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中共推数字人民币是输出专制

人气 3595

【大纪元2022年05月21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想像一下,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接触到美国的每一个汤姆、迪克和哈里的账户……他们就有能知道你的银行账户是什么,是哪一种,你的收入是多少,以及你是否遇到了财务困难。

今天,我要采访投资商凯尔‧巴斯(Kyle Bass),他是海曼资本管理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投资官,也是“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的创始成员。

巴斯表示:“我认为这(中共通过推出数字人民币输出数字专制)是过去50年中对西方的唯一最大威胁,而这正在被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现状)所掩盖。”

我们讨论了中国的新数字货币——数字人民币的危险性,以及为什么凯尔‧巴斯认为中共政权实际上是在故意搞垮其住房市场。

今天,中国的银行资产相当于GDP的350%,而房地产正在崩盘,因此你只需做些粗略的数学估算,就能意识到他们正在经历一场真正的金融危机。

我们还仔细审视了正在加强中的中俄联盟。

巴斯说:“中国的银行系统允许银联介入,为俄罗斯银行提供美元支付系统。现在,我们制裁银联了吗?没有。我们制裁了中国的银行吗?没有。”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凯尔‧巴斯,欢迎你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巴斯:我很高兴!杨。

中共数字人民币 为何是生死存亡的威胁

杨杰凯:上次你谈了,大约是在一年前,我们谈到了中国的数字人民币,以及它在根本上构成的威胁。你把它描述为一种生死存亡的威胁,根本上讲它就如同打了鸡血的社会信用体系(的一环),将影响许多其它国家。那么,现在,随着俄乌战争爆发以及中国对此的态度,我们看到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正在加速。我不知道是大举加速还是稍有加速,就请你说说吧。

巴斯:当然可以。随着今年年初的北京冬季奥运会——我们称其为种族灭绝运动会,中共所做的事情之一是强迫参赛者注册并下载使用数字人民币的应用程序,并强迫他们在北京期间将其用作支付系统。

当然这是强制使用电子人民币的开始,我的意思是,这将是中国推广它的方式。他们肯定会强制自己的民众使用它,不过,他们在这次全球推广电子人民币中的目标是多方面的。

第一个方面是,他们很想尝试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中国在全球交易中约有87%是以美元结算的。他们极度缺乏能源,极度缺乏食物,极度缺乏基础材料。他们每天都要在世界各地购买这些东西,没有人信任他们的货币,他们仍在使用一个封闭的资本账户。因此,他们不得不做什么?他们不得不使用手头的美元来结算,因此,他们想要做的,第一是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而也许比第一个方面更接近的目的,或者叫第一方面的A部分,是他们试图从根本上把中国的技术堆栈出口到全世界西方和东方发达国家的每个人。这意味着,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支付应用程序。

这是一个可以追踪你的位置、你的姓名、你的社会安全号码,你全部的身份识别信息的应用程序。它有地理定位能力,能提供了一条从中国政府到个人的直接线路,可以超出执法部门的职权范围,超出银行监管机构的保护或监督范围。

想像一下,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接触到美国、欧洲和加拿大的每一个汤姆、迪克和哈里,他们就有能力知道你的银行账户的内容、账户的基本情况、你的收入多少,你是不是遇到财务困难。想像一下,他们可以交叉运行一种算法,说“让我们来寻找使用Tinder(交友手机应用程序)的美国政府雇员,他们缺钱,也许已经结婚,我们可以立即腐蚀他们”,这给了他们一个方便的通道,去腐蚀世界上任何一个可以腐蚀的人。这是一个真正的国家安全问题。

数字人民币:输出数字专制的途径

所以,这是他们用来输出数字专制的一种途径,这是他们用来输出胁迫,输出贿赂,输出他们在世界各地的一带一路国家的所作所为的一种途径。我认为这是过去50年来对西方的最大威胁,而它正在被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所掩盖。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你看到了多少篇有关数字人民币的文章?几乎没有,对吧?是有几篇,但都不是很重要的,缺乏真知灼见。

杨杰凯:嗯,那么按理说,从根本上讲,俄罗斯及其中央银行受到了制裁,俄罗斯一直在寻找其它支付方式。我记得匈牙利说过,“好吧,我们将使用卢布来支付(从俄罗斯购买的)能源费用。”而中共当局正在与俄罗斯结盟。我们谈到了种族灭绝奥运会,期间他们签署了一项紧密合作的协议。我知道你非常了解这件事情,也许你现在可以为我们分析一下。

