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愚山:“墙国”少年躺平纪实

人气 1192

【大纪元2022年08月06日讯】现今中国的年轻一代,在经济下滑、社会控制更严酷的大背景下, 迫于无奈地“躺平”──不买房、不买车、不谈恋爱、不结婚、不生娃、低消费等消极的生活态度, 对抗中国社会阶层固化、在职贫穷等的社会不公。

号称“强国”的共产中国,因为一贯肆意封杀本国民众的自由和权利,而在坊间被戏称为“墙国”。

躺平”是去年开始在中国大陆流行的热词。它形象地反映了当今中国的年轻一代对现实社会的失望乃至绝望。他们在经济下滑、社会控制更严酷的大背景下,迫于无奈采取不买房、不买车、不谈恋爱、不结婚、不生娃、低消费等消极的生活态度对抗中国社会阶层固化、在职贫穷等的社会不公。

在今年“六四”33周年的纪念日,有“口红一哥”之称的中国直播带货网红李佳琦意外“中枪”躺倒了。

李佳琦疑因推销坦克造型的冰淇淋踩到“六四”红线遭到中共当局的瞬间封杀。该事件迅速引来国际媒体的轰动报导,也成了今年六四最别致的一个纪念。

与此同时,香港维园历年烛光点点、人头攒动的“六四”烛光晚会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片空寂无人的冷落。然而,香港国际机场的出境大厅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即使在疫情下,也常常人潮涌动大排长龙。

就像当年六四镇压后在大陆年轻人中间掀起的一股经久不衰的出国潮一样,在港区“国安法”的打压下,大批的年轻港人也纷纷选择离港移民海外。香港民意研究所近期发布的民调报告显示,每五名香港人就有一人想移民。

30多年前,大陆的年轻学生因争取民主在天安门广场遭到解放军的无情射杀,也就是震惊中外的六四天安门事件。30多年后的今天,香港的年轻人也因针对反送中条例的抗争而遭当局的残酷镇压。至此,香港这个中国境内最后一块自由之地沦陷,被拦进“墙国”极权专制的围墙之内。

33年前,我还是一个青春年少的“墙国”大学生,那时的年轻一代还忧国忧民满怀抱负,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依然挺身向前。遭开枪镇压后,寒心的中国年轻人开始逃避国体政事,越来越专注于个人的发展,出国的出国,经商的经商,直至如今新一代年轻人在家事国事都不济的窘境下热中“躺平”。

年轻人是一个国家的未来的希望,也是一个国家强弱的标志。中国近代的文化名人梁启超在他著名的《少年中国说》中曾提到:“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可如今,“强国”已成封杀少年们独立自由的“墙国”,“墙国”少年在抗争无望后不是逃亡,就是“躺平”。

毕业即失业 大学生失业魔咒

中国清零防疫的极端政策导致了国内餐饮、旅游等服务业的持续萎靡。服务业是中国就业市场的支柱行业,雇佣了中国近一半的劳动力,消费疲软也拖累了就业市场。

今年有超过千万学生投入就业市场的毕业潮,中国大学生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就业挑战。大学毕业即失业成了年轻人当前避不开的魔咒。

大学毕业即失业成了年轻人当前避不开的魔咒。图为2021年6月13日湖北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举行的毕业典礼。(STR / AFP)

中国的文革时期,因为经济瘫痪,中学毕业生难以在城市就业,就实行“上山下乡”的政策,把他们统统强制赶到乡村去当农民。现在,中共政府的相关部门已经在抄文革时期的作业,敦促大学毕业生去偏远落后的农村地区找工作。

近期中国大学生因不满学校的防疫政策在校内爆发多起抗议事件,不过这些仅仅是出于对清零封校措施的怨言,学生们担心的是个人的学业发展受影响,害怕学校的封控政策伤及自己未来的升学或就业。这跟1989年天安门事件期间学生反官倒反腐败的六四壮举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科技公司一直是中国毕业生择业最青睐的行业之一。去年,中共当局以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为由打压了一批最有增长潜力的科技巨头,造成新一波裁员潮,也严重影响了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前景。

中共当局去年整治教培行业的新规,让教培业巨头好未来裁员9万,另一家巨头新东方则计划裁撤4万多人。中国头部视频平台爱奇艺去年年底被爆裁除多达40%员工。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也在去年裁员数千。

据大陆媒体披露的一份《2022年毕业季调研分析报告》显示,截至5月底,仅29%的高校毕业生找到工作机会,而且39%的毕业生愿接受低薪资。

不少应届高校毕业生向媒体透露,学校为了追求高就业率,逼迫学生拿签订好的就业协议换取毕业证,无奈之下学生们只能提供假证明,100元人民币便可在淘宝购买一个通过网络代签的就业协议回执扫描件。

争夺铁饭碗 挤爆公务员考试

伴随着中国就业市场的持续低迷,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选择考研,或参加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务员考试,以获得一份稳定的政府工作。

