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TikTok命运?蓬佩奥:川普受够了

人气 3426

【大纪元2020年08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8月03日,星期一。

【60秒看世界】

中共病毒仍在全球肆虐,日本经济遭受重创,到今天为止,已有406家企业倒闭。甘比亚总统巴罗自主隔离几天后,有官员表示,继副总统图瑞确诊后,又有3位部长检测呈阳性。英国曼彻斯特议长李斯昨天表示,成立了中央指挥机构,协助因应染疫人数增加的问题;拉美染疫总人数正在逼近500万,昨天死亡人数已突破20万。

一带一路再遭挫,爱沙尼亚处于安全顾虑,拒绝中共出自修建通往芬兰的海底隧道。

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今天刊文,批评中共驻新西兰领馆购买广告版面,置入政治宣传和不实内容。

依据美国3月通过的《台北法案》,索马利兰总统比希指示核心幕僚,正在研究与台湾正式建交的可能性。

北戴河会议敏感时期,江泽民老家四名高管先后落马。其中江苏公安厅刑警总队长罗文进正被调查。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政治一天都嫌长,川普似乎改变了主意,同意给一个半月的时间,让微软与TikTok洽谈收购事宜。今天咱们说说美国这个变化的内幕:白宫的鹰鸽之争。然后还会谈到不明种子,日本民众接触后出现了严重过敏;也会说中共病毒的情况,美国20位一线医生证实,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有疗效。李克强遭到刘鹤羞辱,习近平不用正眼看等等。

川普变卦?允微软与TikTok商谈45天

昨天(8月2日),路透社独家披露,川普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洽谈被微软收购事宜。

两名消息人士表示,双方磋商将受到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的监督。外资审议委员会有权阻止任何收购协议。

另一方面,微软高层同一天与川普会面后表示,正持续与TikTok协商收购事宜,希望在9月15日之前完成谈判。

知情人透露,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已经同意出售所持有的股份,与美国业务剥离。两家公司原本可能在今天敲定大部分内容,但由于川普的言论,使谈判暂缓,等待白宫进一步给出解释。

目前还不清楚微软的收购金额,但字节跳动股东的收购估值是500亿美元。根据拟议中的协议内容,微软将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洲和新西兰业务。并将确保所有美国用户在TikTok上的个人资料只在美国境内使用。

不过微软也表示,“不确定一定能达成交易”。谈成、谈不成都有可能,因为商谈存在两面性。当然主要是价格因素,还有TikTok也是狡兔三窟,同时它还在探讨在美国之外设立TikTok总部的可能性,尽量使自己不会太被动。

英国太阳报(The Sun)称,根据一项由英国官员核可的协议,字节跳动将把总部从北京迁到伦敦。据称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即将宣布近期在伦敦成立办公室的意向。

白宫的鹰鸽之争

川普前天(8月1日)刚表示,不赞同美国公司收购TikTok,要在美国取缔TikTok。但是昨天(2日)的消息,似乎又有了变化。

川普的变化,折射出白宫鹰鸽之间的分歧。鸽派支持微软收购TikTok,而鹰派则认为美国应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路透社表示,暂时不清楚川普为何改变主意。但是报导也指出,几位著名的共和党议员在过去两天发表声明,敦促川普支持TikTok出售给微软。

白宫的“鸽派”、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对微软收购TikTok表示赞同。在上月最后一天(7月31日)的晨会上,财政部官员告知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微软的交易“很快就能达成”。

据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过去几周,白宫一直在参与微软与字节跳动的谈判。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希望TikTok是“美国所有的企业”。微软将按照2016年收购领英(LinkedIn)那样,保持TikTok的独立运营。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7月16日曾对CNBC表示,预计TikTok会从母公司字节跳动剥离出来,作为美国公司独立运营。

鸽派的考虑,主要是出于利益。TikTok在美国地区有1亿的用户,公司内部预计今年的营收将达到10亿美元,明年更是会窜升到60亿。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不过相比较利益,鹰派更注重国家安全。没有了国家安全,赚再多的钱也没用。

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一直建议,应该对TikTok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纳瓦罗指出,字节跳动出售TikTok,并不能解决国家安全问题。

纳瓦罗在前天(1日)的福克斯节目中解释,人们每次注册TikTok,信息都可能被送到中共手中,然后中共利用这个社交媒体来追踪、监控、监视人们的行动。

这位著有《致命中国》的前加州大学教授警告美国人,TikTok雇用了一大堆美国说客,不要受他们的影响。他还指出,其实微软是中共军队操纵的软件,微软帮助中共建立了强大的防火墙。

蓬佩奥:川普总统“已经受够了”

