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北京三个奥运村 如今均变成隔离营

人气 972

【大纪元2022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言综合报导)《金融时报》报导,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持续之际,北京已将原本用于安置冬奥会运动员的奥运村变成了检疫中心,以隔离潜在的感染者。

当局在2月的奥运会期间使用了封闭“泡泡”,将外国运动员、教练和记者隔离开来,不让他们与“泡泡”外的人打交道,称为了防止老外将疫情带进首都。

现在,人们看到威胁来自内部之际,当局仍执意对考验其防疫政策的奥密克戎(Omicron)变体清零。在极端的清零政策指导下,中共不惜对数千万人一次次实施封锁。

5月份,首都北京在疫情出现好转后放松了限制措施,但本周疫情再次回头,周四(6月16日)报告了18个新增病例,均与之前发生在朝阳劲松一家酒吧的群聚感染有关。

而3月份率先实施封城的上海终于在6月1日解封后,上周也由于位于徐汇区中心地带的一家知名美容院——红玫瑰爆出群体感染事件,而引发新一轮恐慌和封锁。

新一轮疫情下,北京关闭了该市娱乐场所,数百万人每天被迫排队接受COVID检测,6,000多人进入隔离状态。而在政府强迫人们使用智能手机中与当事人位置数据相结合的“健康码”作为出行通行证后,被隔离人数激增。

人权组织警告过说,中共可能利用其庞大的COVID监控基础设施来扼杀异议声音。如果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上没有绿色健康码,公民就失去了自由旅行的权利。

6月13日,很多网友在社交平台反馈,多名扫码进入“取款难”储户维权群而欲前往郑州村镇银行沟通取款事宜的储户,其健康码都被赋红码。

三个奥运村均成隔离营

上个月,北京市人口最多的朝阳区的隔离中心床位告罄。本周,当地政府用大巴将数百名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病例密切接触者向北送出两小时后,关进位于张家口崇礼滑雪镇的奥运村。

二十多岁的北京居民肖恩(Sean)在去过一家便利店后被追踪系统定位,之后被送往冬奥村。此前,该便利店发现了一名COVID-19确诊病例。

他说,他在进入自己(隔离)房间的路上经过了一个奥运吉祥物冰墩墩(Bing Dwen Dwen)雕像。现在,他被禁止离开房间。

“我在家里检疫了六天,然后他们把我带到这里。”他说,“我想我需要在这里待七天,但没有人告诉我具体什么情况。”

冬奥村里一家酒店的接待员说,酒店将在10月份重新对公众开放。他说:“所有的冬奥会设施都变成了集中检疫设施。”

一名被隔离到奥运村的女性发布了一张她窗外的跳台滑雪中心照片。

中共官员似乎已经意识到,花费数十亿美元建造的北京三个奥运村和“泡泡”基础设施成为不可多得的隔离设施。2月份冬奥之际,被封闭在泡泡里的外国运动员及相关人员有严格的日常测试要求,他们的交通路线被封锁,与公众隔绝。

还有数百名北京居民被隔离在奥运会开幕式所在的鸟巢体育场旁的运动员村。一排排的公寓楼被高高的围栏围住,由戴着口罩的大白把门。

“这里曾是奥运村,现在是隔离区。”一名警卫说。他拒绝透露有多少人被困在里面。

在北京第三个奥运村和高山滑雪降滑赛项目所在地延庆,墙上画有奥运五环的酒店安置了更多潜在的COVID病例。一名工作人员证实,该村也被变成了一个隔离营。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系列片(10)
湖北河北福建多地被封锁 厦门大学封闭
湖北中学教师烧烤摊猥亵女子 当局通报惹议
台风“木兰”登陆 广东海南多地交通停运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两次“封岛” 北京赔惨!
【横河观点】环台军演泄密 美关注武统时间表
【秦鹏直播】FBI突袭海湖庄园 川普反击
【新闻看点】百度现“京台高铁”图?网民哄笑
【十字路口】富豪喊抗共 北京对台战略藏诡计
【军事热点】精确打击导弹使海玛斯如虎添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