更加强调的就是,人家帮我们不是一些什么责任或者义务,所以我们和他们的关系,都应该更加地以礼相待。

梁珍:之前有一些警察想要入境台湾,被拒绝了。现在台湾有没有说关于这个警察恶行方面,有特别去关注的?

张崑阳:台湾当局一直是对自己(边境)有把关政策。因为台湾作为一个主权的国家,用蔡英文总统的说法;就是说,他们对于自己的边境入境的控制,本来就是有自己的政策的。

其实他们都是很小心的,过去一直都有防备,究竟会不会有一些中共的间谍势力,会无故进入台湾来影响他们当地,是有的。所以一直以来,他们会继续做好这个把关,去更加严格地审视,究竟什么人可以来台湾经商,从政,会不会其实他们是代表某一派的势力,试图去损害台湾的民主和自由,(对这些)他们都会很留意的。

梁珍:现在有不少香港手足流亡在台湾那里,他们会不会都有机会留在台湾?

张崑阳:这一点我就不清楚,说那些流亡的手足下一步会如何。但是,我绝对相信的就是:只要我们香港继续做好我们的本分,(一方面)在街头我们有我们的抗争,提供一个适当的张力;另外一方面,在国际社会我们继续去发声,希望国际上不同的自由世界的国家,可以帮助香港去制裁中国(中共),或者去帮一些本身要受难的香港人。这样,我们相信未来,香港的一批手足,都不需要太担忧他们的未来;当然他们离开香港很辛苦,所以我们香港本地都要看一下,怎么样可以帮助他们。

梁珍:这次都有22个城市同步去声援,下一步继续在国际上的声援,如何看那个趋势?

张崑阳:首先,今天这个1·19集会,全世界都有很多地方去声援(香港)。这个更加证明了这个运动是没有退过的。就是有人说,会不会现在踏入了新的一年,这个运动会消亡?其实不会。

我们希望全球的香港人、海外香港人、本地香港人、全球的政府、政要继续关心我们香港的局势,关心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的状况。

在来的这一年,我们都希望去做一些不同的政治议程,包括这次的集会都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就是和世界说:我们香港人是不会放弃的!希望展示这个毅力给全世界看,就是我们都没有放弃,所以希望全世界都可以不放弃,一起站在香港人这一边,去保护香港,同一时间制衡中共的势力。

梁珍:这个人权的制裁,除了对香港的官员震慑外,对中共的高官也很震慑。有没有听到,有的(官员)用假名去申请护照?这些会怎样对待?

张崑阳:我想其实美国对于他的签证制度,本来都是很严格的。其实美国人的民主人权法案都说得明了,如果那人是属于制裁名单的一部分,(他的)所有类型的签证都可以被取消,包括他已经有绿卡,绿卡都会被取消。

在这个情况下,我相信如果有中共的官员是已经怕了的话,其实是对的,他是要怕的;他们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做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是要怕的。但是这一刻,他们想迷途知返都未必有用,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在世界各地,不单是(在)香港,他怎么样去侵害西藏、新疆的人,这样的(侵害)人权,全世界都是知道的。

所以,他们现在只能够忏悔和停止他们的恶行,或者想一下他们会不会笃灰(反过头来揭露),欢迎他们笃灰(揭露),把中共的恶行讲出来给全世界知道,可能全世界的、自由世界的国家才有机会对他放宽。

梁珍:你们之前都和美国那边交了一份制裁名单,以前都说会不断地附带,那么现在新的邓炳强上了台之后,他的行为你们怎么看?

张崑阳:邓炳强是一个很强硬的警务处处长,他完全是不知廉耻的。他竟然可以很理直气壮地在之前的一些区议会上,说他自己没有做错,所以我们看到他的官威很大。

但为什么邓炳强的官威可以这么大?背后就是因为有林郑、或者以北京为首的一批人去撑腰,所以,我们都是要剑指中共,剑指北京政府。

我们不能够再允许香港的警察、这批人再去与中共结谋的,只要他们一天是这样地去残害香港的人权,漠视香港的民意,他们都需要小心。因为我们香港人是一定会反抗到底。同一时间,我们香港人这次觉醒的一点就是:我们懂得用国际牌去制衡中共。

梁珍:现在他是不是在人权制裁的名单上面?

张崑阳:当然我们交名单上去的时候,上面有他的名字,这不用说,前一哥曾伟雄都有,其实他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而后期你看见他们的嘴脸都这么强硬的时候,我们就要更加努力地去使这一批人,生生世世留在大湾区这里。

梁珍:你自己一直都是在做去推进人权制裁的事,也都是很敏感的话题,有没有受到一些压力?

张崑阳:压力一定会有的。但是我的付出不算什么,因为有很多人被捕了,受伤了,有很多手足可能已经不明不白地死去了。压力会有,但是完全不重要。调回头来这么说,正如我们每一个香港人都可以往前多走一步,不要害怕压力,尝试每一个人一齐都多向前走一步,难道他会全部杀了香港700多万人?或者这么说,他全部杀了香港700多万人,到时看一下全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梁珍:你自己一个人要走这么多国家,如何去让全世界去了解这件事,会不会有些挑战,你觉得最难的地方是在哪里?

张崑阳:我想其实不少的国家,都是由这个反送中运动开始,才关心香港的。

我们经常说,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但是,在另一方面,我相信,真正了解香港过去的历史、政治、港中矛盾的,其实不是很多,都是(从)反送中运动,才开始关心的。甚至说,为什么中国这么依赖香港?其实他们都(是)不明白的;他们都未必知道,其实香港对于中共来说,(有着)这么独特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中共经常说什么——10年内上海会取代香港,扶植澳门做第2个金融中心(等等),全部都是不切实际的。

所以这一些真相,这一些:为什么香港这么强劲?为什么中国是需要香港?为什么香港在这次运动中,有机会吓倒中共?这一些的论点,是需要让他们知道的。知道之后,他们才发觉原来是啊,原来香港是强劲的、有它的独特性;中国所谓的泱泱大国,其实去到最后,他真的是害怕香港。所以当国际(社会)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要更加好好地把握这一点:就是可以看看,可不可以在长远来说,增加我们的话事权,可以看看,可不可以使我们得到,我们最终想要的民主双普选。

梁珍:你说了今年会是一个特殊的一年,是抗争运动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你自己怎么看的,这是一个什么形势?

张崑阳:就是今年是一个很独特的一年,所以我们都很希望,今年就是会去继续推广这个制裁,和全世界都逐渐加入这个包围网,去声援香港、去制裁一些中共的官员。#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20-01-22 4: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