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仲裁庭判禁赛8年 孙杨还有翻盘机会吗?

人气 2974

【大纪元2020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熔石综合报导)今年二月底,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进行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诉孙杨国际泳联听证会”,最终判决中国游泳选手孙杨禁赛八年。根据瑞士联邦法院规定,孙杨可以在30天内进行上诉。在判决出来的第一时间,他明确表示要上诉。不过,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蔓延,孙杨案件的上诉期也因此被顺延。

但至今孙杨没有任何动静,他近期几乎完全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而在媒体爆出更多庭审的细节后,越来越多的大陆网友改变了态度,认为孙杨是罪有应得;多位专业人士也认为,孙杨几乎没有翻盘的机会。

孙杨拒绝突然检查始末

2018年9月4日晚上,在国际泳联官方授权下,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的检测团队,根据孙杨在网上填写的行踪申报,来到他住处,采集血样和尿样。突然检查应该在当晚10时至11时之间进行。

到达现场后,孙杨不在家。兴奋剂检测助理拍了几张照片取证。晚上11时左右,孙杨和家人回到住处。经过协商,双方来到别墅附近一个会所,进行血样和尿样的采集。

但在主检官出示证件和授权文件时,双方出现分歧。孙杨对兴奋剂检查助理只提供身份证的做法表示了不满。大约在晚上11点35分,孙杨提供了自己的血样。血样被分成两份,妥善保存好后,被放在兴奋剂检查站里的标准冷藏箱里。

整个过程中,孙杨坚持认为,检查助理的身份不明。尽管主检官一再解释,甚至打开了官方网站,网站上显示的兴奋剂检查助理的联系信息与其身份证上的信息完全吻合,只是上面没有照片。但孙杨拒绝接受一切解释,并认为,尿检查助理在他提供血样时,拍摄了他的照片和视频。

此时,孙杨母亲告诉主检官,自己和当地警察很熟,可以确定检查助理是否真的有权对她儿子进行检查。接着,她又联系中国国家队领队程浩。

针对当时的状况,主检官提出了一些解决办法,比如孙杨的母亲在场监督采集尿样,或采集尿样后,孙杨自己暂时保存容器,但两个提议都被孙杨拒绝了,孙杨认为,应该重新派一个获得授权的男性尿检查助理,但主检官拒绝了这样的建议。

事情陷入僵局,主检官只能联系自己的上级、身处瑞典的Tudor Popa先生。在她打电话时,孙杨离开检测点独自前往卫生间排尿,主检官发现后警告他这是性质非常严重的违规行为。孙杨回应称,自己仍有尿液可以采集,但现场没有获得正当授权的男性尿检查助理,所以这不是拒检。当晚,孙杨几次在没人陪同的情况下,前往卫生间排尿。

无法采集尿样后,主检官决定完成血样采集的流程,让孙杨在反兴奋剂表格上签了字,并表示“意见”部分由正在前往会所的队医巴震医生填写。值得一提的是,巴震医生是有污点的,曾因禁药问题被禁赛过。

结果,巴震医生来了后,带来了一场更大的冲突。巴震不仅认为尿检查助理没有获得授权,血样采集助理也没有合理的授权。这造成主检官不仅采集不到尿样,连血样也无法带走了。

不得已,Popa先生和主检官提出,先将血样送往获得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认证的、位于中国的实验室,之后再和国际泳联解决证书和授权问题。但孙杨否决了这一提案。孙杨一方提出,血样可以由巴震医生带到他的医院处理掉,主检官拒绝接受。

随后,孙杨和一名保安用锤子破坏了其中一个血液保险容器。在血样被破坏后,主检官想要填写一份纸质的反兴奋剂表格以记录事件经过,但被孙杨拒绝。孙杨还以表格上他的个人信息为由,将表格撕碎。

最后,巴震写了一份报告来描述事件经过,检测团队的三个人在这份报告上依次签字。9月5日凌晨约3时15分,检测团队离开了会所。

国际泳联认定孙杨免责

事情发生后,国际泳联(FINA)认为孙杨违反了反兴奋剂相关条例——拒绝提交或提交失败、蓄意破坏或蓄意破坏未遂等,对其进行调查。然后,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将案件整理成一份59页的调查报告,详细的记载了双方立场和判决依据。

调查报告中对孙杨质疑的有:在规定时间,孙杨未在住处,险些造成漏检;孙杨要求检查助理向其出具授权证件,但这并不是必须的,不能成为拒绝检测的理由;另外,孙杨当时采取的策略是错误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遵守指示并提供样本,然后提出投诉和意见。

