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前武警军官:揭中共的黑帮操作

人气 6560

【大纪元2022年08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8月26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

今日焦点:内幕:中共武警“硬气功中队”练狠招 对付百姓;进部队=掉狼窝,士兵受辱 另类发泄:吞钉子剪刀、吃膨胀螺丝……从入伍到复员,超想像的腐败细节;中共军队战力?一颗“子弹”来自身后。

中共的武警,是武装警察部队的简称,被官方定性为中共国家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由中央军事委员会通过武警总部领导,负责对国家政治和社会维稳、处理突发事件、海上维权执法及中央军委布置的“其它任务”等。

对于外界来说,这支部队的名声并不好。他们曾被用来镇压新疆和西藏等地区的所谓的“暴动”“骚乱”;被爆出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期间,混入香港警队。

武警也卷入中共高层内斗。美国《新闻周刊》曾发表对美国时任驻华大使骆家辉的专访,在回顾王立军事件时,骆家辉透露说:薄熙来在发觉王立军逃跑后,曾派武警包围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此后,又有中南海核心层人士曾披露,2012年3月19日晚,周永康调动北京地区附近的武警,规模非常大,包围了新华门和天安门 ,企图发动政变。当时,武警特种部队对天鸣枪,与胡锦涛紧急调来的38军对抗。不少北京市民都听到枪声。

所以,武警一般被视为中共对内维稳镇压的暴力工具,也被认为是中共的“近卫军”。十八大后,习近平开始大清洗,当时的武警高层几乎被“一锅端”。

那么,这支拥有上百万兵力的部队,内部究竟如何运作?高层的拉帮腐败是否贯穿到底层?

今天,我们请到前武警北京总队第五支队排长邵长勇先生,请他和我们聊聊在武警内部的所见所闻。

【武警“硬气功中队”练狠招 对付百姓 】

扶摇:邵先生,欢迎您来我们的节目。首先请介绍一下,您当初在中共体制内,特别是在武警阶段的履历。

邵长勇:1991年我参加高考,报考的是军校,然后考上了西安的武警指挥学院。一直到1995年从军校毕业以后,先是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五支队实习了一年半的时间,做过警通(警卫通信)中队的排长和副队长。1997年我就调到了武警北京指挥学院教课,教的是微积分。

扶摇:嗯,好的。我们观众应该都知道中共有个武警部队,但可能不太了解它内部的具体编制、执行什么任务。您能谈谈吗?

邵长勇:武警部队概括地说,它分成“金、木、水、火、土”这五个部分,就是包括黄金部队(从事黄金矿产勘查等任务)、森林部队、水电部队,“火”是消防部队,还有内卫部队,内卫部队就是“土”。

这五个部分,内卫部队的兵力最多、分布最广,我就是在内卫部队。内卫部队主要的任务一共有两个,就是执勤和处突。所谓的执勤,就是平时对一些重要单位和岗位的武装执勤守卫任务;处突就是处理类似大规模群众上访之类的突发事件。

我当时所在的是武警北京总队第五支队,这是一个机动支队,平时的工作就是进行内部训练,然后准备应对和处理各种的突发事件。

这支部队在我们武警系统里面还是比较有名的,比如说有国宾护卫队、武警仪仗队,还有硬气功中队。还有一个,就是“八九六四”屠杀中,表现突出的所谓“共和国英雄中队”。1989年六四屠杀以后,中共加强了用来对付老百姓的武装力量,在北苑和南苑各安排了一支机动中队,我们的支队就是在北苑。

扶摇:您刚提到您所在的第五支队是一个机动支队,其中包括好几个中队,我想详细请教一下。首先这个“硬气功中队”是做什么的?

