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丢掉幻想 寻找摧毁中共暴政的现实道路

——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专访

人气 3616

【大纪元2022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今年6月4日是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纪念日,当年中共对学生的血腥屠杀影像并未被人们淡忘。如今在中国大陆,严酷清零防疫政策下,同样难抹去封城制造人道灾难的阴影。

六四学运亲历者、现旅居澳洲的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向大纪元回顾了六四事件的背景、过程和影响。他认为,从六四屠城到今天的清零封城,都是依靠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力。中国人必须丢掉一切幻想,寻找到摧毁中共暴政的现实道路。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当年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大屠杀之后,许多学生领袖、知名知识分子及赵紫阳系统的官员被迫逃往海外。本是北京大学法学系教授的袁红冰,1994年被中共当局以“企图颠覆社会主义制度”进行审讯,后被流放贵州。2004年8月获澳洲政治庇护。他曾出版《“六四”之殇》一书,见证1989年6月3日入夜到4日凌晨,中共军队血洗北京的惨况。

六四运动是中共建政后一次全民性反抗

袁红冰6月2日对大纪元表示,六四运动是中共建政后的一次全民性的反抗。“它是以学生运动为起点,最后实际上发展成了一次全民性的反抗。”

他回顾六四发生的背景:“因为在八九六四之前的十年间,中共内部的大良知者胡耀邦先生一直在推行一种自由化的路线。当时中国出现了十年的思想自由的时期,正是在那个时期废止了人民公社,这个由毛泽东建立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集中营,推进了农村的经济改革。但是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内部的顽固派,也就是中共暴政的主体,他们不能允许胡耀邦推行自由化。在1987年,中共的党内顽固派通过一场宫廷政变剥夺了胡耀邦的权力,对胡耀邦进行政治迫害。以至于在1989年,胡耀邦含冤去世。而胡耀邦先生的去世,震动了整个中国社会的良知。”

他说六四运动直接的起因是基于对胡耀邦的悼念,但实际上是怀念在胡耀邦主政的十年间出现的思想自由历程。

“而在爆发了八九六四这次全民反抗运动过程中,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党内的元老派、中共党内的保守派占据了主导的地位。最后动用几十万大军血洗北京,把中国的这次全民反抗运动淹没在血泊之中。”

图为2020年6月4日,一名香港人在维多利亚公园烛光悼念在1989年六四中被中共杀害的学生和市民。他拿着的海报展示的是著名的被称为坦克人的男子在北京长安街上只身阻挡中共坦克车队前进。(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丢掉一切幻想 中国已到大变革前夜

袁红冰说,邓小平随后建立起的是一个中共权贵市场经济,是以权力的腐败为发展动力的市场经济。其目的就是为了维护和巩固中共暴政,而不是为了把中国推向自由、民主。

“所谓的中共权贵市场经济就是以中共的腐败权力为中心,以权钱交易为润滑剂,以没有道德底线的对物性贪欲的追求为基本动力,以对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的毁灭性开发和利用为条件。”

袁红冰痛心地表示,就在这时,国际社会对中共采取一种姑息养奸的绥靖主义。“说什么中国经济只要发展到一定的水平,中共暴政就会自然地走向自由民主。他们散布着这样一种极其荒谬的经济决定论,为实行绥靖主义进行辩护。

“而今天的事实证明,中共利用西方白左政客所推行的这种绥靖主义提供的战略发展机遇期,积累起了巨大的经济能量,而且他们正在把这种经济能量转化为中共暴政的共产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政治和军事能量。这就是今天我们面对的现实。”

袁红冰又批评,在中国国内,也一直有不良的思潮:

“事实在八九六四过去的33年间,一种保共改良主义不断地宣扬什么要对中共进行和(和平)理(理性)非(非暴力),要对中共采取所谓符合中共法律的方式来进行和平抗争等等,这一系列的保共改良主义的思潮,事实证明都是失败的。33年过去了,中共暴政仍然在固守着他们的一党独裁专制的政治底线。而且自从习近平主导中共的最高权力以来,中共暴政在急剧地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走向共产极权主义,在全球扩张。”

