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草庵居士:美国减税法案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政治与经济之六十六

草庵居士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19日讯】不久前,美国国会通过了著名的《本土投资法案》,这个美国减税法案在美国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民众注意,相反是华尔街人士反而非常重视。相对投资人而言,毕竟这是一项美国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项经济法案。

  美国《本土投资法》来源于《2004美国就业创造法》的一部分,是布什自2001年宣誓就职以来签署的第五项减税法案,其中的一条规定为:美国公司将海外利润汇回国内时可享受税收减免优惠。不久前通过的《本土投资法》,则将针对美国公司海外收益的所得税税率由35%下调至5.25%,期限为一年,条件是将这些收益投资于美国。根据《本土投资法》规定,美国公司抽回国内的海外收益只要在一年之内用于国内固定资产投资、削减债务、回购股票,以及培训和雇佣国内员工,对其征收的所得税率就将从35%下调至5.25%。

  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号的投资大国,在海外有很多的跨国公司,这项减税法案会影响到很多企业和国家,摩根大通银行公布了一个估算数据,说是适用该项法案的美资企业海外利润高达6500亿美元,其中回流资金可达4000亿美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额。

  很多人都知道美国跨国公司的厉害及庞大的规模,但也有很多人并不知道,美国很多大企业在海外有很多的赢利,这些跨国公司为了自身利益,往往通过各种方式,利用各国的法律,千方百计地将这笔巨大的赢利藏在海外,而不愿意汇到美国本土。这些赢利不愿意回到美国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一点是,美国的税收通常比海外国家高。与其交税,还不如在海外继续投资。反正在这个世界上总有这样那样的投资机会,如果不交税用于投资,这当然要比交税好很多,

  在近及年,美国经济转型当中,美元因为美国小布什政府采取的大美国,赤字政府政策,在刺激美国经济发展的同时有意进行美元贬值,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投资人对美元就有了一种旁观的现象,大量投机客更往往将美元转持欧元短期牟利。而经济转型,就需要大量的投资,这对美国的经济现象就出现了一种悖论。如何在让全球美元流通国承担美元经济转型成本的同时,刺激国内投资就成为了小布什政府的首要问题。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小布什政府提出的减税法案通过了,整个美国的情况就不同了,减税比例高达百分之八十五。像在中国有巨大投资的美国企业辉瑞制药公司符合上述减税法案条件的累计海外利润就高达380亿美元,模托罗啦公司更高达500亿以上,通用电气有210亿美元,惠普公司有144亿美元,通用汽车有116亿美元。

  在具体的公司个体上,惠普公司6月份就表示可能用回流的海外收益削减债务,改善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英特尔4月份已经开始耗资20亿美元的改造其亚利桑那州工厂的计划,并为其俄勒冈州一家工厂采购了设备;制药商礼来公司(EliLilly&Co.)则考虑将这笔资金投向公司自身和外部小公司的研发业务。很多企业不仅将这次减税法案当作一个企业转型或投资的机会,更多的实际上则当做一次多年未见的合法“洗钱”机会因为很多企业多年积累的海外赢利总算有了一次合法的机会返回美国了。

  美国经济一直是比较平稳的,尽管他也是很规律地经过发展,衰退,再发展的过程,但他总体上一直是在成长。2000年后,美国经济从IT泡沫中开始复苏,其重点是经济转型,转型过程是非常的痛苦,减税政策就是为了增强美国产品的竞争力及加强企业的投资力度。《本土投资法》就是作为当时的小布什竞选的主要议题而出现的。华尔街投资银行家们的话说,他们还不记得以前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公司能够以如此之低的成本利用如此巨大的资源。尤其是当目前美元走弱势,美国产品出口强劲的时候,大量企业资本回流就会给美国经济增加更多的活力。以每25万美元投资可以增加一个就业人口计算,4千亿美元的回流,至少可以在美国增加一百万人的就业机会,这几乎可以让美国成为令世界最羡慕的低失业国家。可以这么说,这个法案的通过对美国经济是股非常及时的暖流。

  凡是事物,有好就有坏,《本土投资法》对美国经济是股暖流,对中国经济就是股寒流了。中国经济对外依赖程度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又是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国家,大量外资抽逃就会严重地影响中国的经济。截至今年8月底,美国对华投资项目已累计达到近3.6万个,合同美资金额752.6亿美元,美方实际投资383.6亿美元。 美国500家大企业中已有300多家在中国投资。美国通用汽车、摩托罗拉、郎讯科技、可口可乐、杜邦公司、伊士曼柯达公司、IBM、施乐公司、惠普公司等都在中国投资。美国减税法案的通过对美国企业投资中国的影响非常大,这势必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