邵长勇:这个硬气功中队就是练习硬气功。中队的这些士兵,每天就是击打树,然后练习怎么样的飞针,飞针可以穿玻璃。就是在对老百姓进行镇压的时候,这样就能派上用场,出手特别重。

硬气功所表现出来的都是能够看得见的,比如经过训练以后,人的力量明显增大,耐受力明显增强了,然后能够出现一些一般人所不具备的能力。特别是在镇压老百姓的时候,出现“拳头部队”,出手特别重、特别狠。所以有这个“硬气功中队”,也叫六中队。

硬气功中队一直到我2015年离开大陆的时候,应该还是存在的,现在我和他们没有太多接触也就不清楚了。

扶摇:哦,居然有专门练硬气功对付老百姓的中队。您刚才还提到参与“六四”屠杀的一个中队。

邵长勇:“八九六四”屠杀的时候,这个部队里面有一个八中队,也叫作所谓的“共和国英雄中队”,它就是当时在里面表现很突出,其中一些个人被授予叫作“共和国卫士”的称号。

这个称号是什么意思呢?在部队有很多的一些奖励制度,有嘉奖、记功,什么三等、二等功、一等功。在部队里面最高级别的奖励,就是给予“荣誉称号”。那么当时这个八中队,就有几个人获得了“共和国卫士”的荣誉称号。

但是我听别人说,这些受奖的个人回到家里以后都不敢声张,因为这些所谓的荣誉,都是通过镇压人民得到的。在人民面前他是有一种负罪感的。

“八九六四”当时,我是在北京念高中。“八九六四”简单说就是学生要求反腐败,而且搞得声势浩大。后来,中共就出兵镇压,血洗天安门。我还记得当时有一天晚上,我爸就拦在门口不让我出去,但我还是想办法跑出去了,我感觉那个学生的动机很单纯。

后来等到我工作以后,再调到指挥学院工作的时候,有一个教师跟我说,他们家在“八九六四”的时候就住在月坛,月坛离天安门相当近。他们在晚上的时候,从窗户看见外面的军人在烧军车,第二天早上就嫁祸给学生,然后各种(栽赃)报导就都出来了。

我当时听了以后觉得很疑惑,但是再后来在部队里面,我听一些高级将领说,其实这个武警部队在镇压老百姓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策略了,比如安排一些侦查人员提前进入,甚至假冒抗议的群众来制造一些情况。

还有(策略)就是部队白天大模大样地进城,晚上再悄悄地出城;第二天白天再大模大样地进城。这样就让民众感觉是来了很多的部队。

就包括还有后面中共制造的天安门……就是伪造法轮功学员自焚的这个案件。这样我就感觉,中共来制造一个纵火栽赃的可能性,我现在是感觉是相当高。

【被隐瞒的多数事件:老兵折磨新兵 新兵难熬自残】

扶摇:嗯,是。您1991年是主动报考的军校,当时应该觉得去部队是个比较理想的出路吧,或者对“军人”的身份抱有好感。那么进入武警部队之后,您对周围的环境有什么样的感受呢?那里有符合您的预期吗?

邵长勇:说触目惊心啊,是一点也不假,也可以说是步步惊心。总之就是(和预期)差别太大了,因为之前在中学、大学所受的教育,(灌输的)都是表面的、都是积极正面的。就像电视里面宣传的一样,简单美好。可是你实际的一踏入部队,那么你就像一个“小白”,很单纯、善良,感觉突然间一下掉进狼窝的那种感觉。

比如说我刚一进班的时候,就赶上了新兵的体能训练,做俯卧撑。新兵光着上身做俯卧撑,他底下出的汗,已经成了和这个人形一样了。这时候新兵已经累得不行了,然后手、手臂都是哆嗦的。但是这个老兵在他们身子底下放了很多的图钉,尖朝上。然后老兵还跟着趴在地上,歪着头看着新兵,看着他们的脸,冲他们笑,帮他们数数。