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存有疑虑。在昨天(2日)早上的福克斯采访中,他指出,“像TikTok、Wechat这些在美国营运的公司,都有可能直接把数据上缴给中国共产党”。

蓬佩奥表示,过去美国政府对这些管得比较宽松。只要有生意可做,并且人们乐于使用这些产品。但川普总统“已经受够了”,将着手处理与中共有关的软件所带来的一系列安全问题。例如人脸识别、居住地址、联络电话、朋友圈等项目都包含在内。

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对英文大纪元表示,“TikTok毫无疑问是坏蛋。例如,苹果公司今年曾抓到TikTok两次,一次在四月,一次在六月底,监视苹果手机用户。”TikTok的行为,是整个(中共)获取用户手机信息行动中的一部分。

章家敦指出,中共有了数据后,它可以找出人们的弱点加以利用,找出适合的人,吸收为中共间谍。“能保护我们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与中共)脱钩”。

TikTok的命运仍然悬在半空,是死是活还需要我们继续关注。但是我想,在目前美中对抗的大背景下,美国企业收购中资企业将会被格外严格审查。所以现在来说,TikTok仍然是凶多吉少。

日本民众接触不明种子后严重过敏

近期不明种子事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最近日本也传出有民众收到了不明种子,而且手在接触了不明种子后,手部出现了明显的不适症状。日本农林水产省在7月31日提醒民众,不要种植来历不明的植物种子。

日本《朝日新闻》报导,消费者保护团体“国民生活中心”在各地设立的消费者资讯服务窗口,近期收到多起关于“收到装着类似植物种子物品的国际包裹”的咨询案件。从包装的资讯来看,可能来自中国,但不清楚寄送这类包裹的目的是什么。

农林水产省在对部分种子鉴别后,确认其中部分是葱的种子,但“可能带有病虫害”。

报导中列举了一个实例,住在神奈川县三浦市的一名68岁老人,上个月28日收到一个国际邮件。里面有一个透明袋子装着大约100颗不明种子,虽然附有写着“中国邮政”的寄送单,但寄件人不明,仅使用英文写着“广东省深圳市”。

这名男子起初以为是订错了东西,所以就打开查看。后来也想种在院子里,但最终还是决定先跟当局联络。

也有日本网民在推特上贴出收到的可疑种子的照片。透明易封袋里面装着多颗浅棕色的种子,同样附有中国邮政寄送单,寄件人地址也是用英文写着“广东省深圳市”。

昨天(2日)有不同的日本网友在推特上晒出照片,都是人们在接触了不明种子后,手部反应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显示,手掌和手指部分长出了很多水泡。另一张照片是不同时间拍下照片的合辑,包括2天、2天半、3天、4天、一周和10天,手部仍然通红。

推文中表示,日本民众收到中国邮政寄送过来的不明种子,接触后出现了严重过敏,建议大家不要打开包裹内的透明塑料袋。

推文还表示,不明种子中,有部分是一种叫“巨型猪草”的有毒植物,不仅对人类有毒,对其它本土植物也有毁灭性的破坏作用。

其实这个问题,我们8月1日的节目中也谈到了,美国50个州都已经就不明种子问题向民众发出了警告。

但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国邮政确认,这些邮报上的邮寄面单属于伪造。中国邮政已经跟美方商讨将邮件退回中国,以便调查。

其实如果中共真想调查,根本用不着把那些不明包裹退回去。中国邮政只要按照邮寄面单上的日期,把当天所有营业网点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就可以轻松找到包裹是不是从中国寄走的,甚至可以查到具体人。

就怕一查录像,然后被告知,监控坏了。这就永远死无对证。

有网友在留言中表示,中共目前可能是在测试管道。在确认有效后,可能会进行生化战,满世界投毒,就像武汉病毒(中共病毒)一样。

对于这是不是中共在发动生化战,我们还不敢这样说。但是在同一时间内密集出现大量的邮寄不明种子情况,如果没有投递公司的配合,种子和土壤都是万国禁寄的。

羟氯喹是中共病毒的克星?

