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伍德森:信仰的力量提升社区

在长期与兢兢业业的基层领导人工作的过程中 学到了提升人和社区的原则

人气 892

【大纪元2020年12月24日讯】(英文大纪元CATHERINE YANG撰文/原泉编译)20世纪60年代,罗伯特‧伍德森(Robert Woodson,昵称鲍勃)是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Pasadena)的一名年轻的社会工作者,他目睹了一些没人告诉过他是可能的事。

一个年轻的前帮派成员已经完全改变了他的行为方式,他告诉伍德森,虽然他改变了自己的性格,但他仍然有黑帮的经历,看起来也像,这是使他在街头有优势的原因。他和其他几名前帮派成员参加了青年培养(youth outreach)项目,他们获得了需要的尊重,产生了影响而且是积极的影响。

伍德森说:“我看到这些年轻的帮派成员仍然能够引导那些处于困境中的同伴去追求和睦。”“我与他们密切合作了10周……他们的效果令我惊叹不已。”

“这是我作为一名年轻社工时的第一个启示,我在街上看到的与我在大学里学到的完全不同。我在大学里学到的关于人类变化、成长和发展的知识,与我在社会这个实验室里所学到的东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那里,被其他人放弃了的人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和救赎。”“我说,这里发生的事是我在课堂上学不到的。”

他发现自己在寻找其它能够带来转变和救赎的故事和疗法,他也看到了类似的原则。“在接下来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在反复验证这种方法。”

实施这些以成功为基础的区域方法是“伍德森中心”(Woodson Center)的工作基础。这个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最初名为“邻里企业中心”(Center for Neighborhood Enterprise),成立于1981年,旨在帮助地方组织增强能力,以帮助他们的社区,并通过一些举措改变人们的生活,例如帮助问题学校改善学生行为的“非暴力区”(Violence-Free Zones),以及使数千人具备改善自己社区的能力的培训。

这些政府和组织非常想帮助的社区,其实蕴含着巨大的未开发资源,但它们往往被忽视。伍德森成立该组织就是为了改变这种状况。

穷人的利益

20世纪60年代初,伍德森是民权运动的积极分子和组织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不抱幻想了。

“我在60年代早期领导示威游行,我们在制药公司外面抗议,当他们取消种族隔离时,雇用了9名黑人博士,当我们要求他们加入我们的运动时,他们说他们得到工作是因为他们有资格,而不是因为我们付出的牺牲。这种情况发生了几次。”伍德森说。

他一次又一次地发现,中产阶级民权运动领导人的利益与低收入群体的利益并不一致。更糟糕的是,这些领导人带来的政策胜利伤害了低收入群体,而中产阶级领导人和他们的家庭并不是他们政策后果的受害者。

“黑人社区在前进的道路上一直存在这种分歧,但中产阶级领导层的意志和愿望总是占上风,损害了低收入者的利益。”伍德森说。

例如,在1970年代的波士顿,有关取消种族隔离的辩论。低收入居民区说,他们希望当地学校得到加强,但民权领袖希望用校车接送,来消除学校的种族隔离,这就是他们得到的结果。

伍德森说:“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被校车从外学区、更好的黑人学校送到较差的白人学校。”但没有一个民权领袖的孩子在这样的校车上。

“他们一直困扰我的生活,因为很多中产阶级领导层主张的政策和方案,他们不必为此承担后果。就像左派说的‘削减警察经费’,他们不住在那些社区,他们住在安全有保障的社区。”

“这与穷人的利益无关,而是与为穷人提供服务的人的便利有关。”伍德森没看到有人代表低收入社区,也没看到公共政策领导人。

伍德森说:“左派利用低收入的人来推动他们的目标,但右派却忽视他们。”“左派和右派都在谈论穷人,好像他们没有代理,他们所做的或提出的一切都是从外部强加给穷人的。”

伍德森着手创建一个中介机构,将低收入领导人与更大的政策团体联系起来,他决定将自由市场经济原则应用于社会经济,来实现这一目标。

他说:“在市场经济中,我们关心的不是个人资历,而是(人们)的产出,但在社会经济中,我们很少关心结果,只关心投入,我们只关心那些为穷人服务的人的资历。”

“过去60年来一直是这样,精英主义多于种族主义,认为没有受过教育、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是愚蠢的,因此不能为自己作出明智的决定。这是左派和右派的普遍看法,所以穷人必须摆脱他们自己的困境。”

