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二十八回 子牙兵伐崇侯虎

作者:石涛

人气 585

封神演义》有故事背后的内涵,如果我分享不出其内涵的话也觉得对不起大家。大家对这个节目也满有期待的……

第二十八回就逐渐进入正轨了。从妲己入宫造炮烙到闻太师出来把这些东西都毁了,之后留下两样东西——一物、一人——鹿台、妲己,对应西岐的灵台、姜子牙,就展开了后面七十三回合的整个故事。

封神演义》这本书的故事架构很完整。当王朝灭亡的时候,背后都有“九”的故事——有更高的天意。人、事、物出现变化是在“七”的定数中,但定数受控于“九”(编注:天意)。

我们生活在地球上,这是我们的生活环境,但地球受控于金、木、水、火、土星;太阳、月亮。互为依存。人只注重眼前的生活(七的定数),但金、木、水、火、土星;日、月却控制着人的环境,人不太关注,却是真实存在的。

诗曰:
崇虎贪残气更枭,剥民膏髓自肥饶。
逢君欲作千年调,买窟唯知百计要。

这段诗词是形容崇侯虎贪婪、残暴、气焰嚣张、拍马屁,千方百计只为他自己。第二十八回,西伯侯就要讨伐北伯侯崇侯虎。可是,最后杀掉崇侯虎,西伯侯也完了,也就把前面的事情都给结了,四大诸侯全没了。

奉命督工人力尽,乘机起衅帝图消。
子牙有道征无道,国败人亡事事凋。

子牙有道,就是他背后有天意;天意中被抛弃的,就叫无道。一路走到灰、走向灭亡的无道者,怎么做都是不灵的。

话说纣王同文武欣然回至大殿,众官侍立。天子传旨:“释放费仲、尤浑。”

纣王送走闻太师去讨伐东海平灵王,一回来,他就放了费仲、尤浑。

彼时微子出班奏曰:“费、尤二人,乃太师所参,系狱听勘者。今太师出兵未远,即时释赦,似亦不可。”

微子是纣王的哥哥。

纣王曰:“费、尤二人原无罪,系太师条陈屈陷,朕岂不明?皇伯不必以成议而陷忠良也。”微子不言下殿。

纣王说的都是反的。

君臣同乐御花园 酒后妲己欲吃人

不一时,赦出二人,官还原职,随朝保驾。纣王心甚欢悦。又见闻太师远征,放心恣乐,一无忌惮。时当三春天气,景物韶华,御园牡丹盛开。传旨:“同百官往御花园赏牡丹,以继君臣同乐,效虞廷赓歌喜起之盛事。”百官领旨,随驾进园。正是:
“天上四时春作首,人间最富帝王家。”

怎见得御花园的好处,但见:
彷佛蓬莱仙境,依希天上仙圃:
诸般花木结成攒,叠石琳琅妆就景。
桃红李白芬芳,绿柳青萝摇曳。
金门外几株君子竹,玉户下两行大夫松。
紫巍巍锦堂画栋,碧沉沉彩阁雕檐。
蹴球场斜通桂院,秋千架远离花篷。
牡丹亭嫔妃来往,芍叶院彩女闲游。
金桥流绿水,海棠醉轻风。
磨砖砌就萧墙,白石铺成路径。
紫街两道,现出二龙戏珠;
阑干左右,雕成朝阳丹凤。
翡翠亭万道金光,御书阁十层瑞彩。
祥云映日,显帝王之荣华;
瑞气迎眸,见皇家之极贵。
凤尾竹百乌来朝,龙爪花五云相罩。
千红万紫映楼台,走兽飞禽鸣内院。
八哥说话,纣王喜笑欲狂;
鹦鹉高歌,天子欢容鼓掌。
碧池内金鱼跃水,粉墙内鹤鹿同春。
芭蕉影动逞风威,逼射香为百花主。
珊瑚树高高下下,神仙洞曲曲湾湾。
玩月台层层叠叠,惜花径遶遶迢迢。
水阁下鸥鸣和畅,凉亭上琴韵清幽。
夜合花开,深院奇香不散;
木兰花放,满园清味难消。
名花万色,丹青难画难描;
楼阁重重,妙手能工焉仿。
御园中果然异景,皇宫内真是繁华。
花间翻蝶翅,禁院隐蜂衙。
亭檐飞紫燕,池阁听鸣蛙。
春鸟啼百舌,反哺是慈乌。
正是:

