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习近平“药方”开错 中国“芯病”难治

人气 748

【大纪元2021年03月04日讯】众所周知,中国大陆近几年来严重“缺芯”。而“敢为人先”的武汉弘芯,却从斥资超千亿,蒋尚义入局,引进首台ASML光刻机,到资金链断裂,陷入烂尾危机,再到遣散所有员工。最终,造芯失败,造假成功,让“弘芯报国,圆梦中华”的神话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全民“造芯”运动,全国“芯骗”成灾

在如今高科技时代,芯片已成为电子设备的大脑。中国的芯片进口额已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宗进口商品。但川普上台后,美国对中兴、华为和中芯国际等在芯片上的“卡脖子”事件,也正好暴露中国企业“缺芯少魂”的致命软肋,甚至传出中共高科技龙头华为转行养猪的新闻。

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习近平2020年5月14日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指出要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加强科技创新和技术攻关,强化关键环节、关键领域、关键产品保障能力。

9月份,中科院院长白春礼也表态,将把被美国“卡脖子”的项目立下赶超军令状。同时,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还联合发文,要加快芯片核心技术攻关。同时扬言“将投入9.5万亿人民币研制芯片,其优先程度如同当年造原子弹”,并在2025年实现芯片自给率达到70%的目标。

在中央和地方政府陆续出台扶持政策的推动下,全国上下掀起了轰轰烈烈,声势浩大的造芯运动。仅2019年全国新增半导体企业就超过万余家,动辄千亿投资的规划、遍地开花的产业园区、名目繁多的补贴与奖励,成为这场芯片“大跃进”的标配。

2020年,大陆的造芯运动更加方兴未艾,如火如荼。无数企业一哄而上,纷纷转产半导体,全年新注册企业竟高达2.28万家,同比大涨195%。

2021年以来,数据增长更为迅猛,前两个月注册量已达到4,350家,同比增长378%。截至目前,中国大陆共有芯片相关企业6.65万家。

其实,这场半导体“大跃进”背后,是国家的巨额补贴诱惑。芯片已成为“唐僧肉”,谁都想上来吃一口。有传闻说海澜之家要转产半导体;比亚迪也要造芯片;格力也在造芯片;搞笑的是,一家名为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的机构,其官网创始人为刘德华的名字,三个副总裁分别是郭富城、张学友及黎明明。

一时间,泥沙俱下,鱼目混珠。最终导致一边是雨后春笋般的“造芯”项目仓促上马;一边是溃败如山倒似的“芯骗”项目迅速烂尾。

前有“汉芯”造假,后有“弘芯”骗局

2001年,海归学者陈进组建了上海交大芯片研究中心,并以数字信号微处理器的开发作为芯片研究的突破口,承担下了上海“汉芯一号”等高性能芯片的研究项目。中国政府对于这样一位高端人才极其重视,并投入了11亿的资金予以大力支持。陈进本人也被授予“芯片之父” ,“长江学者”和“科研英雄”等桂冠。

令人惊掉下巴的是,被媒体吹捧给中国的科研事业发展注入新鲜血液,国内首创,且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汉芯一号”,居然是偷梁换柱的惊天骗局。是陈进所谓科研团队,先从美国购回摩托罗拉56800系列芯片,然后雇佣民工擦除原有的标志,再重新贴上自己的标签,对外公布这是自主研发。

《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显示,武汉弘芯半导体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总投资额高达1,280亿元,居全国半导体制造项目第一位。2018年9月,中共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市政协主席胡曙光还亲自出席项目的开工典礼。2018、2019年,武汉弘芯两度入选“湖北省重大项目”,至少拿下超80亿元投资。

2019年6月,武汉弘芯重金聘用芯片界传奇人物、台积电功勋重臣蒋尚义担任CEO。从而在业界引起不小的轰动,也利用这一金字招牌,为公司吸引来了不少颇具实力的半导体工程师。

同年年底,武汉弘芯通过蒋尚义引入“国内唯一能生产7nm芯片”的ASML光刻机。然而一个月后,公司将这台光刻机以5.8亿人民币抵押给武汉农村商业银行。

随着光刻机被抵押,资金链问题浮出水面,从而引发武汉弘芯与蒋尚义双方之间的冲突。在对方的威逼下,蒋向公司递交了书面辞职。随后,这家明星半导体企业不断被曝出拖欠工程款和工资、公司账户遭冻结、大股东北京光量蓝图实缴资本为零等负面消息。

