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中共霸权 加拿大外长:准备发起挑战

【大纪元2022年1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采访报导)加国外长公开表示,加拿大准备在中国(中共)破坏国际秩序时,向其发起挑战。应对践踏人权、干预影响西方国家的中共,应加强军事实力、法律制裁、经济脱钩,加拿大跨党派议员普遍意识到全球抗共进入了新阶段。

加拿大外交部长赵美兰(Melanie Joly)本月2日接受《日经亚洲》(Nikkei Asia)电话专访时说,国际准则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一直维系全球安全,加拿大承诺在印太地区扮演角色,准备在中国(中共)破坏国际秩序时,向其发起挑战。

加拿大11月27日公布最新印太战略,承诺未来5年注资23亿加元,强化印太地区的军事安全及网路安全,以及应对气候变迁问题,并由加深与亚太国家的合作,挑战中共霸权。

加国在最新战略中称呼中国(中共)为“愈来愈具破坏性的全球力量”,赵美兰认为,日、加、美、澳、纽组成的“五眼情报联盟”(Five Eyes)绝对可以在安全合作上有更多作为。

国会安全委员会副主席贝赞(James Bezan)不久前对大纪元表示,加拿大必须开始从对抗的角度来看待中共。“我们希望与台湾站在一起,因为他们继续动用武力,可能入侵台湾。我很担心北京对加拿大北极的兴趣,他们实际上有很大的能力探索和拥有北极内的地区,尽管其不是北极国家。”

“因此,我们必须拥有一支非常有能力和积极参与的军队来应对这些威胁。我们必须能够捍卫台湾的民主权利和自决权,而不是习近平通过军事力量强加的。”

情报局:中共的干预最猖狂、是全方位的

加拿大骑警(RCMP)专员卢基(Brenda Lucki)透露,骑警目前在调查中共等外国势力对加拿大普遍事务的干预。情报局分析总干事菲谢(Adam Fisher)11月在国会警告说,在对西方国家的外国干预势力中,中共的干预最猖狂,从西方国家政治体制内部进行腐蚀,是全方位的干预,从大选干预到选区干预,无所不用其极。

情报局向国会程序与国会事务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大量敏感内容被涂黑,但是仍可以看到,中共对加拿大的各级政府进行干预和渗透,并主攻加拿大中文媒体和华人社区。

Global News于11月7日首次报导称,情报官员已向总理简要介绍了来自中国(中共)的外国干涉活动,包括在2019年联邦选举中资助了至少11名候选人。中共还派特工进入国会议员办公室,试图贿赂前加拿大官员,并对被视为与其利益背道而驰的官员开展“侵略性攻击”。报导称,特鲁多和内阁成员在1月份首次听取了简报。

贝赞说,2021年大选至少8个选区受到影响。他对大纪元表示,现在是总理坦白说出他知道2019年至少有11名候选人通过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从北京获得资助的时候了。根据《加拿大选举法》,那些捐助者实际上应该被起诉。选举专员需要尽快对此进行调查。

“我们知道,北京中共代理人在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很活跃,这破坏了我们整体的社交环境。我们必须约束它,来保护我们自己在国内的民主。我们必须禁止北京政权的(干涉)动作或他们所拥有的控制。”

日前,加拿大骑警已经启动调查中共在加拿大设立的海外警察站点。“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报告显示,中共在全球30个国家设立至少54个警察服务站,其中3个位于大多伦多地区。

贝赞表示,对加拿大华人的恐吓要被制止。“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并起诉他们,逮捕他们,并最终确保他们为违反加拿大的刑法付出代价。”

他提到劳伦斯议员(Philip Lawrence)提出的C-281法案的修正案,实际上会为社区提供更多的议会监督,“在对个人进行制裁时,无论其来自哪里,从国家的角度来看,禁止其(入境)旅行,并要求经济制裁。他们不能将加拿大作为避风港。他们受到制裁,是因为他们是严重的人类侵犯者。”

加拿大参议员豪塞克斯(Leo Housakos)在一次论坛上说,西方民主国家正面临中共渗透引起的内部攻击,已经渗透到加拿大的学术界、新闻界、精英阶层和加拿大政府。“在世界各地,我们都面临着几个世纪以来从未见过的挑战。……这是一种邪恶,它不仅受到军国主义、经济攻击和经济武器的驱使,而且他们正在使用跨国镇压,他们正在渗透西方民主国家,……使他们从内部破坏中坠落。”

为对抗中共等“令人发指的政权”,他曾在国会提出要求进行外国影响登记的法案S237,以及打击外国腐败官员的S247(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加强版)。