“御园如锦绣,何用说仙家。蓝靛染成千块玉,碧纱笼罩万堆霞。”

书中大篇幅地去形容御花园的景致,表现纣王当时的鼎盛气象。

诗曰:
瑞气腾腾锁太华,祥光霭霭照云霞。
龙楼凤阁侵霄汉,玉户金门映翠纱。
四时不绝稀奇景,八节常开罕见花。
几番雨过春风至,香满城中百万家。

四时八节是讲一年春、夏、秋、冬、八个节气。就是在纣王的御花园里不同时辰里会有不同的花卉、不同的景致。花卉的更替是应时节而变。

话说百官随驾进御园牡丹亭,摆开九龙设席筵宴,文武依次序坐下,论尊卑行礼。纣王在御书阁陪苏妲己、胡喜媚共饮。且说武成王对微子、箕子曰:“‘筵无好筵,会无好会’。方今士马纵横,刀兵四起,有什心情宴赏牡丹。但不知天子能改过从善,或边亭烽息,殄逆除凶,尚可望共乐唐虞,享太平之福;若是迷而不返,恐此日无多,忧日转长也。”微子、箕子闻言,点首嗟叹。

黄飞虎无可奈何。因为黄飞虎只能仰仗闻太师、希望纣王能改过自新。其实这就显示出黄飞虎本身的局限性。当他看到闻太师一走,那纣王即刻放了费仲、尤浑的话,他就不该再有这一份期盼。

黄飞虎是人,别看他骑个神兽,无论他武艺多超强,那只是在人的范围内。他的生命境界给局限在这儿了,而纣王身边有一只狐狸精、一只鸡,那人永远打不过妖怪。但如果人的人心正的话,妖怪绝对是不敢碰的。这是相生相克的道理。托生为妖也是命中注定。它期待上人身、吃人,但是如果人正的话就没事,人不正的话,它就百般虐待你。

女娲只不过塑造了一番文化,让妲己下到人间去惑乱朝廷,并不是说能够改变商朝、加速其完结,而是给人间塑造一份文化,让人们意识到每到一个朝代完结的时候(像现在共产党要完的时候),里面很多妖、怪、兽……这是反映一个时代。现在很多像这类动物的人占有正常人环境中重要的位置,能左右人们的审美观、左右很多事情,所以赚钱的,多是动物。真正有本事的人受穷就受穷,就这么看着!

众官饮至日当正午,百官往御书阁来谢酒。当驾官启奏:“百官谢恩。”纣王曰:“春光景媚,花柳芳妍,正宜乐饮,何故谢恩?传旨:待朕陪宴。”百官听见天子下楼亲陪,不敢告退,只得恭候。但见纣王亲至,牡丹亭上首添一席,同众臣共饮欢笑,乐声齐奏,君臣换盏轮杯,不觉天晚,帝命掌上画烛。笙歌嘹亮,真是欢乐倍常。将近二鼓时分,不说君臣会酒。且言御书阁妲己、胡喜媚带酒酣睡龙榻之上。近三更时候,妲己元形现出来寻人吃。

这是对应着来的。当时百官随着西伯侯在灵台喝酒,天色已晚,回不去了,所以就就寝在灵台上,西伯侯做了一个梦——飞熊入梦。纣王则在御花园,也是百官陪酒。那为什么这时候妲己(狐狸精)出来吃人?是因为它酒喝多之后控制不住自己了——酒后散德性!乱来了……