现状是,我们60年来的社会政策失败了,在穷人身上花了22万亿美元,却没有减少贫困。伍德森说,这不是因为我们不能解决这些问题,而是我们鼓励了不消除贫困。它已经成为一个行业,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为穷人服务的组织,而不是穷人自己。

“他们不问哪些问题可以解决,而是问哪些问题可以得到资助。”伍德森说道,“如果你现在的工作取决于有20个人依赖你和你提供的服务,如果有人离开你的照顾就意味着减少你的收入,你还有什么动力让他们独立?所以,不管你多么有同情心,你的战略利益与穷人的战略利益是不一致的。”

他笑着回忆起他在威斯康辛州的朋友,这位朋友目前正在建造一个小木屋。“他的电工是个酒鬼,他的木匠只有一条腿。但对他来说他们的价值在于他们的技能。”他说,“但是,如果我的朋友是一个残疾人主管,那么这两人对他的价值就是他们的残疾,只要他们保持残疾,他们对他的价值就会保持。因此,我们在消除贫困方面存在结构性障碍。”

伍德森将他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所学到的经验整理成一本新书,这些经验包括:透明、谦逊、可信、诚实等原则。(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港务局长

伍德森说,真正有效的反而是挖掘社区当地的资源。他进入社区,敲门询问人们在危机时向谁求助。

他说:“如果你假设一个社区缺乏任何资源,你永远不会问这些问题。”“你必须找到港务局长,那些了解他们社区的人。”

他借用了政治学家詹姆斯‧斯科特(James C. Scott)的《国家的视角》(Seeing Like a State)一书中的术语,该书描述了两种类型的知识:“知识”,即你可以在大学里学到的学术知识,以及“技能”,局部的、战术的、常识类型的知识。伍德森说:“这就好比,无论你是多么有学问的船长,当你到达港口时,你都需要将船只移交给掌握策略性知识的当地港务局局长。”

“他们了解所有人的性格,他们知道优势和危险,你必须去找到他们。但如果你不相信一个社区有能力或提升的潜力,你就永远不会去寻找它。”伍德森说,“如果你能超越病理学的迹象,进去寻找力量的迹象,你就会找到。”

他敲门,在短时间内,同样的名字会不断出现。很快,他手里就有了三个社会支柱的名字。然后他再和这三个人交谈,又会得到10个名字,然后是50个。这些人都是解决问题的人,都是管理社区道德中心的人,都是认识其他人的人。

伍德森写了整整一本书来介绍这些改变者是谁,他称他们为“约瑟夫斯”(Josephs),指《创世纪》(Genesis)中的约瑟夫,他被家人背叛,被卖为奴隶,受尽苦难,但并不为此苦恼。伍德森寻找那些不肯屈服于环境的人,那些可能已经屈服于环境,但因神的恩典而被救赎,成为社区的基层治疗者。

他说:“这两种类型的‘约瑟夫’有力地证明了改变和救赎是可能的。他们对社区是无价的,因为他们向周围的人表明,来自相同根源的成功是可能的。”

精神上的需求

伍德森补充说,从根本上讲,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经济问题,而是精神问题。

“我看到一些人,他们在物质上很富有,在精神上却很贫穷;我也看到了一些人,他们在物质上很贫穷,但在精神上很富有。”他说,“我也看到了精神上富有的人如何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变得成功。”

伍德森说,就像人们看到街道上的垃圾和小区破旧的建筑就会把它当成一个没有资源的社区一样,人们看到另一个社区的车道上停着的奔驰,就会误以为住在那里的人很富有。然而在一些看似富裕的社区,比如硅谷,青少年的自杀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6倍。

“为了获得现实感,你必须超越表面的东西。”他说,“有时候我们被外表蒙蔽了双眼,而没有花时间去看内在。”

伍德森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无数次看到灵魂治疗引导人们获得救赎,从几十年前他的一个好朋友帮助整个街头帮派改造开始。

2018年去世的莱昂‧沃特金斯(Leon Watkins)曾表示,许多年轻人看待帮派生活的方式与他们的信仰一样,如果你对他们的帮派生活不屑一顾,你将不会取得任何进展。许多帮派成员来自宗教家庭,因为他们看到人们说一套,做一套,就背离了他们生来就有的信仰,于是就寻找身份、社区,以及在其它地方提升地位的机会:帮派。

沃特金斯知道这些年轻人,其中许多人其实还是孩子,背负着深深的痛苦,但也埋藏着梦想。他知道与每个人沟通的方法是把他作为一个个体来对待,这样他就会“相信自己有未来,相信自己是有价值的”。