我当时就感觉这种事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就立刻制止了这种行为。而且我做排长之后,我们排不允许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那么过了几天呢,老兵因为一件事要对新兵进行体罚,就让新兵把腰带叫做“扎两圈”,这种体罚的方式叫“扎两圈”。就是这个腰带(部队也叫武装带)是比较厚挺宽的一条腰带,正常人扎一圈还能拐个弯,但是你要是扎两圈的话,那就把你的腰缩得相当的细呀,你得使劲地吸气、吸气,然后才能把那个腰带系得上。然后再按照他们的要求笔杆溜直地站军姿。

这时候人的身体,就是承受那种在最极限的情况下,士兵都非常的难受。其中有一个新兵他后来告诉我,他其实以前是黑社会的,他对谁也不服气。突然之间他就站出来了,说,“不就是放点血吗?”然后猛地就把那个桌子里面的抽屉拉出来,拿出裁纸刀,照着自己的左手臂上,唰唰唰连划了三刀,立刻就是血光迸现,那个肉丝肉条都飞出来了,就是非常地血腥,所以就跟恐怖片一样。

那么过一段(时间)在这个集训队,因为我们是通信排,通信排就包括有线班,什么叫有线,就是布电话线的。布电话线要进行维修,还有需要爬电杆。其中的一个训练项目叫做“爬竿”,负责带兵的是我们当地最有经验的一个人,他叫“鬼子六”,他也是我的老乡。他就立起来一个木杆子,那木杆子上面全是刺。

木杆就是和咱们看到的那个电线杆几乎是一样高,然后士兵就是裸着手臂、双手,啪啪这样地向上攀爬。因为你向上爬,你这个袖口什么的就都下去了,手臂都露出来了。这时候你那杆子上面全是刺,就都扎进去了。

等到3个月的集训结束的时候,这个木杆就变成了光溜溜的一根。那有人说他就不会戴个护腕吗?那可不行。部队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统一着装的,而且那个部队的负责人,他是成心地进行野蛮训练。这是一件事。

在部队待了一段时间以后,大概就是一两个月吧,有一次周日的时候我就回家了,因为我家就在北京。当时我爸还问我,他说:怎么样,部队里面好不好啊?是不是你们老兵都给新兵扛枪、扛被子呀?

我当时就觉得,他真的是活在新闻联播里。他离这个现实啊,已经脱开很远很远了。在训练的时候,你说还帮他扛枪?训练的时候,新兵如果动作有不对的地方,那老兵上去就是(给他)一枪托。

部队里面还有一个士兵,之前在色情场所待过,有好几个女的就给他来信。结果有的信一打开没有字,全是红嘴唇的那个印。后来这个士兵觉得部队太受拘束了,就想回家。就想什么办法呢?就吞了半把折叠剪刀。

扶摇:哦,就是除了老兵故意为难、折磨新兵,新兵自己也出现了一些自残的行为。

邵长勇:这些应该说是很严重的事件。在我们那个支队,我刚到连队应该是两个月以内就发生了,在这么一个连队里面就发生了这些事情。那么在其它连队,其实也发生了很多事情,这种恶性的事件。

但是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部队)主要的办法就是捂,就是隐瞒。有些隐瞒不住的就被通报出来了,还有很多事情就已经被消化在连队当中了。应该是比较普遍的。

要不然我为什么在部队,这一个半月的时候到两个月的时候,就发生了士兵吞钉子、吞剪刀、吃膨胀螺丝、割手腕,就发生了这么几个大事,频度这么高,所以它绝不是一个很少数的案例。

【从入伍到复员 腐败渗透每个环节】

扶摇:是的,所以这些事就颠覆了您之前对中共军队的认识啊。

那么在过去多年里,中共不少“军老虎”接连落马,让外界得知中共军方其实非常腐败。但是内部究竟腐败到什么程度呢,邵先生您当时有没有亲眼看到这方面事情?