一阵怪风大作,怎见得:
摧花倒树异寻常,灭烛无情尽绝光。
穿户透帘侵病骨,妖氛怪气此中藏。

一般身体弱的人、常病的人容易见鬼、见妖怪,是因为他阳气弱,这些妖怪就是要吸人的精华、吃人,也就容易招过去。

风过了一阵,播土扬尘,把牡丹亭都愰动。众官正惊疑间,只听得侍酒官齐叫:“妖精来了!”黄飞虎酒已半酣,听说有妖精,慌忙起身出席,果见一物在寒露之中而来。

很多喝酒的喝多了,迷迷糊糊的,他能看见别的东西。黄飞虎也是!他看见了那个狐狸,但是隐隐约约的……

但见:
眼似金灯体态殊,尾长爪利短身躯。
扑来恍似登山虎,转面浑如捕物䝙。
妖孽惯侵人气魄,怪魔常噬血头颅。
凝眸仔细观形象,却是中山一老狐!

妖怪都是吸人气魄。还是讲人身难得:人是最笨的,什么能力、本事都没有,但他最珍贵,是因为神按照自己的模样、一切去造的人。让人肉体弱化(最无能)却留下了人的元神之悟性(元神是从另外空间来的),所以当人真的去体悟生命真谛、去修行的时候,神来保护人,因为人是神造的,那万毒不侵。别看人身体最弱、最没本事,你不求它,它不敢来。这是天地间相生相克的道理。如果人的身体跟狐狸那样有大本事的话,人根本不信神,就不会修炼了。反过来,那些有本事的东西就拼命地要人的身体。

话说黄飞虎带酒出席,见此妖精扑来,手中无一物可挡,把手挽住牡丹亭栏杆,攀折了一根,望那狐狸一下打去。

换个角度来讲,如果他们刚刚喝酒,阳气还很盛,这狐狸根本过不来身,因为黄飞虎他们喝了酒了,阳气弱了。

那妖精闪过,又扑将来。黄飞虎叫左右:“快取北海进来的金眼神莺!”

神物都有其不同的灵性。伯邑考在进贡纣王时,同样带去类似的白面猴。那都是神物。

左右忙忙的将红笼开了放出。那神莺飞起,二目如灯,专降狐狸。此莺往下一罩,爪似钢钩,把狐狸抓了一下。那狐狸叫了一声,径往太湖石下攒去了。

很多花园里都有太湖石。北京颐和园可以看到很多太湖石,如果去苏州、杭州,特别是苏州的小园林里有特别多的太湖石……这里的太湖石就是指堆砌起来的假山。

纣王眼见此事,即唤左右取锹锄望下挖。左右挖下二三尺,见无限的人骨骷髅成堆。纣王着实骇然。

当狐狸钻到太湖石洞里时身体就转化,然后回到妲己身体里去了。

纣王因想:“谏官本上,常言‘妖氛贯于宫中,灾星变于天下”,此事果然是实。”心下甚是不悦。百官起身,谢恩出朝,各归府第。不题。

且说妲己酒后,元形出现,不意被神莺抓了面门,伤破皮肤;惊醒回来,悔之无及。

狐狸可以控制自己进、出妲己身体,很多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

纣王至御书阁同妲己共寝,睡至天明,纣王忽见妲己面上带伤,急问曰:“御妻脸上为何有伤?”妲己在枕边回曰:“夜来陛下陪百官饮宴,妾往园中稍游,从海棠花下过,忽被海棠枝干吊将下来,把妾身抓了面上,故此带伤。”纣王曰:“今后不可往御园游乐。原来此地真有妖氛。朕与百官饮至三更,果见一只狐狸前来扑人。时有武成王黄飞虎攀折栏杆去打他,尚然不退;后放出外国进来金眼神莺。那莺惯降狐狸,一爪抓去,那妖带伤走了。莺爪尚有血毛。”──纣王对妲己说,但不知同着狐狸共寝。且说妲己暗恨黄飞虎:“我不曾惹你,你今来害我,则怕你路逢窄道难回避!”

