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梭茶果岭】听听三位老村民的 茶果岭故事

人气 22
标签: ,

【大纪元2022年08月12日讯】“太阳很猛烈时,赤脚去踢足球,上山摘番石榴,在菜地偷人家的花生、番薯。偷鸡,在现场煮来吃!”在一次相约好的聚会中,三位老一辈的茶果岭村民聚在一起,说起他们的儿时往事时津津乐道,脑海里不断浮现一个又一个生活片段。藉着长春社文化古迹资源中心在茶果岭村内展开“‘村梭’社区文化遗产计划”之际,茶果岭村的昔日面貌得以重塑,做一个“回忆备份”之余,也鼓励公众走入茶果岭村,亲身探索这个位于城市角落的小社区。

“因为茶果岭即将面临清拆,希望计划可以透过出版一本口述历史书和展览,吸引更多人亲身走入茶果岭村,去认识、了解这条村落,然后将这条村落的历史和故事记录下来作为一个回忆。”长春社文化古迹资源中心高级项目主任郭海晴盼望透过出版和展览,“将来茶果岭村清拆后,可以作为一个回忆的备份,记录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

茶果岭是昔日东九龙四大石矿场,称之为“九龙四山”之一,山脚下的海滨之处,早于清代已有不少客家石匠聚居,村民多数以打石为生。有别于一般人对寮屋区的刻板印象,茶果岭村的历史更为长久,村内保留了不少传统文化,茶果岭天后诞是村中的盛事,亦曾一度是东九龙最热闹的天后诞。

在计划下出版的《村梭茶果岭——城中村的回忆备份》一书,特别以“城中村”概念来形容茶果岭村。“所谓的‘城中村’是指目前在城市附近的一些村落,它们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历史发展,但很多时候随着城市发展被城市包围,就像茶果岭村,附近有丽港城、油塘等,大家可能着眼丽港城、油塘,看不到这条茶果岭村。”郭海晴特别指出,“这些‘城中村’越来越少、硕果仅存,除了茶果岭外,香港特别在九龙这一带,剩下的这些‘城中村’已不是很多,它们将来无可避免面对市区重建或者再发展而清拆。”

透过几位村民的真情对话,昔日茶果岭村民风纯朴的一面,自然流露出来。

嚤啰哥:入水能游,出水能跳

在村中长大、昔日在茶果岭石矿场工作、因皮肤晒到黝黑而人称嚤啰哥的邓移华,形容自己年少时很顽皮,可谓“入水能游,出水能跳”,放学后一抛下书包,不是向山就是向海(出发玩耍)。“下午三时许,太阳很猛烈时,地下如火烧般,赤脚去踢足球。上山摘番石榴,在菜地偷人家的花生、番薯。偷鸡,路过看见有煲,便带着上山,(偷鸡后)在现场煮来吃!”

与嚤啰哥一同长大、热衷于舞麒麟活动的严联胜(胜哥),童年时也有类似的经历。“通山走,捉金丝猫(豹虎)、甲虫,摘水果。石矿场外有很多碎石,堆成一座座石山,我们爬上去玩,就从上面翻滚下来。没事的,很开心!外面哪会玩到这些?”对于拥有这些童年经历,胜哥不其然对自己在茶果岭出生感到很光荣。

嚤啰哥说到他与童年玩伴游水到海中偷泥鯭的往事时,不禁捧腹大笑。“下午五六点太阳下山时,两夫妇撑艇仔出去(海面)放置泥鯭笼,我们认住那个位置。到八点左右,我们徒手游出去,带一个钩,连接长绳,掉入水中,拖到发现有笼,便收绳拖上来。泥鯭笼一串长,将泥鯭倒出来,然后就将(空空的)泥鯭笼掉回水中。出发前预先煲好一煲粥,回来后快手将泥鯭㓥好,掉到煲里滚一下,(泥鯭粥)鲜甜到不得了!”他感慨道:“现在什么海鲜都吃不回那种味道了!”坐在旁边的茶果岭居民关注组主席罗燕生加入说:“我们小时候不懂煮食,但就是当年小时候那种味道。”除了泥鯭外,他形容以前青口、蚬、海胆等,多到可以游水时随手拿着箩来收集。

难舍街坊人情味

“以前茶果岭的乡情很好,全部人有什么事情,一呼百应!”嚤啰哥说出这句话时,眼神流露出对这条村的深厚感情。自小在茶果岭长大,对村内每个角落都了如指掌的他,面对茶果岭村要清拆,心中是万般不舍得。

胜哥对这里的浓厚乡情,亦有一份深刻体会。“以前全部自己人,早上打招呼叫‘早晨’,可以说足一个早上⋯⋯街头打招呼打到街尾,一路出到村口。”

罗燕生说:“我们跟那些围村没有太多分别,不过我们是杂姓村,大家都好像兄弟,由小玩到大。”

言谈间说到在村中结婚摆酒的情况,众人异口同声表示千万不要请漏村中的朋友,否则会被人怪责。罗燕生说:“以前请饮,请不到的,真的会生气,即是说为何你不请我饮?又说不给他面子。”嚤啰哥补充说:“基本上你认识的朋友都一定要请。”罗燕生以自己为例,他和妻子都是本村人,请人上男女家会事先做协调。“男家和女家,好像以我为例,因为我太太都是土生土长在茶果岭大,她认识的朋友,我认识的朋友,基本上大家都认识的,我外母会跟我爸爸说明,哪些人由我请,哪些街坊由你请。又不会重叠,又不会难做。”

