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红二代倒习第三波 中共内斗生变

人气 27933

【大纪元2020年03月27日讯】一篇直指习近平的匿名建议书经由红二代媒体人陈平转发后,备受关注。之前,另一个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志强在发布一封强烈批评中共与现领导人的文章后消失。据传已遭到抓捕。

另一方面,美国会周二(3月24日)引入两份议案,要求对中共处理疫情进行调查并索赔。另有3名美参议员已经致函川普总统,要求在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下成立专门部门对抗中共在疫情上的大外宣。本期节目聚焦疫情下中共政界及美中关系。

嘉宾:陈破空,唐靖远
主持:方菲

热点互动红二代倒习建议书已是第三波;中共党内斗争随时生变?台海异动频繁,要出事了?美国会要向中共索赔:有一个现成的办法!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3月25号星期三。近日,一封要求中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问题的匿名建议书,在网络热传,引发外界高度关注。而此前中国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因为发表一篇批评中共高层的文章而被消失,据传已经遭到抓捕。另一方面,美国国会周二(3/24),就是在昨天,引入两份议案,要求对中共处理中共病毒疫情的手法进行调查和索赔。

而三位美国参议员也已经致函川普总统,要求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下,建构一个特殊部门,专门反击中共在疫情上的大外宣。那么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一下,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的中共政局和中美关系。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破空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好,谢谢。好的那么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新闻短片。

(短片播放开始)

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上周末在微信群转发一篇没有署名的公开信,信中表示鉴于当前中共肺炎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建议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这封公开信对当局的执政提出了一系列质疑,首先针对外交方面,质疑当局在国际关系上四面树敌,恶化与美国的关系,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等政策,对中国是否有利。在经济方面,公开信则认为应该讨论国进民退,国家介入经济的程度,以及金融监管透明等问题。

而在政治方面,公开信提出,应该明确党大还是法大?宪法规定的各种权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司法是否应该独立等等。此外,公开信还提及了对台湾的关系,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以及在香港问题上,是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应该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等等。目前疫情当前,当局加紧了对网络言论的封锁,这样的文章能在审查极严的微信平台上流传,令人惊讶。

转发者陈平本身也属于红二代,目前旅居香港。“美国之音”23号的报导引述陈平的话说,他只是昨天在微信群中收到了这篇公开信,顺手转发,不知道作者是谁。但是陈平也表示,这份建议反映了当前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人士的想法。

(播放结束)

倒习建议书出现时机拿捏很准 党内第三波反习声浪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谈谈您的看法。好,唐靖远先生先请您来谈一谈,就是陈平转发的这封匿名的建议书,刚才新闻中也谈到了主要的内容,您怎么看这封建议书提到的一些内容以及它出现的时机?

唐靖远:首先,对这封信它其实出现的这个时机,我觉得他是经过一个精心挑选的。他拿捏得非常好,什么意思呢?我觉得至少他是看准了三个方面的时机。首先第一个就是这封信出现在中国大陆疫情整体上的确是出现了一个缓和,这么一个时候。

因为我们都知道在疫情在迅速爆发的上升,那个高峰期的时候,那个时候举国上下,他都需要有一个核心领导,渡过难关,共渡难关。所以在这个时候你要是提出来,我们要换人,或者是我们要怎么样,其实是不太合适的。

主持人:人们的心思也不在那儿。

唐靖远:对,心思不在那儿。现在整体上趋于缓和以后,其实整个整体的中共高层,他们现在至少他们是觉得初步渡过了一个难关,那么高层整体上他们已经腾出了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可以回过头来处理一些问题,这个是第一个时机。

那么第二个时机,就是我们看见国际社会上,现在由于中国大外宣,频繁这种甩锅啊、嫁祸啊等等这些行为,其实引发了一个后果,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在开始强烈地在反击中共。那么这个反击情况其实可能让党内的很多的反对派,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借此施加对习近平一个很大的压力。如果说他们做得好的话,真的可能就像这封信提到一样,那么甚至可以达成他们换人的目的,这个是第二个时机。

那么还有一个第三个时机,我觉得比较关键的,就是中共因为这次疫情的原因,导致中共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外交关系,这个国际环境其实是空前的恶化了,我们是看到了已经成为了一个事实。而本身就已经处在非常恶化、非常孤立的这样一个前提之下,我们看到北京当局还在尝试采取一个动作,就是不断地通过转嫁危机,通过甩锅、通过嫁祸,通过这种很好战的——包括什么派军机去绕台等等,在南海去挑衅啊等等,就是很多这样的动作,它带来一个巨大的威胁,就是很有可能会让整个局面失控。也许北京当局本意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转嫁国内的一个矛盾,但是如果说它一旦失控的话,会让整个中共高层跟随了它一块去陪葬。

那么这个动作它其实引发了党内的一个高度的警惕,所以我觉得它其实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出台的一个东西。

主持人:好的。那也请破空先生谈一谈,这封信自从被转发以来,一直没有人去认领,无人认领。那么很多人在想,这封信到底是谁写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另外,您觉得这封信它释放出什么样的讯息?