2020年7月30日,当地政府披露,武汉弘芯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同年11月,企业高层大换血、股权变更,由政府全盘接管。最近,又传出遣散员工消息,这意味着一场沸沸扬扬的造“芯”闹剧就此曲终人散。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造芯神话的背后原来是诈骗团伙。该项目最早的“攒局者”是一个叫曹山的人,他对外宣称自己是“台积电副总”、“宏基驻美国纽约第一副总”。后来才知道这个混迹江湖多年,长袖善舞,能说会道,还“犯过事”的所谓芯片专家,仅有小学文化。内部流传为“某大领导妹妹”的原董事兼总经理李雪艳,其实是一个曾经卖烧酒、开饭店和倒卖中药的“贩子”。而公司监事李月茹此前是负责照料李雪艳日常起居的“贴身保姆”。

在空手套白狼,将弘芯挖空的同时,曹山等人还辗转到全国其他地方,采取相似的“诈骗模式”行骗圈钱。据说湖北天芯、安积电、安芯、济南泉芯、云芯国际、珠海逸芯等都是他们的得意之作。

直到弘芯暴雷后,曹山才露出狐狸尾巴,向身边人吐露:“哈哈,台湾人(指蒋尚义)可真好骗,这就是一个局,让他来做接盘侠。” 已经辞职的蒋尚义也曾对记者说:“我在弘芯的经历是一场噩梦。”

中共“造芯”运动失败,中国“芯病”依然存在

目前高科技产业已呈现密不可分的全球合作模式,芯片更是一个投资周期长,投资金额高,回报率太低的行业。它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赚钱买卖,需要长期深耕技术,那么投入周期必然漫长。靠所谓举国体制,搞运动式的发展,必然导致大批资金和技术薄弱的企业倒在口风之下。

尤其是在美中芯片大战之际,饥不择食、慌不择路的中共当局,迫切希望芯片国产化;加上地方官员为了捞取个人“政绩”,有病乱投医;以及大量“砖家”也摇唇鼓舌,笔下生花,不切实际的吹嘘什么,“如以时间来算,中国光刻机产品与ASML的顶级光刻机还有二十年的差距,不过真要追赶,也有可能在3-5年追上。” 这就和当初国内大部分新能源汽车骗补一样,给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投机者提供了极好的行骗机会。

因此一直迷信“只要集中力量就能办大事”的中共,在全国一窝蜂的造芯“大跃进”过后是一地鸡毛。其所谓实现快速“弯道超车”,“自力更生”,“国产替代”的神话,也被指为天方夜谭。以造芯片为名义骗取政府补贴、获取融资的现象比比皆是。无数个百亿级甚至千亿级芯片项目,尚未上马就已烂尾停摆。其中,一些违背规律和常识的荒诞令人咂舌。

据报道,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分布于江苏、四川、湖北、贵州、陕西等5省的6个百亿级半导体大项目先后停摆,总规划投资规模达2,974亿元。其共同特点是,先由发起人引入政府基金;然后花钱请媒体扩散信息与造势,“弥补中国缺芯不足”,“拒绝卡脖子,打破西方垄断”,“实现去美化”等热血沸腾标题;再拿着PPT跟地方政府画大饼、套上“中国芯”的帽子、大肆吹嘘项目“弥补国内空白”,然后仓促上马,最终铩羽而归。

去年10月20日,中共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也对这场“芯病”作出了回应:国内投资集成电路产业热情高涨,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进入行业,个别地方对集成电路规律认知不清,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风险显现。按照“谁支持、谁负责”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予以通报问责。

只可惜,曾开出多个“药方”,并用“中国方案”破解全球发展难题的习近平,至今仍未找到自己的病根。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中共“芯片大跃进” 再增9千企业 风险浮现
陈思敏:习近平再提“卡脖子” 2025年“强芯梦”难圆
被称“千亿骗局”的武汉弘芯 遣散所有员工
【远见快评】放生中芯国际 拜登打右灯向左转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日舍5G抢攻6G 联澳建海底电缆
【秦鹏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军演 目标是谁
【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 温家宝文被封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香港台访梁珍:坚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惧(下)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