袁红冰说,所有这一切告诉中国人必须丢掉一切幻想,然后寻找到摧毁中共暴政的现实的道路。

他说:“实际上前苏联和东欧人民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要创造条件,再一次发动全民反抗,然后效法前苏联和东欧人民,把全民反抗果断地转化为人民起义。只有这样才能摧毁中共暴政。这也是一条前苏联和东欧人民已经成功的实践的道路。”

他认为现在是需要总结前苏联和东欧地区人民的经验,思考如何通过全民反抗到人民起义,彻底摧毁中共暴政的现实道路的时候了。因为整个局势发展到今天,中共当权者的所为已经为人民起义创造了机会。

袁红冰说:“他(习)的全面的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已经把中共暴政带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危机时期。从国际政治的角度讲,现在中共在国际上是空前的孤立,只能和一些乞丐国家、一些恐怖主义的国家为伍。”

“在中国的国内,在回归毛泽东的原教旨主义的同时,摧毁了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国的经济大危机和前所未有严峻的失业大潮,都即将爆发。”

袁红冰说,现在在中国国内,不仅是民怨沸腾,而且是官心动荡。官员的怨气如地火奔行。

“国内了解情况的朋友讲,现在中国国内最大的一个躺平的群体不是年轻人,而是中共的千万官员。这些中共官员普遍采取怠政的方式、不作为的方式,来发泄他们对习近平的不满。所以现在习近平可以说是内外交困,政治、经济、社会的危机全面来临。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大变革的前夜。”

从六四到今天的防疫清零 均属国家恐怖主义暴力

和世界各地温和的防疫方式不一样,中共专制政权采用严厉封控为特点的所谓动态清零方式。由于封城发生的人道灾难,在最近封城两个月的上海呈现后震惊国际,尽管当局宣布上海6月1日起解封,但人们对此仍心有余悸。

中国微信公众号“城市数据团”近日发表不久就被封杀的文章《2亿人口在4月静止》,披露在中共严厉的防疫模式下,中国曾有2亿人口(相当于上海的八倍)在4月处于变相封城的“静止状态”,而他们所在的地区,很多并没有受到关注。

袁红冰表示,中共从邓小平开始,它主要是依靠两个方式来维护政权。一个是国家谎言,通过大外宣、大内宣的机器,不断地制造铺天盖地的谎言,掩盖事实的真相,来维护欺骗世界和人民、来维护它的统治。中共暴政维护统治的另外一个方法就是使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从六四屠城到今天的所谓的防疫清零,实际上都是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来展开的。

“当年的六四的屠城就是军队赤裸裸地血洗北京,把人民的和平抗议淹没在血泊中。而这次的所谓清零,中共也调动了大批的这个军警,而且动用了秘密警察的力量。”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次的防疫清零和八九六四的屠城,在背景上都是依靠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袁红冰说。

香港之难会否极泰来

30多年来,世界各地纪念六四的活动遍地开花,但中共专制染指的香港,近三年失去了自由纪念的空间。

袁红冰说,中共独裁政权不顾国际舆论的谴责,也不顾香港人民的抗议,通过所谓国家安全法彻底摧毁了残存在香港的最后的一些自由。大规模的纪念六四活动没有办法再举行,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中共的疯狂已经到了顶点。但事情快到极点以后,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化。

“中共暴政摧毁香港的自由,等于给它自己的脖子上又套上了一根绞索。”袁红冰最后表示。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支联会被控颠覆案再提讯 邹幸彤高呼“毋忘六四,抗争到底”
六四学运领袖 探讨反抗中共暴政的出路
纪念六四33周年 洛杉矶多团体活动开跑
“六四”33周年 “勿忘六四”图片展法拉盛展出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