如果纣王不跟妲己说(神莺抓伤狐狸),那只狐狸不知道是黄飞虎在打它,因为当时狐狸元形听不懂人言,根本不认识黄飞虎。但是当狐狸元形被莺抓伤了,妲己的身体同样显现出来……

有诗为证,诗曰:
纣王忻然赏牡丹,若臣欢饮鼓三攒,
狐狸影现人多怕,怪兽施威气更欢。
金眼神莺真可羡,绥尾邪魔已带残。
私仇断送贞洁妇,才得忠良逐钓竿。

“贞节妇”指原来的妲己。“忠良”指姜子牙。

话说妲己深恨黄飞虎放莺害他,只等他路逢狭道。武成王那里知道?

在《封神演义》故事中可以看到:在同一个环境下有不同空间。那个狐狸从妲己身体里出来,要吃人,而且,它喝完酒,人能看到它的身影,但当它转狐狸身的时候,它却不认得黄飞虎。所以,不同生命层次相互之间是有隔绝的。只有境界高的可以接触到比他境界低的,但是呢,他不会干涉、乱来,他不会用境界高的道理去要求境界低的。与此同时,狐黄白柳这些东西能伤人……

故事核心是“人”……类比于《西游记》,为什么那些妖怪都要吃唐僧肉?唐僧是人,其他都不是。所有的动物都是以人为中心,为人服务的,但同时他们又渴望得到人的身体。而人本身的能力又是最低的,表现出来的形式是最无能、没本事的。可是呢,他又是神造的,所以从另外一点上说,人又有神的庇护。

话分两处。且言西岐姜子牙在朝,一日闻边报,言纣王荒淫酒色,宠任奸佞,又反了东海平灵王,闻太师前去征剿。又见报,崇侯虎蛊惑圣聪,广兴土木,陷害大臣,荼毒万姓,潜通费、尤,内外交结,把持朝政,朋比为奸,肆行不道,钳制谏官。子牙看到切情之处,怒发冲冠:“此贼若不先除,恐为后患!”

甭管任何人,看到这种恶毒之人,大家心里都发恨。那崇侯虎他欺的是纣王,骗的是纣王,作为姜子牙同样看不过眼……所以西岐跟商纣第一仗开打,就是铲除崇侯虎。

子牙次日早朝。文王问曰:“丞相昨阅边报,朝歌可有什么异事?”子牙出班启曰:“臣昨见边报,纣王剜比干之心,作羹汤疗妲己之疾;崇侯虎紊乱朝政,横恣大臣,簧惑天子,无所不为,害万民而不敢言,行杀戮而不敢怨,恶孽多端,使朝歌生民日不聊生,贪酷无厌。臣愚不敢请,似这等大恶,假虎张威,毒痡四海,助桀为虐,使居天子左右,将来不知如何结局。

这里讲纣王“助桀为虐”。商朝其实它整个过程就是夏朝的一个翻版。在中国历史朝代当中好像都有类似的,您冷眼看,就是一个简单的重复。而夏、商、周被人们公认为中国所谓封建历史当中最早的三个朝代。夏,四百年;商,六百年;周,长八百年。夏、商、周加起来将近两千年。

中国如果说有四千五百年到五千年历史,真正有文化的历史(人的文化历史)才两千年,那就是孔老夫子春秋战国之后看到的一些东西。

今百姓如在水火之中,大王以仁义广施,若依臣愚意,先伐此乱臣贼子,剪其乱政者,则天子左右见无谗佞之人,庶几天子有悔过迁善之机,则主公亦不枉天子假以节钺之意。”

“节钺”:古代出兵打战时,天子授予大将信物“符节”及“斧钺”以示威信。而白旄是指古代军旗(以犛牛尾置于竿首,用以指挥全军)。白旄、黄钺(金色的),其实并不是用来打仗的,是一种授权,授予兵权,等于是君王授予臣子的类似尚方宝剑。

