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回忆录(之一)

人气 911

【大纪元2021年05月28日讯】

文/宏铎

万众一心游行及支援广场学生

事件的起因是“反官倒”,实际是CCP与民众长期矛盾的激化。各院校学生、各行各业人员纷纷自发组织游行,游行的终点天安门广场天天挤满人群。广场南北长880米,东西宽500米,面积44万平米,可容纳100万人。那么多的人,到广场示威抗议是很不容易的。例如从清华大学到广场要走3个半小时,来回7个小时是很累的一天。那时交通不发达,公共汽车停了很多。可用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那些日子,天安门两侧黑压压的全堆满了自行车。北京的各条主要街道,不断地有游行队伍向天安门走去。

我记得我们单位的队伍路过北京师范大学时,校园里面静悄悄的,大家说学生都去广场了。突然间,学校马路对面的楼上响起一片掌声,以及支持的口号声。原来是那个楼房的工人不能停产,只好用这种方式表达支持。

在广场的学生曾用集体绝食方式抗议,后经教师和长辈们劝导,改用其它方式做长期的抗争。有大量的学生(我看到的估计有上万人)驻留在广场。他们得到民众的大力支持。他们的吃、喝、用,全都是民众自愿地免费送到学生们手里。广场上的学生们需要什么,只要一个纸条或者仅仅一个口信就得到。例如他们需要洗手用水,很快就有标注盐水、肥皂水的瓶子,出现在送往广场的物资中。

那时刚刚开放个体经营户。我们附近有个2平米门脸的小烧饼铺。那天一个人来说要买50个烧饼,店主说:“现有三四十个了,你是就拿走这些,还是我再做够50个?”那人说:“你做吧,我待会再来。 ”一会儿他回来了,自行车上还有别的食品。店主说:“你买了不少吃的。”他说:“给广场学生的。”店主说:“我不要钱了,这些烧饼送给学生们了。 ”那人说:“这些东西和钱,全是大家捐献的。 ”店主看他没有合适的包,就腾出一个面袋,装了这些烧饼给他。这个面袋,在那个刚刚不用票证的时代,也是个值钱的东西呀。一般拿它作布料用,舍不得用它作包装。

在那些日子不仅仅在北京,全国各地都发生了轰轰烈烈的游行示威。万众一心“反官倒买倒卖”实质是反CCP压迫。

决不让CCP阴谋得逞

有件事发生在大屠杀前几天,在CCP宣布戒严,各路大军围城后的日子。确切日期我记不清了。地点在六部口,在十字路口中心,这里东西方向是西长安街,南北方向北面是府右街,向南叫新华街。这个十字路口的东北角就是中南海西南角的红色围墙,再向东不远,就是中南海的正门新华门了。

我本来是路过这里去天安门广场的,发现有几个人在围观一辆中型面包车,走近车窗一看,哇!满满的一车旧步枪!车里没人,车子熄火。很显然是故意停在这里的 。大家议论纷纷,各抒己见。最终取得了共识:这是CCP的阴谋,设的陷阱,妄图制造一个武装暴动的假象,为军队进城镇压民众制造借口。

车门就对着中南海的墙,如果有人打开车门拿出枪。肯定会被暗藏的相机照下来,作为证据,说民众暴动了。这百八十条旧枪,对数万武装着飞机、大炮、坦克的军队,如同鸡蛋碰石头。所以大家都围在车周围,劝阻有想去拿枪的人。大家的努力,成功阻止了CCP“民众抢枪暴动”的陷害。

我是这些人之一,亲身经历这个事件,是历史事实的见证人。

大家能识破这个阴谋,是因为有前车之鉴。像我这个年龄的人,都经历过“整风反右运动”。在运动前,CCP大力鼓吹,动援老百姓帮助党找工作中的缺点毛病,要大鸣大放,并说言者无罪。当老百姓说了以后,CCP又把那些作为罪证,镇压了140万“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那时我家住在新街口那个大商场的后院。那块房产原本是我家亲戚的,被CCP共产没收了。我记得在那个商场有个漂亮的“菊子阿姨”,她的新婚丈夫被打成了“右派分子”,经受不住残酷的批判斗争,吃掉我爸爸种的红色夹竹桃自杀身亡。此后我爸爸就再也不种花了。

枪对于在民主国家的人来说是个普通东西。但在中国可是个极敏感的词。 “枪杆子里出政权”是CCP的座右铭。 CCP用枪杆子夺取政权,用枪杆子维持政权。枪杆子是CCP的命根子,因此对武器极为敏感。这里有几个实例。

第一个:在六几年民众饿肚子的时候,有个山东老乡,是一个老太太来我家借住。她是为她儿子伸冤上访的。她的儿子在兵工厂制造枪,用枪打了只野兔子。兔肉没有饱腹几天,却被以“非法持有武器罪”判刑十多年。一个生产武器,天天要验枪打靶的人,把枪弹用于野兔,在那个饿死人的时代民众是可以理解的。但CCP却下狠手,绝不允许民众有枪。

第二个案例,是前几年在中国引起很大社会反映的事。某个玩具商被判刑。引用这个玩具商在法庭上的话吧,他说:“我卖的都是玩具枪,不是武器。如果你说这是枪,就用它枪毙我吧。”

第三个是我家离北京电影制片厂很近,我去过制片厂的道具库。那里的枪和真枪一样,全是假的。在国外造把那种水平假的枪,可能比真的枪还贵,所以他们用真枪假弹拍电影。(未完待续)◇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陈柏州

相关新闻
加国会委员会听证会 孔院院长避谈六四屠杀
举办毋忘六四长跑 港支联会争取游行和烛光晚会
港六四纪念活动 北京恐强硬吓阻
宋征时:我找到的六四军人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北京变鬼城?超人哥一语惊天下
【探索时分】俄军大撤退 中俄粉红如何评价?
【马克时空】两栖作战王者AH-1Z毒蛇武直 媲美阿帕契
【神韵原创音乐】长袖仙韵
【舞蹈三剑客】困难二择一:增高一公分 or 减掉10磅体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