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揭秘替中共牵线搭桥的神秘商会

人气 10802

【大纪元2020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虽然美澳两国刚刚举行新闻会,加强了两国盟友关系以抵制中共的渗透,不过澳大利亚一直都是中国人最爱去旅游、留学和移民的国家之一。而大纪元获得的一些内部文件显示,澳大利亚与中国结下的深厚“交情”并不简单,除了政治、经济因素外,背后还有一个神秘商会在推波助澜。

中共各级政府搭桥的神秘商会

大纪元最近获得了安徽省淮南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的部分文件,发现在淮南市政府对外交流,尤其是在发展“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有一个名为“澳大利亚国际商会”的组织从中斡旋,为中共地方政府牵线搭桥。(文后附录了大纪元获得的部分中共内部文件)

该商会简称“AITA”,它在官网中自称是政府与民间的交流平台。

例如去年底,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商会为主办中澳(南太)城市合作峰会而发来的的邀请函。邀请函称,AITA商会联合澳大利亚维州议会,将在2020年8月举办维州议会“一带一路”城市发展及友好城市论坛,特邀中共淮南市政府参会。

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发来的维州议会“一带一路”城市发展及友好城市论坛邀请函。图为函件截图。(大纪元)

淮南市政府还曾收到AITA于2019年10月23日发来的会晤商榷函。函件称,AITA商会组织代表团将于10月29-30日访问淮南。AITA首席执行官Michael Guo(麦克·果)和澳大利亚维洲比利牛斯市市长万斯(Vance Robert James),要求与中共淮南市市长张孝成、市委市领导及贵市外办、商务、教育等各职能部门会晤。

据陆媒报导,2019年10月30日,淮南市长张孝成在市政务中心会见来淮考察的澳大利亚比利牛斯市市长万斯和澳大利亚国际商会首席执行官麦克·果一行。

淮南市政府收到AITA于2019年10月23日发来的会晤商榷函。图为函件截图。(大纪元)

根据该商榷函,AITA商会与淮南市政府商讨的主要内容包括,为澳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方市政府和中共地方政府建立“友好城市”,以及推动中共“一带一路”走进澳新及南太岛国。AITA称自己的作用是“搭建桥梁”。

另据陆媒和AITA消息,在更早前的2018年5月,AITA商会团长麦克·果和新西兰阿什伯顿市副市长尼尔(Nei Brown)一行就曾造访淮南市,与淮南副市长陆晞会谈,探讨建立友好城市以及推进“一带一路”等事宜。

事实上,新西兰是最早且少有的加入中共“一带一路”的发达国家,而澳大利亚维洲地方政府则避开了澳洲联邦政府的监管,颇受争议地加入了中共的“一带一路”。

而大纪元曝光的中共淮南市内部文件,透露了背景不详的AITA商会,在交往密切的中澳关系中所起到的不同寻常的作用。

AITA虽然名叫国际商会,但在其官网和发给中共的宣传册中,AITA的使命和成绩只有一个,那就是“增进中澳友谊,促进中澳良好关系”。而且,该组织所有的活动,全都是围绕着中共各级政府机构以及中国各行业领域与澳大利亚的互动。例如淮南市市政府多年来与澳大利亚的政经文化往来,就全部是由这个AITA商会来操办。

AITA商会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Guo,身上同样披着重重迷雾。

据AITA官网介绍,Michael Guo原籍中国北京,八十年代移居澳大利亚,现在担任的一堆头衔中,与其职业相关的似乎只有两个职务,一个是“澳大利亚爱尔塔集团总裁”,另一个是“新西兰国际交流中心执行总裁”。

AITA商会发给淮南市政府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Guo简介中,列举了Michael Guo的一大堆头衔。图为简介截图。(大纪元)

不过,这两个机构听起来似乎是国际教育机构,然而在互联网公开搜索中,却找不到这两家机构从事过任何业务,甚至连网址、地址、联系方式都没有。在公开信息中,这两家机构所有的活动都是代表AITA商会,为中共和澳大利亚“搭建桥梁”。

虽然Michael Guo异常低调地隐藏了他在现实和虚拟世界中、几乎所有的个人信息,但他在中澳关系中,尤其是推动中共“一带一路”走进澳新及南太岛国的过程中,却极为高调。

例如,在AITA商会发给淮南市政府的、关于Michael Guo的简介中,他有一长串头衔,其中有两个头衔是专门为“一带一路”定制,包括“一带一路教育联盟秘书长”和“一带一路中澳物流供应链电商联盟秘书长”。

而且近年来在Michael Guo推动澳大利亚和中共发展关系的过程中,“一带一路”几乎成为AITA每次都会兜售的主题。

值得一提的是,中澳之间总共约有一百多对友好城市,而据AITA宣传册介绍,Michael Guo“积极努力地促成了近60对中澳城市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

在公开信息中并无任何显赫身份,甚至查不到丝毫痕迹的Michael Guo,却先后参与并接待了众多中共领导和各级政府官员。

特别是在过去6年中,Michael Guo年年都会安排或陪同中共和澳洲官员互访,每年次数从数次到十多次不等。

早在12年前,澳大利亚国际商会(AITA)就因为与中共的非正常关系,而被当时的霍华德政府列入黑名单。

更早之前,2005年,前南澳警督Peter Magerl也曾起诉过AITA,并向澳洲当局警告AITA与中共的关系。Magerl曾经是Michael Guo的AITA项目执行官,自从与AITA决裂后,Magerl开始对AITA及其负责人进行调查。

