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医生敲响警钟 加拿大低估孕产妇死亡人数

孕产妇经常遭受足以改变她们整个生活的打击,包括婴儿死亡、大小便失禁、骨盆创伤、紧急子宫切除术和心理创伤。(Shutterstock)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2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康永报导)专家说,大多数孕产妇死亡是可预防的,但加拿大没有一个国家级的系统使人们从中吸取教训,改变不良结果。

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克劳迪娅·黄(Claudia Wong)知道孕妇有时候身体不舒服也是正常的。但她无法摆脱一种不对劲的感觉。居住在安省皮克灵市的这位女士已经增重了大约14磅,这对她的小身材来说不是一件小事。当她穿裤子时,她发现自己的腿肿得像“香肠”。她的视线有时变得模糊。

从事医疗保健工作的黄女士向产科医生提到了这一切,但她说她被告知要“观察和等待”。 2019年10月的一个晚上,黄女士感到强烈的胃灼热,很疼,再多的抗酸剂也无法消除。她考虑过去医院,但选择“硬挺过去”,她和丈夫丹尼斯·博恩(Denis Beaulne)来到浮动水疗中心以放松身心。当服务员发现黄在更衣室呆了很长时间都不见动静时,就打开了门,博恩发现自己的妻子在淋浴时昏倒了。

他们去了杜咸(Durham)地区的一家医院,等了几个小时。突然,就在博恩惊恐的注视下,妻子的手臂猛地一拍,然后她开始抽搐,口吐白沫。

原来,黄患有子痫,这是女性在怀孕期间最常见的严重并发症之一。这是一种严重程度不一的血压异常,有时会导致死亡。黄有许多有代表性的典型症状,但好几周都没有得到治疗。 “对于其他人来说,我的体重增加可能并不显着。对于其他人来说,我的血压可能并不显着。”她回忆道,“但对我来说,我差点死了。”

孕产妇死亡是可预防的

加拿大每天都在发生黄女士这样的险情,孕产妇健康专家说,我们本来可以做得更好。孕产妇死亡不太常见,但医生们发出警告,加拿大没有一个统一可靠的系统,来收集和分享有关孕产妇死亡和遭遇险情的信息。

他们说,这特别令人沮丧,因为大多数死亡和不良后果是可以预防的。这也意味着在加拿大有孕产妇死于子痫等疾病,而这些疾病在孕产妇健康监测系统更好的国家,不会对妇女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重视追踪孕产妇死亡

麦克马斯特大学产科主任Jon Barrett博士二十年来一直在倡导建立孕产妇死亡的追踪监测系统。“这就像在皮尔逊机场或其它大机场出现飞机失事隐患,我们是不是会问: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以避免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佩蒂·法南(Patti Farnan)不知道是否有人调查过她女儿 凯拉的死,是否有人从中汲取了教训,或者是否她的死亡本可以避免。 2017年1月,也就是黄女士在多伦多地区的一个急诊室癫痫发作的两年半前,25岁​​的凯拉·法南(Kayla Farnan)在尼亚加拉地区的康复病房癫痫发作。她刚刚通过紧急剖腹产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

佩蒂·法南说,女儿在怀孕期间患有高血压、头痛和恶心。她说,凯拉在怀孕期间过得很艰难。她经常抱怨感觉不舒服,经常头痛、肿胀和恶心。 “我很担心她。” 佩蒂·法南说,“我确实有一种直觉,情况不太对劲。”

加拿大应对孕产妇死亡

孕产妇健康专家表示,加拿大许多与怀孕有关的死亡是可以预防的,但需要一个可靠的系统,来收集和分享有关孕产妇死亡和遇险的信息。佩蒂·法南说,凯拉的血压也很高,她被告知要监测,但从未服药。

和黄女士一样,凯拉患有先兆子痫但未及时确诊。在她的案例中,她患上了HELLP综合征,这是最严重的先兆子痫之一。

HELLP的意思是溶血——红细胞被破坏——肝酶升高和血小板减少。她的大脑中形成了一个棒球大小的血块。家人是在凯拉被送往创伤医院接受紧急脑部手术后,才知道病情诊断的。 “然后我们开始了解和研究HELLP,凯拉每一条都符合。”她母亲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脑部手术后,凯拉再也没有恢复意识。一周后,家人无奈做出了取消维持生命措施的毁灭性决定。

当佩蒂·法南回首往事时,她后悔自己没有更强烈地要求对女儿进行密切的医疗看护。 “小心照顾好自己的女儿。”她说,“这需要认真对待。有人死了。我敢肯定她不是唯一一个。”

孕妇死亡数据不完整

凯拉·法南的情况不是例外。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2000年至2020年期间,有523名妇女死于妊娠或分娩并发症。但加拿大的孕产妇死亡数据太不完整了,加拿大妇产科医师协会(SOGC)的首席科学官库克(Jocelynn Cook)博士说,没有人真正知道有多少母亲在怀孕期间,或之后的几个月内死亡。她说真实的数字可能更接近800,甚至可能更高。她并不是唯一一个怀疑加拿大低估了孕妇死亡人数的人。