  中国GDP增长的百分之八十是私人企业和海外投资带动的,其中海外投资又在这百分之八十中占了百分之六十以上,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增长大约有百分之五十是由海外投资的企业提供的。海外投资的减少必然会影响到中国经济增长,特别是明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尽管美国投资人并不是中国第一重要的投资人,但他仍然是一位很重要的投资人。

  在中国政府,有些官员和学者对美国实施《本土减税法》对中国经济有影响的观点持有反对意见,他们认为:美元回流最迅速,占据比例也较大的,应该是美国投资在各国资本市场上的国际间接投资。所谓国际间接投资也称为国际证券投资,是指在国际证券市场上通过购买外国企业发行的股票和外国企业或政府发行的债券等有价证券,来获取利息或红利为主要目的的投资行为。二者的区别在于直接投资一般都要参与一国企业的生产,资金一旦投入某一项目很难撤资。但在国际间接投资中,各种有价证券可以在国际上相当方便地转换和易主。例如,因国际间利率的不同而引起的国际资本流动,可以迅速地从低利率国家转移到高利率国家。另外,美国《本土投资法》所能吸引回流的资金主要是在一些避税港账户上的留存利润,而不是在正常经营的东道国的投资存量;即使没有《本土投资法》,前者也未必会流入中国。所以,他们认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会很大。

  其实,观察研究这个问题需要从全方位来看,首先,美国经济转型是由生产型转为品牌型和高科技控股型,美国在海外的投资重点不是生产企业,而是建立市场和品牌。真正的直接投资企业的并不多。对中国也是如此,尽管中国自称正成为“世界工厂”,但真正意义上的工厂并不存在,而是以代工方式形成的生产车间,大量的海外跨国公司只是简单的利用中国现有生产设备,或投入少许的资金改善生产设备,大量的投资仍然是掌握在海外公司手中的流动资本。第二,中国尽管没有开放间接投资,但实际上通过各种方式进入中国的海外流资高达千亿美元以上,这是中国官方自己就承认的事实,其中有百分之六十以上是美国的各类基金,这也就是中国学者和官方认定的国际间接投资。第三。美国是全球征税的国家,尽管美国的税收比欧洲国家低,但在全球来看仍然是个高税收的国家,大量的减税,势必将引发美元资本的回流热潮,减税后的海外资本会提高美国上市企业的业绩,这样一来,美国企业的业绩就会非常好看,股票市场也会高涨,美国企业就更容易从资本市场上募集资本。这对美国企业的诱惑力非常的大,在短期内,漂亮的企业业绩就意味这大量的投资。试想一下,美国企业是愿意将钱放在中国等待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还是愿意在金融市场争取七到八到十二倍市盈率的资金?这笔账不用中国官方和学者计算,美国企业家们比他们算的好。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学者并没有看到美国政府减税法案的真正意义,他们仍在自我高估。事实上,美国的这一政策已经影响到了中国的政策和经济。中国政府并不一定不清楚美国减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但他们是掩耳盗铃,不敢承认现实,担心影响经济和社会稳定。实际上,当美国这一政策刚开始公布的时候,中国政府就已经将中国热烈讨论已近两年的两税并轨(即中外企业所得税并轨)搁置了。

  根据中国官方的说法,搁置两税并轨的主要原因是商务部反对,而商务部的反对意见又与美国《本土投资法》有关系,因为商务部担心,在中国取消对外资税收优惠而母国却提供了新的税收优惠的情况下,外资将加速回流,从而冲击中国经济。中国政府在执政上就会因经济问题而引发政治问题,因为中共一直是以经济发展作为其合法执政的主要借口和根据。

  在另一个角度上,中国明年还有一个大的问题会出现,这也是由于美国减税法案引发的。中国政府施行固定汇率,又是以美元联系汇率,美元资本出逃一定会引发人民币的大变化。难怪格林斯潘会说:中国人民币汇率制度不改,一定会出问题。目前中国出现的现状是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其原因是固定汇率造成的。当美元回流的时候,中国的外汇储备就减少了,而对应已经发出的人民币并不能马上收回,这样一来,中国通货膨胀就会加剧。人民币贬值的幅度加大,老百姓的日子跟更难过。到现在为止,美元贬值,人民币又跟随美元同时贬值,现在美元相对欧元已经贬值了百分之十以上,中国外汇储备是四千七百多亿美元,其中相当数量是购买的美国国债,如果以欧元计算,中国就已经损失了四百亿美元以上。

