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疫情真相 党员成高危人群

人气 12121

【大纪元2020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董纳综合报导)对于中共报导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感染和死亡人数,以及近日许多城市疫情零增长的报导,多国媒体和政府均持怀疑态度。美国多位政要和多家国际主流媒体已公开揭示,中共隐瞒疫情真相和国内感染数字。

三个多月来,由武汉市民、医护人员、殡葬工作者和一线记者等人群提供的不同证据链指向同一个结论,中国大陆的感染和死亡人数被严重瞒报。另据国内传出的三份武汉死亡名单统计,中共党员在死亡人数中所占比例从66%到88%,成为易感高危人群

美参议员:中共过去撒谎 现在撒谎 以后还会撒谎

据彭博社消息,三名美国官员透露,美国情报机构上周向白宫递交了一份机密报告,内容涉及中国实际感染总数和死亡人数。4月1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简报中表示,他尚未收到这份情报,不过,他说:“中国的数据似乎有点偏低,我这么说已经是客气的了。”

美国共和党联参议员萨斯(Ben Sasse)在一份声明中称中共的疫情数据是“垃圾宣传”。他说,“美国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死亡人数超过中国的说法是错的。我不谈论什么机密信息,这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事实”,“中共过去撒谎,现在撒谎,以后还会撒谎,以此来保卫政权。”

3月24日,美国德州联邦共和党众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中共极力掩盖国内疫情的行为,是“历史上最卑鄙和最罕见的行为之一”。

日本副总理大臣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3月19日于日本参议院财政金融委员会会议上,被问及中共病毒疫情扩大对于经济的影响之时,他对于中国所发布的确诊数据,直批“我不相信那是正确的”。麻生太郎认为,病毒是“源于中国,不能轻易相信中国(中共)的数据,(因为)那并不可靠。”

英国每日有线3月28日报导,科学顾问告诉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中共淡化了本国病毒爆发的真实程度,实际数字可能比中共报出的数目高出15倍至40倍。

骨灰盒数目惊人 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据明慧的报导(《武汉武汉肺炎死亡人数-二月份至少20,822》)3月23日至4月4日清明节,按13天,每天限量领取500个骨灰盒算,仅武昌殡仪馆这一家殡仪馆,就至少已经焚化了6,500具尸体。

该文对处理尸体的数目有两种估算,第一种估算得出,到3月22日为止,全武汉市送到七家殡仪馆火化的死亡人数是大约41,643人。第二种推算,武汉七家殡仪馆,仅需27天就能达到41,643个骨灰盒的用量。作者认为,这只是最保守的估计。因中共隐瞒和撒谎成性,对世人来说,可能将永远是谜。

独立财经评论人士“财经冷眼”推算,武汉八个大型殡仪馆(包括一家回族殡仪馆),自3月23日开始,每个殡仪馆每天各自向死者家属发放500个骨灰盒。自3月23日至清明节按12天计算,8个殡仪馆总共发放48,000个骨灰盒,加上前两周发放的1.6万骨灰盒,减去正常死亡的8,000人,加上绝户、土葬的3,000人,估计武汉的实际死亡人数是5.9万人。

6,000骨灰盒x武汉8家殡仪馆=4.8万骨灰盒;

4.8万+1.2万(前两周)=6.4万骨灰盒;

6.4万-8,000(正常死亡)+3,000(绝户、土葬)=5.9万人

按照国家卫健委公布的中共病毒的死亡率为2.1%来推算,武汉实际感染人数为约281万。仅这一种估测,武汉因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数就超过中共官方死亡数字(2,531人)的23.3倍之多。这一数字还没有包含武汉二级殡仪馆的死亡人数。

网上流出的照片显示,汉口殡仪馆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领取骨灰。大陆《财新》网记者拍到了馆内堆积成山的骨灰盒,这些图片很快被官方删除。

自由亚洲电台3月27日报导,武汉居民陈耀辉曾接触过殡仪馆人员。他透露说,当时全国各地殡仪馆派人支援武汉,并出动移动式焚化炉协助焚烧:“北京的八宝山公墓也派人来增援武汉,日夜焚烧尸体,中央电视台第七套节目姓李的记者,他三更半夜到汉口殡仪馆去问抬一具尸体多少钱,第二天他就被国保抓走了。”

