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盗取空军战机 中美窃贼命运迥异

人气 2159

【大纪元2020年12月24日讯】大家好,我是《时事军事》节目主持人夏洛山。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美国大兵富特的故事,讲的是他怎样偷了一架飞机。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经历的一件事。今天就给大家讲讲这两个故事。

先说说我经历的那件事,开始之前咱们首先声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关联,我们隐去所有真实的时间、地点和人名,以及其中一些细节,用虚构的背景讲述这个真实的故事。

那年我被调往空军的一所飞行学院当教官。那是一个秋天,校园里到处是笔挺的白杨和金黄的树叶,建筑物之间有水泥甬道相连。我注意到,在宿舍附近的甬道上有一串篮球大小的深坑,每次走过这段路时都得小心避开,免得崴了脚。有一次不经意的问了一个同事这些坑是怎么回事,于是这位同事给我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刚刚进入航校的新学员在飞初级教练机阶段淘汰率是比较高的,能够进入高级教练机飞行的学员就是凤毛麟角了,当然还是要淘汰一批,但所占比例就比较少了。有一个名叫马健的学员已经在高教机上飞行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学员大队决定让他停飞,这也就意味着他有可能被淘汰。

当时的高级教练机是歼教-5,是从前苏联的米格-15喷气式战斗机改型设计的一种教练机。采用前后串座,前座是学员,后座是教官。飞机长11.5米,翼展9.6米,最快时速每小时1,050公里,航程1,230公里,装备1门23毫米口径航炮和500公斤炸弹。这门23炮是为了让学员学习空中射击专门保留的。推算当时这架飞机的价值大约五、六十万人民币吧。

马健被停飞后心里很郁闷,很快他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准备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强行独自驾机升空,展示他的飞行能力,以证明淘汰他是错的。

那是一个飞行日,马健穿上飞行服,来到停机坪直接走向飞机,当时地勤不知道他已停飞,还帮他挪动登机的梯子。飞机点火,开始滑行,直到飞机滑上跑道嘶叫着飞上天空,塔台上的人才意识到飞机被偷了。团长和大队长分别驾机紧急升空,想把马健的飞机压下来。校参谋长也急忙跑到塔台对他喊话,开始说好话,让他赶快下来什么都好商量。马健说,“你们不是说我不行吗?看我这个斤斗翻的怎么样?”立即完成了一个斤斗的飞行动作。“看我的横滚怎么样?看我的盘旋……”,看我这、看我那……随后他几乎做了所有训练科目规定的机动动作。

我想当时他应该非常清楚,这是他最后一次驾机飞行了,也就豁出去了,索性来个痛快。他将瞄准具对准校园内大约1.5米宽的水泥甬道,从空中看这段水泥路细如发丝,想击中它绝非易事,而且飞机还要做一个大角度的俯冲动作才能瞄准射击,非常危险。马健扣动了射击按钮,23炮在宿舍区的水泥甬道上留下了一串弹坑,其中一枚炮弹“脱靶”削掉了教学楼的一角,幸好是教练弹不会爆炸,否则动静就闹大了。当时校方已经在考虑要把他击落。规定的、没规定的动作都做完了,他也折腾够了,人也慢慢冷静下来了,他决定着陆。

他的飞机着陆后还没有停稳就被急速而来的大小车辆围住,他被从座舱里拽出来,首先伺候他的就是一顿拳脚。后来的事没有人说得清楚,据说校方希望把事情压下来,把马健按被开除军籍,押送回乡处理。大家知道,在中国,基本上这个人一生的前途就算葬送了,那个年代,可能连个像样的工作也难找到了,甚至会受到方方面面的歧视。但当时这对于马健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后来就再也没有人听说过他的任何音讯。

接下来,我们就说说同一时期美国小伙儿富特的故事。21岁的霍华德.富特(Howard Foote)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214中队(VMA-214)航空站的一名机械师,负责A4M天鹰战斗机的地面维护。该中队驻扎在亚利桑那州的尤马市。

当时,在富特的头脑里一直转悠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要花多少钱才能拥有一架天鹰式战斗机。我可以告诉您,当时,这架飞机价值1,800万美元,折算成今天的价值差不多是4,100万美元。

霍华德如果知道他要捅下这么大的娄子,那么恐怕他也要掂量掂量接下来要做的事了。不过他没有,很快他就实现了梦想,用自己的手段拥有了一架天鹰式战机,换一种说法就是偷了一架天鹰战机,并驾驶它飞上天空。

