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邝士山:大陆八小时建山寨熔喷布厂

人气 2365

【大纪元2020年04月1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香港化学教父”前香港中文大学讲师邝士山(Dr. K Kwong),在反送中期间为大众讲解催泪弹的危害;疫情延烧时刻,他则无偿为民众、厂商把关口罩品质。《珍言真语》邀访下,他畅谈大陆8小时建熔喷布制造厂、厂商出货前调换劣质口罩等等乱象。直言不讳的他,也鼓励受限于香港政治氛围而沉默的学者专家,“永远记得想说出真理的人,不只你一人,你并不孤单。”

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席卷全球,各国纷纷出现口罩荒。防疫口罩里用来阻挡病毒跟细菌的“熔喷布”,因此成为抢手货,生产与供应乱象丛生。邝士山表示,目前熔喷布价格昂贵,一吨品质优良的熔喷布要价80万人民币,不过连他都买不到。

他表示,今年2月以来,出现制作熔喷布的热潮。在大陆8个小时就能搭建起一家熔喷布厂。而这些山寨工厂购买低价的熔喷布机器,采用不合格的熔喷布原料,产出的熔喷布品质低劣,出现洞孔。“劣质熔喷布一样有销路,因为它的名字叫做‘熔喷布’。”他说,目前香港的口罩约六成的熔喷布有肉眼难以辨识的洞孔。

他说,合格的熔喷布原料“PP”价格昂贵,与不合格的PP价差三倍。他教导厂商以手触摸熔喷布,若感到静电、会粘手即为合格。据他所知,目前香港已有两家熔喷布工厂,7月将再有一家投入生产。

义务为个人、组织以及厂商把关口罩品质的过程中,邝士山发现,洽谈时大陆厂商提供合格样品,但他在生产期间抽查却又发现不合格率高达七八成。也有厂商拒绝接受出货时安排随员监看,“知道你今天会来检查,我全条生产线上都是好的(货),但是到我运货上来时可能(质量)就不是了。”

“所以在大陆做生意,很难搞的。在中国大陆,好的东西价钱高,不一定好;但便宜的一定是差的。”邝士山说。

本身支持反送中的邝士山属“黄”,不过他无偿提供协助却不分黄蓝,“抗疫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我们人类要United(团结),是我们全人类对抗同一个任务、同一个目标,控制这个病毒。”

他还将自己设计的“Hong Kong Mask”分享到国外,见到西方人改变观念接受口罩,进而降低感染率,“我觉得很欣慰,有的国家很早期跟着我们戴口罩,结果感染率很低,那个国家就是捷克。”

在中共严控下,香港的言论与学术自由备受威胁,邝士山有话直说,备受敬重,不过也引来不同意见的声音,个性直爽的他强调自己“尊重科学家的角度,有一句就说一句,未必每个人都喜欢听,未必个个都与我一样的想法。”

曾有专家、邝士山的学生对他说,因担心工作不保以及上层的压力,只能噤声,“如果我们讲了会被上面骂,说我们散播谣言,制造恐慌。”

邝士山说,要永远记得想说出真理的人不止你一人,“You are not alone(你并不孤单),有第一个人站出来说以后,其他人就会跟着站出说。”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好口罩熔喷布价格跳升 市面60%有孔

记者:很多想做口罩的人都经过我们征求你的意见这样,最近多了很多查询?

邝士山:是啊,因为他们买不到好的熔喷布。其实我也买不到,价钱很贵,好的熔喷布今天一吨要80万元人民币,贵了很多。上次是70万元、60万元一吨。

记者:现在香港其实不缺口罩的?

邝士山:是啊。不缺,但问题是有没有信心使用。

记者:怎样分辨口罩是信得过呢?

