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麦塔斯:从十三个方面认识中共的本质

——大卫·麦塔斯在720网路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47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04日讯】2020年7月20日,英国法轮大法学会主办了一场网路国际研讨会。研讨会发言嘉宾是: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高级主任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香港观察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以及香港实业家及政治评论家袁弓夷(Elmer Gongyi Yuen)。四位应邀发言的专家结合自己研究专长和亲身经历揭露中共邪恶本质,声援法轮功团体坚持不懈的和平反迫害的正义之举。

大卫·麦塔斯在发言中谈到,他自2006年5月以来一直在针对中共大规模杀害法轮功修炼者用于器官移植的罪行进行调查,这些经历让他逐步认清了中共邪恶本质。他提醒人们,中共的邪恶是没有底线的,中共的欺骗掩盖是系统性的,中共已经把打压迫害和威胁扩展到海外,国际社会需要共同认清和对抗中共的邪恶。

以下是麦塔斯在研讨会上发言的要点:

我今天要介绍从2006年5月以来,我在我的研究工作中吸取的十三点教训。这项调查是关于在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罪行。

一、中共的统治无处不在中共和中国国家之间的关系,与所有的民主国家都不同。在中国,国家工作人员都是党手中的拉线木偶。从上到下,政府机构,政治和法律结构中的每个官员背后,都有一个起主导作用的党官。行政系统和党系统在顶部融合,党主席也是国家主席。在这个国家的任何地方,都有党的官员指示政府官员。

二、中共不受法律约束,因为党统治国家,国家机关管不了党。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也是如此。党凌驾于法律之上,党告诉法律制度该做什么。党指示法院、警察、监狱、检察官、调查员、国防委员会,甚至法官。

三、党的不诚实行为是明目张胆的。中共撒谎无所顾忌。甚至都不会尝试把谎言编得圆滑一些。中共的宣传趋向于蛮横无理。

四、中共的掩盖行为是系统的。几乎每当有人从官方管道中找到支持批评该党观点的证据时,这些证据就会从官方网站上消失,官员们会否认他们曾在自己的网站上说过的话,而这些都可以在中共管控之外的互联网档案中获得。

五、中共扭曲词汇。党抽走词汇的标准含义,代之以它自己的定义。例如,对于中共来说,“自愿捐赠的器官”的来源包括囚犯;“捐赠器官”是指付费给家庭成员而获得器官;“法治”是指共产党的统治;“停止从囚犯那里获取器官”现在是指停止从死囚犯那里获取器官。还可以举更多的例子。

六、中共将宣传延伸到海外。与党的要员见面的政客或公务员,以及采访他们的媒体都成为其宣传的对象。中共积极进行海外的虚假宣传活动,包括故意散布假新闻或误导歪曲事实。

七、中共在国外进行骚扰活动。中共政府和共产党监视海外的反对派。国外的批评者可能会不断收到录音电话,或者其电子邮件被骇客入侵和被病毒感染。批评该党的网站会遭到网路攻击。

八、中共在海外使用其权力用于迫害。例如,被中国政府或共产党确认为法轮功修炼者的海外华人,除非他们以书面形式否认对法轮功的信仰,否则他们将被拒绝续签护照,认识法轮功修炼者或同情法轮功的人进入或离开中国会受到限制。

九、中共试图把审查延伸到海外。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利用使馆工作人员试图钳制批评政府和党侵犯人权行为的言论,对于公共论坛和媒体亦是如此。中共领事馆和大使馆经常打电话给活动的主办方,要求他们取消某些活动。我们曾听到(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香港观察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举的例子。对那些中共没能阻止的活动,中共会试图劝阻民众参加,其中的一个做法是中共使领馆向当地知名人士和政要发信,诋毁这个活动并劝阻他们不要参加。

十、中共利用海外华人组织。中共在国外建立和资助一些前台组织,做为其传声筒。例如学生会、华人老年协会以及孔子学院。

十一、中共霸凌海外。中共使领馆发出的信件中称,如果对中共受害者的困境表达任何同情,会“对双边关系产生不利影响”,或“对未来交流与合作产生负面作用。”在大纪元报纸上做广告的商家,以及摆放报纸的商家,会收到中共的威胁电话,用商业受影响来威胁商家。

十二、中共政府会以粗鲁无礼或欺骗迷惑两种方式回应外界批评。这两类方式只是表面形式不同,其实质并没有区别。

十三、中共拒绝承认过去的错误。该党政策不断变化,但本质从未改变,只是不断地在变换手法。中共不肯公开过去的历史真相,更不会去承担责任。

总的来说,从中共杀害法轮功修炼者以夺取他们器官的角度,我已经做了很多年的调查,在这些年的调查中,我从多方面深入地了解了这个党,我觉得看得更清晰了。人们要想了解中共,必须要通过表象看到它的本质。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