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信贷需求断崖式下跌 中国货币政策失效

人气 1923

【大纪元2022年08月17日讯】几天前,中共刚刚公布了7月份亮丽的出口数据,但是,一些外媒采访却显示,很多中国出口商的出口订单都出现了明显萎缩,就连义乌也封城停工了。而且,一些经济学家测算,发现出口的数据又藏有水分,那么,中国的出口情况到底怎样呢?中国经济增长还能依靠出口带动吗?与此同时,中共发布的7月社融数据显示,中国信贷需求已经出现断崖式的下跌,而中共也在周一又做了降息,那么,中共现在的各种补救,能救得了中国经济的败象吗?

再有,目前,中国资金的流动性出现淤积的情况,也就是缺失充满活力的流动性。这可能进一步造成通胀和资产价格的上行压力。在我们看,中国目前的经济真的是千疮百孔,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在暗涛汹涌地袭来。

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些话题。

7月经济指标全逊预期 出口放缓或垮塌

星期一(8/15),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最新的经济数据,其中,7月份16~24岁人口的调查失业率,攀升到了19.9%,创下4年来新高。而同时公布的工业、固定投资和消费情况的经济指标,全部比预期要差。

这些重要经济数据给市场泼了冷水,德卡(Dekabank)银行的分析师认为,中共发布的经济数据,再一次验证了中国严苛的“清零”防疫措施对经济发展起到了阻遏作用。

而且,坏消息还不只是这些数据。同一天,美国彭博社在报导中提到,采访了十多位中国出口商,都谈到,从圣诞装饰品到服装、帐篷等,中国厂家收到的海外客户订单正在趋于枯竭。

比如,宁波市一家纺织企业的营销经理马女士说,7月和8月,来自欧美客户对钮扣、拉链和缝纫线等商品的订单,同比下降了大约30%。

另一家冯先生的公司,业务是从中国国内采购帐篷和家私销往海外,冯先生说,从3月份以来,公司收到的出口订单一直在持续下降,欧洲客户的采购量只有去年的三成到五成左右。更惨的是,他还提到,公司进行采购的一些上游工厂的工人被解雇或者是休假,这是他在这个行业十年来都没有见过的。

也就是,从出口订单来看,出口有了明显疲弱。麦格理集团中国经济部的研究负责人Larry Hu就认为,未来几个月,中国出口增长放缓将会是大方向,而且到今年年底有可能成为负值,并认为,海外对中国制造的商品需求会是渐进式下降,不是崩溃式的。

而目前的这种出口情况,似乎和中共官方在月初公布的7月出口增长幅度相差太远。可以看到,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以美元计,大陆7月份出口值同比增长了18%,超过预期,进口则增长2.3%,贸易顺差则达到了1,012.6亿美元。

当然,市场一直对中共官方数据的真实性存在质疑,我们这里先不讨论这一点,我们想要讨论的是,出口订单面临崩塌的残酷现实,和中共亮丽的数据之间,它们究竟隔着怎样的距离呢?

大陆媒体财联社,在报导中引述植信投资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常冉的说法,认为在高出口增速的背后,出口数量已经有所回落,目前情况,是因为价格因素起到了强支撑作用。比如,对欧盟和日本的出口数量明显放缓,但是出口总金额仍出现正增长。

虽然中共官方公布的消费价格指标CPI并不高,但从这位研究员的分析中,我们可以明显获得的信息是,出口超预期的背后,是因为出口价格的大幅上涨。

也有分析提到,去年同期的基数走低,是今年7月出口增速高企的另一个原因,去年6月的出口额,同比增速是32%,而去年7月份时,降到了19.2%。所以,我们在同比数据上看到,今年7月份的出口额,达到了18%的显着增速。

