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黄伟国:港八大学遭赤化 分三类型

人气 397

【大纪元2020年10月2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近日香港大学校委会通过表决,任命北京清华大学学者申作军与宫鹏为副校长,引发香港社会强烈反弹,尤其申作军具中共党员身份,外界担忧中共已明目张胆将黑手深入香港大专院校,致使香港失去学术自由与院校自主。

对此香港政治学学者、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先前人们已担忧中共会进一步消灭香港的学术自由与院校自主,而今不仅成为事实,手法更是出乎预料的粗暴与无赖。他还表示,目前香港八所院校已被染红。

“大家都很担心,究竟中共会不会最终派人进驻大学,然后透过控制大学的行政,将学术自由、院校自主消灭,大家已经预料到会发生的。”黄伟国说,“问题关键是他们做事的手法是硬来、随便、不理你,或者是耍无赖,不只是撕破脸了,甚至连‘骨’都见到了。”

香港大学校委会10月27日通过表决,任命清大工业工程系主任申作军及清大地球系统科学系主任宫鹏接任港大副校长。而申作军身兼工业工程系党委身份,备受港人质疑,不过在其中共党员身份曝光后,清华大学网页已删去他的党委身份。他也被揭露过去曾参与中共的“千人计划”。

黄伟国表示,申宫两人的背景在网上不难查到。他质疑两人在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UC Berkeley)任教多年,为何回流清华大学。“为什么在外国、在美国这么一个先进的国家,从事研究,不在那里工作?而回到北京的清华大学呢?”

尤其中国大专院校学术政治腐败,许多教授道德沦丧。“那些教授最喜欢收女学生,甚至要身材好、漂亮的做小三,或者进得了厨房、进得了书房、还进了睡房等。”

且一些理科相关学系沦为赚钱机构。“根本就是赚大钱的,在中国国情里,高科技或者一些技术,其实就是一个维稳的工程,是一个国家工程,是一个维稳或者维持政权的手段。”黄伟国说。

他质问港大校委会成员,“你的脑子在想什么?你们最终的决定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扯线公仔,或者是举手机器投票通过呢?”

香港大学已成过去式 只剩英文招牌

黄伟国表示,一年来,许多任职大专院校的学者,因学术自由与人身安全而离职,此前香港大学还无故解雇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已经是一个副教授或教授,基本上理论上是不可以辞退的,但是戴耀廷事件那些已经是破了例了。”

近来港大提出“3I”的口号:Internationalization(国际化)、Innovation(创意)、Impart(影响力)。他嘲讽地说“不如我重新诠释这3个I,国际化会不会像当年大学偷换概念,中国大学生是国际化的一个标志呢?当然这一部分已经有了。就是说香港大学没了,香港大学已成过去式了。坦白讲,你只是挂了一个所谓英文的招牌。”

今年2月离职的前香港大学副校长贺子森,近日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香港在国际化层面有所倒退,开始集中以本地及中国内地为中心;而香港人的英文能力亦有退步,是个中因素之一。

“他都已经讲得很坦白了,说香港已经不再是一个国际化的都会,已经不再是国际化,当然他美其名就是说香港人的英文不好,这个只是一个掩饰。”黄伟国表示,贺子森身处港大高层,已全然知悉周遭高层人士的背景身份。

在此情况下,黄伟国认为,贺子森此番谈话是在暗示,“当整个大学的决策高层都被中共赤化后,这间大学就已经完蛋了。我没办法,我不会去抵挡的,我也不会去维护学术自由的,那我就离开,找一份高薪厚职,继续发展事业。”

港八大学赤化分三类 教授与学生表达自由受威胁

黄伟国表示,香港港八大院校已遭赤化,他并以自身观察,将其归为三类。第一,直接由具有中国大学背景的人士充当校长,如理工大学与香港大学。第二,校长虽为香港本地人士,但其与中共有密切或见不得光的关系;第三,面对目前政治局势,态度完全软弱无能者。

敢言的黄伟国2018年2月无故收到浸会大学校方通知,其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一职不获续约。他说,人们总认为大学是一个很崇高的机构,在其中做学问的人品格很清高,但他发现,大学跟人身体里一样存在毒素。“就像我身体里面的毒素‘三高’一样,高脂肪、高胆固醇、高血压,原来在大学里面和外面的公司一样。”

他表示,大学可以利用所谓出版、著作、研究拨款进行政治或者是人事的控制。此外,也控制学生行为,“大学里面的民主墙,或者学生的活动等各方面,都受到很大的限制,甚至用学生的行为守则,把学生踢出学校,或者停课,来作为恐吓。”

他提醒港人留意,“八所大学的校长,有没有定期要去见中联办?甚至被迫要去见国安署?要他们落实在学校的那种政治控制呢?”