邵长勇:这个腐败真的是无处不在,那你刚一进门,你就能看见。

我一开始的职务就是排长(军校毕业的军官,非地方应征入伍),排长要求和士兵们同吃同住,排长也是部队里面最小的一个官。排长比士兵里面的老兵其实也大不了几岁。

排长就算是一个芝麻官,也是作威作福。我第一天在班里面睡觉,一睡醒觉,这脚一落地,那鞋就正好是在我脚的位置上。然后洗脸盆就给你放在旁边,旁边牙刷牙膏都准备好,牙膏都已经挤好了。当然我只享受了一天,我就让他们撤下去。

我还问他们,我说你们这样的话,你有没有在家里面这样伺候你们父母一天呀?他们都笑说绝对没有。其实别的排长就是这样生活。我听说有的部队更夸张,就是早上起床,有老兵先去把这个班长抱起来,连抱带扶吧;然后班长起来之后,再把排长给抱起来扶起来。

有的班长想抽烟,给新兵一块钱:去,你帮我买包红塔山。其实当时红塔山那应该是比较好的烟。应该也是七块钱以上吧。

那么这个腐败其实还表现在伙食上,就是餐桌上。

比如我记得在1995年的冬天,整个一个冬天吧,我们那个连队几乎每天晚上吃的都是萝卜白菜。那政治部副主任有一次在干部的集会上就说,现在的基层伙食啊,士兵们是编了个顺口溜、写了对联,说这个“红萝卜白萝卜红白萝卜,大白菜小白菜大小白菜”,这横批呢,就是“萝卜白菜”。

我记得有一回,我们这个连队杀了一头猪,然后司务长(就是部队管伙食的),马上就叫人把那个最好的部分都切下来,然后端了一大盆就出去了,就给他要讨好的领导去行贿去了。当时我们的指导员正在组织大家学习,他和司务长是有矛盾的,然后就听出了这件事。

大家在学习,司务长没来呀,那么就等司务长回来以后,然后就问他说,你为什么不参加学习啊?然后还让那个文书,文书就是在连队里面在值班室工作的士兵,平时老给干部写一些所谓的材料。

就让这个文书出来指证他,说:我们大家看见你把最好的那个猪肉端了一大盘走了。结果这个司务长面不改色地说:瞎说,没那事。然后那个文书说:这是炊事班人亲眼所见的。(司务长说:)绝不可能。这要拍戏啊,还得排一排,可是当时(司务长)是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准备,这些动作、语言、表情立刻就来,就是一种死不认错的抵赖。

然后,士兵平时训练是很辛苦,从早上不到6点就要出操,长年这样。那么吃饭就是这样,经常还见不着肉。但是你看部队的首长,我们指导员的家属就长期住在连队,长年住在连队。

她有时候住在连队外面的一个村子里面,因为你要一直住在连队的话,反响还是太大,也为给其他干部看吧。然后他们家人包括她,吃住的都是沾部队的光。这些钱都是从士兵的牙缝里面挤出来的,而且还平时要不停地对士兵进行索要、收礼。

部队从表面上说就是所谓的“官兵一致”,但是那个机关食堂的伙食相当好。机关食堂的司务长,他是几乎每天都要征求各位领导的意见。因为机关干部们的职务都比司务长高,哪个干部你也都得罪不起,所以那里的伙食就相当的好。就是说,基层的连队士兵们吃的饭和干部们吃的饭是截然不一样。

那么到后来会怎么样呢?其实后些年部队的腐败也是越来越严重。在2011年的时候,我当时在一个公司里面,有一个业务要和部队洽谈,就是我们给部队做一个培训,然后他们支队的首长就去请我们吃饭。

当时我就发现他们支队的那些最高领导,已经有了自己的专门食堂。我在部队的那些年,一个支队里面它的支队的最高首长要和机关的干部都是在一个食堂吃饭,那么2011年我看见了那个机关首长食堂。那吃的标准就更夸张了,几乎每天都是山珍海味,每次反正都是吃得相当好,就是腐败的程度越演越烈。