加拿大数据非常不完整,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它机构的一份国际报告估计,加拿大孕产妇死亡率比StatsCan报告的高出60%。如果这些估计是正确的,加拿大的孕产妇死亡率虽然按全球标准来看仍然很低,但在2017年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位居前三分之一,是荷兰、爱尔兰和日本等其它高收入国家死亡率的两倍。

加拿大监测系统有漏洞

库克解释说,孕妇死亡数字不完整的原因有很多。加拿大全国孕产妇死亡人数是根据死亡证明计算的。如果死亡证明标记为孕妇或产后妇女死亡,则被视为孕产妇死亡。但专家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这些表格经常出现填写错误。

孕产妇死亡案例的计算也因发生的省份或地区而异。一些省份使用世界卫生组织对妊娠结束后不超过42 天的定义。其它地区把产后一年都算在内,还有的地方可能根本不算产后时期。只有六个省规定了孕产妇死亡审查,这意味着如果妇女在加拿大其它七个省或地区死亡,她的死亡将不会有独立调查。

“如果我们不以相同的方式跨系统捕获信息,如果我们不问同样的问题,我们将永远无法真正了解实情。”库克说。为了帮助各省在发生孕产妇死亡时记录一致的信息,她创建了一份清单。 “我们从其它国家的数据中得出结论……这些病例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可以预防的。”库克说,“没有人希望他人死去。”

从险情中吸取教训

在她癫痫发作后,黄女士被飞机护送到多伦多一家医院,在那里她做了紧急剖腹产。她女儿索菲出生时体重只有750克,并在重症监护室度过了两个多月。黄女士生活在女儿出生的创伤和子痫的持久影响中,子痫引起了视网膜脱落和大脑的变化。她想知道这些是否本来可以避免。 “我认为,最糟糕的是看到解决办法的存在,然后却知道这里没有采用有效的解决方案,这是一种道德上的伤害。”她在反思,“这里为什么没有解决方案?”而研究像黄女士这样的危急情况是麦克马斯特大学妇产科副教授Rohan D’Souza博士毕生的工作。

“这种研究不仅可以告诉我们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了这些不良后果,还可以揭示我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来防止死亡等糟糕后果的发生。”

对于D’Souza来说,产后存活不应该是唯一的目标。

他说,孕产妇经常遭受足以改变她们整个生活的打击,包括婴儿死亡、大小便失禁、骨盆创伤、紧急子宫切除术和心理创伤。当发生险情时,医院通常会进行内部审查,但这些信息不会公开。“拥有最先进的审查系统,却将所知保密是没有意义的。”他说,“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一家医院,它也可能发生在另一家。”D’Souza正在致力于建设一个国家级监测系统,以确定最常见的妊娠并发症是什么,并收集每位医生可以从中吸取的经验教训。

别人的问题

在加拿大,医疗保健由省级政府负责。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说法,这意味着联邦政府无权要求,对每个省的孕产妇死亡和险情进行独立调查。该部门拒绝了采访请求,但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为了提升对孕产妇健康情况的认知,它正在致力于将住院、生命统计数据和人口普查数据集联系起来。声明称,这将有助于政策制定者了解种族和收入等因素,是怎么影响孕产妇健康的。 “然而,这些举措并不要求医生秘密分享有关孕产妇死亡或遭遇险情的有关信息。”

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的高危产科医生兼该校产科系主任由乔恩·巴雷特(Jon Barrett)博士二十年来一直倡导在加拿大建立更好的孕产妇健康监测系统。曾在英国接受培训的巴雷特说,加拿大的医疗保健是省级政府的责任。他认识到这一情况对在加拿大重建英国自上而下的体系构成挑战。但他说,国家问题需要国家级解决方案。

“我认为这是我们没有真正进行改变的一部分原因,每个人都说这是别人的问题。我认为女性没有被优先考虑。”巴雷特说,“我们要重视孕产妇健康,我真的认为这涉及公平和平等。”

佩蒂·法南说:“我失去了女儿,这是一种耻辱,我们本可以挽救她的。她本可以活在我们中间。”对于佩蒂·法南来说,任何改变都来得太晚了。她还说:“现状需要改变,凯拉的死必须有一定的意义。”

英国体系成为全球楷模

自1952年以来,英国的MBRRACE监测系统一直在跟踪和调查孕产妇死亡情况。牛津大学母婴健康学教授玛丽安·奈特(Marian Knight)博士是系统负责人。奈特博士说,每当一名妇女在育龄期死亡时,该团队都会检查她是否在过去的一年中分娩。“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可能会漏过英国发生的多达一半的孕产妇死亡事件,因为……如果孕产妇死于自杀,她体内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婴儿这一事实不一定会被写出来……在死亡证明上。”

英国法律要求向奈特的团队报告孕产妇死亡情况,并且机密调查的结果被四处分发。英国还有一个调查险情的系统。它的一个成功之处是基本上消除了与先兆子痫相关的死亡,这种病导致法南死亡,使黄女士癫痫发作。奈特说,这是因为有关血压控制和液体摄入的建议已写入国家级医疗指南。“这改变了患有先兆子痫的女性的命运。”她说。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