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王维洛:“无预警泄洪”藏秘密

人气 2508

【大纪元2022年07月01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7月1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我们今天的嘉宾是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新闻大家谈

今日焦点:“中共特色”无预警泄洪,三大不可告人秘密;习近平改应急体制,解散一支队伍,埋下重大隐患;没钱没权却要守土尽责?地方:臣做不到啊!

在上期节目中,王博士向我们介绍了,为什么中共当政后中国水患暴增,汛期变成洪灾期;也解释了今年6月,广东英德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是遭上下游水库泄洪和蓄洪“夹击”所致。

接上文:【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与水斗 洪灾暴增

本期节目,我们请王博士继续讲讲面对人为洪灾,中共的救灾机制又出了什么问题。

无预警泄洪 为何成“中共特色”?】

扶摇:王博士,您之前说泄洪洪水的破坏力远远大于自然洪水的破坏力,水库泄洪导致很多地方连年水灾。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退一步讲,如果不得不泄洪的时候能提前通知当地百姓,安排大家有计划地撤离,所受损失最起码不会那么大。

但是现在,“无预警泄洪”已经成了中共的一个“特色”了。比如今年6月的江西乐平水灾,有那里的民众告诉本台,当地没有预警,等水进村了才开始敲锣。去年10月山西祁县水灾,那里也有民众也告诉大纪元,当地无预警泄洪,导致他的父亲被洪水冲走。

还有去年7月20日,郑州遭遇特大暴雨。郑州城外的常庄水库无预警泄洪长达14个小时,官方直到20日深夜才发出相关通告,那时郑州已经被淹,酿成重大伤亡。

这样的事情还有多。请您谈谈,中共为什么总是无预警泄洪呢?

因素之一:气象预报的准确度

王维洛52:50 那个无预警泄洪,它有很多技术的先决条件,或者说政策的先决条件。

譬如说它要天气预报的绝对准确,这是第一个挑战。就是说你要知道什么时候降雨,降雨有多大,降雨有多少能形成地表径流,这要很准确。

在2021年郑州洪水的时候,中国的专家就出来说了:说欧洲先进国家天气预报的准确率也只能达到百分之二三十;我们中国的水平也就是这样,没有赶过欧美的先进国家,所以出错是大家要理解的。

在洪水之前,正好去年7月1号的时候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庆祝中国共产党100周年纪念的时候,北京市的气象局他们就用人工干涉天气的手段,准确到……他们自己说的:我们就准确到小时和分了。就是让雨在习近平讲话的时候它不下来,讲话之后它就下来。他说:我们就已经能够准确到这么一个地步啊,水平很高。

但是洪水来的时候他说:我们的水平还不够高,也就百分之二三十。等到也就10天以后,中国的报纸上又开始吹了,说我们中国现在气象预报的准确度,达到了89%。他又说我们的气象之预报是能很准的。

今年他也预告了。今年3月份的时候,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开两会结束的那一天,他们有部长通道。水利部部长李国英也就答记者问,就说今年要发生灾害什么东西。

那么到了5月9号的时候,应急部的负责人又出来讲了一遍,他就说今年的洪灾主要发生地是在黄河和淮河流域。大家记住黄河和淮河流域。

那到现在为止,黄河和淮河流域是干旱、是炎热,还没有发洪灾,但是它起码还有3个月的时间。就是说,6月份过了还有7月份、8月份、9月份,你也不知道它是不是(会准确预报)。但他在预报的时候,起码在时间上没有预报到,就是说在6月份的时候,黄河淮河它不是出现洪灾,而是出现旱灾,它没有预报到。

但是他又说了,在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可能会发生洪灾。这是他说的,但是他没有说洪灾会很大,他一般说得都比较模糊吧。所以5月份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说中国今年的年景偏差。

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准确地说,到目前为止,珠江流域的洪灾、降雨是超过了他们原先的预测。如果按照他们的说法,那是“百年不遇的洪水”,福建也是“百年不遇”的,江西也是“百年不遇”的。那这就不是“偏差”,而是“很差”的。