巴斯:是的,我认为世界需要回去重新阅读2月4日习近平和普京签订的联合声明。他们发布了一份公开的新闻稿,逐条说明了他们的新战略伙伴关系将是什么样子,说战略合作领域“无禁区”,这当然意味着包括高超音速技术、核技术,以及所有他们可能合作的好坏的方面。声明中,俄罗斯的普京基本上表态支持了(中共)对台湾分裂分子实施统一的概念,中国(中共)也部分支持俄国对俄罗斯的重组,实质上就是再次篡夺乌克兰。

是他们说的,他们出来告诉你他们是谁,他们要做什么。他们本质上在中共、俄罗斯和世界上其它邪恶政权之间形成了新的威权主义轴心。我认为这场战争的实质,就是迫使世界分化成基于规则、基于人权的西方发达国家和威权主义轴心国家。我认为,在未来几年,世界将继续朝着这两个方向迅速发展。

病毒是实验室设计的 疫情冲击经济

杨杰凯:我想稍微换个角度,直接看看中国的情况,比如说特别关注一下中国的经济。首先,我们刚刚摆脱——我希望是这样——一些非常困难的冠状病毒政策,其对美国经济、社会等产生了难以置信的负面影响。当时,由于受到中国政策的刺激,我们在美国这里也采取了封锁政策,这是从来没有人做过的。

因此,各地的经济都受到了冲击,中国经济一度受到了冲击,但是他们更快地走出了困境。那么,随着美国摆脱困境,现行的中国COVID政策和美国的政策对经济带来的影响有什么不同?坦率地说,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中国正在回归旧的(封锁)防疫政策,比如在上海和深圳。

巴斯:我对这个问题有一个略微不同的看法,其实,我想,你和我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你认可世界卫生组织作为武汉病毒,或新冠病毒,或随便你叫它什么病毒的仲裁者,并且乐意接受世卫组织的感染数字和各国的死亡数字,如果你认可这些数字是真实的,那么仅根据这些数字就可以得出一些非常有趣的结论。在14亿人口中,中国声称的死亡人数不到5,000人。

如果你想按组群进行细分,分离中国人的基因组,或者说让我们单看东亚人的基因组,会看到世卫组织对他们世界这些地区的分类方式,他们称之为亚洲的地区,包括了中东,(世卫划分的)东南亚包括了中东。

那么,如果你想分离出一个不包括中东的东亚基因组,你要从世卫组织的队列中减去中东,再加上中国。这一队列的人口有21亿多一点。如果你看一下世界其它地区的死亡率,那么你就可以推断,假设一切都是线性的,病毒对一个基因组的影响不比其它基因组大。

你应该会在这21亿人中看到有大量的死亡人数。在你的脑海中,在21亿人中,你会期望看到什么?应该有多少人……如果在一个有75亿人口的星球上有600万人死亡,那么在这21亿人口中应该有多少人死亡?份额上基本上应该是2.1除以7,(70亿人是)600万(死亡)——(21亿)应该是180万左右(死亡),而这个数字是22万。

所以,病毒不成比例地影响不同的基因组,如果你听懂了我的话。如果您接受所有这些数字。而且我不是科学家,我只是在做数学计算。我使用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些数字,将世卫作为仲裁者。

因此,我不相信这种病毒是通过人畜共患病自然传播的。我认为它绝对是在实验室里设计的,而且我认为它以不同的方式影响不同的人群。所以,当我听说深圳实行封城时,1750万人一下子就被封城了,巧合的是,最耐人寻味的是,在那一周在德州西部的原油达到每桶123美元的高点。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

封城致价格飞涨 房地产危机 为何仍能撑住

然后,当他们宣布对深圳封城时,原油从123下跌到100以下,五天内下跌了27美元。然后它又回升到117美元。而在这之后的两天之内,上海分两个阶段实行封城,这使得油价在三天内又下跌了20美元。

所以,杨,我认为中国其实正在拚命控制的是通货膨胀。他们的能源价格飞涨,他们的食品价格飞涨。所有这些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作为一个政府全都无法处理。我认为他们现在很恐慌。

杨杰凯:他们似乎无法处理的事情之一是这场房地产危机。中国经济大约三分之一依赖房地产,泡沫巨大。它比美国曾经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要大几个数量级,我猜,对不对?