因拒绝孔子学院而闻名的新不伦瑞克省前教育厅长、省议员卡迪(Dominic Cardy)对大纪元表示:“孔子学院是中共统一战线的典型例子,在利用西方民主国家的开放性来对付我们,并试图在多元文化的幌子下掩盖谎言、错误信息和阴谋。”

中共外交官曾威胁停止进口新不伦瑞克省的龙虾,以阻止关闭孔子学院,但遭到拒绝。

经济脱钩 抗共进入新阶段

11月2日,加拿大工业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发表声明说,对威胁到国家安全和加拿大国内外关键能源供应链的外国投资,会采取果断行动。同一天,加拿大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勒令3家中国企业撤出其在加拿大稀土矿物公司的股份。

此前,他在加拿大美国商业委员会主办的一个小组讨论中说,“我们想要的当然是脱钩:当然是与中国(中共)脱钩,我会说与世界上不具有相同价值观的其它政权(脱钩)。”“人们想与真正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进行交易。”

10月27日,加拿大宣布将加入印太经济框架(IPEF)。专家称此举意义重大,加拿大正在紧张的加中关系中寻找出路。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特克尔(Nury Turkel)表示,中共通过奴工生产的产品遍及83个全球品牌,“用受污染的消费品污染了全球供应链。”

世界上20%的棉花产品来自中国,而这些产品中的80%来自中国新疆。

以进口棉花为例,贝赞对大纪元表示,与其它西方国家一样,加拿大在棉花贸易中被中共的利益链捕获。中共会把自己的价值、利益融入到向西方国家出口的廉价产品上,“归根结底,我们必须审视我们的供应链。”

长期提倡脱钩的豪塞克斯参议员说:“如果你回顾历史,你永远无法同时安抚一个恶霸,并与其对话,这永远行不通。事情的真相是,西方民主国家已经对廉价的中国奴工产品上瘾了。……这是一个不幸的现实,让自己陷入了困境,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刻停止(hard stop)贸易。这很痛苦,但需要有愿望说‘我想停下来’,因为这是对的。”

新冷战是价值观之战

赵美兰在多伦多大学蒙克(Munk)全球事务与公共政策学院演讲时说:中共正在“越来越背离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

她说,加拿大将为来自中国的外国投资增加一个“新的国家经济安全视角”审查。加拿大企业在与中国开展业务时要“保持清醒”。

加拿大国会国防委员会主席、自由党议员约翰‧麦凯(John McKay)23日在一次论坛上表示,美国刚刚发布了新的国防战略。他们制定新的防御战略的原因是他们认为中国(中共)是主要威胁。

他说:“我们处于新冷战中,它代表的不是父母和祖父母认识的冷战。这是一场多层次的冷战,其中有军事和安全因素,也有更多的元素,不仅仅是经济、知识产权、企业对企业的关系、也是一种法治——契约的神圣性。”

他表示,加拿大公众在这方面的认识领先于政府,“无论多么缓慢,认识到这种战略竞争正在接近,如果你愿意的话,要有冷战心理。我不知道加拿大公众是否准备好接受这一点。但这正是我看到的走向。”

他对大纪元表示,目前加中关系已经从充满希望(由于对中共天真、直率的认识)到很艰难、甚至敌对的状态。

英国人权活动家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认为,这场冷战是一场价值观的战争,“我们没有宣布(冷战),是习近平宣布的。……如果你看看他的讲话和其党的文件,很明显它们与我们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的价值观背道而驰。所以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一点。”

他建议为经济脱钩做好计划。“我们需要建立不同的供应链和不同的市场,以确保减少对中国(中共)的战略依赖;还应该停止中国(中共)对我们关键国家基础设施的投资。所以我们绝对应该与中国(中共)脱钩,并使我们的(贸易)关系多样化。这就是应对我们面临的挑战的方法。”

责任编辑:田青

相关新闻
中共涉嫌干预2019年大选 加拿大国会启动调查
特鲁多在东盟峰会宣布提供逾三亿元援助
特鲁多会习近平:严重关切中共干涉加国活动
王赫:评中共G20外交—多边承压 麻烦渐多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解密中共间谍气球飘美国路线图
【菁英论坛】胡鑫宇案背后的“器官特供基地”
【远见快评】流浪气球点燃全美 重创中美关系
【探索时分】台海兵棋推演 中共惨败 美惨胜?
【十字路口】流浪气球令美中关系进入新冰点   
【舞蹈三剑客】7个旅行必备!神韵舞蹈演员巡演必带用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