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农作物问题或推升多年的高粮价

人气 621

【大纪元2022年06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来自美国北达科他州的农场主埃里克·布罗滕(Eric Broten)原计划今年播种约5000英亩的玉米,但持续的春雨使他只能播种3500英亩。在该州,今年可能有四分之一或更多玉米的播种,未能按计划完成。

玉米是重要的粮食作物和饲料作物,美国北部的玉米种植所遇到的困难,将使全世界农作物总收成出现问题,而这些问题将会导致持续多年的供应紧张和粮食价格高企。

俄罗斯对乌克兰这个主要的农业出口国的入侵,使小麦、大豆和玉米的价格,在今年早些时候接近了历史最高水平。恶劣的天气也使中国、印度、南美和欧洲部分地区的粮食收成减少。同时,化肥短缺正在导致全球许多农作物减产。

据路透社采访的农业高管、行业分析师、农民和经济学家表示,在农业领域,世界也许从未见过同时发生种植中断的这种程度。这意味着,可能需要很多年的时间,全球粮食安全才能恢复。

肥料生产商Nutrien的首席经济学家杰森·牛顿(Jason Newton)说:“通常情况下,当我们处于供需紧张的环境中时,你可以在一个种植季节内将之重建。而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情况,以及(乌克兰战争带来的)相关限制……我们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上周表示,世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饥饿危机,今年有可能发生多起饥荒,而2023年的情况将会更糟糕。

在关键的北美收获季节到来之前,从曼尼托巴(Manitoba)到印第安纳(Indiana)的谷物播种均被迫延迟。这引发了对粮食产量下降的担忧。此前美国玉米的产量最高,而其产量的减少将波及整个粮食供应链,并最终使消费者面对比现在更高的肉类价格。因为玉米是牲畜饲料的一个关键来源。

自2020年疫情开始以来,由于运输问题和强劲的需求,全球玉米供应一直很紧张,而且预计会进一步下降。据美国农业部(USDA)预计,今年收获前的9月,美国玉米季末库存,将比疫情前的水平下降33%,而2023年9月的库存将下降37%。

播种延迟

在北达科他州,到6月中旬,玉米通常至少会长到膝盖高。但现在,该州有大约三分之二的农作物,甚至才刚刚从地里冒出来。

由于天气问题,直到5月下旬,布罗滕才能开始种植任何玉米。他已经两次将自己的种子换成了季节较短、产量较低的品种。最后,他不得不承认,如果再播种就已经太晚了。理想情况下,他应该在这个月的第一周就完成玉米种植工作。而现在,他已无法等田地变得再干一些了。

布罗滕说:“我们一直在挑战极限,在过于潮湿的土地上播种,只是想把作物种进去。”他指出,在他的玉米田里,仍然可以看到车轮的痕迹,那是他的农机在湿漉漉的泥土中压出的车辙。

他说:“我们农场的收获目标将大大降低。”

缓慢的春播步伐,已经迫使美国农业部在上个月将其全国玉米产量预期下调了4蒲式耳/英亩。仅此一项就使美国的收获预期减少了900多万吨,或相当于中国去年创纪录的从美国进口数量的几乎一半。

拜登政府采取了鼓励种植的措施,以期抑制已经达到几十年来最高水平的食品价格上涨。政府取消了对在环境问题较敏感的土地上进行种植的限制,增加了对国内化肥生产的资助,并使更多的县有资格在今年种植第二茬作物。但是,保留耕地面积有限,土壤的生产力可能较低,而在种子和农作物化学品价格如此之高的情况下,农民对冒险种植双季作物也感到很犹豫。

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的经济学家表示,美国农民可能会保留约320万英亩、专门用于种植玉米的土地,转而申请“被阻碍种植保险”,以便在天气不允许种植玉米时,就此索赔。

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说,北达科他州可能有很大面积的玉米田会符合“被阻碍种植保险”条款;而已经种植的作物,会“因提前或正常到来的霜冻而遭受损失的风险升高了”。

该问题向北一直延伸到了加拿大边境。4月份的大雪之后,5月份的暴雨冲毁了加里·莫莫蒂克(Gary Momotiuk)的田地,并迫使他在半夜里重新安置惊慌失措的牛群。

49岁的莫莫蒂克在位于加拿大曼尼托巴省多芬(Dauphin)附近的农场说:“田里的积水有多高?那简直是太疯狂了。这可能是我们第一次可以在农田里抓鱼。”

直到6月中旬,莫莫蒂克仍有1200英亩的土地没有播种。他放弃了原来播种有利可图的油菜籽和小麦作物的计划,因为它们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成熟。

投入成本增加

由于从化肥到运行农业机械的燃料等投入成本仍然居高不下,农民们可能很难从这个季节所面对的挑战中恢复过来。如果利润受到挤压的农民减产,总的粮食产量可能就会受到影响。

此外,巴斯夫公司(BASFn)负责美国作物的副总裁斯科特·凯(Scott Kay)警告说,保护作物免受杂草侵害的除草剂短缺,可能会持续下去。

乌克兰的粮食产量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重建。因为战事破坏了该国的农作物处理、储存和运输的基础设施。在战前,该国的玉米出口量占全球的17%,小麦出口量占11%。

肥料生产商Nutrien的经济学家牛顿说,即使战争结束,全球粮食供应也可能会保持结构性紧张。他说,减缓气候变化的努力,正在推动对生产生物燃料,而不是出产粮食作物的需求。而且中国方面正在进口更多的粮食,因为它的农业用地已经越来越少了。

粮食贸易商Archer-Daniels-Midland的首席执行官胡安·卢西亚诺(Juan Luciano)预计,全球主要农作物的较低供应,还将至少持续两年。乌克兰农业部长就此表示,这场战争将造成至少三个季度的全球小麦短缺。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中共“躲避”UN粮食会议 美官员说不奇怪
报告:俄乌战或引发全球粮食危机和经济衰退
国家安全新领域:美国农地与中国粮食需求
粮农组织:化肥成本飙升恐加剧粮食危机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比佩洛西更狠?金三胖打脸中共
【秦鹏直播】邓家少爷炫富火爆 朝鲜称抗疫胜利
【横河观点】细数中共对台白皮书的荒唐可笑
【财商天下】洪灏:中国GDP超低 勿期待股市反弹
【新闻看点】中共助推拜登决断 美或不取消关税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