霍华德.富特从小酷爱飞行,希望成为战斗机飞行员。当时他已是滑翔机的飞行高手。就在他盗取天鹰战机几个月之前,富特结识了布卢默,一位海军陆战队的将军,也是滑翔机的爱好者。布卢默曾试图获得海军陆战队的批准去创造滑翔机飞行高度的纪录,但他未能获得批准,当然也没有得到创纪录所需要的飞行装备。他非常欣赏富特的飞行才华,于是他鼓励富特尝试去创造这项飞行高度的纪录。富特听从了布卢默的建议,在没有穿戴高空飞行服的情况下去冲击这项世界纪录。这次行动,使他在41,000英尺的高空引起了血管栓塞,也就是减压病。这次事故断送了富特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的理想。

由于这次事故造成的身体损伤,他被告知永远不能成为战斗机飞行员。这个消息对富特来说有如晴天霹雳。他想求助于布卢默将军,而布卢默恰在此时从负责人的职位上退休了。心灰意冷的富特决定不顾一切要驾驶自己心爱的战机再次升空,几天后他达到了目的。

当时,富特除了在滑翔机上的飞行时间外,还有大约100个小时的A-4天鹰模拟器训练时间。凭他对喷气式飞机的了解和他本身的飞行技能,他具有完成夜间飞行的能力,而不是纸上谈兵。

1986年7月4日凌晨,富特穿着飞行服,开着偷来的机场专用皮卡,来到海军陆战队214中队停放A-4M天鹰的机库。模拟器的训练使他对战机的启动程序了如指掌,很快就打开了战机的座舱,坐在驾驶椅上。座舱的舱门徐徐关闭,发动机点火,飞机开始向跑道上滑行。凌晨2:00,他缓缓地向前推动油门杆,飞机狂叫着开始加速、离地、升空。富特用极端的手段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A-4M天鹰是道格拉斯公司为美国海军研制的轻型喷射式战机,1954年首次飞行,在越战中曾扮演关键角色,目前在世界各地约有数百架还在服役。飞机长12.23米,翼展8.38米,采用涡轮喷气发动机,最大飞行速度每小时1,083公里。富特所驾驶的飞机由于副翼和起落架的问题正处于停飞状态,富特的行为其实是相当危险的。

富特驾驶着天鹰飞向圣克莱门特岛,在距离基地50多英里的太平洋上空盘旋,翻滚做出各种高速机动动作,大约45分钟后,他将机头对准了基地的跑道。这时,地面上的机组人员已经完全惊醒,跑道灯全部亮起,机场一片通明。富特放下起落架,经过5次尝试降落的通场飞行后,天鹰安全着陆。富特在离开驾驶舱后被拘留。

富特被起诉的罪名包括,未经许可挪用登机卡车,未经培训和批准私自驾驶军用飞机,无视飞机的机械状况等。这样的指控通常会被判处两年监禁,但4个月后,其中的一些指控被撤销,富特以海军陆战队员的身份荣誉退役。之所以减轻了刑罚,是考虑到,出事之前富特在海军陆战队没有任何不当行为纪录。此外布卢默将军的影响以及滑翔机事故对他的伤害很可能被纳入了量刑范围。

富特退役后,进入佛罗里达州代托纳比奇的安伯里.里德尔航空大学就职,成为一名航空工程师,并参与了许多航空项目,包括微波动力飞机等。他还在20多种不同的军用和民用飞机中担任试飞员,拥有多项航空设计和工程技术专利。皆大欢喜,对吧?

同样性质的两个事件在两个不同的社会制度下,处理的方式也是天差地别。美国的富特是被起诉,进入正常的司法程序,量刑也是根据实际情况出发,酌情减轻处罚。当事人富特并没有因为这次事件对其未来人生产生不利影响。而中国的马健的命运就截然不同了,显然被校方视为麻烦,处理他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撇清校方的责任,他被极不光彩的抛弃,他的人生可想而知。

时事军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V8J3zzkEXK8SJFR7Vg-9H1Ct0NU8Ay9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时事军事】高层频被斩首 伊朗成了软柿子
【军事热点】斩首伊朗核武之父细节曝光
【时事军事】三角洲部队 沉默中酝酿惊天行动
【军事热点】钓鱼岛冲突再起 日本暗示或开打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