这个腐败其实它表现在每一个环节上。士兵从入伍的时候就要送礼,每年去征兵的干部都是肥差,都是抢着去。那士兵招来以后到了新兵连,你想舒服一点嘛,那你最好给相关的干部行贿、托关系。

新兵结束以后,比如说新兵下班了,需要受到老兵和班长的关照,这时候有条件的士兵也得是托人打点打点,送送礼。你想探亲回家,也要送礼。你要考学、做班长,你要立功受奖的话也要疏通关系。

可是你想不到就是,你复员回家的时候还得送礼。为什么复员回家你还要送礼?因为当时的士兵服役期是3年,3年结束的时候你要想回家,就得送礼,不然部队的领导可以安排你超期服役,多干一年,所以你回家还得送。所以说腐败在部队是无处不在的,渗透在方方面面。《新闻大家谈

【制度性兵源问题——瞄准中共部队的子弹?】

扶摇:您觉得腐败贯穿了整个部队,那么这样的部队,战斗力究竟如何呢?

邵长勇:有一个老领导和我说,部队就是小中见大。你从一个排的情况就能够看出一个团,那么从一个团就可以看到你们整个总队的情况,进而就可以看到整个部队的情况。

基层连队里面的干部每天都忙着“跑官要官”,内部的事故不断地发生,其中还包括我前面说的一些恶性的案件,也是接二连三。他们也都感觉自己是坐在火药桶上,也不知道哪天就会爆炸了。爆炸了自己的仕途也就结束了,有的时候还真得是凭运气。

说一说我所了解的整个的部队。1995年我一踏入部队的时候,我们北京总队就在小关的地方搞了一个招待所。这个招待所提供色情服务,部队的招待所提供色情服务。这个事捅出去以后,就搞得北京总队的总队长和政委灰头土脸的,然后通过各种方式,就是“努力改进”吧。

过了半年,就慢慢地感觉他腰杆子又直起来了。就是在96年过年的前后,又突然发生了我们北京总队的副总队长,在打靶的时候,把最后一发子弹留给自己,照着自己脑袋开了一枪。

那大家都奇怪呀,你说部队士兵自伤自残,那为什么副总队长也自杀?我们正想打听内情呢,结果就在(1996年)2月2号,又发生了又一个惊天大案,就是二支队的士兵张金龙刺杀了警卫对象、当时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结果整个武警部队从司令员政委开始,往下就处理了300多个干部。

据说,当时江泽民就有意要把整个的北京总队全部换掉,后来一了解,就是这个武警北京总队和北京的各个重要机关单位联系得太紧密了,这个操作性很低,这样才罢手。

可是就没过那么几年,又发生了一个九支队的士兵——九支队在朝阳区是负责驻外使馆的警卫任务的——九支队的一名士兵进入俄罗斯大使馆行窃,就引起了一起外交事件。

其实就像后来大陆发生了毒奶粉(事件)一样,你觉得事情出来以后惊天动地,可是后面这种事还一再发生,就搂不住了。

你刚才还提到说这个中共军队的战斗力,我觉得咱们不妨从兵源的这个结构来看一下。

按中共的宣传说,这张金龙入伍之前有前科。假如说这是真的,那么这种有前科的人怎么能够应征入伍呢?就在我所在的连队里面,也确实有这样的事情。有的士兵自己就说自己是黑社会的;有的士兵有精神病;有的士兵入伍前在色情场所工作。

其实当时在部队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叫:好人不当兵(地方应征入伍)。那你说好人怎么当兵呢?成绩好的他考上大学了,他会来当兵吗?不会。那有的工作机会的,他不会来当兵。有家庭条件很好的、有门路的,他也不会来当兵。

那你说谁当兵?就是在城市里面有一些成绩差的呀,没工作的呀,还有一些农村的孩子来当兵。城市兵有一部分还有一些是在家里打架闹事,家里实在处理不了,然后托关系走后门,把孩子塞入部队的。

在这几种成分里面,我觉得相对来说好一点的还是农村兵,他能吃苦耐劳,相对还朴实一点,就是文化特别低。说是征兵必须要高中毕业的、高中学历的,但实际上士兵一来你就会发现,很多士兵还是初中没毕业的。这里面有各种操作的手段,那就是行贿受贿呗。

那么这个战斗力其实更集中体现在战场上,就是部队能够打得赢。你要是上战场的话,咱就说现在的兵,其实很多孩子现在都是独生子女,他的父母还有双方老人,这六位长辈照看了一个孩子,那他能够舍得孩子长大上战场打仗吗?