“一带一路”,是中共2013年提出并推行的战略,是以地区政治、经贸、文教等合作为名义进行全面渗透,影响参与国的内外政策,对外扩张中共霸权。

近年来在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民主国家开始警惕并抵制“一带一路”的渗透。今年6月澳洲总理莫里森曾批评维州擅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协议,违背了澳洲国家利益。

中共“一带一路”的战略递进

淮南市外事办的内部文件还显示,中共各级政府对“一带一路”的战略,是在逐步推进。

例如淮南市政府在2015年《外事办2015年工作总结及2016年工作安排》中,虽然两次提到“一带一路”,但只是随安徽代表团参与国侨办组织的“一带一路”活动,以及邀请世界华人精英会“一带一路”考察团来淮南考察。整体上,“一带一路”在当年淮南市外事办的工作中,并非重点。

但到了2016年,淮南市外事办在《关于落实衔接省政府2016年重点工作及责任分解的相关项目和工作任务》文件中,确定了2016年的重点工作任务就是为企业“走出去、请进来”牵线搭桥,同时“力争与波兰卢布林涅兹市”签署友好城市。

淮南市外事办在当年《年度领导班子总结报告》文件中称,该市推动与卢布利涅茨市友好交往与合作,“与中央的“16+1”合作、“一带一路”战略不谋而合”。

自2016年起,中国各地开始大张旗鼓的推进“一带一路”。2018年安徽省通过了《推进我省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情况》的报告。淮南市在当年年底《2018年工作总结及2019年工作安排》中称,紧跟中央部署,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侨社团、华商会、专协会等联系交往。

“友好城市”的背后 并不友好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当局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中,无论是加强与沿线国家侨社团、华商会等华人社团的交往,还是与所在国城市建立友好城市,目的都不单纯。

例如淮南市外事办2016年的文件表明,建立友好城市是省政府部署的重点工作。换言之,友好城市背后隐藏着中共的政治任务和诉求。

而淮南市统战部在2017年的《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领导小组2017年工作要点》中也强调“着力深化港澳台海外统战工作”,打好“文化牌”、“乡情牌”、“亲情牌”。中共的统战(统一战线)工作,被前党魁毛泽东称为中共三大法宝中的头号法宝,被外界视为集情报战、心理战和宣传战为一体的政治骗术和间谍工作。

尽管外界对于中共借“友好城市”之名、暗中推进的统战或各种间谍工作的详情知之甚少,但大纪元曝光的内部文件,至少揭示出中共在“友好城市”交往上,并不对等。

例如,中共各级政府都大力推动针对外国的交流活动,声称“走出去、请进来”。然而,对于真正在中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境外非政府组织(NGO),中共执行的是截然不同的政策。

与中共各种组织在海外几乎不受任何约束的待遇不同,境外NGO组织在中国大陆一向受到严格管控。淮南市外事办在《积极开展对外友好交往调研》内部文件中披露,“积极配合国家总体外交,认真开展在淮境外非政府组织和活动调查摸底工作”。

淮南市外事办在《积极开展对外友好交往调研》文件中披露,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和活动调查摸底。图为文件截图。(大纪元)

淮南市外事办在文件中称,该市专门成立了“在淮境外非政府组织和活动调查摸底领导小组”,对在该市开展活动的境外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进行深入细致的排查。

淮南市政府要配合的“总体外交”,是指2016年4月中共通过了极具争议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该法2017年1月1日起生效,收紧了对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监管,规定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受中共公安部门登记、监督和管理,财务状况也须接受公安审查、并向社会公开;公安机构甚至有权冻结境外NGO的财产。外界认为,中共此举不但严重违反了中共应当遵守的国际标准,而且与中国NGO在境外受到的公平待遇,完全不对等。

不过,前文提到的、迷雾重重的“澳大利亚国际商会”似乎未受到中共此类法规的冲击,该商会的财务等状况也并未向社会公开。

另外,中共积极结交的外国“友好城市”,近年来已出现反思潮。

2019年10月,捷克首都布拉格解除与北京友好城市关系;布拉格与北京的友好城市关系,是在2016年3月习近平访问捷克时结下。2019年11月,捷克反间谍机关通报,中共在捷克间谍活动猖獗,中共已成为捷克最主要的国家安全威胁之一。

另据法广报导,鉴于中共打压人权、威胁瑞典政府,今年以来,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市、第五大城市林雪平市、第七大城市厄勒布鲁市等多座城市,相继解除与中共的友好城市关系。

友好城市,通常指将地域上或政治上无关的城镇或城市配对起来,以期达到增加居民或文化交流的目的。然而中共建立的“友好城市”,并未让中国民众或企业等非政府组织真正介入对外交流,而是以政府机构或中共操控的组织为主导,从事对外渗透或其它特定目的的政治任务。◇



维州议会“一带一路”城市发展及友好城市论坛邀请函 (Text)



安徽淮南市政府会晤商榷函2019 (Text)



澳大利亚国际商会首席麦克果简介 (Text)



积极开展对外友好交往调研(二稿) (Text)



2018 12市外事办2018年工作总结及2019年工作谋划 (Text)



2016 3 8市外事办关于落实衔接省政府2016年重点工作及责任分解的相关项目和工作任务 (Text)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澳洲一些政治家与黑名单组织有染
澳洲维州一带一路惹议 华裔官员被曝曾做推手
聚焦维州“一带一路”背后的争议性人物
澳维州疫情逆势反扑 政府亲共危机四伏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大动作踩红线 北戴河要翻腾了
【重播】川普8.7发布会:新增确诊5.6万死过千
【薇羽看世间】高调访台 美禁微信推墙第一步
【拍案惊奇】一天四重拳 美中防长通话透火药味
【西岸观察】频频失言 拜登竞选就怕讲错话
近视眼有救?按耳朵3个奇穴 迅速改善视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