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调查】纽约华警间谍案 法官检控官这么说

人气 458

【大纪元2020年10月27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市警111分局藏族警察昂旺(Baimadajie Angwang)涉嫌非法充当中国政府代理人而被捕。联邦检察官10月4日向法庭提交文件,爆出昂旺早年申请政庇和入籍过程中的更多谎言,说明他弃保潜逃的风险很大,上诉庭法官科米特(Eric R. Komitee)于7日拒绝他以100万美元保释金出狱候审的申请,并对他签发拘留令。

关于昂旺是否保释的问题,检辩双方已经从“外国代理”案的性质、证据权重、昂旺与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政庇经历和财务、剥夺美籍的可能性等方面,激辩了数轮,这里整理一些主要论点,供有兴趣的观众了解司法界看问题的角度。

“外国代理”案的性质

昂旺被控源于他反复与纽约中领馆官员接触,最晚从2018年(调查开始)起向中共官员报告美国藏人的活动。

起诉书显示,昂旺:

(1)发现并评估潜在的藏人情报资源;
(2)报告了与纽约州立法者有联系的藏人,确定对中国的潜在威胁;
(3)主动提出他可提供纽约市警察局的内部信息;
(4)作为一名纽约警员,连他警局的公关活动都要向中共官员请示“能不能去”;
(5)向中共官员献策如何扩大其在纽约的所谓“软实力”。

上诉庭科米特法官说,昂旺被控“作为外国政府代理人行事而不告知司法部”,这条罪名不论从哪方面看都是非常严重的。尤其是,他告发同胞,位处“社区联络员”这样一个受信任的警局职位,还让他的中共上线(handler)指导他执行警察公务。

根据起诉书中摘录的电话录音,昂旺收集在美华人的思想、感情、依附的关系和对美国的忠诚度,并把这些信息报告给外国力量——美国最重要的地缘政治竞争对手设在美国的机构,他自称这是因为他对中国“100%”忠诚,并敦促他的上线让北京知道“你已经在警察局招募一个人了”。

法官说,昂旺作为执法人员,却决定代表外国政府,并告发同胞,就算没泄露国家机密,所造成的影响同样是严重的。他的辩护律师对指控的严重性轻描淡写,只不过说明昂旺没被控“国防或机密情报”类罪名,而昂旺在至少一则录音中,对中领馆上线说“下次我们见面时”,表明可能还有其它事情没被政府文件记录下来。

至于卡门律师辩称昂旺出于回中国探亲的可理解的冲动,讨好这名可以给他10年签证的官员。科米特法官说,即便这样,也只能用来解释他的动机,不能用来降低他行为的严重性。

至于刑期,法官列举检方提供的“外国代理人”可比照案例:

一名伊拉克人Latchin,在美国做伊拉克情报机构的内应(plant),他没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被判4年监禁。

一名俄罗斯人Buryakov,定期与特工在纽约见面,报告对方感兴趣的各种主题(主要是经济方面),被判30个月。

一名俄罗斯女子Butina,只是帮俄罗斯官员培养美国步枪协会的关系以在美国获得影响力,她最后向美国政府认罪并合作,仍被判18个月。

还有Soueid帮叙利亚政府收集反叙利亚示威者的录音带,被判18个月。

科米特法官说,上述案例的刑期都有足够的意义,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像昂旺这样在美国的执法机构中任职,因此,昂旺案的性质和犯罪情况足以倾向于继续羁押他。

检方握有数百个电话和电邮记录

科米特法官又说,昂旺案的证据看起来很充分,尤其是那些电话录音。虽然法庭还没判案,但检方提供的数百通电话和电子邮件往来都揭示了昂旺的角色,令法官倾向于羁押他。此外,大多数的可比照外国代理人案中,被告都是羁押待审。

法官说,政府确定的上百个电邮通信发生在昂旺和两名中领馆官员之间,时间可追溯到2014年。这些谈话表明昂旺与两名中共官员达成战略合作,以扩大中国在纽约的影响力,昂旺接受这些官员的指示。

确实,在一些对话记录中,昂旺似乎将自己描述为已“同意在美国境内起作用,但须遵守外国政府或官员的指示或控制”。案情还显示他拒绝一个媒体(新唐人电视)采访,因为中共官员指示他拒绝。