陈破空:关于这封信的来源为何,现在有各种说法。那么直观地说,可能就是作为红二代的陈平本人所写,然后转发出去。那么另外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副主席王岐山提议,说是王岐山的意思,提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解决习近平的去留问题。那么跟最近国家副主席跟主席之间的摊牌,这个大背景是吻合的。那么另一种,就是说既不是王岐山,或者也不是陈平,那么有人传给了陈平,陈平再转发出去,那就是体制内的其他人。

不管是反习阵营的其它派别的其他人,或者是政治老人中的一些人,都有可能。但是这封信的出处并不重要,但这封信的内容很重要,因为这实际上是第三波。实际上要回顾一下在2018年习近平操纵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他的威信权威从顶点跌落到低谷,可以说是名声一败涂地。表面上看到权势达到顶峰,但是由于倒行逆施,在党内被确定为是否定了改革开放的唯一政治成果——就是废除干部领导终身制,是恢复了领导干部终身制,或者是有这个迹象。

所以实际上他引起的不满不仅是民间,不仅是国际上的批评,更重要的是党内的不满。所以这封信实际上是第三波,因为最早在新疆的一个,大概叫界面新闻上,就要求召开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要求习近平辞职。那么在后来跟中美贸易战、中美谈判,习近平反复无常的时候,又出现了类似的信。那么这回是第三波,是在习近平一再失守,在新疆问题上失守,香港大抗争,经济大滑坡,美中贸易战,最后以致于中国大瘟疫。

这样的情况下,这个信就显的更有力度,而且代表了体制内的声音。表面上看说是换人,实际上这封信触及的面很广,触及到就是包括了党大还是法大,要不要言论自由这些问题。也就是不仅是换人的问题,还提到中共的方向性的问题,是不是要政治改革,顺应民心,走上一个宪政民主之路。所以操之过急的人就说仅仅是换人,实际上这封信大有深意,代表了中共不仅是权力斗争,还代表了路线斗争。

也就是说,中共到了这么一个历史关头,经过极左集团7年的执政之后,现在中共究竟是往回走还是往前走?往回走是文革老路,倒行逆施,往前走是顺应潮流,走向民主宪政之路。但这不只是中共的一个出路或者是一个道路,而且是间接地影响着整个国家的出路或者方向。

党内倒习势力对习近平有没有构成实质性威胁?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就这封信如果说它是倒习势力,不管是哪方面,它是这样一个最新的一次尝试的话,您觉得目前为止,党内的倒习势力对习近平有没有形成实质性的威胁?另外,破空先生提到说这封信的内容,如果这封信的矛头是指向更换习的话,那么更换的这样一个方式,它是否能够解决中共面临的危机?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问题,我觉得这封信其实它带来的,它至少说明党内很多人对习近平还是已经造成一定的威胁,这个是肯定的,但是这种威胁是有限的。我个人是这么来看,习近平现在他的处境其实某种程度上,他很类似于当年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的那个时候的处境。我们都知道当初举行七千人大会的时候,毛泽东也是因为搞大跃进,搞三面红旗,搞刮共产主义风啦等等,造成大批人的死亡,就是大饥荒。

所以其实那个七千人大会,说白了就是说针对着毛泽东出现了重大的执政的失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所以举行这个七千人大会,其实说白了是要追究毛泽东政治的责任。

那么现在习近平其实是很相似的一种状态,他在这个就是从贸易战到香港问题,再到这次对疫情错误的这种处置,那么导致疫情出现很严重的后果。而且,我们知道七千人大会的时候,其实刘少奇有公开说了一句话,第一个说这个饿死人、人相食要上史书的,要记入史书的。其实他的意思就是说你这个错误要被记录下来的。那么第二句话就是说,在过去要下罪己诏的。

其实我们看习近平现在的处境环境是非常相似,不是也有人在呼吁吗?说习近平你要下罪己诏,你要去做出一个检讨。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对习近平是有压力。但是反过来说,当初的七千人大会和现在也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当初那个七千人大会的时候,其实毛泽东他是有可以说是有一个差不多,和他分庭抗礼的对手就是刘少奇,因为刘少奇那个时候是国家主席嘛,毛泽东是党主席。