这样看来,大幅上涨的数据中,含水量还真是不小。

我们再来看看,原先交银国际的中国市场策略师洪灏给出的分析。

洪灏在上个周末发推文说,“在投资、消费、地方财政收入一片惨淡的情况下,出口一枝独秀,增速大超预期,顺差历史新高,并且和PMI出口新订单萎缩的情况背离。二季度GDP增长0.4%,出口拉动了1%。换而言之,没有出口,GDP就萎缩了。在强劲出口的拉动下,7月顺差历史新高,达到了1,000亿美元。今年头7个月累计顺差4,800亿美元,而去年全年才6,800亿美元。”

洪灏所说的,都是取整之后的数字。洪灏还提到,“然而,今年以来外汇储备减少了1,200亿美元,外汇存款减少了700亿美元,一共将近2,000亿美元。今年非美货币贬值大于5%,但汇率变化,不足以解释顺差和外汇积累的背离。”

洪灏这里提到的外汇积累和贸易顺差背离,也让人联想到了备受关注的资本外流的现状。那么,有人会说,出口统计只需要报关数据,不需结汇订单,是不是出口数据有造假呢?

洪灏认为,分地区出口数据更新慢,但是,可以用国外从中国进口数据进行交叉验证。6月,美国从中国进口480亿美元;中国出口3,300亿美元,去年出口美国占总量的18%。按照这个比例来计算,6月出口美国,大约是590亿美元,这个数字和中共的数据480亿美元相对比,可以发现,出现了大约110亿美元的误差。

也就是,“出口、顺差、外汇变化的确有不吻合,人民币在强出口情况下依然贬值。虽有中美息差原因,也显示了货币宽松空间有限。因疫情管控,国外客户开始流失。毕竟,隔离要求和疫情不确定性,让客户不得不寻找其它货源。中国对于上游商品的价格管控,的确降低生产成本,但也意味着中国在补贴国外的消费需求。”

义乌停工 订单东南飞

目前,在清零的紧箍咒下,出口增速下行、甚至出口下行,已经成了中共挥之不去的阴影。

可以看到,上星期,被称为世界超市的义乌也“封城”了,义乌作为全球圣诞用品市场的主要产销地,市场占比超过了七成,大陆网络上形容义乌是,义乌不发货,全世界都“过不了”圣诞节,而8月份,也是当地圣诞产品的发货高峰期。

也不知道,中共是不是成心不想让这些欧美国家过好圣诞呢?反正,我们看的情况是,义乌不发货,直接的后果就是外商取消订单,直接让订单“东南飞”了,飞到印度、越南这些国家去了。

不过,只要“清零”的紧箍咒还在,中国的出口商,谁又敢奢望飞走的订单明年还能再飞回来。

分析师提醒:信贷需求正在崩塌

除了出口订单萎缩之外,另一个数据的公布,也预示着中国经济危机已经越来越不可忽视。

在上周五,中共央行公布了新的社会融资数据,也就是简称的社融数据。我们看到,7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了6,790亿元,创下6年来新低,同比少4,042亿元,环比,更是不到6月份贷款增额的四分之一。同时,7月份的社融规模增量,是7,56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191亿元。

一般来说,社会融资,是指贷款人通过非传统银行贷款渠道筹集资金的行为。目前,这些数据显示,中国信贷需求断崖式的下跌,已经超出市场预期。而这种崩塌中,既有企业,也有居民。

在居民端的贷款中,7月住户贷款增量,和上年同期相比,大幅减少了2,842亿元,其中,与消费相关的短期贷款增量同比减少354亿元,而和购房相关的中长期贷款增量,同比减少达到了2,488亿元。

中国企业和居民,一块齐刷刷的“躺平”,经济失去了来自微观源头的活力。是谁扼杀了他们的活力呢?除了疯狂的“清零”外,还有过去几年来,靠疯狂加杠杆来支撑的经济增长,这让企业和居民已经严重透支。

