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不明肺炎 专家:疫情越封锁越难防疫

采访、撰文/苏冠米、柯弦

武汉爆发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中共官方再度隐瞒与模糊消息。封锁疫情可能带来哪些危机?(Christian Keenan/Getty Images)

截至1月20日,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病例,超过200例;北京、上海、广州都已有确诊病例,目前有三人死于武汉肺炎。图为戴口罩民众示意图。(Christian Keenan/Getty Images)

人气: 85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从去年12月至今年1月3日,武汉爆发不明肺炎(中共肺炎),感染人数已确诊44例,重症11例。在此次疫情中,中共官方似如往次疫情爆发般,再度意图隐瞒,且被迫曝光后只公开部分消息。这导致了一些民众对于SARS再现的恐慌,而另一些民众却毫无防范概念。

中共对疫情隐瞒,究竟会带来哪些危机?如何才是正当的防疫之道?

隐瞒疫情消息 给国民安全带来极大风险

自2019年12月至月末,武汉医院一共发现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中国民众却迟至12月30日才从网上“传言”得知疫情。

30日当天,一份政府内部红头文件的照片在网路上被匿名曝光。 这份文件来自于武汉市主管卫生和健康的政府部门卫健委,名为《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消息扩散后,引发网民恐慌。

次日,迫于舆论压力,武汉卫健委首次公开发布通报,告知民众有不明肺炎发生。

通报指出,病人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少数病人呼吸困难,胸片呈双肺浸润性病灶。所有病例已被隔离。

自2019年12月至月末,武汉医院一共发现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武汉卫健委在内部文件被公开后,才于31日发出消息。(网路截图)
自2019年12月至月末,武汉医院一共发现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直到内部文件被公开后,武汉卫健委才于31日发出消息。(网路截图)

当“不明肺炎”出现后,官方没有马上对外发布消息,民众反而是从网络得知,倒逼官方“辟谣”。至于第1起病例什么时候发生? 这期间政府和医院做了什么?这些民众关心的、早应有答案的情况,官方却没有在接下来的两次通报中即刻公布。

“当官方正式发出红头文件的时候,我们可以确定一点,就是他们已经有了非常可靠的证据,证明这个疾病有传染性和相当程度的危险性。”前中国大陆医院内科医师、中国问题专家唐靖远说。然而,中共官方最初却没有打算公开此事,而是发内部文件。即便在被迫曝光后,也没有说明疫情细节。

唐靖远指出,这种隐瞒是很危险的。

他说,首先,武汉是中国中南部交通枢纽,人口流动量巨大。而且随着农历新年渐近,被称为世界最大季节性人口迁徙的“春运”即将到来,中国人口会大规模由南至北、由东向西的移动,传染病扩散的风险大增。不仅如此,不明肺炎的“潜伏期”未知,也就是说,很可能有人已经感染,只是处於潜伏期中,尚未发病;是否有可能人传人,也未有明确答案。如果感染者去往其它地方,就可能出现“地域跳跃式传染”。

“在这种情形下,隐瞒真实情况,事实上是拿着国民的健康和安全开一个巨大的玩笑。”唐靖远说。

不明肺炎的潜伏期未知、会否人传人亦未知。在春运到来之际隐瞒疫情,可能导致疾病跳跃式传播。图为武汉春运时景象。(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不明肺炎的潜伏期未知、会否人传人亦未知。在春运到来之际隐瞒疫情,可能导致疾病出现地域跳跃式传播。图为武汉春运时景象。(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究竟,当一种未曾见闻的传染病出现后,政府机关及医院应做的正常措施是什么?

面对疫情突发 政府的正常应对方法

台湾马偕医院胸腔内科资深主治医师、曾任台北马偕医院“SARS勤务应变中心”召集人的郭许达指出,当疫情出现后,政府应在第一时间公布,向民众进行卫教;同时立刻通知所有医院提高警觉。

“公布消息很要紧”,他强调:“疫情越封锁,对(防疫)处理越是不利。”

政府特别应向民众告知:

● 此病有哪些症状
● 现有病人的治疗情况如何
● 是否又有病人验出阳性
● 是否找到病源菌
● 有哪些可能的传染途径
● 可采取哪些预防措施
⋯⋯

郭许达说,这些消息都要清清楚楚交代。将所有情况都公开、透明化,才能让民众心里有底,清楚疫情情况,并能明确地知道预防的方向。

然而,这种公布信息的方式,中共官方一直没有履行,如2003年的SARS,就是因为官方隐瞒数月不报实情,才导致疫情在世界爆发。而此次亦未在第一时间公开,而且目前在“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健康监督中心”等官方网站上,并未见到相关防疫资讯。

