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中共罪行 原大连讲师刘荣华10年冤狱

人气 1003

【大纪元2020年07月30日讯】刘荣华被四人拉到东岗(受刑的地方),推靠在墙上,坐在地上。他们把她的一条腿伸直紧靠在墙上,把另一条腿劈开,尽量往另一边的墙上靠,靠上墙后,再往上掀腿。刘荣华疼得大汗淋漓,上不来气,然后昏厥过去。

这是马三家劳教所的狱警正在对她实施酷刑——劈腿。

现年57岁的刘荣华曾是大连水产学校的讲师,因为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两次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后被冤判十年,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惨遭摧残。2019年9月22日,她走出监狱。

接上文:原大连讲师刘荣华 不堪回首的10年冤狱生活

刘荣华被关押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这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当时这里关押了一百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另外,一大队和二大队还关押着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2009年12月,包括刘荣华在内,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还有八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所以,这次所谓的“攻坚战”是针对这八人而来的。

三大队大队长张君、狱警张秀荣、方叶红、年轻的狱警邹晓光,四人开始对刘荣华进行酷刑“转化”。

劈腿

上刑前,狱警张秀荣先找个借口,说:“你可以先答应背监规,这样你就可以先回去。至于上刑以后再说,若不答应,直接就上刑。”刘荣华拒绝背监规。

然后,出现文首描述的“劈腿”的那一幕。

中共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形劈开。(明慧网)

当时被关押在马三家的锦州法轮功学员李锦秋、鞍山周萍、大连于洁也被上过劈腿的酷刑。于洁在酷刑中,痛得昏了过去。她和李锦秋后来走路都一瘸一拐的,连床都上不去。她们在这种酷刑下,仍然不妥协,坚守自己的信仰。

抻刑

在2010年过完年之后,马三家狱警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攻坚战”。

狱警在给刘荣华上“抻刑”前,对她说:“你转化了,我们给你减刑。”刘荣华正言回道:“我宁可不减,也绝不妥协。”

狱警大队长张君、指导员张卓慧、狱警张环、张磊、方叶红、张秀荣、叶玲把刘荣华带到了东岗。

她的双手被分别戴上铐,然后,一手高,一手低,分别被铐在两张床上。接着,各有两三个狱警将两张床突然猛力向两侧拉开,拉到极限。刘荣华顿觉身体像被撕裂似的,痛得惨叫。

就在刘荣华承受巨痛时,被狱警利用的犹大苑淑珍乘机跑过来对她进行“转化”;另一个人叫赵咏华,大学毕业,研究心理学的,也被狱警欺骗来“转化”她。

中共酷刑演示:抻铐。(明慧网)

狱警不断给她上抻刑,还变着花样折磨她。上刑时,在她前面放一张椅子,椅子上扣放一个盆,盆上面放一张“转化书”。盆子是用来接她难受时呕吐的脏物,那张纸用来在她承受至极限时诱惑她签字,签了,就停止上刑。

一年多来的酷刑折磨导致刘荣华出现高血压、心脏异常。给她上刑时,狱警戴上血压计。见她血压高了,就把她放下来;等她的血压低了,就继续给她上抻刑,以此逼迫她“转化”。

有一次,刘荣华在遭受抻刑的过程中,在承受巨大的痛苦时,其身体突然失控,向后倒下,昏死过去。狱警张磊赶紧拿出带尖的钥匙狠扎她的人中,扎出了血,然后从地上捡起一块擦地的抹布擦她人中处的血迹。

见刘荣华苏醒过来,张磊让她看看肮脏的带有血迹的抹布,又把抹布扔到地上,以此侮辱她的人格尊严。

她被上刑最长的一次持续了一周,早晨4点,就被押去东岗上抻刑,晚上11点才回来;吃饭时,只解开一个手铐,不允许上厕所。

2011年2月14日,她因为不背监规,拒绝“转化”,又被上刑,后又被加期。

一次,因狱警在她那儿搜出了法轮功经文,把她关在三角屋里。正值冬天,她身上的棉衣被扒下来,只让穿一身衬衣,被呈十字形铐在铁栏杆上,一直到后半夜才被放回监舍。

在马三家劳教所被关押的那两年里,刘荣华为了抵制非法关押和酷刑迫害,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是在断断续续地绝食中度过的。加上酷刑的折磨,她的身体遭到严重的伤害,多次被送往医院抢救。

两年里,她的家人从未被允许见她。她丈夫尹宝君几乎每个月都到马三家教养院接待室要求见她,一次次被拒绝,一次次坚持,为的是让劳教所知道,她的家人十分关注她的安危。

2011年6月、7月间,大连“610”不法人员到马三家女所去了解大连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情况,看到刘荣华学历最高,但却非常“顽固”并“煽动”别人拒绝转化,对此耿耿于怀,于是开始筹划陷害她。

再遭冤判10年

2011年7月、8月份,大连中山区检察院的伊斌来马三家女所见刘荣华,说道:“你的案子还未处理。”刘荣华问:“这两年劳教是怎么回事?”他回道:“这两年的教养是因为你在看守所炼功。”