公务员考试就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国家公务员考试每年上百万人报名,最后只录取2万人左右。百人抢一个饭碗,千人争一个岗位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事。

曾几何时,大批的公务员嫌弃薪水低辞职下海,现今中国广大年轻人却为了公务员考试挤破了头。公务员考试本身并不难,难的是残酷的竞争。

伴随着中国就业市场的持续低迷,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选择考研,或参加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务员考试。图为2019年2月12日,山东省滕州市举行的一场招聘会。(STR / AFP)

我有一个表哥曾在南京消防队工作。南京消防队是属于公安系统,权力很大,待遇优渥,还有公车开,也是属于公务员体系的肥差。记得他给我讲过一个报考消防队公务员的南京大学研究生的故事,给我印象特别深刻。

他说,有一个南京大学的研究生连考了三次消防队的公务员却没考上,就很纳闷。因为南大和南京消防队仅一墙之隔的距离,他就跑到消防队找到主管招考公务员的科长来询问根底。当时我的表哥正好在场,那个科长也是有点于心不忍,就旁敲侧击地提醒他:“你为什么非要考公务员呢?你考托福出国不成吗?这个消防公务员你再考十年也不会考上的。真心劝你一句,别再考了。”

我表哥告诉我说,公安系统公务员这么好的差事早就被上面头头脑脑的公子哥们订好了。你考试考得再好也没有用,他们有的是办法把你顶掉。

马云湖畔大学已消失,柳传志的泰山会也没了日出。昙花一现的草根创业时代已然结束。拼爹的时代正在上演。

我姐姐的儿子据说最近也加入了公务员考试的大军,他是学经济专业的研究生。可惜,他没有考中。在几年前,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就考过一次没考中。没办法,他只好考研,继续花钱去读研究生。记得,他在大学毕业前曾问过我,是“关系”重要,还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重要。

事实是,不管你说哪个重要,你都逃不出中国现实社会的困局。

据一份政府文件显示,北京某区今年新录用的一百多名公务员中,有三分之二是拥有北京大学、香港大学、悉尼大学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等国内外顶尖大学硕士或博士学位的毕业生。他们中许多人将从事过去高中生来做的最基本的政府工作。

还有报导说,有一名北京大学原子核物理专业的博士毕业生甚至要去当招人骂的城管。

年轻党员增加 党票变饭票

据中共自己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四分之一党员的年龄未满35岁。入党的年轻人增多是因为党变强大了吗?

一位在美国攻读博士不愿具名受访的中国学生认为,党就是执政的利益群体,年轻人入党是为了得到自己的好处。他笑称,虽然中共不遗余力地进行洗脑,但“大家并不是傻子,还是能看清不正常的东西,只是这个环境不允许大家说出来。”

一位在美国攻读博士的中国学生认为,年轻人入党是为了得到自己的好处。图为2021年11月11日,一名男子走在北京中国共产党博物馆内。(Noel Celis / AFP)

在中国,把入党当作升官发财的通行证早就不是个秘密。我的一个外甥在读书期间,一边跟我说他最讨厌共产党,并已在海外退党网站声明三退,另一边又在毕业前偷偷摸摸地入了党,想就此为找个好工作加分。在当今年轻人的眼里,党其实已经死了,入党根本不是什么信念的认同,他们只是把党票当成了饭票。

前些年,我突然听说一个曾经参加过1989年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的北大好友也入了党,心中有些震惊。直到隔年,他当了一所中国名校的院长,我才明白,他是突击入党准备升官。我对他很了解,他早就看透了共产党,留学回国十几年了,他宁可两地分居,也要让老婆孩子改了国籍一直留在海外。后来,他又进一步拿到了中科院院士的职称。共产党治下,不入党,你是根本没办法升迁的,即便是文化科研机构也同样需要党票来铺垫。

“最后一代”的悲鸣

早前,有一段几百万人转发的视频火爆网络。视频中,一名年轻中国男子因中共极端的防疫检控而和警察发生顶撞。警察告诫该男子,如果拒绝被“转运”隔离,他家三代都将受到惩罚的影响。该男子则以“这是我们最后一代。”做出决绝的回应。

“最后一代”是许多中国年轻人对这个国家和未来绝望的呐喊。他们正在就业市场挣扎,正在面对赡养老人以及结婚生育的压力。政府的审查和压制让他们渴望逃离,还有一些人想用不生孩子来抗议。一项针对绝大多数年龄在18到31岁之间的2万多女性的最新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不想要孩子。

习惯报喜不报忧的中国媒体不断爆出中国的出生率已连续数年暴跌。中国人口出现负增长,老龄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大量的独生子女家庭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活压力。