医院对家属也不肯透露详细信息。据中国媒体《新京报》2日报导,不明肺炎的病人都在金银潭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外人和家属一律不得探视。有其他患者家属表示,家人发病至今已有8、9天,但院方只告知病情得到控制,趋于平稳,“既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也没有恶化。”至于其它情况,家属无从得知。

不仅如此,医院也被禁止接受媒体采访。大纪元记者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宣传科,询问最新的肺炎患者是否确定是何种病毒,宣传科工作人员回应称,目前医院拒绝一切采访、拒绝回答疫情的相关问题,要记者看武汉市卫健委的官网。

美国微生物学家肖恩·林博士(Dr. Sean Lin)说,倘若在美国发生相似疫情,记者都可以采访医院,跟踪报导,并公开相关讯息。

“如果只有来自官方的消息,人们不一定放心”,林博士告诉大纪元,“通常还需要查看媒体报导,了解医院是否采取了足够而有效的防御措施,以及具体措施都是什么。”

民众两极化反应:过度恐慌或无防范意识

随着武汉不明肺炎出现,当地民众出现两极化的反应。

大量民众忧心SARS重现,药房的口罩与坊间谣传能治SARS的板蓝根,全被抢购一空。然而,板蓝根能否防治病毒性肺炎,目前没有任何医学证据。

一名武汉市女大学生“大步”发文描述,她们一班女生分头行动购买口罩,她前往超市、药店、医院均没货,最后有人在某个超市抢购到几个口罩,以及几包板蓝根冲剂。

然而,也有民众对疫情毫不在意。《新京报》记者发现,华南海鲜市场内多数商户未戴口罩。许多商户认为,肺炎是很普通的疾病,不需加以警惕。

一名准备返回武汉的女士也不担心当地疫情,“相信党的实力会把它控制”。她表示有逛过涉事的海鲜市场,“是很小的市场,(疫情)并不那么严重,气氛不紧张,防范工作做得很好,不影响生活”,家人亦没有戴口罩的情况。

“这两种反应,都是因为中共隐瞒所造成的。”唐靖远说。“正是因为政府讯息不透明,多数民众又不懂医学常识,才会恐慌,别人说什么有效,就去抢购什么,想要自我保护。”

郭许达则指出,若不及时、透明地公布消息,也容易让一些民众认为“官方说没有啊”,就没有警觉心,未进行应有的防范措施。

2002~2003年,由于中共官方隐瞒广东SARS疫情,导致疫情蔓延至整个中国大陆,以至全球近30个国家。(PETER PARKS/AFP/GettyImages)
2002~2003年,由于中共官方隐瞒广东SARS疫情,导致疫情蔓延至整个中国大陆,以至全球近30个国家。(PETER PARKS/AFP/GettyImages)

公共卫生界正失去对中共政府消息的信任

这种隐瞒,甚至给其它国家也带来风险。美国著名流行病学记者、曾因报导埃博拉病毒而获得普利策奖的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在给英文新唐人电视台的邮件中写道:

“2002年12月初,中国政府得知广东省出现了新型的呼吸道疾病。但是没有向世界卫生组织或邻近国家发出警报。

“当一个SARS感染者逃离广州,入住京华酒店之时,香港的卫生机构对这个病毒一无所知。它在那个酒店蔓延开来,然后传播至香港、河内和新加坡的医院。

“最终,2003年,SARS蔓延至30个国家,造成8000人感染,744人死亡⋯⋯中国本可以防止这个悲剧发生,但是却选择了隐瞒和否认。”她强调,而这一次,不论是武汉或北京相关机构,依然只透露很少的任何形式的消息。不仅如此,还抓捕了8个在网上传播消息的人。

“应对疫情爆发需要信任,信任需要公开。”她说,“公共卫生界正在失去对中国政府发布消息的信任。”

注:新冠状病毒,也称武汉肺炎病毒,大纪元认为叫“中共病毒”更准确。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

· 武汉“萨斯”疑云扩大 专家质疑当局隐瞒疫情

· 中共肺炎疫情 8人发帖遭传唤 引发网络不满 

· 武汉爆发神秘病毒 亚洲政府保持警觉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