说到中共病毒,对世界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创伤。截至到今天上午9点,在189个国家中,总计确诊感染1826万9700多人,死亡69万3600多人。

不过从大纪元统计的数据来看,经过治疗康复的人数也不少,有1146万4500多人。美国近20位一线医生表示,几个月的临床经验一再证实,羟氯喹是目前治疗中共病毒的最有效药物。

上个月28日,来自“美国前线医生”组织的近20位医生,从不同的州飞往华盛顿特区,在国会山前举行记者会,取名“白衣峰会”,向外界公布他们在一线救治病患中获得的第一手信息。

在新闻会上,医生们几乎异口同声表示,羟氯喹对中共病毒的疗效,目前表现最佳,应该作为首选药物。

“美国前线医生”创始人、医师和律师戈德(Simone Gold)博士说,他们的治疗经验是,病患可以每周服用羟氯喹两次,每日服用锌。

这些医生提供的信息,在佐证着川普的说法。近3个月来,川普多次公开披露,临床记录显示,服用强氯奎的病人普遍得到医治。

*****

中科院院士泄不满:被强迫捐款

大纪元前天(1日)收到一份知情人士提供的录音文件。录音中,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所长吴宜灿表示,在疫情期间,自己多少也被迫捐了些钱。但他说“不是我自愿了,不过不是物质院,人家说你是院士,应该捐点钱,是一个联盟的群组,那我就捐点钱吧。”

吴宜灿说,自己捐了5000人民币。捐钱的时候,这个联盟要求填一大堆表格,目的是要拿出去宣传,带动别人也捐钱。

对此吴宜灿明确表示“我不喜欢这样。你捐钱是一个自愿的,本来解决问题应该是国家的事,我对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个人看法的。”“国家应该解决的这个问题,怎么让别人去捐钱,钱不都是国家的吗?说明这疫情工作没做好”。

为了避免被拿出去宣扬,吴宜灿使用了一个微信号偷偷捐了款。但是过了一个月,对方要统计,还要发证书。但是有5000块钱不知道是谁捐的。统计了半天,最后发现是吴宜灿捐的,就给寄了一个很漂亮的证书给他。

但是最近,物质院又捐钱,他又捐了一点,然后物质院也给他发了一个证书。他说“我说捐点钱,你发个证书,这个东西真不是自愿的”。

爆料者没有说明吴宜灿是什么时候捐的钱,也没说明吴宜灿是在什么场合说的这些话。但从录音中可以听出,在场的人并不少,他在说这些话的过程中,旁边的人还不时发出笑声。

经过大纪元仔细比对,确认这个录音中说话的人是吴宜灿。在去年当选中科院院士的时候,吴宜灿曾经接受中共官媒采访,当时的声音与知情人提供的录音是同一个声音。

吴宜灿说到的被迫捐钱情况,看来在中国大陆还是比较普遍的。这源自于中共七常委的“带头捐钱”。

在今年2月26日,习近平、李克强等七常委在召开所谓抗议和恢复经济会议时,带头为抗议捐钱。当时中共官媒表示,响应中共党中央“对广大党员的号召”,七常委都捐了钱。不过中共官媒没有说明这七个共产党头子每个人捐了多少。随后,大陆的各省市区党政一把手也都上行下效,带头捐钱。

但是中共提出这样的号召,后来基本上就没有了这方面的消息,外界不知道中共的号召究竟有多少人响应。

其实中共后来没有声音,也在反映着一个问题。中共七大巨头和省市党政一把手们,他们捐多少都不算多,因为那本身就是从中国百姓身上搜刮的钱财。

不过可以想见,他们都不可能捐太多。因为捐得多了,就会招来质疑,钱是怎么来的?从哪来的?这样一问,自己的贪腐不就露馅了吗?很容易被对手抓住把柄,遭到打击。

刘鹤羞辱李克强,习近平不用正眼看

最近的中共内斗一直是人们的热议话题,最近又有一段有意思的事。7月31日,中共举行了一个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开通仪式。习近平、李克强、韩正,以及政治局委员刘鹤、丁薛祥等人都出席了仪式。刘鹤主持仪式。

从参加仪式的人员和刘鹤亲自主持这个角度来看,中共是很看重这个北斗卫星系统。这是继美国、俄罗斯、欧洲之后,全球第四个卫星定位系统,所以中共很看重这个系统。

对于中共的看重并极力吹嘘的北斗三号,台湾专家并不看好。

淡江大学整合战略科技中心执行长苏紫云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北斗系统与美国的GPS系统差距还是很大的。美军的GPS军用讯号误差只有10公分左右,而北斗的误差则有50公分。

苏紫云指出,中共的北斗系统还有一个缺陷,2到3年,就要进行测试和校正连线。它的整合成效仍然有待观察。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财团法人李正修也认为,北斗三号可以在商用市场能分一杯羹,但是能不能与美国的GPS相抗衡,还有待观察。他说现在使用这套系统的国家,都是与中共政权交好的国家,不是非洲国家,就是一般第三世界国家,有点“半买半送”的感觉。“这套系统能不能获得使用者的信赖,或者稳定度是不是能达到预期目标,这真的有待观察”。

这里不重点说北斗系统,这个部分,我们将在会员区谈。因为这很可能是中共拉开星球大战的序幕,是另外一个话题。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会员,了解更多内容。