邝士山:简单来说,我们现在买3个口罩,有2个熔喷布是有问题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现在买的口罩都是2月底才开始做的。由2月底开始,中国大陆来了一个做熔喷布的热潮,买一台造熔喷布的机器,只是30万到40万元人民币,但做出来的熔喷布是劣质的。但劣质熔喷布一样有销路,因为它的名字叫做“熔喷布”。做出来的口罩有很多孔,但劣质的熔喷布一样有市场的原因是人们不懂分辨。但现在开始人们要求高了,简单来说如果按照我的标准,不用测试也好,在网上也好,在街上买也好,我想应该有六成左右,都是有孔的,那就麻烦了。

记者:早前旺角区议员召开记者招待会说3.31被捕的市民揭发,原来是警方给他们的口罩。

邝士山:警方是不是有些骗人呢?没有理由用纸的,那是理发的师傅用的,不应该这样给市民用。扯了市民的口罩,这样剥夺了市民的生存权利。我的口罩是保护我自己不被人传染,是一个生存权利。他们也还没有定罪,定罪了也没有权力剥夺。

记者:因为中间没有熔喷布。

邝士山:那些不行的。就算纸的那些有熔喷布也好,不紧贴面部的话也不是很好保护,不可以这样去牺牲那些市民。

记者:这也反映了一些问题,政府采购的口罩都是有问题的,不只是警方,黄大仙区议会他们当时订购的口罩回来都有很大问题。

邝士山:其实问题是这样的,我现在给两个不同的组织采购口罩,供应最后的目的地都是政府。但是我们现在都不能肯定货源是固定质量,简单来说,我们洽谈的时候他给我们的样本是好的,是很OK的。但当我们抽查的时候就发现,有七八成都不行。他说我们会改善的,但是这样又推迟了,变成很多地方都拿不到口罩。可以保证以我的能力,经过我采购或者经过我安排采购的质素会高的,但是我个人的力量有限,不很容易采购到大量的,都是尽量做、现在还在做。

记者:你有帮多少家口罩厂商?

邝士山:其实现在我全部都帮,我做事不是为钱的,总之你告诉我,你有机会做到好的口罩,我就来帮你。我昨天还与一家很大的厂洽谈,告诉他问题在哪里。我在他们面前做实验,你们的口罩不贴在墙上的,好的口罩,静电是可以令它贴在墙上的。他们都看到,我说你们做就要做好的,不要差的。你与你们公司的QC部门说好,紧跟质量做好这东西。

现在在中国大陆,好的东西价钱高不一定好,但便宜的一定是差的。到现在好的质量80万元人民币一吨,是好的。

记者:怎样找到你信得过的质量?

邝士山:有一部分进熔喷布的商人,他们都有买机器来测试买进来的布,好的才进来香港。但是因为与中国大陆商人交易要小心,他们很喜欢调换货品,意思是他给你查的时候是好的东西,但是后来质量就不好了。

我们试过的情况是这样,有一些大陆朋友跟我一起安排了去大陆的某一家工厂,随处去抽验他的样本,抽完之后寄来香港,检验了之后OK,我跟他说,这些可以落单,我说,不过你跟那家工厂说,可不可以他们下货的时候,你看着他们下,然后入箱寄出之前你要盯着他们,找人上去盯着,以免被人换货。我说这样安排行不行?结果那家工厂就说不行。那就有些暗示了,就是说,我让你随便抽的话,知道你今天会来检查,我全条生产线上都是好的(货),但是到时我运货上来时候可能(质量)就不是了。所以在大陆做生意,很难搞的。

我刚刚听到,王维基那些口罩原来(质量)都很参差的,有些很漂亮。我前几天验过一些很漂亮的口罩,但是有些人说,不是,有些很糟的,可能都有类似的问题,但这个我就不敢(去说),因为我自己没有见到,别人告诉我,当然我只能够说:可能那些(商人)是被陷害的。

记者:如果口罩量大的话,是有风险?

邝士山:是的,不像以前我们做生意那样,我们讲妥了、签了合约,就是那些货。他现在跟你说,你要不要不要紧啊,我退钱给你;或者我的货就是这样的,你要还是不要?这样做生意,现在是很惨的。

大陆八小时起熔喷布厂 用手可分辨质素优劣

记者:现在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做口罩?