在家中摆喜宴上,胜哥提到左邻右里都会热情地主动帮手的情景。“结婚,隔离左右已经讲定,谁谁休息帮手煮饭、招呼人。台凳没有这么多,就从他们家里搬过来。”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邻居之间的不计较。“我们真的个个都没有计较,反过来轮到他们(办喜事),我们也是这样做。”

不过,胜哥也称,近十年八载陆续有外人搬来,如今茶果岭村内的这种浓厚鄕情也渐渐褪色中。说到这里,胜哥的语气不其然略带一点唏嘘。

难忘历年村中火灾

茶果岭村内历年出现过的多次火灾,最令嚤啰哥难忘。“茶果岭试过几次大火,差不多每场大火我都有参与,带消防员入村,告诉消防员村内环境。”

村内多年前自己组织了防火纠察队,每当村中遇到火灾时,纠察队在消防员未到场前自行灌救,协助疏散村民等,尽量减少其它无谓的损失。当消防员到场时,告诉消防员村中环境,协助他们入村灌救。

随着村民外迁等因素,防火纠察队的规模已大不如前。纵然如此,防火纠察队仍然有过一段光辉岁月,曾经在茶果岭村内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

东九龙一度最热闹的天后诞

茶果岭村内的老字号荣华冰室。资料图片。(陈仲明/大纪元)
2020年茶果岭天后诞中茶果岭天胜堂花炮会的花炮。资料图片。(陈仲明/大纪元)
2020年疫情下的茶果岭天后诞人流不算很多,很难想像在昔日的天后诞,同一场地聚集上万人。资料图片。(陈仲明/大纪元)

“我们天后诞不用约,不用招呼,自动自觉会回来,因为那天是我们茶果岭的大日子,我们过年都没有这么开心!”胜哥一说起茶果岭天后诞就感到万分雀跃,那时候村民都十分重视这个节庆,年初已预先请当天的假,村内的四山公立学校亦会放假好几天配合。因为交通便利等原因,前往茶果岭天后宫的善信者众,天后诞热闹情况更胜大庙(佛堂门天后古庙),茶果岭天后诞成为每年村中最热闹的日子。

在昔日村前未有道路,仍是一片海滩之时,除了搭船外,从村口通往茶果岭天后宫的唯一道路就是贯穿村内的一条小路窄巷。嚤啰哥这样形容:“这条村路,你想从这里步行去天后庙,两小时都行不到,挤逼到人山人海,好得人惊,好像走难般!”胜哥解释是因为舞狮、舞麟麒、花炮的队伍,加上其他善信、村民,通通都要走这条狭窄通道,“两小时你能走过来已经很快了!”

胜哥还提及以往茶果岭天后诞有六十多个堂口(花炮会)来贺诞,参加一个空前热闹的抢花炮活动,大会工作人员以火药将代表一个个花炮的“炮芯”射上半空,待它掉下来时,各善信上前抢夺炮芯,夺得者便可获得所属编号的整座花炮,带回去自己的堂口,作竞投圣物和供奉之用,因此各堂口均会出动大量人力来抢夺花炮,在茶果岭天后诞抢花炮的现场,更是聚集上万人之多,人数非常夸张,场面墟冚。

不过有抢炮的地方就有打架,这种形式的抢花炮,后来更演变成冲突。“后来发展到,‘你抢到吗?对了,我来抢你的就行了。’”在政府立例禁止后,抢花炮改成抽花炮,气氛大减,演变成不少花炮会“养炮”,即自己带花炮来还炮,然后自己带走,不再参与尤如“交换礼物”般的抽花炮活动。茶果岭天后诞主办单位亦自千禧年代引入“行香(行乡)”的巡游活动,以增加天后诞气氛,此为后话。

“‘村梭’社区文化遗产计划”下还有《村梭茶果岭:与都市共生的石山村落》展览的举行。郭海晴提及是次展览的特别之处,并不是发生在一个固定的展场,而是散布在整条村。“除了有个基本展场展示茶果岭村一些基本的历史外,其实我们在村中也拣选了17个地点,透过一些展板、横额介绍每一个地方特别的故事。”她邀请参观者在发掘这些地点的同时,与村民聊聊天,更深入认识这条村落,也期盼透过计划令公众再次着眼于这些村落,看看他们当中的故事和历史文化,思考到底我们可以怎样保育和保留这些村落的文化和故事。◇

责任编辑:李薇

相关新闻
茶果岭客货车撞车1死1伤]
香港团体组保护海滨联盟
日落鲤鱼门 月夜醉浪漫
【楼市动向】海外置业投资先做足功课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乌下令不与普京谈判 中共风向突变?
【十字路口】马斯克调停战火 核武危机能解?
【远见快评】建议俄乌谈判 马斯克掀大风波
【林澜对话】《谍中谍》原型是他? 美国看走眼
【马克时空】俄军节节败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机逼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