在文王离开朝歌的时候,纣王授予文王白旄、黄钺,成了周文王替天子执法的感觉,有着替天子执法的权力,其实是尚方宝剑的意思。

埃及也有这东西,他那个东西是短的,大概一尺长,交叉用的,右为黄钺,左为白旄。他那白旄就这么长的一尺棍子,下来三条就像那老道用的拂尘。而黄钺对于他们来讲就是个钩子,但是在中国那个时候是满长的,看起来都有一丈高,是一个金斧的样子。在出征的时候,就像打着旌旗、帅旗一样,来表示这个讨伐者替天子来做事情,且拥有兵权。

在这里,姜子牙去劝说周文王杀掉崇侯虎。他说:“大王!你得到授权本身就是替纣王看家护院,来保住商朝的永远,所以你做臣子的有这份义务。”姜子牙很了解文王,他知道周文王很憨厚,不会没有理由就去杀戮,所以让文王顺应天理,理所应当地动其权力,讨伐崇侯虎。

文王曰:“卿言虽是,奈孤与崇侯虎一样爵位,岂有擅自征伐之理?”子牙曰:“天下利病,许诸人直言无隐。况主公受天子白旄黄钺,得专征伐,原为禁暴除奸;似这等权奸蛊国,内外成党,残虐生民,以白作黑,屠戮忠贤,为国家大恶。大王今发仁慈之心,救民于水火。倘天子改恶从善,而效法尧、舜之主,大王此功,万年不朽矣。”

姜子牙聪明,他做事情都是顺势而来。他知道文王忠,不会反,所以他就顺着文王的内在心态去做。他说:“你这么做呢,就保了大王的天下。而纣王又看中大王,给了大王白旄黄钺授权,那你得用啊!那你不用,你看贼臣乱子就这么乱,那你作为臣子不合适。”所以他这一说就把文王给说动了。

文王闻子牙之言,劝纣王为尧、舜,其心甚悦,便曰:“丞相行师,谁为主将去伐崇侯虎?”子牙曰:“臣愿与大王代劳,以效犬马。”文王恐子牙杀伐太重,自思:“我去还有酌量。”文王曰:“孤同丞相一往。恐有别端,可以共议。”子牙曰:“大王大驾亲征,天下响应。”

这就变成御驾亲征了。文王也满了解姜子牙,但是,他只了解姜子牙表面的语言,只能了解到他的能力范围之内。姜子牙本身的生命境界、他的厚度超过周文王。

文王发出白旄、黄钺,起人马十万,择吉日祭宝纛旛,以南宫适为先行,辛甲为副将,随行有四贤、八俊。文王与子牙放炮起兵。一路上父老相迎,鸡犬不惊,民闻伐崇,人人大悦,个个欢忻。

文王当初出兵打仗的时候他也要发出白旄、黄钺,所以只能说是一种象征,这应该是古时候的一种标志。我的体会就像替天行道的概念。可能对现代的人来讲,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很繁杂、很繁琐,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礼仪。

举个另外的例子,你到故宫也好,就这些老房子,包括北京的四合院,有很多雕梁画柱的东西,在房顶上的四脚有很多各种兽来镇。那些东西在今天很多人来讲,觉得就是装饰品(它的荣华富贵,它的那种奢糜,都是那么形容)。其实,包括镇兽的摆放,它的方向、位置、大小,跟房屋本身在人中的地位(都是一种标志)。

比如太和殿、三大殿、内庭的三大殿,在房脊上的兽是不同的,在北京的四合院也同样是,它在不同的正房、偏房用的瓦跟上面压的小兽,同样也是不同的。颐和园还留有这些东西,新建的建筑我估计都没了,因为设计师自己也不懂。