邝士山:其实很容易的,大陆现在最新的科技可以8个小时搭建起一个熔喷布厂和口罩厂。那些熔喷布机器都很便宜,几十万元人民币都有,他会帮你搭建起来。所以就变成所有的人随便都可以建起一家口罩厂。

但是有一件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的。那个熔喷布厂是个“硬件”,你还要那个“软件”,就是那些人,那些控制熔喷布的质量的人。还有一件事情更加重要的就原料。那原料就是叫做PP,但是PP也有很多种。质量好的熔喷布的PP是有特定的要求,那分子的大小是定好的,特定的,这个特性才能使得它熔点低,可以变成液体,那个气喷出来是很细的丝,但是那些原料是很贵的。差的PP原料和做熔喷布级数的原料差3倍价钱,但是市民不知道,因为做出来的都叫熔喷布。

如果要开一间山寨厂,一定用最差的原料,做出来的也都叫熔喷布。质量好工厂做出来的都叫熔喷布,但是瞎子都懂区分的,为什么呢?因为质量好的,你闭上眼睛摸过去,你可以摸到一些静电,会粘你的手的。差的是没有静电的,这样熔喷布完全没有作用,因为那些微粒是小过熔喷布的孔,就是靠那个静电来吸住它的。

记者:香港可不可以自己生产熔喷布?

邝士山:香港可以生产出熔喷布的,不过需要时间。据我知道香港最快土产的熔喷布工厂,7月份投入生产了,是印度商人搞的。那个费用就要签约,一年要拿多少吨的是定好了。今天那个价格大概是三十多万港币一吨,但是这种是叫作最基本的熔喷布,但是质素是香港的质素,我们叫95的布,BFE95的布,是香港的。

记者:如果到了7月份,会不会很多人都会生产口罩或者熔喷布?

邝士山:其实任何时候都有很多,问题是熔喷布的原料是不够的,所以始终在香港做熔喷布是有市场的。以我所知已经有3家会做,一家已经是讲明在7月1日投产,另外有2家正在做,但是我相信实际上更加不只这3家。

记者:它有没有一些要求呢?比如需要一些厂房或者?

邝士山:当然有,但是它(工厂)的环保先要达到标准,因为制造熔喷布的工厂都是很脏的,所以要在特定的某些区才可(建厂)。

记者:它那个投资应该是比较大的?

邝士山:也不是很大的,我刚才说在中国大陆的熔喷布山寨机器,才三四十万元人民币一部,所以不是很贵,就是说你喜欢自己买一部在家都可以,不过问题是你过不了环保的关。

记者:生产熔喷布有市场,商人就会觉得有商机?

邝士山:问题是这样的,我做不了生意的原因是,我就会用良心的。我觉得如果那些东西(质量)我自己都过不了关的话,我就不会拿出来的,但是有些人不这样想。

助人不为利 宣导正确观念需耐心

记者:你还在帮欧美去做采购一些呼吸机?

邝士山:是,基本已经做完了。其实我没有做什么事,只是我认识的人多,人搭人搭来搭去,使他们能够做得到生意。当然他们做生意和我无关,我不是想赚钱,我不会赚你的钱,我介绍你们搭在一起。都做得挺大的,有的做了一千多万美金生意。

记者:呼吸机是不是都很有市场?

邝士山:其实中国大陆有很多呼吸机有欧美市场的,有质数的,是OK的。

记者:怎样去鉴别?