这里接着说中共高层的内斗。

在央视新闻当晚的直播画面中显示,刘鹤首先宣读了参加仪式的高官名单。在读出习近平的几个头衔和姓名之后,他有一个停顿,然后习近平起身向鼓掌的与会者致意。这个过程,停顿连结都是很自然的。

但是到了李克强这里,问题来了。刘鹤读出李克强的头衔、姓名后,没有任何的停顿,接着就读出韩正的头衔和姓名。

刘鹤的这个变化,让李克强起身也不是,不起身也不是。不过李克强还是勉强地完成了起身动作,也匆匆回应了稀稀拉拉的掌声。李克强很快坐了下去,然后摸了摸鼻子,给自己化解尴尬。

其实看画面当中,李克强起身过程中,就连旁边的丁薛祥也作出了准备鼓掌的动作。但是最终因为刘鹤没有给出时间,而使与会者的掌声稀稀落落。

这个场面,不知道是不是刘鹤在故意制造李克强的难堪。更有意思的是,就在李克强尴尬坐回座位的瞬间,习近平似乎半侧脸半带轻视地望了李克强一眼。这些画面都被央视直播了出去,在新闻联播中也没做任何删减。

刷脸

最后在给大家讲个小故事,“刷脸”。说是故事,其实是真事。这是一位普通人写的一篇文章,我给大家读一下。

为了活命,俺得去北京打工,老家没有土地了,俺得吃饭填肚子;俺还得养活年迈的父母,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

俺是“腰缠麻绳”来到北京的,感觉在北京实在太难了,俺得的就剩一张皮糙肉厚的黄脸了,可俺的脸是真实的,不是假的。

下了车,想投靠俺村在北京当快递的金锁子兄弟。可小区保安不让俺进,说是要健康码,健康码是啥玩意?有健康码就不得瘟疫了?保安说:“健康码就是证明你来过这里,与健康无关。”

保安斜眼瞅了一眼俺手中的“诺基亚”,拿出他自己的手机给俺刷了一次脸,证明俺是绿色的“无公害物质”。但是照片不给俺,这不侵犯了俺的“脸权”了?俺长得不好看,可好歹也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人脸,肖像版权属于自己吧?可就这样被巧取豪夺了。

居委会的大妈让俺去办出入证,也要刷脸。门禁都是电子的,进出都刷脸。俺不明白,俺是有人脸的,为啥到哪都得证明是人脸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居委会大妈说:“刷脸证明你来过,与别人无关。”

北京的超市也要刷脸测体温,买东西不仅要交钱,还得把脸留下。

北京的餐馆也刷脸,俺还以为长得不好看就不让吃饭呐,脸是爹妈给的,吃饭干么要留下脸哪?俺给钱了,真真儿的是自己的血汗钱。

北京的公共厕所也刷脸,仪器在墙壁上的电匣子里。一进去,就被电子匣子把脸框上了。那是俺的脸,凭啥没经过俺同意,就把俺的脸装进去了?在北京拉屎撒尿也要留下脸,最不可思议的是,擦屁股也要刷脸,不刷脸,您就没有手纸,臭着、腻歪着。

直到有一天,中山公园的巡逻警察以查身份证为名,肩膀上扛着一个小电子匣子,也在偷偷刷俺的脸,俺问:“为啥给俺的脸录像?”警察说:“我们正在办案,留个证据。”俺又没犯法,留啥证据?

后来俺终于明白了:共产党是把中国老百姓都当成了“不法分子”,监控每一个普通百姓的一举一动。难怪人民币上有“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的字样,原来这共产党真不是个好东西。自己是窃国大盗,害怕百姓造反,把百姓当动物监控。这个中共是不认祖宗的马列子孙,它是个幽灵,它本来就没有脸,它自己不要脸也就罢了,可它也不让百姓要脸。给老百姓刷个幽灵的脸附上,那不成了鬼脸了?

夜晚,满大街的监控器恨不得与人脸一般高。俺生的伟大,却活的憋屈。走在长安街上俺虽然穿着衣服,却总感觉是光腚裸奔。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欢迎周一到周六,每天准时收看我们的新节目。也请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周围的朋友。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美澳军事合作 欧盟27国制裁中共
【新闻看点】连遭国际11击 习近平愁容露面
【新闻看点】美7月重击中共要害 王毅急诡辩
【新闻看点】唐娟看病被抓?中领馆发生了什么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强 习近平内外开战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薇羽看世间】金斯伯格去世 “游戏”反转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珍言真语】卢俊宇:汇丰涉洗钱丑闻 两面受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