那房子为什么这么建?其实放那东西的时候,它在对应一定高度的空间(不同空间)里人们肉眼看不着的那个层面。它是上、下对应的,当时的设计师自己有那样的能力能够接触到。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狐狸被莺给抓了脸,但是等纣王睡醒了,身边妲己的脸也破了。是一个道理。

就是现在的人都不会了,所以把那东西都给毁了。不会,是因为太利益了,现在盖的房子看起来有些奇形怪状的,要不然就是玻璃,它没有品味,是因为没有背后的故事、生命的认知……包括现在的时装,强调的多是性感(欲望的表达),没有生命纵向的时间感及背后的故事……

好人马!怎见得:
旛分五色,杀气迷空。
明愰愰剑戟枪刀,光灿灿叉锤斧棒。
三军跳跃,犹如猛虎下高山;
战马长嘶,一似蛟龙离海岛。
巡营小校似欢狼,嘹哨儿郎雄赳赳。
先行引道,逢山开路踏桥梁;
元帅中军,杀斩存留施号令。

这是讲姜子牙出去带兵的样子,因为他的基础都是以善为主,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表述。而先锋官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中军,杀斩存留,军令为上。

团团牌手护军粮,硬弩狂弓射阵脚。

此一去:除奸削党安天下,才离磻溪第一功。

结党营私,“党”永远是恶的,所以中共强调(共产)“党”,国家体制本身就是恶的。

话说子牙人马过府、州、县、镇,人人乐业,鸡犬不惊,一路上多少父老迎迓。一曰,探马来报中军:“兵至崇城。”子牙传令安营,竖了旗门,结成大寨。子牙升帐,众将参谒。不题。

且说探马报进崇城。此时崇侯不在崇城,正在朝歌随朝。城内是侯虎之子崇应彪,闻报大怒,忙升殿点聚将鼓。众将上银安殿,参谒已毕。应彪曰:“姬昌暴横,不守本分,前岁逃关,圣上几番欲点兵征伐,彼不思悔过,反兴此无名之师,深属可恨!况且我与你各守疆土,秋毫无犯,今自来送死,我岂肯轻恕!”传令:“点人马出城。”随令大将黄元济、陈继贞、梅德、金成:这一番定擒反叛,解上朝歌,以尽大法。

却说子牙次日升帐,先令南宫适崇城见首阵。南宫适得令,领本部人马出营,排成阵势,出马厉声叫曰:“逆贼崇侯虎早至军前受死!”言未毕,听城中炮响,门开处,只见一枝人马杀将出来。为头一将乃飞虎大将黄元济是也。南宫适曰:“黄元济,你不必来,唤出崇侯虎来领罪,杀了逆贼,泄神人之忿,万事具休。”元济大怒,骤马摇刀,飞来直取。南宫适举刀相迎。两马盘旋,双力并举,一场大战。

一般古书都这么写。那时候打仗大家都守规矩,都是这么打,你看起来就是排兵布阵,以现在的人来说“太麻烦了”,其实都是对应着上、下关系。

原来咱也不懂,排兵布阵,还拿白旄、黄钺太费劲了,其实这就是文化的仪式。文化的仪式其实是生命的仪式。当人们敬神的时候,人们意识到自己灵魂在另外空间存在的真实、那种神迹,他就不会在人中乱来。就是因为不相信,他在人中才敢乱来——无知而无畏。

怎见得:
二将坐鞍鞒,征云透九霄:
这一个急取壶中箭;
那一个忙拔紫金标。
这将刀欲诛军将;
那将刀直取英豪。
这一个平生胆壮安天下;
那一个气概轩昂压俊髦。

话说南宫适大战黄元济,未及三十回合,元济非南宫适敌手,力不能支。南宫适是西岐名将,元济怎能胜得他。元济欲要败走,又被南宫适一口刀裹住了,跳不出圈子去,早被南将军一刀挥于马下。
军兵枭了首级,掌得胜鼓回营;进辕门来见子牙,将斩的黄元济首级报功。子牙大喜。

且说崇城败残军马回报崇应彪,说:“黄元济已被南宫适斩于马下,将首级在辕门号令。”应彪听罢,拍案大呼曰:“好姬昌逆贼!今为反臣,又杀朝廷命官,你罪如太山,若不斩此贼与黄元济报仇,誓不回军!”传令:“明日将大队人马出城,与姬昌决一雌雄!”