巴斯:哦,真的吗?是的。

杨杰凯:目前还不清楚,看起来其正处于崩溃的过程中,但有时,居然,它仍能撑住。我知道你一直在关注这方面。

巴斯:是的,第一,基本上讲,房地产在中国的规模很大。不只是住房,民用地产和商业地产约占其经济的三分之一。在美国,这一比例约为17%或18%。所以它在中国影响很大。你关注的可负担性方面,中国一线城市的平均住房价格,除以平均收入或收入中位数,其价格达收入的35~36倍。

与美国的情形相比,美国在2008年发生住房危机时,我们达到了6倍,这就是可负担性崩溃的限度。那么,相比之下,在中国会发生什么?我的看法是,他们有一个封闭的系统(与开放世界不同)。

中国他们在墙内有自己的系统,有自己的宣传机构,有自己的经济,有一切以人民币为基础的活动。他们与世界其它国家的往来基本上是以美元为基础的。在国内,这棵经济之树可能会倒下,但是没有人能够听到,因为中国人民银行(中共央行)可以随心所欲地印刷货币,而且他们已经这样做了。

他们可以填补银行的漏洞而不引起危机。他们可以手脚并用保持所有30个盘子旋转,但是重要的是,要注意习近平没有意识到的方面,中国的经济计划者也没有意识到的方面。现在,我来提醒大家,中国的这个游戏只玩了20年。

他们从2000年初才有了某种基于资本主义的经济,而美国在这方面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了。看看我们在2008年把它搞得多么糟糕。

不顾一切印钞 房地产搞投机 人口大量减少

我只想说这一点:相对来说,玩儿这个游戏他们还是新手,但是他们走到了这一步:不顾一切地印钞,在中国的房地产领域里搞投机,以至于实际上造成了人口大量减少。

因此,今天在中国发生的情况是,中国女性的平均生育率现在只有1.2,而你需要2.1的出生率,才能实现人口平衡。我们都知道世界上各个国家的人口趋势是什么样子。在中国,我们知道,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将会有一个相当大的下降趋势。

杨杰凯: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这个巨大的人口漏洞之上,他们不知道如何应对。

巴斯:说得对,他们的人口趋势曾经(一度)已经相当线性化,现在在非线性移动,在2040年和2050年之间,将出现人口数量大幅下降。但是现在发生了一种情况,他们允许房地产价格如此飙升,以至于有效地打击了整个中产阶级的购买力。

所以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中国的男性和他们的父母住在一起,不结婚,也不生孩子,因此,出生率暴跌,这是房地产市场炒作猖獗的直接结果。因此,你看到习近平在压制房地产市场,就在上周五,多个开发商刚刚停止了在香港的交易。

开发商们说,“我们就是无法提交我们的年度报告。”你们无法提交年度报告是什么意思?你们一直在撒谎,现在你们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们的杠杆率过高,他们现在都要破产了。好吧,中国政府会用人民币对它们进行重组,那是绝对的。如果你是一个西方人,持有(中国地产股的)美元债券,我说,你最终会得到你应得的,那就是归零。因此,我认为中国政府正在有意让(房地产)价格回落,然后他们将让房价保持不变,或试图保持不变,以便持续改变其人口结构。

所以,该趋势将不会是一个崩溃并通过印钞带来的立即反弹,每个人都会(因房价飙升)感到高兴,就像我们美国在2008年和2018年(危机)时那样:我们采取了重大的重大举措,因为我们可以印钞并扭转危机。在中国,影响不大。

实际上现在(美国)这里也在发生这种情况。我们都知道,资产价值上涨得如此之多、如此之快、远远超过收入,以至于我们的实际收入为负。

所以我们都在这个桶里。这是由于中央银行在经济上扮演上帝的角色,你我都知道这不可能无限期地发生。我们会遇到这些麻烦。所以我认为中国正在发生巨大的重置。它是由政府实施的,以利于政府,利于中国的长期发展,不利于任何在中国投资的人。

中国缺少能源、食物、基本材料

杨杰凯:很精彩!实际上,关于你之前的观点,我还没有听说过关于病毒实质上具有针对不同人口的特异性的说法。你最近有没有看到这方面的任何科学论文?是否看到过任何关于这个问题的实际研究?出于好奇(我想了解),我们正谈及一个理论,有人会调查它。