邝士山:我们经常说中国大陆流行那一句,“识人好过识字”。但是识人好过识字还有一样事,我一直给人的形象是我不算钱的,我是中立的。就是哪一个朋友来我都帮,各个都是朋友,虽然我的政见和你不同,都是朋友。我中国大陆有很多朋友,都可以联络到,就可以应付欧美的需要,但都做完了,第一批都送去了。

记者:最早你是补习天王,到了反送中你出来讲解催泪弹的危害,我们知道原来你是化学博士。这次抗疫你的付出更多了。

邝士山:工作量很大的,但我不介意,因为我没有工作,不用上班,我女儿养我。我也不要很高级的生活,出入坐巴士,基本费用很少,我最主要做一件事情,我对得起自己良心能帮到人,不要害人,这是最重要的。也有的人想帮人,我想去帮他帮助人,有的朋友觉得我很惨,“老师,我捐一些钱给你”。我说不要了,你把钱买了物资寄去外国,你不用给我了,因为我不会收。

记者:有没有一些感人的故事?

邝士山:我看到外国的人被救了,我就很开心。外国人不习惯戴口罩,我的HKMask送到外国之后,那些人开始时不喜欢,但是有一帮热心的义工,他体谅到原来是外国人不喜欢而已,但有方法改的。

记者:为什么他们不喜欢?

邝士山:外国人觉得戴了口罩不礼貌,觉得有病才戴口罩,觉得你有病,不要这么接近你。我觉得有一点歧视,但我又觉得这也可以慢慢改的。我们读科学或者愿意教书的人,就觉得要改要给时间,要给耐性,不可以期望马上改。当然现在疫情这么急,无法给足够的时间,所以我很感谢很多义工很拚命,不断地宣扬口罩的重要性。因为如果刚开始看见一个人戴,他觉得戴口罩的那个人不正常,当他看到很多人戴时,他就觉得不戴的那个人不正常了,因此就改变了欧美。我觉得很欣慰,有的国家很早期跟着我们戴口罩,结果那个国家的感染率很低,那个国家就是捷克。

以死亡率判断是错误 拖垮医疗才害怕

记者:你最近好像在网路上,和某一些人士在戴不戴口罩上有一些争论?

邝士山:有些人他生存的方式只是靠幻想,不是靠实际的东西。靠幻想不是什么问题,如果你只是影响你自己,不要出去干扰其他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等于你在家中抽烟,你吸死你自己,没有问题的,虽然你最后去医院会拖累了医疗系统,但是不会有那么多人像你这么傻,拚命吸。但是你不断和人讲吸烟没有问题,在街上吸都没问题,这就不是很好,其实你吸烟,会影响其他人吸二手烟。口罩一样,你不戴口罩没有问题,但是你用错误的讯息,去使别人反对口罩,就有问题了。

什么叫错误讯息,比如举个例子,说第一个论证,病毒是中国共产党制造出来的,这个是;第二个论据,中国共产党隐瞒疫情,死了很多人不讲,这个论据是成立的;但是这位人士说,这个疫症的死亡率是很低的,那么这就有一点问题了。他说这个疫症的死亡率多不过2%,当中共大陆隐瞒疫情,原本是多过一定的数目,实际上报小了,就是说这个疫情,中共大陆是隐瞒疫情的话,死亡率就非常高。实际上欧美各地的死亡率,到4月15日有200万人感染,死了12万8人,这个数字是高过2%,但是他可能就会说,你不给欧美讲大话的。就是他用这样的逻辑去思维,活于幻想中,去想办法解释现实中的事情,这是第一不成立的。

好了当然你会问,死亡率低就不用管它,这个也都是错。为什么?讲回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什么会发明地雷,地雷不是杀死人的,是使敌人受伤的。为什么敌人要受伤而不杀死他,因为敌人受伤就会拖慢他们的医疗系统,拖垮他们的救人,医一个受伤的人要5个救伤兵,拖一条尸体走只需要一个人。换句话说,以死亡率决定那件事的严重性是不对的。所以他的论证说死亡率低不用管它,错的。他说死亡率低本身就是错,说死亡率低不用管都是错。感染力强,才是这个病症最主要的吓人,使人害怕的地方。因为感染力强,会使多些人病了拖垮医疗系统。

还有另外一样的论证,说这个只不过是流行性感冒,这是他幻想出来的。科学的论证是什么,如果是流行性感冒的话,人类没有试过在流行性感冒的情况,死这么多医护人员,这已经推翻了他说这只是普通流行性感冒。

更加重要的,这位人士又说,流行性感冒在国外死的人很多,你不去管它。都是相同的道理,我们在交通意外死的人其实是更多,我们都没有管它,为什么?非常简单,交通意外死亡的是不会传染,他的这种逻辑是错的,这个论证也是错的。

记者:疫情之下,很多这种理论出来,甚至有很多谎言,市民怎么去分辨?