虽然反兴奋剂委员会认为,孙杨当时的做法相当危险且愚蠢,有可能毁掉他的职业生涯,但最终还是判定他不需要承担责任。除了一些因对法律名词的解释和文件认证的牵强理由为外,委员会认为尿检查助理的手机里确实曾存有拍摄孙杨的照片。显然,这位检查助理的行为非常不妥,且不职业。鉴于没有在场的其他的男性尿检查助理,可以担任陪同人员,尿样采集被终止也无可厚非。

在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裁定孙杨无责后,在世界泳坛掀起了轩然大波,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表示强烈不满,将孙杨和国际泳联一起告上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仲裁法庭开庭前,在游泳世锦赛上,以澳洲选手霍顿(Mack Horton)为首的多名游泳运动员,拒绝在颁奖礼上与孙杨同台,表示抗议。

霍顿(左)拒绝与孙杨同台
在去年游泳世锦赛上,澳洲人霍顿(左)拒绝在颁奖礼上与孙杨同台,表示对其抗议。(Maddie Meyer/Getty Images)

禁赛八年 孙杨很难翻盘

最终经过公开庭审,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判罚孙杨禁赛八年,并公布了一份长达78页、包含384项要点的裁决报告。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和国际泳联(FINA)认定的事实基本相同:孙杨当晚配合了血样抽取,但在尿检开始前,因怀疑尿检助理对其拍照,而对其资质生疑,孙杨没有完成尿检。仲裁庭认定,尿检中断是经主检官同意的,因此孙杨不构成抗拒或逃避尿检。

但是,包括孙杨团队选任的仲裁员Philippe Sands教授在内的三人仲裁庭一致认定,孙杨随后破坏血样瓶与撕毁检查单的行为构成了抗检。FINA此前作出的“孙杨无责“决定,被CAS全盘推翻。

在判决报告中并没有认定孙杨涉嫌违规药物,只表示因为其没有遵守检测规则而被处罚。CAS认为,尿检助理即便拍照行为不当,让孙杨对收集人员的资质产生质疑,但并都不能成为孙杨中止检查的正当理由。反倒是孙杨的三种行为明显不当:一、孙杨让保安砸碎了血样瓶;二、孙杨撕毁了兴奋剂检测表,三、孙杨不让主检官留下已经从他身上采集到的血样。

其实作为一名运动员,孙杨并不是第一次遇到兴奋剂突击检查这样的事情。根据规则,主检官应出示授权书、个人资质证明、身份证明;血检助理需出示护士证,尿检助理只需出示身份证。当得知尿检助理只是位建筑工时,很多人认为这很荒唐。其实对尿检助理资质唯一要求是性别,尿检官只是监督孙杨取尿而已,他是建筑工还是工程师,没有任何区别。

显然,孙杨认为尿检官要与孙杨合影,行为失当,但庭审官认为,这不足以成为孙杨拒检的理由。孙杨团队所有对药检助理身份资质的怀疑,都是建立在自己对规则理解之上。庭审官认为,孙杨团队对规则的理解有错误。

庭审官质疑孙杨,“你作为经历过一百多次药检的运动员,以前药检官拿出的授权书和个人身份证明都和这次一样,为什么以前你从来没有提出质疑,偏偏这次要作出暴力抗检的行为。”庭审官的这个问题彻底击中了孙杨的软肋。

在仲裁法庭,孙杨团队并没有拿出足够证据,来证明“砸掉血检瓶”是有正当理由的,所有对药检成员资质、身份的指控全部站不住脚。CAS资深仲裁员Jeffery Benz表示,孙杨对于听证会的流程和适用的法律完全不了解,他应该低下头,听从律师的指挥。可是在听证会上,孙杨从始至终一直辩称自己是正确的,完全忽视了仲裁员的存在,显得非常幼稚和无知。

最终孙杨被禁赛八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判罚,判决出来之后,孙杨在第一时间显得暴跳如雷、丧失理智,可见这个判决让孙杨非常意外,也就是说孙杨从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仲裁员Jeffery Benz认为,如果孙杨上诉的话,几乎没有胜算的可能。

“整个案子的核心是规则谁说了算,有疑虑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孙杨的行为完美诠释了在他或他的团队心里,规则是他们自己说了算的。”知名律师蔡果说,“真没想到这一幕会被写进裁决书,这在体育仲裁里是可以载入史册的事情。”

责任编辑:郑煌

相关新闻
孙杨“兴奋剂案”听证 代言体育名牌股价闪崩
孙杨违反兴奋剂规则被禁参赛八年 即日生效
孙杨遭禁赛 霍顿母校陷舆论风波
中国泳将拒药检被重判 CAS称孙杨毫无悔意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