一宿已过,次早旭日东昇,大炮三声,开城门,大势人马杀奔周营,坐名只要姬昌、姜尚至辕门答话。探马报入中军曰:“崇应彪口出不逊之言,请丞相军令定夺。”子牙请文王亲自临阵,会兵于崇城。文王乘骑,四贤保驾,八俊随军。周营内炮响,麾动旗旛。崇应彪见对阵旗门开处,忽见一人,道扮乘马而来;两边排列众将,一对对雁翅分开。崇应彪定睛观看,但见有西江月为证:

鱼尾金冠鹤氅,丝绦双结乾坤,
雌雄宝剑手中擎,八卦仙衣可衬。
元始玉虚门下,包含地理天文,
银须白发气精神,却似神仙临阵。

这是形容姜子牙,姜子牙戴了帽子、打了结(鱼尾金冠鹤氅,丝绦双结乾坤),手中拿着剑,穿着八卦衣,里面包含了天文、地理。就是他打扮的一切同样按照人的上、中、下;天、地、人融为一体。他的打扮、他的做法跟他的生命境界相关,所以那个时候他只能骑马,元始天尊还没给他授权。后来怎么授权?他去拿了封神榜之后,就给了他麒麟、打神鞭,所以概念就不同了。

当姜子牙拿了元始天尊的宝贝之后,他手里的东西就代表了元始天尊的意愿,那个时候他的打扮跟现在的打扮就不一样了。所以“穿衣戴帽”都在对应着,何况盖房子、排兵布阵!所以那时候是人神合一,那时候人死了,对人来讲:死了也就死了,只是一个生命过程。不像今天的人们,那么惧怕死亡,对死亡那么绝对化的认识。因为他更深的理解就是个“生命的过程”。在他的日常生活中都贯穿着这种生命层面。

子牙马至阵前言曰:“崇城守将可来见我。”只听得那阵上一骑飞来。怎见得崇应彪妆束:

盘头冠,飞凤结;大红袍,猩猩血。
黄金铠甲套连环,护心宝镜悬明月。
腰束羊脂白玉厢,九吞八扎真奇绝。
金妆锏挂马鞍傍,虎尾钢鞭悬竹节。
袋内弓湾三尺五,囊中箭插宾州铁。
坐下走阵冲营马,丈八蛇矛神鬼怯。
父在当朝一宠臣,子镇崇城真英杰。

崇应彪他是使丈八蛇矛的,手里拿着长家伙,他腰上马边放着一个锏(锏不是剑,像棍子),他肩上背着弓,一般武将就是这样。这些武将们有长家伙、短家伙,有冷器、暗器。

崇应彪一马当前,见子牙问曰:“汝乃何等人物,敢犯吾疆界?”子牙曰:“吾乃文王驾下首相姜子牙是也。汝父子造恶如渊海,积毒似山岳,贪民财物如饿虎,伤人酷惨似豺狼。惑天子无忠耿之心,坏忠良有摧残之意。普天之下,虽三尺之童,恨不能生啖你父子之肉!今日文王起仁义之师,除残暴于崇地,绝恶党以畅人神,不负天子加以节钺,得专征伐之意。”

结党营私都是恶的,共产党讲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它自身跟中国传统文化是对立的,它承认自己就是邪恶的,却在今天中国社会大行其道,所以今天的中国社会一切都是反的。

姜子牙他就把白旄、黄钺给用在这儿了。他说:“当初大王授予文王白旄、黄钺就为了今天讨伐你们的。”