2月9日,“财经冷眼”发布视频并提到,当天早上8点,武汉庙岭村二氧化硫大气逸散数值为1573.5ppb。他分析说,在已经停工的武汉,要达到这么高的数值只有大规模焚烧有机物或肉类才有可能,“按照中国的环境管制,要露天烧有机化学品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是官方允许就地烧尸。若按照二氧化硫排放数据推算,在市区内焚烧的尸体,至少需要1.4万具尸体才能达到此排放量。”

此外,网络上还热传一名武汉殡葬工的自述,他记录1月10日到2月25日这段时间,每天殡葬车上的尸体刚卸完,横七竖八堆在焚尸炉的门外,他还没来得及歇一会,就被催着快走,去接下一批尸体。

武汉市民方斌曾经实地拍摄当地医院内尸体堆放的情况,他在视频中直指疫情是天灾,更是中共制造的人祸。2月10日,方斌被抓捕,至今没有消息。

2月中旬,网友宁先华在社媒贴文说:“武汉有七个殡仪馆84台焚化炉,每日最高火化能力2,016具尸体。按照元月20日报导的死亡1例,到现在20天了总计报导死亡813例,按说放一起半天也就能火化完,但实际情况是,武汉各个殡仪馆每天在24小时运作里面还要排着队等待火化,殡仪馆还向外界求援运尸袋等等,让人们怎么相信他们公布的死亡数字?”

一位武汉居民向希望之声电台透露,有家属接到殡仪馆的电话,说他们要排队排到半年以后才能领到去世亲人的骨灰。这位知情者说:排半年就很吓人了,你说死了多少人?他还说,中共高层内部透露的消息是,武汉死了28万人。

2,100万中国手机用户两月内消失

3月19日,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2020年1月~2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2020年前2个月,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移动电话用户数量减少了2,142万户。在中国疫情严重期间,不禁引发外界种种猜疑——在没有手机寸步难行的中国大陆,到底是什么导致海量用户的消失。

另分析三大运营商香港上市公司月报可知,今年头两月,中国移动减少了811.6万移动电话用户,中国联通的移动电话用户减少了778.7万户,中国电信移动电话用户减少517万。

而之前的2019年和2018年,三大运营商的手机用户先后增加了3,500万和1.49亿,而今年前两个月中国手机用户数不增反暴跌,巨大的反差折射出令人不寒而栗的信息。如今的中国大陆,如果没有手机,中国人寸步难行。因此,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众多的中国人注销了手机号,放弃了手机?

武汉女作家方方2月13日,曾在日记中写道,“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它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虽然方方并未贴出照片,不过,日前中共的最新产业数据以及电信公司的营业月报,却从侧面印证了方方和坊间的指控,而且,透露出的信息更令人心惊。

用死因控制疫情 湖北医生揭“国家机密”

中共是如何“抗疫”,让大量死亡人数短时间内清零的呢?从互联网上传出的不同版本的死亡名单上来看,死因是肺炎的仅占极小的比例,大部分人因“过劳病逝”,车祸死亡或意外而死亡。难怪有网友评论,中共用死因控制了疫情。

4月1日,明慧网大陆通讯员报导,湖北省一家二甲医院重症监护室(ICU)工作的郑医生(化名)揭露医院将中共肺炎病人按其它病因收治。此外,尽管还有病人在抢救中,自己所在医院的中共肺炎病例已被“绝对清零”。

郑医生所在的二甲医院是中共病毒定点收治医院。2020年1月24日至2月13日,共计21天时间里,郑医生被叫到发热病区和确诊病区抢救呼吸衰竭病人,上呼吸机6次,其中三个病人是疑似病例,当时没确诊,不久这三个患者死了,“没计入确诊病例,也没计入死亡病例”。

该医院的ICU共收治十几个危重病例,其中两例用了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为了达到上级‘治愈率高、死亡率低’的数字标准,将其中五例病例(包括两例气管插管的病例),按中共肺炎办理为‘出院’。接下来,在当天又按脑梗塞、脑出血、阿尔兹海默症等其它病因收入院继续治疗,以此来保证‘治愈率高’的数字效果。”

该医院共收治近400例确诊病例,疑似病例不知道有多少。最多时有12个病区全部都是隔离病区。核酸检测两次阴性后出院返阳的病例大概二十几个。

“返阳病例再入院时,不计入‘新增病例’。‘非确诊病例死亡’不计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死亡病例数。”郑医生揭露:“这样操作的结果是,呈报数字显示,武汉市的医院,中共病毒的治愈率,全市最高的大于97%;死亡率,全市最低的小于2.3%。”这位医生说,这就是中共数据统计真相的冰山一角。