巴斯:是啊,这不是一个理论。我实际上向你展示的是真实数据。我只是整理了一个电子表格,花了好几个晚上。在我工作的时候,发生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过去,如果你去世卫组织的网站看数据,可以下载一个Excel电子表格,其中一栏曾经是每10万人的死亡人数,是为了给你一个可以与世界上其它国家相比较的数字。中国的数字比阿塞拜疆好,比许多其它地方好。

杨杰凯:但是我们刚刚讨论过,我们不能相信中国(中共)的任何数字。我不是说它可能会低很多,但我认为,不是5,000。

巴斯:对,嗯,让我们假设跟踪误差为1000%,它(中共发表的死亡数字)仍然没有接近应有的数字。如果有一个对数正态分布,或者我们只是说,如果世界各地的死亡人数是线性分布,你会看到一个更多,更多……你会看到一个高得多的数字。

因此,人们会认为许多其它东亚国家正在报告合理的数字、真实的数字,让我们干脆假设中国不真实。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去查看这些数字,我不是一个遗传学家或遗传统计学家,但是我可以像你一样看到这些数字(有问题)。

杨杰凯:是的,关于封锁的另一件事,我认为非常有趣的是,它与油价降低有关。你会认为可能有人在这个问题上捣鬼。这还影响了苹果和特斯拉的产品。我们刚刚在 “聚焦中国 ”(China in Focus)节目中采访了蒂凡妮‧梅尔(Tiffany Meier),我们(媒体)的一个节目刚刚报导了此事。封锁的影响相当大,影响不局限于中国国内,我想。

巴斯:是的,对,重申一下,你想想中国缺少什么?他们每天迫切需要什么?那就是能源、食物、基本材料。所以封锁没有(产生好的效果)。它已经对技术产生了类似的影响,对全球经济学家产生了类似的影响,立即重新勾勒了中国的增长数字,从而重创了中国极度短缺的大宗商品市场,重创了金属行业,重创了食品价格,重创了小麦生产,重创所有这些不同的行业,这些行业宣布:“中国的需求将受到影响,因此,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预期。”

中国经济面临风险 资金流出量呈指数级增长

嗯,这可能正是中国(中共)希望他们做的,因为你和我都知道中共一直在囤积粮食。在普京发动入侵之前,他们一直在尽可能多地储存能源。这是人们不知道的事情。在过去10年中习近平和普京曾经会晤40次。在过去的10年里,我还没有和我的大家庭见过40次面。不要告诉我:他们并不亲密;也不要告诉我:这个计划在过去十年中没有被研究过。他们一直在合作。他们都知道。普京等到(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才入侵(乌克兰),这不是巧合,这不是巧合。

你去看看中俄之间的所有言论和市场上的宣传。他们在12月、1月明确表示,没有任何入侵计划,俄罗斯国防部长说。因此,一切都摆在那里,杨,包括这些会晤、2月4日的(中俄)联合声明以及所有关于病毒的工作。重申一次,我自己都开始觉得听起来太阴谋论了,但是我想了想,是谁从病毒中受益,谁没有受益?你或许还记得,中国的经常账户,本质上是(反映)资金流入与流出,正在进入负值领域,是为什么?

中国民众被允许到国外旅行、消费和投资,你猜他们要用什么来消费?没人收人民币,所以他们不得不花费美元、欧元、日元或英镑,因此,资金流出量呈指数级增长。与此同时,香港的抗议活动达到了顶点。神奇的是,冠状病毒发生了。这能让中共做什么?这使得中共可以关闭国际旅行,镇压本国人民,并悄悄接管香港。因此,所有这些事情对中共来说都恰到好处。

杨杰凯:是啊!

巴斯:恰逢其时。

杨杰凯:非常惊人。

巴斯:是啊,而且他们仍然被封锁着,他们的经常账户非常积极,他们在建立美元储备,同时他们尝试推出他们的数字人民币。这似乎是一个环环相扣的邪恶计划,回顾一下你就知道了。

杨杰凯:然而,你仍然认为中国经济面临极大风险,因为它的(银行资产)价值相当于GDP的350%。

巴斯:没错,那是他们的银行系统。美国的银行系统在2008年陷入危机时大约是我们的GDP的1倍杠杆,所以我们有大约17万亿的(银行)资产,有大约17万亿的GDP。如果你把资产负债表以外的非银行资产,比如房利美和房地美产业,以及衍生品小市场这样的资产包括在内,它就达到了1.75倍。今天中国的银行资产占GDP的比例是350%。