但是现在的习近平其实我们看到,党内至少还没有一个说是能够强而有力的人出来,可以跟他达到分庭抗礼的,挑战他的这样一个程度,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看这封信里面,它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就直接提出来,就是要由李克强、汪洋和王岐山三个人共同来主持政治局扩大会议,那么它为什么提出三个人而提不出一个人?我觉得它至少可能说明,首先这个倒习势力,反对派他们可能自己也没有能够达成一致。

第二个就是他们也没法推出一个就是能够有一定威望的,统一的一个强有力的人来代替习近平,所以暂时只能是一下子推出三个人来。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其实习近平就是对他的这种威胁的,我觉得是有限的。再加上就是军权,我们都知道中共其实就是靠着军权在生存的,谁掌握了军权,谁的位子基本就可以说是稳定的。所以对习近平我觉得他的军权还是比较牢固地掌握在手里的。只不过是党内这种威胁对他,我觉得可以说是,双方已经是非常深刻的,就是内斗加剧。它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第一个习近这一系列的失误操作失误,其实已经严重影响到党内权贵阶层他们的利益,尤其是这次瘟疫大爆发以后,不光是瘟疫本身对中国经济造成打击,现在瘟疫发展到了海外,国际社会受到打击之后,很多大量的订单取消,其实回过头来又对中国的经济造成二次打击,这已经严重影响到很多权贵阶层的利益,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人他们都是从文革走过来的,所以习近平现在他这种就是不断地在个人崇拜在膨胀,很多人都担忧这个文革重来,所以这个是他们觉得需要联起手来对习近平,至少形成一种牵制最主要的原因。

习王已走向对立?中共党内斗争随时会出现变数

主持人:是,破空先生一个也请您谈一谈,您觉得现在的这个党内的斗争,对习近平有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威胁。另外一个就是你刚刚有提到这个王岐山和习近平是不是翻脸的问题,我们看到之前任志强的一封信之后,他人就消失了,是不是在这个问题上,习王的关系已经不再了呢?

陈破空:对,先谈这个习王关系,我以前就说过习近平第一个五年是习王体制,是习近平王岐山体制,那个时候他们是合作关系,总书记跟中纪委联手反腐来巩固习近平的的权力。那么第二个五年是习王体制是另一个王,代替了王岐山,是习近平王沪宁体制,是急遽地走极左道路,急遽地后退,以这个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为标志,那么还有国进民退等等。

那么王岐山、习近平本来给人的感觉是铁哥们,但是这次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首先看一些表面上的迹象,不仅是习近平怂恿海南政府在2月底以政府的名义收购了海航公司,之前是拯救的名义,而海航公司是王岐山的经济权力基础,这是经济上对王岐山的打击。

那么在政治上,在2月23号召开一个17万人的官员大会,居然中共高层都出席,全国各地17万官员,但就唯独没有出现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就是王岐山被排除在外。后来知道消息(王岐山)被排除是因为在疫情爆发之后,党内都觉得习近平失职,要成立中央疫情小组组长的时候,都觉得当年的抗SARS工程,救火队王岐山最胜任,因此各派都推王岐山出来主政,但是习近平却犯了皇帝心里面那个小九九,就是功高盖主、功高震主,卧塌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对于王岐山产生了戒心,那么坚决不同意王岐山出任这个职务,那么这是体制内的说法,最后的折衷方案是总理李克强出任了疫情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被靠了边站,等于王岐山的经验就派不上用场,加上国家副主席没有实权。

再一个对王岐山打击最明显的是,对王岐山人马的直接打击,首先在湖北撤换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而蒋超良是王岐山的子弟兵的子弟兵,心腹的心腹,从金融系统在北京当各种银行行长就跟随王岐山,王岐山在1997年在广东处理金融危机的时候,王岐山是组长,蒋超良是副组长是他直接下手,王岐山的人马被习近平拿掉,而习近平是用习家军上海市长应勇去取而代之,这就把这个习近平对王岐山政治上的排斥可以说是昭然若揭。

再加上任志强红二代太子党人物,原先这个地产大亨任志强再次出来发炮,重轰习近平,说“即便是剥光了衣服,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痛批习近平。那么他在以前多次炮轰,但是因为王歧山的关系而被保了下来,但这次任志强却被秘密抓捕关在北京郊区蟒山的一个所谓北京市纪委的拘留所。这显示习近平跟王岐山是正式摊牌了,而且散发出谁也“不要打听、不要插手、不要干涉办案”,实际上就是指向了王岐山。所有迹象都显示王岐山跟习近平走到了对立面,也就是说反习阵营的主力除了团派之外、太子党红二代之外,还加入了国家副主席;政治老人的开明派也是反习势力,就包括了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李瑞环,开明派;而江派因为江老迈已经不起作用,江派残余恐怕分裂了,一部分支持习近平,一部分反习近平,这个江派也是边缘化的一个势力,真正的力量所以在这边。

