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前总统顾问:美中回不到包容接触阶段

美国前资深贸易谈判代表和四届总统顾问、经济战略研究所主席普莱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吴天明/大纪元)
人气: 3160
【字号】    

【大纪元2021年10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采访报导)近日美中代表频繁就贸易等问题对话。美国前资深贸易谈判代表和四届总统顾问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10月8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美中关系已回不到包容接触阶段,因为两国的价值观存在巨大差异。

美中关系回不去了

8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与中共副总理<刘鹤进行了视讯通话。美国官员指出,戴琪希望利用这次通话测试是否双边接触可解决美方对中共贸易和政府补贴行为的不满。中方周六(10月9日)则表示,会谈期间,中方提出要美方取消关税

4日,戴琪发表对华贸易政策讲话,她表示,将寻求与中方进行“坦承”会谈,并要求中方履行与前总统川普(特朗普)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普雷斯托维茨表示,虽然戴琪周一讲话中用了“重新挂钩”和“永久性共存”等听起来友好词汇,但拜登政府不会回到2016年川普政府之前的接触包容时代。

“用这些词听起来友好一些。但她演讲的重点是美国不会回到旧的对华接触政策。她的意思可能是我们可以在一些具体事情上进行合作,但肯定不是说我们要回到旧的对华包容接触政策了。”

他解释包容时代时说,美国对华的贸易政策,从罗纳德·里根时代到川普时代之前,是非常包容、积极的政策,鼓励美国在华投资。他认为,戴琪说重新合作,但并没有改变川普征收的任何关税

他认为,戴琪强调的投资本国产业的观点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她谈到基础设施、安全、供应链安全之类的事情。”他认为重要的是美国将开始像中国那样投资到半导体产业、太阳能电池板等基础产业,并检查、改变供应链接构,让其对美国更有利。“美国将制定在某些方面与中国相似的产业发展政策。”

10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中共最高外交官员杨洁篪在瑞士苏黎世举行持续6个小时的会谈。随后,美中双方发布声明,给予会谈正面评价;白宫官员还透露,拜登和习近平已经达成“原则性”共识,将在今年底举行视频峰会。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沙杨会”并不是“美中关系的新开始”,而是虚张声势的作秀。他认为,美国已经审视中共的领导层、了解中共的想法,也知道中共不想变好。“我们想建立更好的相互理解和合作。但实际上,他们想要的是窃取你的技术,所以必须非常小心。”

10月7日也就是沙杨会的第二天,中央情报局(简称中情局,CIA)表示已经成立一个新的高级别小组,专门应对中共及其带来的国家安全挑战。

对此,普雷斯托维茨表示,很高兴中央情报局和其它部门正在增加对中共所为的关注。他认为美国30年前就应该这样做了。“我们已经晚了 30 年,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步骤。……即使他们开始这样做了,也是远远不够。因为美国人、民主国家的人很难理解中共的思想和本质。”

美中价值观背道而驰 中共压倒性目标是掌握权力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美中冲突是价值观的冲突,“这是最根本的。中国共产党是列宁主义的政党。这意味着压倒性的目标是掌握权力。中共希望能够基本上控制一切。”“中共和美国之间存在着人类价值观的根本冲突,不仅是美国,还有任何其它民主国家。”

2013 年中共内部文件《九号文件》称,七个将威胁中国共产党的危险趋势,其中包括宣扬普世价值、宪政民主、人权与公民社会。该文件并强调:必须加强意识形态宣传与管制反动声浪,以确保中国共产党的权力和领导地位。

普雷斯托维茨认说,九号文件说明,中共不相信西方的风格。中共的信仰与美国人的信仰之间有直接冲突。中共不相信普世价值,而美国人相信;中共不信选举和议会,不相信言论自由,而这些都是美国信奉的。

美国和西方国家在转变对中共的认识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邓小平时代中共用韬光养晦方式,以主动、友善的方式与美国合作,所以给人留下印象,中国会实施自由市场的政策,变得越来越像西方。与此同时,西方商界人士也希望在中国投资和赚钱。

他说,美国领导人比如克林顿,当选总统后也改变了对中共的态度,愿意积极参与,通过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鼓励与中共经济挂钩。“美国深信,通过自由贸易和投资,经济互动必然会促使中国更加关注人权,变得更加不专制,更加民主、自由,如果不是像美国的民主,也会像新加坡的。美国人相信这正在发生。”

他说,1989 年 6 月,当中共的军队和坦克出现在天安门广场时,西方忽略了这个巨大的信号。到了1997年,中共建立网络防火墙,将中国互联网与全球互联网分开。美国对这个短暂的信号也没注意到;对2013年中共的9号文件,美国也关注甚少。