那么在黄河流域、淮河流域、海河流域那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他们说的“大洪灾”,但是还有3个月的时间。

其实中国的土地这么大,东南西北每个地方每年发生点灾害也属于正常的。如果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多年的历史来说,中国的年景啊,就是天气的年景,最好的就是中共说的所谓的“自然灾害”那3年,就1959年到1962年。那3年正好是中国没有什么大的自然的灾害,小的自然灾害就是年年有的,但是大的自然灾害是真的那3年没有。

这是第一个,就是气象预报要准。

原因之二:水库库容越建越小

第二个就水库的库容要大,能够把洪水给装下去。

在以前的水库设计里面,它有一个比较简单的系数,就是水库的库容和水库大坝所在地的年径流量的比是多少。

过去说是要大于1,比如说比较明显的就是(埃及)阿斯旺大坝,它就是大于1的,这两个比例是大于1的。

中国50年代建的水库,它也满足这个条件。比如说像设计的黄河三门峡大坝,它是大于1的;丹江口大坝、新安江大坝,还有我们前面说的桂林上游的青狮谭水库,整整一年的水它都能给你装进它的水库里头去。

后来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了,但越小它(中共)也说它能防洪。譬如说三峡大坝,它的总库容只是年径流量的9%,只有9%,它就远远小于1。它也说它能防万年一遇的、千年一遇的或者百年一遇的大洪水。

具体到(广东北江)飞来峡大坝,飞来峡水库的库容只是它年径流量的百分之五点几吧,不到6%。它说它也能防百年一遇的、300年一遇的(洪水)。它的设计里面也是按500年一遇的洪水和5000年一遇的洪水,它来进行这么设计的。

它上马的时候还宣传,说我们“小库容防大洪水”,这是它自己当时在那里这么宣传的。

但是实际上,库容量不够呢,它就会往往到了最危急的时候不得不突然之间决定泄洪。那么这种都是技术上的一些参数。

原因之三最关键:逃避责任 甩锅给老天

但是最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如果你说我现在预告我要泄洪了,那么你所产生的后续的一切生命的损失、财产的损失,你(官方)都要赔偿的,因为我受了你泄洪的影响。

如果你说我也是万不得已,我也是在老天下的暴雨下不得不紧急泄洪的话,它就把责任又都推给老天了,它就不要赔偿了。

所以中国的无预警泄洪,是在中国水法、中国防洪法、中国水库调度规范里头,没有规定的一个灰色地带。它没有说你必须要预警,它也没有说你可以不预警,对不对?它没有做规定。那关键就是说,谁来承担泄洪所造成的损失?这是一个关键。

所以大家老说,为什么是无预警泄洪?它(官方)说我泄洪了,到时候你说你家的车子被水泡了,要它来赔了,对不对?它赔不赔呢?就有很多官司。它说我也是万不得已,老天下雨了,是天灾嘛。所以这是它的关键,就是它推卸责任的一个关键。

【改应急体制 专业救灾队伍“不专业”】

扶摇:那在中共一步步或主动、或被动地走到无预警泄洪后,它有没有应急措施呢?它的救灾机制是什么样的?

王维洛:自从习近平上台以后,他就把中共行政体制的改革当作他所谓的政治改革来推行。所以中共防灾的应急体制也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改变,或者说是一个完全的改变。

以前中共在救灾的时候,特别是水灾,里面最厉害的一支部队是武警部队的水电纵队。它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呢?等于说是20世纪50年代,当时的部队要转业,朝鲜战场上撤下来的部队转业,然后就到了淮河流域去造水库的时候,把他们整编成一个水利建设队伍了。

后来部队整编的时候,邓小平整编以后就把这些部队裁员裁下来,改编成武装警察,叫水电纵队。你就看1998年长江抗洪的时候,你都能看见解放军的那个部队,那都是武警水电纵队在冲的。