北京行 林郑难决定 冀望邀功揩油

此外,特首林郑月娥10月中旬宣布,于10月下旬前往北京与各部委开会,故而延迟施政报告,不过北京行终究未能成行,引发各界揣想后,林郑近日宣布,将于11月初与五名局长前往北京,并于回程前往粤港澳大湾区。

对此,黄伟国表示,“林郑月娥什么时候去北京也不是她决定”。五中全会召开之际,北京局势未明,虽仍由习近平操纵大局,而此时“林郑月娥不断向有关人士要求要访京,这样都要回应她的诉求,这样就招呼她上去。”

“会不会有一些很突破性或者实际的东西出台?”黄伟国说:“大家都不要想那么多了。”他说,去年6月以来,香港已被深圳蚕食,融入所谓大湾区概念,甚至有大湾区航空,号召欢迎香港年轻人回归大湾区怀抱等等,大陆股票也纷纷来香港上市。林郑去北京只不过是去邀功,“揩油说我有份参与成功争取。”

港“一国两制”没人信 大学科技白手套失效

不过,黄伟国认为,香港“一国两制”已不复存在,中共仍要挂上此招牌,但已无人相信了。中共利用香港大学当“白手套”偷取外国技术后,再透过某些合法或者是不道德的方式输入中国内地,已被全世界看穿,因此香港已失去吸引外资及国外技术的优势。

“如果香港连这两个这么重要的功能都真的没有了,那在这样的情况下,林郑月娥去深圳,那个情况只不过就是说,有人来了就招呼她一下,就来饮饮食食去参观。”

“关键是很可能希望去完之后,施政报告可以有功课做了,你知道的了,现在她被人罚重新做功课,而她的功课没有人要。”黄伟国说。

健康码可行性与私隐招疑 中共化的香港如何抗争?

此外,林郑目前仍强推强制检测与健康码。黄伟国表示,若香港未完全封关,禁止人流出入,“搞健康码其实就是假的。”

他还质疑,“(港府)拿了很多人的DNA,怎样去处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私隐问题;也没有人肯背书,究竟所谓的强行健康码,会不会是开始只局限一些高风险人士,例如长期病患者、老年人,一些居住在中国大陆的人、经常来香港的人等等。”

黄伟国认为,林郑在决策前,未经严谨思考与计划,“她下面那些部门,就要帮她收拾,说得粗俗点就是擦屁股。”“所以到底怎样实行、会不会有法律方面的私隐问题?会不会被人JR(Judicial Review司法复核)等各方面,其实她完全都不会去想的,她只是觉得摸石头过河,过了河做神仙就行了。”

他提醒,当香港法治已经沦落崩坏的情况下,如果港府推出破坏私隐、人权等方面的政策,“对付林郑月娥有很多招数”,其中之一港人可以“透过司法复核”。

因中共病毒及港版国安法,香港民主抗争陷入低潮。“2020年差不多两个月就结束了,但实际上整个运动,虽然在街上看不到很多抗争活动,但实际上在不同的平台里,大家其实在做着很多事情的。”他鼓励港人,“在一个很有限的空间里,大家都不要灰心,大家都有不同的方法、不同的平台,与政府继续不同的形式的抗争。”

受《珍言真语》之邀,黄伟国于每周二接受《珍言真语》专访,评析时事。

完整的访谈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港龙停飞 前空姐追忆香港价值
【珍言真语】袁弓夷:共产害西方 川普抽沼泽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珍言真语】程翔:五中全会前欲赴京 林郑自辱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重播】彭斯乔州“捍卫参院多数”集会演讲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美国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然退缩
【远见快评】乔治亚州视频爆猛料 巴尔被警告
【思想领袖】努涅斯议员:拜登假装赢得大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