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回应纽时不实报导:轻事实 重偏见

人气 11375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原泉编译报导)《纽约时报》10月24日发表了由科技专栏作家凯文‧罗斯(Kevin Roose)撰写的关于《大纪元时报》的文章。10月25日,《纽约时报》周日版头版刊登了该文章。

罗斯为这篇关于《大纪元时报》的文章至少用了八个月的时间。然而,结果是令人失望的。罗斯没有试图公正地描述《大纪元时报》作为一个新兴媒体的形象,而是用不合事实、含沙射影和歪曲报导的方式,试图抹黑竞争对手。

此外,罗斯和《纽约时报》媒体专栏作家本‧史密斯(Ben Smith)(也参与了罗斯的文章)之前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对《大纪元时报》的评论,他们讨论共同努力反对《大纪元时报》,这让人对这篇文章背后的意图产生疑问(见“个人偏见”部分)。

这篇文章的核心是《纽约时报》对《大纪元时报》已经成为——用《纽约时报》自己的话说——“美国最强大的数字出版商之一”﹐这一事实明显抱有不满。这篇文章应容易被写成一群华裔美国人珍惜第一修正案权利,成功地发展成为一家大型独立媒体的故事。

相反,罗斯依靠“遮遮掩掩”等字眼,并试图将我们与一家不相关的媒体联系起来,以质疑我们获奖新闻的质量。

罗斯对我们批评中共及其不断侵犯人权的立场特别不满。他淡化了对虐待行为的描述,声称这些报导“过于夸张”。这种对中共不同寻常的辩护和姑息,在道德上是可质疑的。多年来,《纽约时报》一直在寻求扩大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并接受中国国有媒体的数百万美元的广告收入。

不合事实和错误陈述

尽管在出版前已被告知有一些明显的事实错误,但罗斯还是将这些错误写入文章中。

例如,罗斯写道,“也许最大胆的实践是一个名为《美国日报》的新右翼政治网站。”

《大纪元时报》与这家媒体机构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在通过电子邮件回答罗斯的问题时已经指出。

罗斯本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这一说法,而是搬出一名曾为《美国日报》工作的《大纪元时报》前雇员当说辞。不过,这种参与是在这名员工离开《大纪元时报》之后发生的,与《大纪元时报》没有任何关系。

让《大纪元时报》为一个在别的媒体公司工作的前雇员的行为负责是没有道理的。同时,这也显示出罗斯为了让《大纪元时报》看起来很糟糕,把它与不相关的实体联系在一起所做的努力。

罗斯在文章中还含沙射影地暗示《大纪元时报》在脸书(Facebook)上的增长是某种程度上“点击农场”(click farms所谓点击农场是出售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的“赞”、“粉丝”和“评论”的公司)的结果。 罗斯没有为这种说法提供任何证据。

然而,正如在回复罗斯的电子邮件中所说,《大纪元时报》利用脸书自己的推广工具获得了更多的天然粉丝(organic following),而不是像罗斯错误认为的那样是通过“机器人或虚假账户”。

罗斯还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大纪元时报》一直是“间谍门”(Spygate)最突出的推动者之一,这一指称是一个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声称奥巴马政府官员非法监视川普先生2016年的竞选活动。”

这是故意歪曲《大纪元时报》关于联邦调查局(FBI)2016年代号为“交叉火力飓风”(Crossfire Hurricane)的调查行动所做的专题报导。《大纪元时报》在报导这一话题时,确实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其它媒体﹐包括《纽约时报》也曾引用过该报导。此外,美国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仍在调查FBI的这一行动。

罗斯还声称,“与《大纪元时报》有关的出版物和节目宣传QAnon (匿名者Q)阴谋论,并传播歪曲选民欺诈和‘黑人命也是命’运动的说法。”注意他是如何撰写与《大纪元时报》相关的“出版物和节目”的。由于无法直接攻击《大纪元时报》,罗斯引用了这些“关联”实体,甚至没有说出他所指的内容。

实际上,《大纪元时报》从来没有“宣传过QAnon阴谋论”,也没有发表过关于“选民欺诈”和“黑人命也是命”运动的不实信息。

断章取义

罗斯在文章中专门引用对大纪元不满的前员工来攻击《大纪元时报》,而忽略了受访者的正面评价。

例如,罗斯为他的文章采访了中国异议人士郭文贵,但郭的评论没有被收录在文章中。在YouTube的一段视频中,郭文贵告诉罗斯(郭文贵说,罗斯建议该篇文章是关于郭的,在采访过程中只向他提出了关于《大纪元时报》的问题)﹐《大纪元时报》“非常好”,“很成功”。

郭还称赞《大纪元时报》面对中共的恐吓,在香港的报导中表现得无所畏惧。

郭告诉罗斯:“我非常尊重他们。《大纪元时报》(的记者们)站在香港的街头,他们的摄像机,直接对准中共进行直播。你认为这很容易吗?”

郭还质问罗斯:“你为什么不追击中共?你是什么主流媒体?”

郭文贵的评论没有一个被写进罗斯的文章中。《纽约时报》只引用那些对他们所报导的话题发表负面言论的人的话,这很正常吗?这何尝不是一个严重偏见的例子?

个人偏见

罗斯发表在社交媒体的帖子表明,在他报导我们之前,他就已经对《大纪元时报》有了定调。在2019年11月发表的一系列推文中,他嘲笑《大纪元时报》及其对共产主义的批判立场,现在这些推文已被删除。

在2019年12月的一系列单独推文中,罗斯和其他三名记者提议他们应该从脸书获得“赏金”,因为他们让脸书禁止了《大纪元时报》的广告。

罗斯兴冲冲地评论道:“上帝啊,我们现在都会有这么多的度假屋了。”

推文的基调是欢快的,四名记者中的三名记者,即罗斯、史密斯和NBC新闻记者本‧柯林斯(Ben Collins)已经参与了对《大纪元时报》的公开攻击,史密斯也参与了罗斯的文章。

罗斯在这一评论中使用了“我们”一词,而来自竞争对手媒体的记者们共同庆祝《大纪元时报》所遭受的不幸这一事实本身就引出这个问题:他们是否参与了针对《大纪元时报》的协调和有预谋的活动?

此外,《纽约时报》的编辑们对这种表达方式的偏见和可能的合作持什么立场?

淡化中共对人权的侵犯

在罗斯的文章中,他试图淡化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遭遇的持续迫害。人权组织以及美国国务院等政府机构已经广泛记录了这种迫害。罗斯没有引用这些公开的信息,而是试图淡化这些侵犯人权的行为。

罗斯还无视大量证据显示中共为了器官而杀害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学员,他将这种罪恶描述为“指控”。

这正中中共的下怀,多年来中共一直致力于影响美国媒体。这样的文章对中共来说极有价值,因为可以利用这些文章进行内部宣传,为其持续的迫害辩护。《纽约时报》已将罗斯的文章翻译成中文了。

原文New York Times’ 8-Month-Long ‘Investigation’ of The Epoch Times: Light on Facts, Heavy on Bia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张林:《纽约时报》为何突然攻击《大纪元》?
杨威:评《纽约时报》两篇奇怪的文章
华云:谈“纽约时报”诋毁翻墙软件
《纽约时报》撤下数百个中共媒体网络广告
最热视频
【直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新闻看点】政变4大显像 拜登背后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