最重要的是,低迷的私人部门数据,反映企业和居民对经济前景丧失信心。

也许有人会想,今年以来,月度信贷数据的波动率,是超过往年的。尽管4月和7月的新增社融都不到万亿,但是1月和6月,新增社融分别超过了6万亿和5万亿。

但是,我们看,今年上半年社融的上升,主要是靠地方政府的专项债拉动的,而地方政府在上半年,已经用完了全年的专项债额度,就是说子弹打完了。所以到了7月,人民币贷款和政府债券出现了显着缩量。数据显示,7月份,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了4,088亿元,同比少增4,303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3,998亿元,同比多了2,178亿元。

那么接下来的月份,没了地方政府专项债这部分的拉动,社融数据很难冲高,在严厉的“清零”措施和房地产危机蔓延下,企业和居民的信心,很难在短时间内重建。

换个角度看,做投资的人都知道,波动越大,风险越大。社融的月度数据波动这么大,本身就预示着风险在加大。

我们再进一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关注社融和广义货币供应量,也就是M2这一组数据。

在中国的资本市场,金融数据通常被视为经济的领先指标,就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实体经济要想好转,得先备有充足的粮草,也就是说资金要充足,之后投入才能有回报,经济增长才能被拉动。社融和M2,通常会被作为金融运行状况的风向标。

前方预警:流动性陷阱

在中共7月份的信贷数据公布之后,彭博社引述潘西恩宏观经济咨询公司(Pantheon Macroeconomics Ltd.)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克雷格.博瑟姆(Craig Botham)的说法,认为这个数据是“流动性陷阱的典型标志”。博瑟姆认为,流动性充足,但是没有人想要,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对支持经济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

洪灏也发文说:“7月M2增12%,大于贷款增11%,是8年来首次,显示资金空转,并未全部投入实体。二季度房地产贷款10年最低。实体缺乏机会,贷款需求弱。”

根据中共央行公布的数据,7月底,广义货币M2,余额257.81万亿元,同比增长12%,增速大幅增加,和6月底及去年同期比较,高出0.6%和3.7%。

尽管经济学家说货币政策没用,但是中共,还是在星期一突然降息了。

周一,中共央行将人民币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从2.85%下调到了2.75%。同时也将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下降10个基点到2.0%。

面对中共央行的意外之举,债市和汇市立刻有了反应。人民币兑美元,收市跌283点,达到6.7632兑1美元,为三周来的新低。10年期中国国债殖利率,一度下降6个基点到2.67%,是2020年5月以来的最低。施罗德投资中国股票投资团队,则在15日发报告提醒,中国股票投资者,需要留意滞胀风险。

中金也发表报告说,货币供应增速高,但私人部门倾向持有货币,并非进行投资和支出,就会形成流动性的淤积,也就是说,资金的流动性因为经济环境太差,而没有活力流动起来。中金还提到,目前,市场总体流动性非常宽裕,但经济基本面没有明显改善,背后原因,是疫情的反复以及房地产开发商的信用风险。因此,中金认为,中共当局的货币政策难以转向,淤积的流动性,正在形成通胀,进而造成资产价格的上行压力。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的颓败之势无法挽回。正像有网民说的:每一年都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也有网民说,大水漫灌现在也没用,这样下去要么崩盘,要么恶性通胀。

我们看,或许一场经济风暴正在路上。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李松筠
订阅财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滥用生长激素 年赚家长过百亿
【财商天下】洪灏:中国GDP超低 勿期待股市反弹
【财商天下】经济摇摇欲坠 德国模式终结?
【财商天下】危机步步升高 中国落更大陷阱
最热视频
【微视频】西方投行给中共开结束疫情期限?
【时事军事】中共攻台“窗口期”是否存在
【秦鹏直播】北溪泄漏谁之过 人民币狂跌不休
【财商天下】地方城投违约潮将至?比房企爆雷更可怕
【马克时空】台升级M60A3引擎 加强反登陆战力
【十字路口】习连任5大硬伤 20大后权斗更剧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