科米特法官说,昂旺显然与中国有牢固的关系,昂旺的父母和兄弟仍在中国,而且他的妻子也有家人在中国,他们2岁的女儿尚未在美国读书,若他被保释,他们有可能搬到中国定居,而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他难以重返法庭。

起诉书也显示,他愿意回中国住,例如,他说:“如果我不能在警局继续晋升的话,我最好还是在中国当个政府雇员。”他2008年接受亲共的美国中文电视采访时说,他计划在北卡州皇后大学“毕业后返回中国”。

法官注意到昂旺似乎有可观的金融资源。银行记录显示,大量汇款进入他夫妻俩的账户。 根据预审服务机构的报告,据称这些款项总计达27万美元,占昂旺整个净资产的一半以上。这些交易的规模表明,昂旺在外国也有不错的收入。

法官说,尽管昂旺在皇后区和美国建立了社会联系,但与他在中国的联系之间权衡比较,他在美国的联系可能正在减少。这些指控可能令他失去在纽约警察局和美国陆军预备役中的职位,他很可能难以在美国政府谋职,若入籍欺诈成立,他甚至可能被遣返。

科米特法官说,从起诉书看,昂旺在美国的大部分时间都过着双重生活:为纽约警局工作的同时接受中领馆指挥,就连他怎么做警察公务都要听命于中共。

起诉书显示,他还在国家安全职位问卷中做虚假陈述,并阻碍美国国家安全部对他进行背景调查。法官说,尽管这些部分还有争议空间,但有迹象表明,昂旺即使在公认的事实上,对法院也缺乏诚信。

具体来说,执行逮捕的官员在昂旺家中发现其他人的身份证原件和复印件,包括护照和驾照,怎么解释呢?

卡门律师断言,这是因为昂旺曾受雇当“私人助理”,所以他会有这个人的身份文件。但是他没有将这段工作经历告知预审服务机构,针对这种不诚实的行为,法官认为他应该继续被拘留。

政治庇护通过后 多次回中国

申请政庇时,昂旺表示“害怕返回中国受迫害”,但此后在庇护通过后,他已自愿回国很多次。

法官说,就算昂旺后来对庇护的看法有改,但总归这是很矛盾的事情。特别是他在申请庇护后短短不到3年的时间,在2008年庇护刚通过就前往中国。他在入籍表格中说与中共没有联系,这些陈述可能是假的,一旦被证实做伪证,将导致他公民身份被剥夺。

科米特法官说,昂旺可能面临“外国代理人”法的最高刑期,他弃保潜逃的风险高,而保释条款中昂旺在家里配戴作为监控设备的电子脚镣,并不能起到阻止他逃跑的作用,只是当他摘掉脚镣或越界时,监控系统会发出警报,但也有电子脚镣被规避的记录。

虽然昂旺交出美国护照并在纽约有近亲,但他在中国有家人,最近几年频繁去中国,法官说,“就算担保人签署100万美元的保证金,还是不能确保他不会逃跑。”

中领馆副总领事邱舰5日回国

起诉书没有提及昂旺所联系的两名中领馆官员的名字,但昂旺和中领馆副总领事邱舰的熟悉和互动,侨社很多人都知道。而负责侨务的邱舰果然如社区传言,在10月5日离任回国。

相比他的前任——侨务领事陈劭毅2014年1月在纽约5年任期结束后回国,总领事孙国祥2014年12月任满回国前有“千人宴”,副总领事钟瑞明2016年6月回国前有美国福建侨团相送,无论亲共侨界还是媒体都有很大的“欢送”动作,当了4年零3个月副总领事的邱舰此次回国,只有6名“侨胞机场送行”,被侨社议论“走得灰溜溜”。

责任编辑:李维真

相关新闻
纽约共谍案 昂旺被爆申请政庇入籍中更多谎言
【纽约调查】中领馆谍影重重 伪装民间团体
纽约共谍案昂旺入籍造假?律师“强力”解释
逃跑风险大 纽约共谍案 昂旺保释决定推翻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微视频】巴尔说什么?美联社断章取义下结论
【重播】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新闻发布会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