以前人们想生育的时候中共当局不让生育,生孩子要拿准生证,不然就可能因此而失去工作、房子和土地。现在中共已放宽了臭名昭著的“独生子女”政策,在2016年首次允许生育两个孩子,2021年起还鼓励生三个孩子。不过,中国的年轻人已经承受不了生活的压力,不愿多生。甚至有很多人表示不想结婚,即使结婚了也不想生孩子,因为他们买不起房,也养不起孩子,他们不愿孩子长大了也和他们一样经历他们正在经历的困境。

一位四川的作家程女士表示,她正考虑在政府的铁拳落到身上之前移民国外。她无法想像在中国生孩子。她列举了一些担忧,比如抗疫人员闯进住所喷洒消毒剂,杀死宠物,要求居民离开家时把钥匙留在门锁里。

许多当前的年轻人认为,他们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不幸的一代,因为中共当局清零防疫的极端政策正在给人们的生活造成严重破坏。中共正在操控健康码对他们的个人自由横加限制。频繁的核酸检测捆绑了他们的生活。

上海的一个年轻上班族说,她从未打算在中国要孩子。孩子们在压抑的环境中长大后肯定会有心理健康问题。

我有三个姐姐,她们共有7个成年的孩子,其中4个都已经30多岁了,只有一个刚结婚,有一个外甥有个谈了多年的女朋友,因女方父母索要20万的订婚彩礼刚刚不欢而散。他们的现状也折射了当今青年一代面对结婚生育的艰难处境。

“新东方”的黄昏

为了提高生育率,中共当局甚至禁止校外辅导来压低不断飙升的教育成本,这也是夫妻们经常提到的不想生孩子的原因。父母被高昂的教育成本压得喘不过气来,孩子们则被沉重的书包压碎了童年。

父母被高昂的教育成本压得喘不过气来。图为2016年1月1日,北京街头的一对夫妇与他们的孩子。(Fred Dufour / AFP)

去年7月,中共打压教培行业的“双减”(即所谓“减轻学生学校作业和校外培训负担”)政策出台,导致无数该行业的公司破产。行业龙头新东方也濒临破产,走入了黄昏。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直接网上发文宣告“教培时代结束”。农民出身的俞敏洪被迫改做直播带货,又干回了吆喝卖菜的农民行当。

“在国家机器下面你作为个体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你唯一的出口是逃离。”上海的年轻上班族王女士说。

新东方曾经辉煌一时,数十年间始终是成千上万年轻人推崇热中之地。其实,究其原理,新东方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帮助几代年轻人从“墙国”逃离。帮助年轻国人出走西方成就了新东方的辉煌,但是新东方企图在共产社会筑梦的执迷不悟也直接导致了新东方黄昏时刻的不期而至。这也对应了当前年轻人因政府收紧开放,加强封控而面临的困境和危局。

早在2015年年初,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就刊文说,在中国已经发生了贫困的代际传递,产生了“贫二代”。现在知识已很难改变命运。农村学生对高考越来越失去动力。

俞敏洪1980年考上北京大学那年,他的同学大约有35%来自农村,这一数字现在已经降到了低于15%。2009年,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曾提到说,过去他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农村的孩子几乎占到80%以上。农村大学生的比例在逐年下降,越是重点大学、名牌大学比例越低,这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根据中国社科院2013年年底发布的社会蓝皮书分析,农村家庭普通本科毕业生就业最为困难,失业率达30.5%。求职市场中的不公平竞争、“拼关系”现象也挤压了农村大学生的就业空间。

中国经济欲振乏力,疫情导致部分城市经济停摆。大批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倒闭,大量商业服务业小企业破产。经济的急剧恶化,失业人口的暴增,也导致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怨气日增。如今,中国青年人对未来的期待正在从憧憬变走向恐慌甚至绝望。

我哥哥是中国一所著名高校最早的一批MBA毕业生,他的同学曾免费帮他办好了移民加拿大的手续,但他只在加拿大待了一周时间就又跑回了中国。他经历过六四,也深知共产党的黑暗和腐败,但他觉得西方国家都已经建设好了,只能在秩序之内按部就班,但中国是乱世,只有在乱世才能干出一番英雄事业。

他和太子党的一些高干混在一起数十年。他一度称自己是一个每天都在和魔鬼打交道的人。虽然凭能力他也没有挨饿,但他也因为不能完全和周围环境同流合污而屡屡被踢出局。

最近,他虽然没有直接表示对当年回国的后悔,却在对话中表示,只要能离开中国到西方国家,无论如何都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几年前,他还设法帮助一个姐姐的女儿来到了美国,并叮嘱她千万不要回国。

“墙国”之内,英雄无用武之地,年轻人也难有光明的未来。图为2018年3月28日,正在巡逻的北京中国武警。(Greg Baker / AFP)

也许他用逝去的青春年华验证了一个事实,就是在“墙国”之内,英雄无用武之地,年轻人也难有光明的未来。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郑愚山:我和“铁链女”的故事
楚一丁:借道虎山 与中共国安打交道的经历
惠虎宇:俄乌战争 从僵持如何走向终局
楚一丁:盐湖随笔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