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误导公众 著名“环保英雄”公开道歉

气候专家指出:全球瘟疫让人们正确看待气候“危机”

人气 1726

【大纪元2020年07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Alan McDonnell撰文/秋生编译)著名作家、环保人士、防止气候变化积极倡导者迈克尔‧谢伦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向公众正式道歉,承认在过去的30年里气候变化恐慌制造者把“气候变化恐慌”强加给了公众。

谢伦伯格曾被时代杂志称为环保英雄,他作为一名环境保护倡导者长达30年,作为一名防止气候变化积极倡导者长达20年,曾经应邀就气候问题向国会作证,并且自称曾经作为评审专家评审国际气候变化小组IPCC(Internation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所做的评估报告。可是如今他感到有责任“就我们这些环保主义者曾经严重误导公众”而表示道歉。

6月28日谢伦伯格通过《福布斯》网站发文表示道歉,但是该文已经不见。该公司在一封通过电子邮件寄给《大纪元时报》的声明中写道:“《福布斯》要求撰稿人严格遵守编辑要求,该文不符合编辑要求,因此被删掉了。”

然而,谢伦伯格的道歉随后于6月30日在在线杂志《小羽毛笔》(Quillette)上发表,该杂志称致力于提供一个“自由交换思想”的平台。

“和所有其他环保主义者一样,我对自己危言耸听的言论感到歉疚。”谢伦伯格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多年来我一直把气候变化说成是一个对人类文明的‘真实存在的’威胁,并且把它称作一场‘危机’。”可是如今谢伦伯格说,气候变化“甚至不是我们面临的最严重的环境问题”。

我们的气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谢伦伯格说,“气候变化正在发生,但不是世界末日。”他认为就这个问题而言,人类活动并没有造成大规模的物种灭绝,气候变化也没有造成自然灾害。

谢伦伯格说,与“气候变化的虚假信息宣传”相反,在过去的17年里,野火在全世界都在减少,引发加利福尼亚州和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的真实原因是森林里木材燃料堆积。他说,就像美国一样,大多数富裕国家正在减少碳排放量,法国、德国、英国的排放量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下降。

此外,人类在地球上赖以生存的最关键因素——生产充足的粮食供给持续增长的人口——随着气温慢慢增高,也会变得越来越容易。据他讲,地球上种类繁多的动物物种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栖息地丧失和捕猎。

谢伦伯格说,上述断言来自最严谨的科学研究,包括可以被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IPCC接受的研究,以及其它研究。

作者谈到,当他认识到人们就气候变化制造的恐慌竟然达到如此程度的时候,他感到必须要写一本书。他说,触动他的原因:一个是来自纽约州的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即“AOC”)宣称“如果我们不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12年后就是世界的末日”;另一个是英国环保组织“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宣称“气候变化就是杀害儿童。”

谢伦伯格的书《灾难永远不会有:为什么说环保人士制造的恐慌伤害了我们大家》(Apocalypse Never: Why Environmental Alarmism Hurts Us All)提出了这样一些观点,譬如,工厂和现代耕作方法是改善环境、促进人类进步的关键;百分之百的可再生能源“要求把用于开发能源的土地从0.5%增加到50%。”

这本书还提出,素食主义对减少个人的温室气体排放所产生的作用不足4%。

气候意识形态掩盖着什么?

谢伦伯格说,有关气候变化的危言耸听的背后的意识形态就是现代版的马尔萨斯主义,它以18世纪英国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命名。在谢伦伯格看来,马尔萨斯相信“外面的穷人太多……符合伦理的事就是让他们死。”他说,马尔萨斯确实欢迎瘟疫和饥荒,这样可以减少贫困人口。

然而谢伦伯格声称他仍然对未来寄予希望,他说“世界各国正在公开地回归利己主义,抛弃马尔萨斯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大量的证据证明,对人类和自然而言,我们的高能源文明比气候变化恐慌制造者希望我们回归的低能源文明要好。”

原文Environmentalist Issues Apology for Misleading ‘Climate Alarm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新一代言论审查员
【名家专栏】自由主义危害您的钱袋和健康
【名家专栏】真正的经济复苏需要回归根本
【名家专栏】华为监狱式的监控技术危及全球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微软买TikTok 扎克伯格转弯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软买抖音?纳瓦罗暗指不适合
【拍案惊奇】美欲黄岩岛开战?闫丽梦再揭内幕
【有冇搞错】李克强受辱 习近平的北戴河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