再有个问题,就是现在的士兵是很多之前的留守儿童长大了。这些儿童入伍又会怎么样呢?这些孩子其实从小就是爱缺失的。中国有一个纪录片,就是说卢安克,他在中国照顾了很多这种留守儿童。

这些留守儿童的表现,就是容易焦虑、抑郁、自伤、或者是伤害他人。那这样的孩子到了部队里面,部队会怎么样呢?这样的部队怎么打仗呢?

所以我觉得,中共的军队现在如果开上战场的话,那么子弹会从身后面打过来。不但我这么想,而且我觉得习近平也是这么想。他觉得他身边的敌人,可能说不定就在他的门口。

比如说2016年,原武警部队的总司令王建平上将被捕。当时有人说,你像周永康是政法系统的最高的腐败分子,郭伯雄、徐才厚这都是军队的最高级别的腐败分子。那么在这些人的带动下,它能不腐败吗?

王建平其实就是直接向周永康汇报工作的。王建平落马,还有两位副司令落马,接着武警部队十几位高级将领都落马。武警的高层几乎是被“一锅端”。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说,习近平觉得武警部队不再是他的保卫者,而是他的一种致命威胁,所以才会这样做的。那这样的部队能谈得上战斗力吗?我觉得也就是中共这样的体制,才能造就这样的部队。

【中共部队的“教育”:矮化、贬低、羞辱人格】

扶摇:是。中共向来宣称,军队是它的所谓“坚强柱石”,但这只是一种宣传话术,就像您刚才提到的,给看新闻联播的人制造假象。那您通过在部队的经历,对中共又有哪些认识呢?

邵长勇:我觉得中共从外表上看,就是一个黑帮集团。1995年在我刚刚进入部队的时候,因为我是通信排的排长,就被安排在支队的首长们开会的时候,负责通信联络。他们在一边开会,我在旁边的角落里面负责通信联络。

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我就被严重地刺激到了,被严重地恶心到了。当时支队的首长们都已经到齐了,但开会的时间还没到,他们就在一开始聊闲篇儿。

结果没想到一个个所谓的这些……平时我很仰慕这种所谓的高级将领,满嘴都是流氓话,这个我也没法向你学,这个不堪入耳。当时我就觉得脸上通红啊,就是浑身发热,坐都坐不住。

当时我就觉得我自己这些年的大学都白读了,怎么来到这么一个就像粪坑的地方?这不就是个黑窝、黑社会吗?然后在部队里面实习,当排长不到3个月吧,部队发生了多起士兵自伤自残。

我有一个老乡要转业了,就是那个“鬼子六”。他临走的时候,我向他去请教带兵的经验。结果他一脸严肃地就跟我说:咱俩是老乡,大哥临走之前告诉你,你记住,带兵的诀窍就是四个字“坑蒙拐骗”,并以此能力的高低,衡量一个人能力的高低。

当时确实是我就觉得整个世界一片灰暗,然后不久,这个部队的领导让我去北京市的一个公安分局办事。结果有一个女警督,她碰巧和我们家人还认识、挺熟的。她就说:小弟啊,来,大姐我告诉你,我们这是公安,你那是武警,都一样。现在你要想事业有成,男人付出的是血,女人付出的是肉。哎呀,我觉得这真是太可怕了。