再回头来说,究竟有没有力量扳倒习近平,既不能低估也不能高估。我在多个场合说过不能低估习近平,是因为他上台主要是抓军权抓武警的权力,抓了一些笔杆子,王沪宁成为他的铁搭档,把笔杆子控在手上。但是也不要高估习近平,他绝对比不上毛泽东的权威,也比不上邓小平的权威,毛泽东虽然在七千人大会上受到了挫折,但是毛泽东毕竟是开国之君打下一个政权建立一个政权,他有在党内压倒一切的威望,再有他在七千人大会上有公开认错,说自己犯了错自己要担首要的责任,作为党主席是首要负责,而且说自己犯了很多蠢事、不懂客观规律,公开认错而且最后他说了一句话,听不同、批评的意见天不会掉下来,如果不听不认错有可能就自己下台。

但习近平跟毛泽东态度相反,第一个没有毛泽东的威望又坚持不认错,不改进,还为自己反复地辩护,还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似乎另一句台词是伟大光荣正确。再一个他的权威也比不上邓小平,邓小平可以在全会中就可以换常委甚至换总书记,垂帘听政都不用等到党代会,但是习近平根本拿不下任何的人,所以简单说在中共高层虽然习近平掌握军权、武警权力,但是军权派不上用途,因为那是做国防用,在党内高层斗争中,除非政变几乎派不上用场,而武警和特务体系可以派上用场,就国内维稳还有对高层的监控。

但是真正的斗争在书记处、国务院之间,因为军委平时不开会,人大政协也不开会,那就是书记处由王沪宁掌控,书记处常务处是导向习近平,那国务院由李克强掌控,这两大行政机构日常的碰撞,这个就不举例了,无数的双方的发言都是格格不入的。再一个就是另外几大班子,除了书记处在习近平掌控之下,中办在他掌控之下以外,人大在习近平的掌控之下——栗战书,但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的其它几个部门,国务院李克强,政协是汪洋还有团派。

另外中纪委,中纪委是个刀靶子是非常有利的强力部门,是掌握在赵乐际头上,赵乐际手上,是各派公认的一个平衡的人物,不属于任何各派,而习近平跟赵乐际处于尖锐的斗争状态,以致于在陕西把赵乐际的旧部拉下来,针对赵乐际。

也就是说中央部门至少有三个部门是处在习近平的对立面,如果通过中央内部的权力斗争,不动用军队和武警的话,也就是说不发生政变的情况下,习近平不见得有胜算,也就说,可以看到一个基本的总结,习近平、习家军和习阵营,他的声望和权势走下坡路,而反习阵营经过重组调配之后,整体的力量走上坡路。

中共本身就是危机根源 换人就是换汤不换药

主持人:好的。其实中共内斗的迹象时不时地浮出表面,也可能这个势力的均衡随时会出现变数。我想请唐靖远先生补充一下,有关习王翻脸这个事情,您有什么样补充?另外,我有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二人到此时分歧如此之大?还有刚才提到的有关公开信的提议,讨论习近平问题这样的,如果真的讨论之后,就算照建议书所说的换了人,能够在做法上做一些调整,能不能够真正帮助中共缓和危机呢?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我比较赞同刚才陈先生所提到的,王岐山和习近平他们之间这个状态问题,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分歧,现在应该可以说是非常明显的。就像刚才我们已经提到这一点,这份公开信里面明确地提出来有三个人,李克强、王岐山和汪洋三个人来主持这次会议,其实这个我觉得已经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证据,或者说他释放出来一个讯号,这三个人一定是跟习近平有非常重大的分歧,他才会把他们专门提出来、要求他们来主持会议,来追究习近平的责任。如果王岐山还是跟以前在反腐,就是习近平刚刚上台那个时期,曾经有过一句话,叫做习王体制,意思就是说习王他们的关系非常铁,如果他们还是那样的一种关系的话,我觉得这封信不会这么提出来的。

当然,中共高层很多讯息不透明,虽然我们不清楚王岐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习近平有了分歧,甚至走到今天这样的,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甚至是对立的程度,我们是不清楚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结论基本上是比较肯定的。第二点,对于王岐山和习近平,我觉得可能最大的分歧来源就是在于,对于执政布线的方式上面,我们知道其实王岐山从某种程度上讲,相对来说,尤其是王岐山本人的成长,他是从朱镕基那个年代,王岐山真正的仕途的提升,很大程度是靠朱镕基,所以他是在经济层面上比较走市场化的路线,这个和习近平现在所有的做法……其实习近平现在经济层面所有的做法,基本上是在全盘否定当年朱镕基的路线,所以从这点上,我觉得可能是他们之间,在经济路线的最大的分歧,因为经济路线基本上是决定了中共执政的所谓的合法性。