邝士山:很简单,谎言可以验证的。一般市民我觉得可以这样,很简单的任何一个视频,你看到里面有一些Key Word、有一些英文字,试一下把那些Key Word、英文字Copy,再Paste到Google一下,看找不找到那样东西在很多新闻的地方出现,如果那是真的,一定不只一个地方出现的,一定是很多地方都出现的。如果说这个疫症的死亡率是2%,你就试一下打武汉病毒、COVID-19,看一下死亡率是多少,是不是2,如果不是,你就可以怀疑这个人说的是否有问题。

坚持讲真话不孤独

记者:这个时候很多市民是很需要专家的意见,但我们见到专家出来说话的很少。最近大纪元推出一个疫情调查研究报告,提到一个事,在欧美找一些顶级的专家,他们都保持沉默、不说话的。

邝士山:问题是这样,我有个特点很“直”。谁找我,我都是讲一样的话,无论你是什么颜色。我有一句就说一句,未必每个人都喜欢听,未必个个都与我一样的想法。不是说我聪明,我这样做可能是很蠢的,我会坦白。但我其他很多朋友是专家,他有时也会怕的,有的专家是我的学生,他说老师我不是不想讲,但我也要考虑我的工作,如果我们讲了会给上面骂,说我们散播谣言,也就是制造恐慌。

记者:怎么专家发表意见,却被扣上散播谣言的帽子,专家是否也应该有一个社会责任?

邝士山:问题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人类是一个受过教育洗礼的,会思考的。当然你知道一个真理你讲了出来,会有机会受损,但是我认为一样东西,“You Are Not Alone”。永远觉得想说真理的人,不会只有你一个人。

不论黄蓝 抗疫是人类联合的共同目标

邝士山:要用一个正常的思维去决定你做的东西合不合理,不是以黄蓝,尤其是这次抗疫。抗疫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我们人类要United(团结)的一个方法,是我们全人类对抗同一个任务、同一个目标,英文叫Confined(控制)这个病毒。我们未必在短时间内能毁灭它,但起码可以将疫情控制在某个位置。

记者:记得上次访问你的时候,说我们这个地球在更新。最近美国有个调查,这次疫情很多人觉得可能是神对人的一个警示。

邝士山:我总觉得地球好像是有生命的,会调节的。就好像人太多的话就会死一些人,当然有些人会不喜欢,但事实就是这样。讲一个简单的例子,很多年前非洲埃博拉、爱滋病,但只是在非洲,为什么?因为染病的全死了,没有传出来,后来我们人类文明了,将那些传出来了,让疫症到处都是。原来自然是有个机制的,就是一个疾病往往在某个区域控制了,接着疫情就过去了。

我有时很大胆在想,如果全世界的人类28天全都不上街,只有一些必需品运输,那么这个疫情就不会有了。当然还是有人在医院,但感染的人会少,会是零的,因为没人再被感染上,疫情很快就好,但没人这样做。有的不戴口罩就上街的,这么自私。

责任编辑:王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桑普:中共谭德塞三件事转移焦点
【珍言真语】潘东凯:莫华伦变色龙 中共灭亡近
【珍言真语】林兆彬:受六四启蒙参政 独裁必败
【珍言真语】于非:美借台佐证 清算世卫瞒疫罪责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女军医掩盖身份在美被捕
【纪元播报】习被指是中共灭亡“总加速师”
【一线采访视频版】孙春兰急赴大连的背后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