  但大家可能并不知道,中国每年的贸易顺差不过是100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四到五年贸易盈余被贬值掉了。凭空消失了。一般理论上认为外汇储备的最佳规模能够满足三个月进口需求,从GDP的比重来说,不超过GDP的10%为宜。而目前中国已超过这个比例,是这个比例的四倍了。不过,按照这样的情况,人民币对外升值的压力也会缓和了,中国的外汇储备会减少很多。

  理论上尽管如此,但我更担心的是人民币对外也会贬值。因为外资回流,中国经济就会减速,经济增长降低,通货膨胀加剧,这样一来,依靠对外出口取得的增长就会放慢,甚至会出现负增长。而同时,美元贬值,加快美国产品对中国的出口。中国的对外贸易盈余就可能产生负增长。出现贸易逆差,更可能高达百亿美元以上。由此看来美国的一项减税法案对中国的经济影响真是非常的大,美国政府减税后,政府减少了部分税收,但资金回到了美国。中国政府为减缓美元回流而暂停两税并轨(即中外企业所得税并轨)并延长外资企业税收优惠,少收到的可是“真金白银”是中国百姓应得到的。美国增加了投资资本,中国减少了税收。这一增一减相差悬殊啊。

  不仅如此,美国的《本土减税法》与现在美国政府默认的美元贬值政策实际上配合的相当默契,相辅相成,对中国有冲击,对欧洲也有相当大的冲击。美元贬值实际上是利用美国政府美元铸币税让全球国家来分担美国财政赤字,另一方面美元的贬值对世界各个工业国都是相当大的冲击,美元贬值,欧元升值,就意味着美国产品更有竞争力,这个竞争力将迫使欧洲国家及日本不得不减少赢利或减缓企业发展,另一方面,美国产品更以物美价廉的方式大肆侵袭原来欧洲和日本等国的传统产品市场。另一方面,《本土投资法》又诱惑大量的海外资本回流美国,让欧洲及日本等国的资本在短期内大量减少。这一增一减,经过数年的经济竞争美国的经济实力很快就会得到提升,相反,无论是欧洲,日本还是中国这样的发展种国家,都会因为产生相当大的经济影响。只不过中国因为是发展中的经济国家,所遭受的损失和影响会更大。

  其实,在今日的世界,暴力战争早就已经被经济战争所取代。全球的发展实际上就是经济的竞争。很一个良好的经济政策往往会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在最近的五十年中,美国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中国的未来不可能依赖军事战争来赢得世界的认同,关键是经济竞争,但这个经济竞争的最基本的条件是政治基础和社会基础,而中国目前所面临的就是这个自由的民主的社会基础。正是这个问题,妨碍了中国政府正确认识西方的经济政策,更无法找到合理的应对政策,而是不断地被世界发达国家拖着走。

  很多人不理解美国的经济政策,比如说,在克林顿时代施行的是财政盈余政策,美元走强,到了小布什时代,施行的是赤字政策,美元走软。其实,如果,我们能仔细研究这两种不同的经济政策模式,我们就会发现,这与美国的民主和经济走势有很大的关系。道理也很简单,克林顿时代政府没有财政赤字还有盈余,鼓励高科技特别是IT行业创业发展,这是个高风险的投资政策,美元走强,才能吸引更多的外来资本投资美国,共同承担创业风险。到了小布什时代,IT泡沫化,企业转型向传统方式,而更多的已经成功的高科技企业在承担着大量的债务的时候就需要美元走弱,这样才可以让海外国家的投资人分担创业亏损。同时,施行赤字政策,让更多的美元使用人分担经济责任。从总的来讲,无论克林顿政府还是小布什政府,在它们实施的经济政策上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只是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环境,使用了不同的手段而已。他们同样的目的都是保持美国的强大,维护美国的政治与经济利益。而他们的手段也都是与更多的政治经济政策配套而来,有这自己的理论和实际基础。

  相对中国,盲目的自信不是发展的道路和方式,关键是能真正认识自我,认识到美国减税法案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2004年12月26日于LA草庵书屋 

大纪元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评论
2005-01-19 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