有人说部队就是一所大学校,我后来在部队也从事教育,我教了3年的微积分。我离开部队以后又当了十几年的老师,我在大学教过书,在初、高中也当过数学老师,因为我喜欢教育。我还替我的母校那个小学,做他们学生的义务的校外辅导员。总之,我做了很多年的老师。

我就想从教育的角度谈一下我对中共的认识。教育就是要通过言传身教,要给学生知识、能力和精神这三个层面的东西。如果一个拥有能力的学生,知识对于他来说就不是一个大的问题,而精神层面的问题就是里面最关键的因素。

这个教育的目的,就像有一次章天亮教授在你们节目里面说,要造就伟大的人格。当时,我记得他还引用了《大学》这本书里面的话,“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一个好的教育,就是要让人家不断地提升道德修养,让人的品格正直向上,要让人懂得爱。爱什么呢?要爱平和、爱光明、热爱生命。教育是一个用生命来影响生命的过程。

我觉得中共带给人的是不断的精神污染。就是从人的灵魂入手来残害生命。这也是最可怕的。一进部队就要对你进行人格的矮化、贬低、羞辱。

比如说干部检查卫生的时候,会戴上白手套,把床架子让人抬起来,朝那个缝里面去摸一摸。如果发现上面有灰尘,就随手(把灰尘)给抹在班长的脸上。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教育”你,所谓的“教育”,其实就是侮辱你。

我在指挥学院教书的时候,每年都一次大的考试。每个支队都推荐士兵到这儿来参加考试。如果你考上了,就可以在我们这儿上学。回去以后,你就成为各个部队的干部。这对每个士兵来说是一个改变命运的事,所以每个考生都在之前,就是疏通关系、请客送礼,联系了很多的关照。

而且我们学院的领导,他要进行再一次的安排,他就把相关的考生的名单,在考试之前通过各种方式塞到你的手里面,就是要请你关照一下。这还不止是你想的,可能在考场上对这些作弊的是睁眼闭眼,没有那么简单。有的时候你还要给这个学生传递答案。当时他们把这个答案,一本答案都用缩印,用最小的字号变成一小本,你可以攥在手里面,让你递给学生。

甚至个别的考生,你还要帮他答卷子。等到考试结束之后,监考老师等学生都出门了,就赶紧还要帮着做题。比如英语,你要学生照着抄都不会。这就是我说的人格的矮化。

考官们很多都是部队的干部,都是大学生,是我们指挥学院的教师。在考场上,监考人员参与舞弊,你不做还不行,因为是你的领导、是部队甚至最高首长让你这样做的。军人以服从为天职,那你做不做呢?很多的老师们,过后都觉得心里说不出地难受,感觉自己都是跪着的。

在部队的生活里面,他们会培养你的赌徒心理。我们有一个政治教研室的主任,平时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经常说:大厦将倾啊,大厦将倾。他还说:部队的干部一个就是选择,一个就是赌博。

所谓的选择,你就是要在司令和政委这两条线上你选一个,没有中间地带。如果你选择的领导的仕途要是出现问题、失败了,那么紧跟着他们的你也就失败了,那你就赌博就失败了,这就是赌博。

在部队也不断的强化人的功利心。机关有一个副总参谋,从他当连长的时候就特别努力工作,这三年的连长(生活)几乎从来没见他休息过。后来他在机关里面又做了三年的作战参谋,这三年也是辛辛苦苦的。他想当作战股的股长,股长就是科一级的干部。结果有人在私下里打通了关系,最后这个支队的党委就提拔了别人。结果出来以后,他就在家里喝闷酒,有一天就回到家里面,直接死在床上。

其实有很多人都接受不了这种官场上的失意。我们知道有一个政治部副主任,当时看上去很有才华。后来,领导没有提拔他做主任,结果他就申请调到指挥学院当老师。因为他跟我是来自同一个部队,所以跟我比较熟悉,他就跟我说:哎呀,我真是死的心都有。