9月21日,本是刘荣华重获自由的日子。可是亲人们没能接到她,却接到社区打来的电话:“刘荣华已于9月19日,被大连桃源街派出所警察从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带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并被批捕,要对刘荣华判刑。”

她年近八旬的父母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天天早出晚归,从派出所一直找到法院,要求释放女儿,但只得到派出所的答复:“回去等消息,法庭上见。”

派出所所长李利天扬言,家属再到派出所来,就告诉检法(检察院和法院)往死里整刘荣华,并告诉当班警察把门口和屋里的椅子全部搬走,害得老人只能站在那里。

刘荣华的母亲泪流满面,哭着说:“你们墙上写着为人民服务,所长让我滚,我不是人民吗?你们不抓我女儿,我会来这里吗?我哪也不去,一直等我女儿回来。”

刘荣华的亲人哭诉无门,无奈中写出公开信向社会求助,希望社会上的正义人士能关注此事。她的父亲呼吁为女儿讨公道,她的儿子呼吁母子相见。

2011年12月26日晚6点左右,刘荣华的父母突然接到中山区法院的通知,说第二天要对刘荣华开庭。事发突然,家里正在请律师,手续还未办好。老父亲赶紧打电话给亲戚,但电话已被封,打不出去。后经家人交涉,法院同意晚些天开庭。

2012年1月9日上午9点开庭,亲友们期盼见到刘荣华。只见她瘦弱的身影出现在法院。由于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了十三天,她瘦得只有七八十斤重。她艰难地用戴手铐的双手扶着楼梯栏杆,几步一歇地上到三楼的法庭。而她的亲友们都被剥夺了旁听的权利。

刘荣华在法庭上陈述修炼法轮功无罪,信仰“真、善、忍”无罪。她还当庭揭露马三家对自己的酷刑迫害,审判长当庭制止她。

当刘荣华走出法庭被强拉上警车时,她的亲朋们高喊:“刘荣华没犯法,更无罪,无条件放人!”喊声引得路人驻足观望。

2012年3月30日,刘荣华被诬判十年,将二年劳教抵刑处理。家人震惊,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刘荣华不服,上诉。

6月5日,大连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

为了营救女儿,她的父母跑遍了大连的公检法部门,不仅得不到回应,大连桃源派出所所长还威胁老人:“再来就往死里整刘荣华。”

漫漫铁窗生涯

在大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10个月后,2012年7月,刘荣华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先被送到“集训矫治监区”即十二监区,这是2010年新增加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被称作是“魔窟中的魔窟”。

在那里,她再一次经历了无休止的“转化”迫害,所采用的手段阴毒、残忍。

狱警指使包夹(刑事犯人)强制法轮功学员认罪,强制她们写所谓放弃信仰的“五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等)。

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狱警指使犯人对她们私下殴打、上刑,不给她们卫生纸用,即使来月经也不给。

刘荣华被限制使用卫生纸,不准同任何人接触、讲话,连窗户、门都挡上、关严,当时正是夏季七八月份,天气炎热不通风,她身上长了疱疹,患处疼痛难忍,彻夜难眠,以致发高烧达四十度,持续一周,最后被送监狱医院住了十天。

刘荣华在经受了十二监区两个多月的迫害后,被分配到一监区四小队,继续遭受洗脑迫害。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狱警孙爽采取所谓“连坐”的方式。如果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第一天,一个监室的犯人都被停止洗漱、停止看电视(被称作“双停”);第二天,两个监室的犯人被“双停”;第三天,三个监室的犯人被“双停”。直至整个小队都被“双停”。

犯人们在一整天高强度的劳动后,晚上还得不到放松、洗漱,纷纷迁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这正是狱警孙爽要达到的目的。

因长期被关押在这种高度压抑和精神紧张的环境中,刘荣华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症。她的血压高达二百多。

为了隐秘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转化”迫害,狱警孙爽还指使犯人王娜等人殴打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裴丽刚进监狱时,拒绝“转化”,孙爽又开始指使犯人王娜找来两名身强力壮的打手,暴打裴丽。

刘荣华曾一次次地劝王娜,别做中共打人的工具。王一再行凶作恶。一天晚上,在二百多人的奴役车间流水线上,刘荣华走到王娜的跟前,当众大声揭露、谴责王娜殴打法轮功学员,并用钳子、机台针行凶、恐吓、威胁的犯罪罪行。

后来有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将狱警孙爽指使犯人王娜打人的违法行为上告到有关部门,事情被曝光后,孙爽把责任都推到王娜身上,让王当替罪羊。后来在一次班车事故中,孙爽的下巴被撞得变了形。

终于,在2019年9月22日刘荣华带着伤痕走出了监狱大门。她饱受十余年的铁窗生涯见证了中共对她犯下的罪行。#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女儿海外炼法轮功 父母国内受株连
姐姐修法轮功 家人受株连被判刑七年
曝光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丧心病狂的酷刑
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新闻看点】胡编称等着擦枪 中美冲突谁胜算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国“净网”可瘫痪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