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刘少奇长子刘允斌文革中卧轨自杀

王友群

人气 6072

【大纪元2020年06月28日讯】1969年11月12日,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经历了无数的批斗和折磨之后,在河南开封病亡。而在此两年前,1967年11月21日,一个风雪交加的深夜,刘少奇的长子刘允斌,中国第一代核材料专家,因不堪忍受文革的羞侮和折磨,横卧铁轨,颈部被车轮辗断,半个头颅被撞碎,鲜血浸红了周围厚厚的积雪,场面惨不忍睹,死时年仅42岁。

刘允斌三兄妹都曾留学苏联

刘少奇一生结过6次婚,有9个孩子。与第一个妻子何葆贞有3个孩子:刘允斌、刘爱琴、刘允若。1934年,何葆贞在南京被杀。刘允斌1924年生于江西安源,2岁被送回湖南宁乡老家。刘爱琴1927年生于武汉,一出生就被送给一个工人抚养,曾当过童养媳。刘允若1930年生于上海,母亲死后,开始到处流浪。

1938年,刘允斌、刘爱琴分别被送到延安,与刘少奇团聚。1939年,刘允斌和刘爱琴被安排到苏联去。他们先在莫斯科莫尼诺国际儿童院学习,后转入伊万诺夫市的第一国际儿童院读书。刘允斌中学毕业后,考入莫斯科钢铁学院,不久转入莫斯科大学化学系,后考取核放射化学专业研究生;1955年获副博士学位,是当时中国留苏学生中第一个获得副博士学位的人。之后,在莫斯科大学化学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刘爱琴中学毕业后,考入莫斯科通讯技术专科学校。刘允若是1946年被送到延安的,1954年从北京四中毕业后,被选送到莫斯科航空学院学习。

刘允斌三兄妹的跨国婚恋都被中断

1950年,刘允斌与莫斯科大学化学系的同学、俄罗斯女孩玛拉-费拉托娃结婚。1952年生了一个女儿索妮亚,1955年生了一个儿子阿廖沙。1957年10月,刘允斌泪别妻儿,只身回国。

刘允斌后来谈起他的婚姻时说,他的学业即将结束时,突然收到父亲来信,要求他回国工作,并说,在个人利益和党的利益发生冲突时,相信他一定能“无条件地牺牲个人的利益而服从党的利益”。“但我已不是独身一人,我已有了妻子和孩子,我们夫妻感情很深,我怎么舍得离开他们?我一直动员妻子跟我到中国来,但她因不懂汉语,而且两个国家的文化传统、生活习惯和水平又有很大差别,她也曾来过中国两次,试了试,怎么也无法适应我们这里的生活。我试图动员她和我一起回来的希望破灭了。”“这样,我们只好过起两地分居的生活,拖了几年才离了婚。”

刘爱琴在苏联时与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的外甥费尔南多结婚。1949年刘少奇访问苏联时,刘爱琴已有身孕,但是,刘少奇不满意这桩婚事,要求她“牺牲个人利益服从党的利益”,硬将刘爱琴带回国,这对青年夫妇被拆散。刘允若留学苏联时,与一个叫丽达的苏联姑娘相爱。正当他们筹备结婚时,还未毕业的刘允若,突然接到回国的通知,是刘少奇下达的。这段恋人因为刘少奇的干预被迫分离。

刘允斌从事核材料研究

刘允斌回到北京后,在第二机械工业部所属中国原子能研究院401所工作。刘允斌的主要工作是研究核燃料。研制原子弹首先要有合格的核燃料,核燃料来源于铀矿。但天然铀中只有含量占0.7%的铀235可以利用,而占99%以上的铀238不能直接利用。但铀238有一个特点:它在中子的轰击下可以转化为钚239,钚239是一种比铀235更好、更高级的核燃料。如果用钚239来制造原子弹,在相同的威力下,可以比铀235做得更小、更轻。然而,分离钚239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当时有关国家都视此为绝密材料。刘允斌的工作,就是想方设法把钚239从反应堆烧过的废燃料中分离出来。这项工作与原子弹的研制成败密切相关。在刘允斌的带领下,经过上千次试验,终于在试验室里提取出钚239。期间,他与同事李妙秀结婚。

1962年8月,关键的钚分离工厂还没有设计出来,由于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撤走全部专家,带走全部资料。中共最高层决定在内蒙古建立一座核燃料工厂——包头202厂。刘允斌奉命调到202厂后,立即成立第三研究室,人员配齐后,研究工作很快步入正轨。刘允斌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他的妻子李妙秀生第一个孩子时,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自己提出到上海娘家生产。生第二个孩子时,刘允斌听到母子平安的消息,拜托护理人员后,就一溜烟小跑出医院,钻进了实验室。就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终于将研制原子弹所需的核材料提炼并生产出来了。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代号为“596”的原子弹爆炸成功。