中共自己也是这样定位的,就是经济来决定一切,它知道它在政治体制上其实它是没法去做什么改动的,它唯一能够巩固它的地位、巩固它的合法性,就是靠所谓的经济成果。实际的结果我们已经看到,尤其是从贸易战开始以来,本来王岐山其实可以说是对美国在金融经济这方面,是有非常深刻的了解,他也有很多人脉的关系,但是在整个习近平和川普打贸易战的期间,我们看见王岐山基本也是没有任何声音,他是靠边站的,偶尔出来象征性地说两句话,然后很快的就消失掉了。

我们完全可以看出来,习近平在整个贸易战的应对上,他完全没有采纳王岐山的策略,所以这个我觉得可能是造成二者的最大的分歧的原因。最后一个问题,您刚才提到的,如果即使换人,倡议书真的能够达成那样的目的,他能不能够真的带来一个改变,我个人是不乐观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这个体制是造成今天所有这一切恶果的最大的、最根本的原因,而这封信照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它其实并没有说真正的要想出动到体制上面的改革,它其实只不过是,很大程度上是在呼吁回到邓小平路线,所以它里面提到了,它里面不是罗列了很多罪状吗?说习近平抛弃了韬光养晦、搞国进民退、搞极左,就是仿效毛泽东路线等等,它罗列了他很多的罪状,其实基本上都是在指责他背离了邓小平当年指定的路线。

所以其实照我个人的一点猜测,我觉得这封信更可能是出自于邓小平这一派,或者是支持邓小平这一派的太子党、红二代他们这个势力之手,应该是这么一种情况。邓小平路线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他其实并不是要反党的,并不是真的要搞体制改革的,其实他的终极目的一样是要保党的,他的终极目的其实和习近平其实没有二致,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是一个主张采取阴柔的、低调的手段,而习近平采取一种高歌猛进的战狼式的手段,当然从策略上讲,可以说显得非常的鲁莽。它只不过是在具体手段和方法上面的区别,但是它的本质其实是没有变的。

在我个人看来,如果真的即使达成了换人,也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这个体制如果不能得到一个彻底的解体、彻底的改变和更换的话,再换多少人……只不过是毛泽东下去了,换了邓小平,结果邓小平上来最后又出了一个习近平,你再把习近平换下去可能来一个翻版的邓小平,这种游戏它会不断地再继续循环下去,其实对中国人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台海异动频繁 美罕见试射导弹 要出事了?

主持人:像破空先生说的,只是党内的路线之争而已。破空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下,因为我们看到中共党内暗潮汹涌,对于疫情还非常不明朗的时候,在台海的地区又出现很多异动,最近台湾方面指责中共说五度军机绕台,之后美国方面又试射导弹也是非常罕见,现在中共好像在做国防动员潜力统计,所以网民开始热议说难道要开战了吗?您怎么看台海地区的异动,您觉得中共真的会铤而走险或者制造事端吗?

陈破空:中共作为一党专政的政权,越是内部有危机越是要对外去找事,想转移目标,这是它一贯的做法。这次大瘟疫应该说是这么严重,不仅在武汉湖北大爆发,而且蔓延到全国各地,应该说作为一个政府当务之急是全力以赴地去救疫情、治病救人、人命关天,从瘟疫中摆脱出来,结果中共当局不是。反而是从1月份、2月份、3月份,五次派军机去骚扰和威胁台湾,1月份一次、2月份三次、3月份又一次,总共5次。

而且到3月份这一次更加是夜间去袭台,我怀疑它在骚扰台湾的同时,有可能投毒,就跟它在世界上到处有意无意投毒一样,有可能在台湾采取某种投毒的一些战术。甚至在金门发现了,罕见地发现了几十年没出现的情景,所谓中国大陆的渔船去撞台湾的巡逻船,很罕见。这个撞击绝对不是一般的渔民,是中共的所谓民兵或者是特工,是一个试风向,它们以前对越南和菲律宾一样,但是这一次撞击有可能跟投毒行为有关,因为它们想向台湾投毒,对台湾也是羡慕、忌妒、恨,看台湾防疫成功,是最成功的这么一个社会和国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和台湾都采取了反制,这个冲突不仅仅是台海之间,是两岸之间,而且最重要的是中美之间。因为中美之间,显然是中共制造了病毒,并且隐瞒这个病毒,最后又想甩锅。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甩锅,向民间甩锅,向动物甩锅,最后干脆向外国甩锅,想把水搅混,干脆向美国甩锅。所以这个时候美国可以说是非常的愤怒,这种愤怒就表现在军事上的布署。