他们的一个优点是什么?他们比较有经验,他们有大型的机械设备。

经过习近平的行政体制改革,武警水电纵队就被解散了,成立了一个国有企业,就成了一般的工程公司了。
去年的时候大家也许看到,就是在郑州(水灾)的时候,最后带着大型抽水泵进来的那个安能集团,它就是原来的水电纵队改编的。他们有大型设备,所以他带着大型的泵把地铁5号线的水抽干了,把京广快速隧道的水给抽干了。他有队伍、有挖土机,能够扒开堤啊,什么东西他都有。

那么当时救水灾的时候,为什么水电纵队是听水电部(已撤销)指挥的呢?因为水利部的部长是武警水电部队的第一政委,他是属于两边指导的,一边属于武警,一边属于地方的行政或者是水电部队的。

习近平比较喜欢苏联(俄)的模式,他就按照苏联(俄)应急情报部的模式,新组建了中国应急部,中国(中共)现在就靠应急部。那应急部是什么组成的呢?是由中国(中共)的安全生产局和公安部里面的消防部队组成的。

所以你现在看到这些自媒体传上来的视频,他们是开着救火车出去救灾的,他们都是救火队员。他们会干的就是划着橡皮艇去把人转移,但是他们对于水利大坝、防洪堤的建设,现在还缺乏专业的知识。

所以在整个转变过程中,水利部门现在在防洪救灾的时候已经不是起主要作用,起主要作用的是应急部。

这个应急部,整个连名称都是按照俄罗斯的应急部的名称来的。俄罗斯的应急部就是由消防队、森林防护和工业救灾组成的。中国也完全是这样。

所以中国(中共)的应急部其实是一个新成立的部,在中国救灾的过程中,它现在所能担当的角色还是很欠缺的,特别是在救水灾的方面。

【不放权 不给钱 地方如何“守土尽责”?】

扶摇:

是,这一改革,反而把有经验的队伍排除在官方救援体制外了,让专业不对口的人来接班,听起来很不合理啊。您这是从专业技能方面谈对救灾能力的影响。那么除了这点,还有其它影响救灾能力的因素吗?

王维洛:

我们现在分两方面来说。

习近平对地方官员的要求是,第一你要讲政治,服从中央的统一领导,服从他的领导、听他的指挥、听他的决策。但是,他又要求地方官员“守土尽职”,就是你得把我交给你的那块地好好看住。决策权不在你这里,但事情你得给我看好了,你得按照我给你的指令做。

这是地方官员比较为难的一个地方,因为在救灾的决策过程当中,其实地方官员他的当机立断的权力是很重要的。你不能像(广东)北江救灾的时候,还非要等到李国英部长到了那边才决定什么时候泄洪、什么时候不泄洪,对不对?这问题就比较大了。

中央不愿意把决策权放到下面,但他要求你地方政府要守土尽责,但是他又不给你钱。

现在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这一次从今年5月底到今年6月底的过程当中,你听到了很多地方受灾,你听到中央财政部拨款给救灾援助了吗?我是没有看到。

我统计了一下,去年的时候,它已经在这方面做得很欠缺了。郑州洪灾以后,财政部拨了6,000万救灾款,农业部拨了4,000万的救灾款,加在一起一个亿的钱。

到了(去年)10月份的时候,山西又出现了洪水了,财政部拨了8,000万人民币救灾。当时受灾的人是175万,平均到每个人的头上,大概不到50块钱,40块钱。大家说40块钱大概每个人买几包泡面就没了,就这么多钱。

所以中央的干部他为什么不敢到救灾的第一线去?他兜里没钱。你去的话不能就说自己带了一个人去,或者带了一大批公安保卫的人去讲两句话,你得要带钱去、要救灾的,对不对?我们前面说了皇帝救灾,他第一要写检讨书,对大家说“对不起,我做错了”;第二他要带钱去,要给大家分钱,那么大家也能平安地度过灾情。

现在你(中共)自己又不认错,你又不带钱去,所以矛盾只会是越来越激化的。

扶摇:谈到矛盾会越来越激化,我插一个题外话。您能不能具体说说,洪灾的出现会怎样激化当权者和民间的矛盾,历史上出现过这类事情吗?