这意味着他们的银行比我们银行的杠杆率高得多,其经济的三分之一依赖于房地产,而房地产正在崩盘。你只需做些粗略的数学估算,就能意识到他们正在经历一场真正的金融危机。现在,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用人民币填补这些漏洞,但是对中国的美元投资者来说,中国的美元债券指数达到有史以来最高收益率,意味着价格处于最低水平,而且将继续走低。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如何有效制裁

杨杰凯:那么,让我们说一说俄罗斯局势。我不禁注意到,就在这次采访前不久,你看到财政部长基本上在说,“对于中国”,这是我的转述,“看看我们怎样对付俄罗斯吧,如果你们以这种方式行事,那么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你们身上。”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对此表示赞同。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巴斯:如果美国,以及我们说的西方盟国,不打算参与一场热战,那么我们决定做的就是提供一些致命性武器援助(给乌克兰)。但是我们最举足轻重的措施恰是(对俄罗斯)经济制裁。迄今为止,我们所实施的制裁措施有很多属于宣传,没有太多付诸行动。我的意思是,我们并不愿意制裁俄罗斯的主要业务。他们三分之二的经济是向世界其它地区出售原油和天然气。

他们每天生产约1150万桶原油,出口800万桶,消费约350万桶。因此,在我们拒绝制裁普京的能源业务的每一天,西方其它国家都会给他送去大约8亿美元的资金。想想看吧,800万桶×100,而且这还不包括天然气——这是另一项,大约每天另外2亿美元。无论如何,我们还没有有效地制裁俄罗斯。我们制裁了一些银行,但是没有制裁处理能源行业所有付款的银行。

我们制裁的那些银行,欧洲表示他们也要制裁它们。而德国拖了后腿,没有跟进这些制裁。因此,是的,我们决定追查俄罗斯的高层、寡头,我们知道他们与普京勾结并分享资金,或帮助保护他在世界各地的个人资金,但是我们并没有阻止血液流向肿瘤。我们一直不愿意制裁这种能源行业。

如果我们也不愿意制裁,那么,(虽然,)维萨(Visa)、万事达(MasterCard)按照我们的主要制裁名单,立即停止为俄罗斯银行办理美元支付,就在第二天,发生了什么?中国的银行系统允许银联介入,为俄罗斯银行提供美元支付系统,不成问题。现在,我们制裁银联了吗?没有。我们制裁中国的银行了吗?没有。我们从来没有,也不敢,对违反我们的主要制裁措施的各方进行二次制裁。

因此,杨,如果我们的制裁是真实的,就不该是(布满大大小小漏洞的)瑞士奶酪,然而现在它是一块巨大的瑞士奶酪。我们给予制裁,然后在财政部的网站上给出了如何变通的提示:“如果你与能源、任何能源服务,或任何能源业务的供应商有往来,你就可以豁免。”我们还会告诉你如何绕过制裁。因此,我的观点是,如果制裁是一个主要工具,我们最好使用它,我们应该立即制裁他们的能源行业,这当然会导致原油可能上涨到每桶200美元。

这会造成伤害,但是它真的、真的、真的会让俄罗斯举步维艰。俄罗斯的产量每天下降约55万桶,因为一些西方国家由于道义上的原因或担心他们将来可能受到制裁而不愿意购买俄罗斯的原油。这对俄罗斯的生产产生了巨大影响。原油在他们的管道中倒流,迫使俄罗斯的能源公司停产。想像一下,如果我们全面制裁他们的能源行业,那么只需六个月我们就可以让他们的能源停产,真正切断流向肿瘤的血液。我们也会付出代价。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想实现变革,我们需要在制裁上一路走下去,并表明我们是认真的,因为我们仍然掌握着所有的底牌来阻止这一切,或者说,大大减少在乌克兰发生的杀戮、强奸和破坏,并阻止中国(中共)可能对台湾采取的行动。

杨杰凯:凯尔‧巴斯,很高兴能再次采访你。

巴斯:谢谢你的邀请,我很高兴,杨。◇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自由开放的科学讨论遭大科企封杀
【思想领袖】癌症增加表明疫苗改变免疫反应
【思想领袖】科尔:恐惧才是真正大流行病
【思想领袖】如果你不知真相 如何反对暴政?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新闻看点】中共助推拜登决断 美或不取消关税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马克时空】克里米亚基地大爆炸 乌军逆袭还是俄军自爆?
【未解之谜】南极是地下世界入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