报导说:“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在一家医院、一个城市、一个省份。中共要求全中国的医院都必须如此对待数字,不能泄露‘国家机密’。”

此外,郑医生还透露,“3月19日为了收治普通病人,各医院对外宣布:本院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病例‘绝对清零’,医院成为‘清洁医院’。”

其实郑医生所在的那家医院,ICU中有五个患者尚未出院(即前述被修改病因、重新入院的那5名中共肺炎患者),感染科中有两个中共肺炎患者尚未出院。

“目前所有病例都转出ICU。插管病例一个已死,一个在死亡线上挣扎……”他说。

“过劳突发”还是“中共肺炎”?中共党员高危人群

据明慧网报导,最近网上传出一张中共某单位内部统计的2月份死亡名单。这份名单所记录的死亡者中,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党员占88%。按年龄分段,20岁~29岁的占4%,30岁~39岁的占13%,40岁~49岁的占26.7%,50岁~59岁的占35.6%,60岁~69岁的占9.4%。

(网络截图)

据大纪元报导,网络流传另一份截至3月17日329人的死亡名单。这份据称是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因公殉职”人员的名单中,从职业上,包括警察、医生、护士、公务员、村干部。其中死亡者是中共党员身份的有217人,占2/3。如果去掉政治面貌“不详”的人,这一比例更高。网友Mocha评论说:“党员是高危职业了。”

在疫情之下,这些人的死亡原因大多标注“过劳病逝”。249人因“过劳病逝”,因“肺炎”死亡有25人,车祸死亡有37人,其它意外死亡(坠马、被杀害、酒店坍塌、意外大风等)有18人。

这份名单上,有被广泛报导的在疫情大爆发前在朋友圈发出肺炎警讯的八名“吹哨人”之一的李文亮医生(42号)。李文亮2月6日晚上去世。他的死亡触发大陆民愤,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此起彼落。

110号的湖北武昌医院护士柳帆,于2月14日因中共肺炎去世。16日,大陆媒体报导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一家四口染疫相继去世的消息。财新网证实,常凯与武昌医院护士柳帆为姐弟关系,姐弟俩同一天去世。常凯生前曾写下遗书,指父亲染疫,自己“位卑言轻”无法找到床位,转回家中照顾。但三天后父亲离世,母亲随后也染疫去世。

另外,新唐人收到一份知情人提供的官方制定的“死亡名单”中,大多是在疫情一线的中共党员和警察,死亡原因也多写着“过劳突发疾病”。

对于这份死亡名单,网民议论纷纷。大多网民质疑,这么多人真的“过劳死吗?”网民“Jason V Lee”:“都是因为过劳死亡,没有一个是因为冠状病毒而死的!”@Lee007Jason:“用死因控制住了疫情,实在是高!”

据维基百科信息,到2018年12月31日,中共党员人数9059.4万,中国人口14亿。党员占人口的6.4%。这样看党员的死亡率更高。

中共制造毁灭人类的“疯子病毒”

许多证据显示,中共病毒来自武汉P4实验室。4月3日,大纪元披露了一段网传中共军医系统专家的内部讲话,该专家称,这个“疯子病毒”是人造的,第一代毒性很强,导致武汉第一波感染的病人死了三分之一到一半。

他说:“实际我们现在医学上已经越来越肯定最早的猜测,它是用SARS病毒的一段基因加上爱滋病病毒的一段基因合成的。所以它有SARS的特点,传播性比较强,并有爱滋病基因的一个特点。所以为什么早期第一代的人全都死了,死亡率非常高,一家一家地传播。在武汉第一代传播,将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病人全死了,就是因为第一代毒性特别强。爱滋病把你免疫系统摧毁了。这个不单是肺炎的问题,所以这个是很大一件事情。制造出这个病毒实际上是人类自我毁灭”。

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指出,病毒仍在肆虐,警钟再次响起!曾经加入中共组织的人,可以在大纪元网站发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远离中共,脱离中共,拒绝中共,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以因此而回避病毒侵害,选择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向过劳死安徽医生学习?医生:不学 要活着
唐付民:中共病毒 天理难容!
“中共病毒”扩散 欧美对中共反感加剧
意大利记者:不要称中国病毒 要称中共病毒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吴明德:美三招制裁 人民币或破10
【直播】龙飞船上太空 宇航员进驻太空站
港实业家:美发布“开战诏书” 势必灭共
【世事关心】川普中国讲话 未讲的有哪些
【思想领袖】章家敦:中共淡化疫情致国际传播
【新闻第一现场】中共公安部急称“指导”港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