伍德森在几十年前就认识了沃特金斯,当时有一个帮派在沃特金斯的邻里搞恐吓活动,最后沃特金斯受够了,便张贴了通缉令,这使得那帮人四处找他。最后,他同意和他们见面。下午5点,在他家后面。他们同意了,当时两辆满载武装青年的卡车出现了。

“他说,‘我想和你们谈谈你们的生活。’”伍德森说,然后沃特金斯就坐在垃圾桶上听这个黑帮头目说了三个小时。

“第二天,他让这个头目参加了查经班,五天内,他让全部26名帮派成员参加了查经班。”伍德森说,“他把那个让社区惊恐不安的团伙,变成帮助重建社区的群体。我有机会亲眼见证这一切。”

伍德森、沃特金斯和其他从事这项工作的人,结交成终身朋友,建立起像家人一样的关系。伍德森说,有些人他从16岁就认识了,他们现在已经是五十多岁的祖父母了。

伍德森说:“因为我们所有人,当我们遇到这些年轻人时,我们说,如果你们献身于和睦,我们将献身于你们。”“我有25个年轻人,他们就像我家庭的延伸。”

“我想说,我最亲密的朋友80%都是前某某。”他笑着说,“他们的名字前面有字母,而不是后面。他们已经成了我的孩子。”

伍德森补充说,在他为低收入社区工作的岁月里,他只知道一起自杀。一个年轻人是这个组织的新成员,但两天后他离开了,后来开枪自杀。

伍德森立即从全国各地召集组织中的年轻人,参加了一个持续整个周末的紧急座谈会。

“主题是,‘当你的水井干涸时,你会做什么?’伍德森说,“我意识到,我必须以领导者的身份向他们灌输,并对他们说,你只要把自己也提上日程就可以了。”他组织的培训方式是,每个学员也都是老师,带着自己的故事来参加培训,伍德森说,他所学到的一切都是从他所服务的人那里学到的。

组里有一个年轻人是副牧师,他告诉组里的人,他一直忙于全国各地的旅行,有时回家停一下,只是为了换件衣服。后来有一天,他回家发现岳母的车停在外面,就知道出事了。他进去一看,发现妻子叫嚷着要离婚,要求他离开,否则她就带着孩子离开。

伍德森说,他回去后谦卑地请求妻子的原谅,但更重要的是,他改变了自己的日程安排。

伍德森说:“我已经数百次接受了这样的教训。”“我告诉人们,你给我看一个疲惫、沮丧的组织,我会给你看一个疲惫和沮丧的人,因为我们必须把我们做得好的事情交给人们,而不仅仅是我们不喜欢的事情。这是我对我的团体进行培训的另一部分。把那些有趣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做”

召唤

几十年来,伍德森与这些社区打交道,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并将其编撰成一本新书,名为“从这些最不重要的人身上学到的教训:伍德森原则”(Lessons From the Least of These: the Woodson Principles),将于本月出版。

伍德森的新书《从这些最不重要的人身上学到的教训:伍德森原则》将于本月出版。(Bombardier Books)

“这将引导人们了解自己,引导人们了解如何在不产生伤害的情况下伸出帮助之手。”伍德森说。这里面充满了他所见证的故事,核心是他认为我们需要的10条原则,如:透明、谦逊、可信、诚实等原则。

他补充说,退休在即,可能会在今年内退休。他期待着把组织交给更年轻的人,并指导他们,尽管退休并不意味着他将停止遵循几十年来指导他工作的原则。

“我告诉人们,你从职业生涯退休,你就终止了使命,那我就完了。”他笑着说。

尽管如此,他期待着有更多的时间去打高尔夫,或许还能去威尔士旅游。“我听威尔士音乐,我喜欢听风笛,这让我的妻子很抓狂。”他也收集威尔士音乐,他说他能说出所有风笛团的名字,很想有一天能有机会去威尔士看他们的演奏。

“我有幸参与这种交流,因为我接触过成百上千人的生活,他们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记。”他说,“我可以成为一个渠道。我就是提供服务的人。我没有野心,没有欲望,什么都没有。”

这是他全心全意推荐的一种生活方式。他说:“人们得到最好的治愈方法就是服务他人。”

原文Bob Woodson’s Legacy of Neighborhood Empowerm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敦煌寻梦】西方信仰与中原艺术的交融
公民记者张展狱中持续绝食抗争 靠信仰支撑
田云:各界民众华府挺川普 展示信仰与真相
《扶摇直上》影评:坚定的信仰 能让人克服苦难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