从2月到3月,尤其是3月中旬以来,美国在南海、台海、东海都采取了大规模的军事举动,现在中共的媒体都不报。它报导的是说,美国双航母到伊朗。其实美国三大主力舰队集结于南海的时候,中共根本不报导,只在新浪网、军事网上有边边角角报导,中共的主流媒体都不予报导,因为对它来说很丢面子的事情。就是美国在罗斯福航空母舰打击群,还有美利坚远征打击群,还有一个就是海军陆战队第31远征打击部队,三大主力在3月18号会集南海,展开实弹演练,最大规模的实弹演练,就是震慑中共。

另外每一次中共派飞机去绕台,美国的军机都做出了相应的反制,它的轰炸机或者是电子侦察机还有加油机,共同分析,要么在台海,要么在南海对中共反制。而三大主力部队在演练的时候,在最近第七舰队公布,还发射首次在南海发射了导弹,就是伯克级的贝瑞舰巡航舰发射了一枚导弹,这是美国首次在南海发射实射导弹,这个导弹的方向没有具体的指名,但显然是指向中国内陆。

而且就在3月10日,习近平到武汉假装视察那一天,美国还有军舰,强大的军舰出现在南海西沙群岛,当时中共的一些媒体说,是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说是以假装迷路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跟习近平在武汉的举动是否有关,也可能相关。另外就在几天之后,在东海也首次出现美国的另一艘战舰。美国在日本驻守的战舰第一次的外出军事行动,就是到距舟山群岛180公里的地方。可以看到美军在南海、台海、东海三个方向对中共发起了战略的包围,和战略的示警。

那么双方都可能有打仗的准备,美国要打仗是因为要惩罚中共这次向全世界投毒,祸害了中国还祸害了全世界,祸害了各国国民。中共想打仗是想转移国内的视线,官民之间的冲突,人民对政权的痛恨。但是中共如果要打仗,不管是挑起台海战争,还是挑起南海的冲突。我想美国在这个时候做好了给中共毁灭性打击的准备。所以整个军事冲突的背景,恐怕跟这次大瘟疫有关。美国在密切地研究,这个大瘟疫究竟是中共有意还是无意地泄漏了生化武器。如果是无意的造成了损害要索赔,有意的有可能要以军事手段对中共进行教训和打击。

主持人:好的,靖远先生?

唐靖远:我想补充一点,刚才陈先生讲到这个问题,提醒了我一下。我想起一个问题,美军过去都是在南海巡防的时候,因为它觉得南海是国际水域,所以它都是开近到中共在南海的一些岛屿的12海里的范围之内。但是这一次有一点特殊,美国的军舰是开到西沙群岛的一个岛礁的12海里的范围之内。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知道南沙群岛过去一直是有争议的,因为包括美国其实一直都坚持说南沙群岛是国际水域,也就是不承认你有这个主权的问题。但是西沙不一样,我们知道当初西沙群岛,中共是跟越南发生这个海战以后,从越南的手上把它这个夺回来的。所以其实很多年以来,尤其是中美建交以后一直到近期,美国接近40年的时间,其实美国的军舰基本上从来都没有进入到过西沙群岛的那个12海里的那个范围之内去。

也就是说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美国其实一直对中共就是对西沙群岛的宣称的这个主权是采取了一种默认的态度。但是这一次美国的军舰没有去南沙群岛,而是开进到了西沙群岛。其实它释放出来一个非常敏感的信息,就是这一次这是中共这种非常恶劣的嫁祸行为,它已经激怒了美国。美国现在不但不承认就是你在南沙群岛的主权,连西沙群岛的主权我都一概不承认。

主持人:或者它就是警告中共,有种警告的意味。

唐靖远:这个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强烈警告的信号。所以这个对中共来说,其实是有一点,我觉得它其实是有一点“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这样的一个结果。就是反倒自己还多的都会赔出去了,这个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这次,就是我非常赞同陈先生刚才一个判断,中共这一次为什么要去主动地挑衅美国是吧?这个是很反常的。