王维洛:中国很多人认为现在洪水的灾害比过去要严重很多,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比如说像北江1915年的洪水肯定比今年的洪水要大;那长江的洪水都没有超过1860年和1870年的洪水。

我们都比较熟悉的是陈胜吴广起义。他为什么起义?因为那边下大雨了……陈胜吴广是哪里人?登封人。登封是哪里?登封是现在郑州下属的登封县。他们要带一只部队从郑州出发到北京去,到蓟州去(戍边),然后在半道上遇到大雨,就是郑州这里下雨了,到了半途时间不够了(规定时间前无法到达),所以造反。有洪水他就造反了,他赶不到了。

还有元朝,元朝一个治水大臣(工部尚书),那是一个汉人叫贾鲁,郑州的那条贾鲁河就以他命名的。他就把所有民工都组织到治黄的工地上去,然后民工在黄河的治黄工地上挖出一个石人来,上面写着“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就造反了。下雨又把元朝给推翻了。

所以洪灾这么下去的话,对社会、对统治阶级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你不能老这样子,对不对?因为洪水的后续灾害,是现在很多人没有看到的。

比如像郑州去年的洪水,现在大家才看到了,郑州有很多烂尾楼。为什么烂尾楼?因为郑州的洪水冲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郑州的地基不行,他也无法再把烂尾楼再盖下去,盖下去那个楼也得塌,因为它那里就是一个沙城了。

以前郑州的北边是一个大湖,是一大片沼泽地,它下面的地基很差,所以洪水就把这个问题给冲出来了。

扶摇:嗯,是。那我们再重新回到中共现在救灾不出钱的问题。您觉得它现在已经拿不出钱了。

王维洛:它(中共)就是没钱,到现在为止它真的是没钱。中国(中共)真的是没有钱,它说它有钱,它那个钱都已经被他们家属给分了。

你去看它的国有企业,有几个国有企业是挣钱的?民营企业赚钱现在也差不多都死了,对不对?

有一个数字它不能骗你,它今年的财政收入,就是中央财政欠了多少钱?少收了3万亿,今年5个月少收3万亿。

那我们还是回到郑州,它说在什么“海绵城市”(建设)里面投入530亿,这530个亿从哪里来的?都是郑州在最近几年里发展贾鲁河边的那个水景房,卖给老百姓。它一下子挣了两千多个亿,从里面拿来搞它的建设。

河南省的负债率,大概全国省份里面是第二,它负债负的很多。你要是让它像一个人家过日子那样的话,它早就破产,真的是早就破产了。

就像中国政府(中共)一样,那个时候到华国锋下台的时候,他说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那一年中国的GDP是7%,就是华国锋在的时候,每年的GDP增长至7%呀,你怎么能看得出是崩溃的边缘哪?他说崩溃就崩溃,他说没崩溃就没崩溃,他说形势大好就大好。

就像飞来峡,他说我进来的多、出去的少,我水库(水)还下降。你就是说破解破解它这个(造假的)东西。你不能说救灾救到现在……去年最狼狈的就是山西,人家说无人问“晋”,对不对?没人去问山西的洪灾。为什么?因为不好意思。