那当官的时候真是门庭若市啊,来巴结他的人都踏破门槛。主任当不成以后呢,马上就冷冷清清、人走茶凉、门可罗雀。这个落差实在太大了。他因此就有了这种焦虑症、抑郁症。反正身体几次都出现了危险的情况。

曾经有一位在黄金部队工作的武警少将,和我曾经说过:这部队的官场哲学,就是要先当孙子,后当爷爷。先要从给人家系鞋带开始,看人家的脸色办事;后来再谋划着给人挖坑,最后自己爬上去当爷爷。因为他跟我们家的关系还比较近,所以就是说讲的话就比较直白。

大家看到那网络上有一张图片,是八十年代的一件事。就是当时江泽民在“聆听”赵紫阳的讲话。当时赵紫阳是翘着二郎腿谈笑风生,江泽民在一边斜坐在沙发上,那个膝盖啊,都快挨到地上了。那时候那万一要手一滑了,他就能跪在地上,就是特别的那种奴颜卑膝吧。

还有一个故事,就是江泽民为了巴结李先念,据说手里提着一个蛋糕,在大冷天里面站了四个小时,等着李先念的接见。

那类似的还有一个故事,就是江泽民到了陕西去考察。后来郭伯雄就给他在午睡的时候,亲自给他站岗,表达所谓的对他的“赤胆忠心”。当然这个郭伯雄,后来也被他大力地提拔了。

在部队里面为什么都在讲这种老乡关系,其实就是要结党营私,一起抱团取暖。据说呢,当时毛泽东在处理刘少奇的时候,有一万多名干部被连根拔起。所以我觉得,中共从外表上看,就是一个黑帮集团。

【以党性反人性 中共显邪教本质】

扶摇:我听您两次说,中共“从外表上看”是个黑帮集团,那您觉得它的本质是什么?

邵长勇:我觉得中共从本质上看,就是一个邪教。它有“教主”,有宗教的各级人员,有宗教的载体;更主要的,是它的教育理念是彻底的反人性的。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这个部队的领导就教育我们,要用阶级的眼光来看问题。所谓的阶级性,就是要从阶级利益出发来看待各种矛盾,就是从所谓的党性出发来看待和处理各种矛盾,其实就是用党性来代替人性。

我的父亲曾经跟我说过文革中的一件事。有一个老太太,走在一个门前的时候摔倒了,当时她旁边的人本能地就要去搀扶。这时候马上有人劝阻说:你别扶她,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地富反坏”份子。其实她就是一个老太太。在这种情况下,谁都应该把她扶起来。

那么历史上的宗教,都是信仰神的。佛家讲慈悲,基督教讲博爱,儒家讲仁义礼智信。中共是无神的,是反神的,反传统。他教导人仇恨,用党性来代替人性。所以我觉得,中共从本质上看就是一个邪教。

我刚才讲了武警的这段经历,就是想让更多的朋友了解中共军队的真实面目。我不希望大家把自己的孩子也往那儿送,往火坑里面送。

如果说中共“六四”天安门屠杀的时候,你不了解中共,那么后面还有对法轮功的镇压;再后面还有活摘人体器官,就是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如果你还不了解它,那么还有后来的血洗香港、新疆组建集中营;再后面还有武汉封城,中共病毒毒害全世界;到了今年,就有上海封城。所以我希望大家早日认清中共。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中国60年最强高温 汛期反枯罕见
【新闻大家谈】AI脑控士兵 中共恐怖计划曝光
【新闻大家谈】李立群儿子发文反共 粉红炸了
【新闻大家谈】中国房市危机 “三潮”并现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江西警察做假 胡鑫宇录音笔藏真相
【天亮时分】北约秘书长警告 2月24日俄乌决战
【财商天下】东南沿海“抢人大战” 45年来最激烈
【秦鹏观察】大外宣替中共活摘器官洗地
【晚间新闻】大陆惊爆青少年墓园宣誓捐器官
【菁英论坛】中国染疫冠全球 高压是免疫力杀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