主持人:台湾。

唐靖远:对,包括台湾。正常情况下你一个国家刚刚才发生一场大瘟疫,其实应该是要在周边对外要去息事宁人,你集中起来先解决自己内部的问题,这才是一种正常状态。但是现在它是反过来的,不断地到外面去进行挑衅到周边。那么的确它是有这样一个动机,就是它只能说明它内部的矛盾已经极其尖锐,所以它得不采取这种哪怕它知道饮鸩止渴,它也要到外部去就是挑事,然后拿把这个矛盾转移到这外部去,但是这样一来我觉得带了一个问题。就是大家都很关心会不会真的双方爆发一场恶战。

主持人:擦枪走火。

唐靖远:真的擦枪走火,真的爆发一次冲突,或者真的是爆发战争的等等,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因为它和这一次的瘟疫的特性有关系,我们都知道就是如果说历史上来我们看有这样的先例,国内由于经济危机,或有其它的什么危机,为了转嫁矛盾,我就对外去挑起一场战争,这是有可能的,也有这样的历史先例。但是这一次这个瘟疫不一样,因为瘟疫本身它其实就是要隔离。你要想扛过这场危机,是要求对人要进行严格的隔离的,人群是不能够聚集的。但是如果说你真的要发动战争,它却恰恰相反,战争是要求人群要大规模地集结的,这个是战争所必须具备的条件。

而且我们看的历史上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这个西班牙大流感的流行。正好是在战争期间爆发了西班牙流感这个大流行,最终的结果恰恰就是西班牙流感的大流行,其实加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因为大家都……首先这个,因为瘟疫的流行本身就严重地摧毁了这个国家的国力。对人员啊!对物资等等,都是大量地消耗。同时呢也是因为这个瘟疫问题本身,它必然地让人,就是你不能够再大量地聚集人员。所以呢其实无形中,其实加快它对战争其实无形中起到一种抑制作用。所以我觉得爆发热战的这种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不过我觉得中共反过来说,它很有可能会利用这种情况来制造一些热点,这是不排除的。因为中共它们会就是精确地来操控这种这个程度,掌控这个程度。它挑起一些热点,甚至不排除像当年南海撞击事件是一样的。就是它避免发生和这些大国,尤其是美国这样的大国去发生直接的冲突,但是它可能会挑起一些事件,然后通过文宣系统的这种渲染来煽动起这种民族主义。把这个国内的矛盾的焦点,它只要达到转移焦点的这样目的就好了。但是它同时又尽量地保持住,控制住整个势态不至于彻底的恶化,我觉得这是它很可能会去做的事情。

美国会引入议案要向中共索赔;有一个现成的办法!

主持人:一贯手法。好的还有一点时间我想问一下破空先生。因为刚才唐靖远先生也提到,中共最近一段时间对外的这种扩张和咄咄逼人的姿态,确实好像激怒了美国。我们看到就在昨天国会有二个议案,一个是参议院,一个是众议院,它都是要求对中共在处理疫情上的手法上进行调查,并且索赔。那另外一个就有三位美国的参议员已经致函川普总统,说要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下构建一个特别的机构,专门针对中共在疫情上的大外宣的宣传战,您怎么看美国议员的这些举动?它有多大的份量,及它可能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陈破空:昨天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参议院提出来两个决议案是有重大的推动。也就是说美国的索赔行动从民间,走向了官方。因为之前我们大家知道在佛罗理达州已经有民间团体委托律师对中共当局进行起诉。起诉要求赔偿佛罗理达州人命和财产损失,由于中共病毒或者是武汉肺炎。另外前几天在德克萨斯州前检察官克莱曼也组织了庞大的起诉团,包括自由观察、包括德克萨斯的美国大企业,组成对中共指名道姓的诉讼,递交到联邦法院、在德州的联邦法院。它诉讼的对象直指中共当局,还有中共的军方,还有中共武汉病毒实验室,以及操纵生化武器的少将陈薇,还有主导人工病毒研究的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研究员石正丽等人。而且明确提出他们给美国造成了伤害和应该要赔偿,而且提出来的金额很明确二十万亿美金。

主持人:是。

陈破空:到昨天就上升到了官方层面。众议院议员伊利思‧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和参议院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先后在众议院和参议院提出了决议案,要求中共对美国赔偿。因为美国现在朝野都意识到,中共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实际上相当于是一场对全世界的生化战。这场生化战袭击了不仅仅是中国人民,袭击了整个世界。那么现在至少有144个国家遭到了中共生化武器的袭击。我说了,不管它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是无意的泄漏还是有意的攻击,这个攻击给美国和世界各国造成的损失,经评估已经超过了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以及911恐怖攻击给美国和其它各国造成的损失。尤其是经济损失、停工停产、居家隔离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昨天两位议员提出的决议案,其中包括量化赔偿,就是量化造成的损失要做出赔偿。而且提出不仅仅是对美国的赔偿,要中共对各国做出赔偿。