应彪闻得此言,大喝姜尚曰:“你不过磻溪一无用老朽,敢出大言!”顾左右曰:“谁为吾擒此逆贼?”言还未了,只见一将出马对阵。文王马上大呼曰:“崇应彪少得行凶,孤来也!”应彪又见文王马至,气冲满怀,手指文王大骂:“姬昌!你不思得罪朝廷,立行仁义,反来侵吾疆界!”文王曰:“你父子罪恶贯盈,不必我言;只是你早早下马,解送西岐,立坛告天,除汝父子凶恶,不必连累崇城良民。

文王的说法就不同。文王施予他们一条生路——“立坛告天”,就是发誓。同样,今天加入中共的誓约,让你与魔鬼栓在一起,而誓约可以解除,我们经常说的:跟共产党保持距离,切断跟中共之间的关系——退党、退团、退队,都是类似的。这是正的生命所具有的一分品质。而恶的生命觉得这些东西根本不管用,所以就把它当成欺骗的手段。今天中国社会遭此大劫难跟这个就有关系。

应彪大喝:“谁为我擒此反贼?”一将应声而出,乃陈继贞。这壁厢辛甲纵马摇斧,大叫:“陈继贞慢来!休得冲吾阵脚!”两马相交,枪斧并举,战在一处。二将拨马抡兵,杀有二十回合。应彪见陈继贞战辛甲不下,随命金成、梅德助阵。子牙见对阵有助,子牙令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奭、吕公望、辛免、南宫适六将齐出,冲杀一阵。

应彪见大势人马催动,自拨马杀进重围,只杀的惨惨征云,纷纷愁雾,喊声不绝,鼓角齐鸣。混战多时,早有吕公望一枪刺梅德于马下;辛免斧劈金成。崇兵大败进城。子牙传令鸣金。众将掌得胜鼓回营。不表。
话说应彪兵败将亡,进城将四门紧闭,在殿上与众将商议退兵之策。众将见西岐士马英雄,势不可当,并无一筹可展,半策可施。且说子牙得胜回营,欲传令攻城。文王曰:“崇家父子作恶,与众百姓无干;今丞相欲要攻城,恐城破玉石具焚,可怜无辜遭枉。况孤此来,不过救民,岂有反加之以不仁哉。切为不可!”

文王在这一仗的过程中永远持这种态度,他对生命有着极其珍惜之意,姜子牙觉得太麻烦,但又不得不执行。这有另外一个层面:比如刘伯温的诗:“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对人而言,都天翻地覆了,但他却逍遥自在,他不去说我得救人、我得帮人,他不管的。因为那是人之所做所为造成的。

姜子牙他看破了人的肉身之所在涵义,可是在人的层面就不是——文王他的珍惜、怜悯、慈悲就表现在人的这一层面,他被称为圣人的原因也在于此。所以这是不同境界的生命面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感受。

子牙见文王以仁义为重,不敢抗违,自思:“主公德同尧、舜,一时如何取得崇城!”只得暗修一书,使南宫适往曹州见崇黑虎,庶几崇城可得。令南宫适接书,径往曹州来。

子牙按兵不动,只等回书。

这里面就出了一个故事,崇黑虎是崇侯虎的亲兄弟,后来崇侯虎被亲兄弟所斩,现在的词叫:大义灭亲。其实另外的概念就是:当立体上有着生命背后的生命涵义的时候,人在面对肉身所在的这一个世界,会有不同的认识。

不知崇侯虎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封神演义第二十八回(上集)

封神演义第二十八回(下集)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相关新闻
【未解之谜】外星人引发的绝密“泽塔行动”
且吃茶──读《儒林外史》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四回    飞虎归周见子牙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两会招“两晦气”拜登失言泄真相
【新闻大家谈】遭跨国文字狱 王靖渝揭中共黑幕
且吃茶──读《儒林外史》
【珍言真语】何良懋:香港中大沦为政治打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