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医生:“非典”说法早在医生内部流传

截止昨日(21日),中共官方公布已有16省(区、市)发现冠状病毒291宗6例死亡。武汉一门诊医生告诉大纪元,“非典”早在当地医生内部流传,去年年底时,疫情趋势已经很明显。图为2003年中国遭SARS袭击时,广州一家医院的一名护士。(STR / AFP)

人气: 149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截止目前,中共官方公布已有16省(区、市)发现冠状病毒319宗,6例死亡。武汉一门诊医生告诉大纪元,“非典”的说法早在当地医生内部流传,去年11月,12月时,疫情趋势已经很明显。

“现在是刚刚把这个事情曝光,数据应该还会不断往上升。”武汉一社区门诊医生魏先生对大纪元表示。

魏先生说,前不久,他们门诊已确定感染的有2人,“其中一个是我原来病人的家属,现在都在隔离治疗,我们接触不到,(当时)也是像肺炎的外感症状,然后再筛查出来的。”

魏先生解释,由于他们是社区门诊,没有办法做明确的诊断,“没有办法确认,只能作为外感病人来看,如上呼吸感染,或其它的什么,我们下不了诊断。”

去年11月、12月疫情趋势已很明显

魏先生说,现在每天像感冒症状的人到他们门诊就诊的很多,“一个上午正常情况下有十几个感冒发热的,我们这里只是可以初步筛查,如果发热,检查体温,然后查血,或者看起来有异常,或出现严重问题,就往上级医院转送。其它的只能做一般处理,我们没有条件做测试,没有办法诊断,只有大医院可以。”

魏先生表示,从去年11月、12月,疫情趋势就已经很明显了,“我们之前发热来看病的人一直都比较多,至少有一个半月以上了,去年11月、12月时就比较严重了,但那个时候说是流感、甲流,好多小学还停课了。”

魏先生还透露,“非典(国外称‘萨斯’)的说法早在医生内部就流传了,现在开始恐慌了,“当时内部有一些说法,只是自己内部医生之间传,我们也只能跟家人和周围朋友说。(因为)这些消息官方都没有承认的,上面没有公布具体的情况,没有正式地说人传人,你要是说,那就是……你也懂的。所以,没有办法的。”

“后来网上有说是冠状病毒,随后官方马上跟进,承认是冠状病毒,一直到昨天高层发言说要抓紧这个工作,然后就开始恐慌了,老百姓才把它当个事情,从昨天开始才有这种恐慌感了。”

连防护口罩买不到了

魏先生表示,现在情况非常严重,连防护的口罩都拿不到了,“现在我们门诊手里只有十几包口罩了。还是一般的普通的一次性口罩,没有外面说的N95,或者是外科口罩,目前都没有,防病毒的更没有,现在这些东西都还没有筹集到。像那种防毒服只有大医院才有,我们小医院都没有的,现在还不知道传播途径,只能是尽量防多少是多少。”

谈到病毒传播途径,魏先生表示,现在还是不清楚,“华南(海鲜)市场是第一个集中爆发的点,但都只是目前的猜测,因为现在没有确认它的传播途径,蝙蝠也好,獾也好,都是猜测,没有确定到底是什么东西传的,至少官方没有说是怎么传播的。”

对于官方提出的防控措施,魏先生表示,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文件说怎么处理,“这个事情从昨天才开始步入正轨,才开始谈控制的问题,但没有文件,都是口头传,要布置防控。现在还没有具体开始实施,都还没有落实下来,只是社会动员才刚刚开始。而且,实施起来也很困难,社区要追踪疑似病人,人都找不到。”

最早披露“非典”消息的是一位护士

家住武汉江岸区的刘先生对大纪元说,他早在去年12月的时候就知道是“非典”了,最早披露“非典”消息的是一位护士,“护士说了真话,她在群里面就说,他们医院里来了几个病人,疑似非典。他们说了这是‘非典’,宣布了这个事情后,(官方)就说她扰乱什么公共秩序,就被拘留了。现在这个群也被封了,进不去了,现在,说真话的群好多都被封了。”

刘先生表示,他们是维权人士,很早就很关注这个事情了,“去年就开始‘非典’了,去年叫不明原因的肺炎,我们不敢说‘非典’,我们也怕被抓坐牢,我们只能按照官方的语言说,不明真相的肺炎,但我们一直关注这个事情。”

对于目前官方公布有270多例已确诊的病例数,刘先生表示并不相信,“我不知道这个数据是真实的还是假的,国家报出来的我就要相信吗?”

“现在很严重,很吓人的,现在到处都是戴口罩的,公共场所根本都不敢去了。我个人,还有几个朋友,我们现在是非常恐慌的,我是很恐慌的。”刘先生说。

大家都感到非常恐慌

“很严重,我们出门都戴着口罩,路上好多人都戴着口罩,包括地铁上的人好多都戴着口罩。”家住武汉武昌区的肖先生对大纪元说。

肖先生表示,之前有在网上(微信圈)看到一些消息,但官方没强调,大家也没有太重视,“官方报导之前我们不知道,就是这段时间报导的很多,社区居委会都在开会,传达消息。今天早上去证券公司,公司也要求每个人,包括做业务的人都要测体温,工作人员要求戴口罩,我们才知道问题严重了。”

“包括我家人,(现在)我们都了解了,大家心里都有点恐惧,有点慌。现在,尽量少出门,公共地方少去,鸡鸭肉尽量不吃,希望不要继续恶化下去。”肖先生说。

家住武汉硚口区、原武汉市煤气工程建设公司中层干部的张先生对大纪元表示,12月份就知道了,网上微信都有消息,“刚开始都不是很注意,这两天官方媒体都报导了,现在大家都重视了,现在出门都要戴口罩。”

家住武汉江岸区的胡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武汉卫健委发布说,不可能人传人,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了,“官僚作风,不把老百姓的命当命,事情没发生之前,没有任何人管,发生后还说你造谣。”

胡先生说,官方不公布疫情的最大原因是“经济原因,武汉市失业的人数很多”。而对疫情扩散,一是官方隐瞒实情,“还有,中国老百姓对公共事件没有引起足够的认识,或者根本就没有那种意识。”

“现在药房的口罩供不应求了。”胡先生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20-01-22 3: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