因为这个联合国有第七条有相关的条文提到这个。另外联合国的国际法第三十一款提到,如果一个国家有不法行为,给国际社会造成损失,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要做出国家级赔偿。所以有国际法可依,有联合国宪章可依。所以目前是决议案,如果有一天上升到法案,并请总统签署成法案的时候,就成了中美之间政府与政府之间的交涉。而且众议院议员伊利思‧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提出了具体的方案,要扣下中共购买的美国国债,作为抵押来赔偿美国。美国现在造成的损失远不止在美国的1.1万亿的国债。

所以我提了一个方案,就是美国和西方国家要扣押中共高层贪官污吏他们透过家属子女转移的大量的财产,在海外的资产,包括在瑞士银行的存款。扣押这些赃款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中共的不义之财。一方面是对中共统治集团的一个打击,另一方对中国人民也是一个极大的提醒和振奋。知道他们面对的不仅是一个专政的政权,而且是一个腐败的政权。有利于凝聚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同仇敌忾推翻这个一党专政的这个信心和决心。

主持人:您这个非常有创意性,确实中共权贵在海外有天价的资产。所以请唐靖远先生谈一谈,您怎么看这个美国的议员在政府层面现在开始进行的反击?另外就是说在中共向全世界到处甩锅之前,它难道没有想到这样的后果吗?

唐靖远:首先,先说这次这个法案的通过,它至少表现出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它是通过法案形式把它规定下来。如果这个法案通过,不管这个换谁来当总统,他都必须要去执行的。那么而且我们看到这个法案,刚才陈先生已经有提到了,它是涉及了几个途径是吧!扣押中共的国债,然后增加关税,甚至班农还直接提出来,可以考虑让这些大公司去直接去起诉这个中共。其实你会发现它这三个方面,它都涉及非常关键的问题,什么意思呢?你如果真是扣押中共购买的美国国债,他其实相当于就直接发动金融战。

主持人:没错。

唐靖远:中共它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么这个是第一。第二个如果说是你要对它提高这个关税,而且大幅度地提高关税。其实这个意谓着贸易战重新开战。那么大幅度提高关税带来的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大批的这个产业链它会进一步地加速脱离中国。包括这个这些大公司,如果说它真的凡是接受了联邦政府的这个资金的这个援助的这些大公司,像是波音等等这些公司,如果说它们都要去起诉中共的话,只会造成一个结果。就是美国所有这些大公司,它们基本都自动切断了向中共去输入、输出这个资金和技术的这个通道。

主持人:是。

唐靖远:所以他带了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就是说明美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要和中共全面地脱钩。在经济领域、在技术领域、在这个就是包括生产的生产量、在制造业,在很多方面他已经做好准备。此前美国可能还有一些这个犹豫,要是全面脱钩可能会带来很大的震动。但是这一次我觉得可以看到美国是应该是拿出了这样一个决心。包括就是那个NSC国家安全委员会,它有连续表态。还有我们看见它甚至有人提建议,说要求NSC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

主持人:下属的机构。

唐靖远:来应对就是中共的大外宣。这个也是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因为这个NSC它本身就是为了应对当年苏联在冷战时期才成立的。而且这个NSC在历史上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这几家官方很有限的新闻机构,美国之音啊!自由亚洲啊!曾经还有那个自由欧洲等等这些新闻机构,就是在NSC的这个支持之下成立起来的。

主持人:当初就是NSC支持成立的。

唐靖远:当初就是为了应对苏联这个对手,所以我觉得它其实释放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就是现在的美国已经全面做好了要和中共进行这个冷战的一个准备,而且是已经正式地把中共视为和苏联一样的对手来对待。

主持人:我们看到中共的大外宣策略这二天好像有所转向,您怎么看?难道它之前没有考虑到会有这样强硬的反击吗?

唐靖远:我觉得中共它们其实一直在玩一个游戏,就是“硬的一手,软的一手”。那么如果说它现在开始转向了,慢慢开始又放缓和了,我觉得其实这不代表它的大外宣的策略会转变的。它一直都是“硬一手,软一手”。

主持人:同时进行。

唐靖远:同时进行,然后来对美国实行一个全方位的欺骗。

主持人:好的,好的,非常感谢,我们也感谢破空先生跟我们连线。那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新唐人《热点互动》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大国战疫》给世界提供什么?
【热点互动】陆媒重磅报导 延续甩锅大战?
【热点互动】新冠病人肺移植 为权贵做实验?
【热点互动】病源不来自中国?中共甩锅3部曲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遭美重击北京狂扰台海 美军重返台?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拍案惊奇】华为境遇成中共心病 破译习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