但是,你不能排除习近平还有一个办法,习近平他中央的官员不直接派出去视察救灾的情况,但是他派督导队、督导组,去监视你干了什么,督导组会写报告。

他知道得很清楚,譬如说像河南水灾的调查报告,他给你一条一条地写了说,谁谁谁没报死人,对不对?他知道得很清楚,他不是不知道。

但是他现在不用中国的媒体来报导,像1998年那样。现在没有了,他不去了,就习近平更不去了,对不对?李克强也得晚点来。现在他完全是另外一个救灾的模式。

扶摇:是。所以中共针对洪灾的应急机制问题很大啊:一没有配备专业救灾队;二救灾资金短缺;三政治上高度集权,地方没有处理紧急事态的权力,同时又被要求“守土尽职”不能出事。这些因素集中起来,恰恰是最容易出事的。

我们讨论了很多有关洪灾和中共应对方面的事。下面我想再请教王博士关于南涝北旱的问题。

在南方多地水灾的同时,中国北方已经开启了高温干旱模式。6月以来,河南、河北、山东等多地出现40度以上的气温,以及70度以上的地表高温。在河南许昌,连日来的高温“热断”了当地水泥路;还有多名河南网民发布视频说,他们家的玻璃门因为高温,出现了爆裂的情况。这些玻璃门上出现密密麻麻的纹路,用手指轻轻一碰就直接碎掉。

这种南北两极化的天气,是正常现象吗?

王维洛:我看过中国气候变化的一个报导,它说中国的气候变暖的过程比世界要快,但是中国的变化也是不均衡的,有的地区平均温度是下降的。

而变化最快的是西藏高原,西藏、青海这里,变化变得很快,升温的速度比较快。但是如果我们看人类的长河,历史的长河上来说,它的变化也不算是太大的,真的也不算是太大的。

但是你也要说这么一件事情,就是我们现在中国的城市里面都是空调,空调把你家的温度变凉快了,把热气打到外面的空间里去了。那你说外面的空间,它是不是温度会变高了?

温度变高了以后,当城市聚集成百万人、千万人城市的话,外面温度变高的话就会引起整个气候条件的变化,这就产生了城市热岛和城市雨岛这么一个效果。

所以说很多东西,往往不是自然的变化使得这样,而是我们人类的生活(造成的)。我们对自然的要求太苛刻了,我们对自己生活的环境要求太高了,所以它就产生了很多的副作用。

当你用冷气机把热气排到(外面)空间的时候,城里的热气就多了,城里的热气多了它就往上升,它就容易造成城市的降雨。所以它就是另外一种现象,叫城市雨岛现象。就是说城市的降雨,特别是大城市、特大城市的降雨会比以前更大,而且更多以暴雨的形式产生的。

你可以说这是自然界的变化,还是我们人类自己制造出这么一个变化来?这是需要我们大家去思考。

人和自然相处的时候,你得认清人的地位是什么。就是说,人只是自然界的一个因素。中国在解释人和自然的关系的时候,它认为人是一方面,自然是一方面。

什么是环境?这就讲到环境学术的两套理论:一个是人是环境中的一个因素;另外一个定义是,环境是人生活周边的条件。它这么定义的,就是说人和环境不在一个(体系)里头,人和环境是处于一个对立的情况下。

人其实和世界上其它的这些动物、植物应该是一样的,他只是环境中的一个因素,他不能把自己的地位看得太高了。

我这里向大家推荐一篇文章,我觉得它写得挺好的。是2020年的时候,写在《地球科学》上的,一个叫沈梦溪的作者写的。

他写的这一篇文章就说,洪水灾害不是天灾,而是人为自己造成的。这么一篇文章。

他大概是从2020年长江洪水上面得到的一个启发,他就解释了河流是怎么形成的,从高山到海洋的这么一个过程。大家可以找来看一看,去理解到底是我们人类做错了什么,才使得我们生活的环境有了这样的变化。新闻大家谈

网络收看方式:

大纪元新闻网:http://cn.epochtimes.com/gb/nf1334917.htm
新闻大家谈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为真相护航 为沉默发声,就在今天,支持大纪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大坝四命门藏风险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揭三峡黑幕 警告重庆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微视频】金融骗局:百度京东等网路公司内幕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舞蹈】美国飞天大学舞蹈系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考试(2022年7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