普雷斯托维茨说,直到2015年中国(中共)宣布“中国制造2025”时,美国人才意识到哪里不对了。此外,中共军队建造岛屿,将南海军事化,完全打破了中共之前不会军事化的承诺。从那时起,中共变得更加咄咄逼人,开始使用所谓的“战狼外交”,对澳大利亚或美国发号施令,不依从就说“无法合​​作”。现在,中共已成为一个更加强硬、更加困难的谈判方。它的执行手段往往是强制的、威胁的,这就是中共的运作方式。

他说,此外,中共对新疆和香港实施专制控制。“在内蒙古,学校里必须用普通话而不是蒙古语授课。”中共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也越来越疏远。这些都让西方人更加了解中共的真实本质,了解后,西方人就开始厌恶中共了。

中共渗透无处不在 深深埋伏在美国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中共对西方社会的渗透无处不在,但是人们对此的认知远远不够。

媒体方面,他说,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几乎所有的中文报纸内容都来自北京。对美国主流媒体也是一样,普雷斯托维茨本人就收到过《中国日报》在《华盛顿邮报》中加入的付费插页。普雷斯托维茨说,“为什么我会从《华盛顿邮报》收到《中国日报》?那些都是宣传。”

“美国人很少知道中共的渗透,他们对统战部知之甚少,甚至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美国领导人都不知道。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加强收集情报的能力。”他说。

普雷斯托维茨表示,中共有统战的工作组——侨办,他们把所有海外华人都看成是中国人,对其实施影响。“整个部门,都在试图灌输、招募和影响海外华人。尤其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华人众多的地方。而我们的情报人员大多不知道这种事情”。

他还提到中共对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人等国家政党的渗透,包括捐赠大笔资金等;通过大学合作的渗透等。

普雷斯托维茨说,中国留学生中大多数都是无辜的,都不是间谍,但其中有一些是。不仅如此,“中共领事馆正在监视所有中国留学生。如中国(中共)驻波士顿领事馆在追踪所有在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的中国学生。这些孩子在中国都有家人。因此,如果中共希望某个孩子做某事,他们有影响力,有能力将这个孩子变成间谍。”

在投资渗透方面,普雷斯托维茨以澳大利亚为例进行说明。他说,那里一些主要港口由中国港口公司岚桥公司经营;澳大利亚一半的电信基础设施、一半的石油管道均为中共国有企业所有。他还提到,在南美的巴拿马,除了运河之外,中国(中共)几乎拥有巴拿马的一切,包括建筑物和工厂;还有古巴、厄瓜多尔或巴西,中国(中共)的投资无处不在。

他说,在欧洲,北京正在建设连接布达佩斯和布加勒斯特的高铁;他们拥有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和意大利的港口。因此,当欧盟与所有成员国坐下来就针对中共的声明(表达对中共的担忧)作出决定时,中共就会威胁希腊人、匈牙利人、葡萄牙人和意大利人说,“你们要小心说话。”所以中共有办法削弱和限制欧盟的权力。美国大多不知道这一切。

普雷斯托维茨表示,孙武(孙子)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意味着你必须深深地埋伏在敌人之中。中共已经深深埋伏在美国了,而美国并没有埋伏在中国”。

联盟多边共同抗共

普雷斯托维茨说,中共并不关注国际机构,不服从联合国、世贸组织、世界银行或任何其它国际组织。所有友善的谈判和想法,对中共来说都是胡扯。

相比之下,他认为,美国与其它国家的联盟更有意义。四方联盟(QUAD)非常重要,美国和印度建立牢固的关系是好事,但是QUAD可以做的事也是有限的。

他欣赏澳英美联盟(AUKUS)的地方在于,一方面,它是真正的联盟,所有成员都致力于互相支持,这会使中共更难于在南海和印太地区占据主导军事地位。该联盟也提供了增加其它国家加入的机会。在他看来,美国应该把法国也包括进来,因为法国在太平洋地区占有重要地位。“没包括法国是一个大错误。我希望(美国)能纠正那个错误。”

普雷斯托维茨认为美国还应当与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结盟。“我认为AUKUAS是一个创造性的工具,可以让美国更容易获得盟友,并让中共更难以实现其战略。”

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是亚洲和全球化专家、美国资深贸易谈判代表和总统顾问。他曾在1982年带领第一个美国贸易团队访华。又陆续担任过罗纳德‧里根总统、乔治‧布什总统、比尔‧克林顿总统和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顾问。任职里根政府商务部长顾问期间,普雷斯托维茨也领导了与日本、韩国和中国的谈判。他近期在2021年1月出版的新书是《世界颠倒:中国、美国与争夺全球领导权的角力》(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