刘允斌文革中挨批斗

1966年5月,“文革”开始后,特别是毛泽东《我的一张大字报》出台以后,全党、全军、全军、全民都进入一种癫狂状态,刘少奇被当成中共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倒。之后,被当成“叛徒、内奸、工贼”永远开除出党。

刘少奇被打倒后,202厂立即像炸开了锅一样,造反派林立,闹得鸡犬不宁。刘允斌成了替罪羊,各派无不以揪斗刘允斌为荣,谁批斗得愈狠,愈独具匠心,谁就越热爱毛主席。他们给他挂上“刘少奇的黑孝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苏修特务”等大牌子,戴上高帽子,大会批,小会斗。在厂里批斗还不过瘾,就把他推上汽车,挂上牌子,穿过荒野,如囚犯似的押解到十几公里外的市区去游斗。北京城里二机部的造反派也闻风而动,连夜来厂抢人,把刘允斌揪到北京去批斗。这样,在厂里,市里,北京城里,一轮又一轮的批斗、辱骂、殴打,让他心一天天的冰凉下去,曾经幻想这一天终将过去,但没完没了的批斗,似乎永无尽头。

最使刘允斌感到难过的是,过去一些受过他帮助的老工人、老同事,看到他就把头扭到一边;一些平时相处得很好、经常来串门的人,现在充当起打手来了。个别的人揪住他的头发,要他做“喷气式”,往死里整他。造反派要他喊打倒刘少奇,他不喊;要他断绝与刘少奇的父子关系,他不为所动;要他揭发刘少奇的罪行,他也说不出。虽然有人暗自感叹伤心,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公开站出来为他说一句公道话。

还有家庭的一系列变故,对他的打击也非常大。父亲被打倒后,继母王光美被关进秦城监狱。妹妹刘爱琴被当成“苏联特务”受到批判、隔离审查、开除党籍。弟弟只因江青一句“刘允若不是好东西”,被关进北京半步桥监狱。1967年1月,同父异母的妹妹刘涛,弟弟刘允真,竟然贴出批判父亲的大字报,大骂“刘少奇无耻到了极点”,“自私自利到极点”等。

后来,刘允斌被押解到市区火葬场旁边的河槽里挖沙子。他走近焚尸炉旁,仔细看着一具具尸体在炉膛里焚烧,消失,化为几缕轻烟,剩下的只有一把骨灰,他的心也变成了一把死灰。

刘允斌卧轨自杀

1967年11月21日,是个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寒冷刺骨的夜晚。夜深了,刘允斌和衣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他回想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42年,一心只想学点真本事,为国效力,而且也实实在在这么做了,但是,就因为他是刘少奇的儿子,前面,他对不起在苏联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回国时,被迫忍痛生离;现在,又对不起跟自己天天吃苦遭罪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每天除了批斗,还是批斗,不能工作,没有人的尊严,看不到任何前途和光亮,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他跟妻子说了很多话,希望妻子把两个孩子好好抚养成人。当时,妻子非常疲惫,没有留意他为什么说这些,只觉得他心里很苦,跟她吐吐苦水而已。等妻子熟睡后,他偷偷起床,悄悄推开家门,消失在寒风刺骨的茫茫黑夜里,任凭风吹雪打,他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痛,整个心全都是麻木的,一步一步,向那段铁轨走去。

妻子醒来后,发现丈夫不在身边,家里四处寻找,不见踪影。她立刻跑到保姆家,叫上王大爷一起外出寻找,一直找到天亮,才在居住区北面的铁路上发现了他的尸体。

就这样,这位听父亲的话回国,一心一意搞科研的核材料专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唯一留给妻子李妙秀的,是他深夜离家前整齐摆放在写字台上的手表和钢笔。

在他死后,造反派在他的诸多罪名之外,又添加了一项新罪名——“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

结语:

共产党与正常国家的正常政党的一个重要区别是,特别强调党性。所谓党性,就是党高于一切,当党性与人性发生矛盾时,要无条件地服从党性,泯灭人性。刘少奇以“个人利益必须服从党的利益”为由中断3个子女的婚恋,是党性的体现。他的3个子女被迫与妻子、丈夫、恋人分离,是服从党性的表现。他本人和3个子女在文革中挨整,整他们的人,都是按照党性在行事。这种所谓的党性,在一些情况下,与兽性无异。刘少奇及其长子刘允斌、次子刘允若的性命,都是被这种党性吞噬的。

171年的国际共运史、99年的中共党史,党性扼杀了无数的生命,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只有彻底抛弃党性,回归人性。这样的悲剧,才可能避免。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