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神秘阿里行﹙七﹚

邱显德 撰文、摄影

【字号】    
   标签: tags:

寻访秘境寺院

车队开始出发,云雾缭绕的早晨,朝阳喷薄而出,抬头上望连绵的雪峰,薄纱遮面,时而微露,时而隐身,千变万化,气象万千,雄浑之中有无限的魅力。空气无比的清爽,贪婪地吸一大口,顿时五脏六肺被掏得干干净净,这里的一切,处处都是那么的美,包括空气都令人神迷。汽车在路上颠簸前进,眼前掠过的山,呈现各种不同的色彩,让我痴迷地啧啧称奇。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还真无法想像,这光秃秃的群山,竟然有如此万般的色彩。我急忙跳下车,去拍摄这令人惊叹不已的美景,深怕这美景瞬间就会消逝。这神奇壮阔的景观,震撼人的心灵,只是一瞥,就使我的人生成为了无限,有了西藏的存在,我才懂得什么叫做大地的永恒。

此刻,梦想回台湾以后,能以文字和画画来追忆和抚摸这片伟大的山水,沿途处于雄伟磅礡的大山大水之中,觉得自己渺小得连悲哀都是徒劳。天气出奇地好,一路上连绵的群山,走也走不完,成群的羊,像是天边的一颗颗珍珠,蜿蜒曲折的路,一直通达天边,不见尽头。我们的车子像是从天边而来,扬起的一片尘土,苍凉而粗犷,说不清是我们奔驰,驶近了喜马拉雅山,还是喜马拉雅山飘飘然,向我们迎来,也许是白云浮动的错觉吧!使我恍惚中,觉得我们与喜马拉雅山,已越来越亲近。草原从我们的车下,向着天边,无限地伸展过去,在漫无边际的荒漠中,我们的车队显得非常的渺小,像是一个黑点,在一点儿、一点儿向前移动,感觉去阿里的路竟是如此的漫长,似乎永无尽头。

天边太阳的余晖,使高山上的云,像血一般的红,漂浮在天空的云层,不断地变幻着色彩,远去的山峰渐渐变成了灰色,柔和暖色的风景,也一步步的消退。随着夜色的降临,满天的星星逐次发出亮点,开始一个个跳出来,同时拉开了漫漫长夜的序幕。天已黑,路况崎岖难行,我们选择一处山脚下扎营落脚过夜。在我面前,除了大自然以外,没有任何东西,脚下是无穷无尽的草原,头上是浩瀚的星空,如此远离尘世,在大自然原本面貌的最深处,眺望到了星光闪耀的碧空,在这纯洁的天空中,星星放射出无以伦比的光辉,漫漫的夜色里,我注视着星星的运行,遐想着星星在表达什么?面对一望无际的宇宙,我似乎感悟到人类渺小的位置。

一大清早,我们的车子直往大山深处开去,进山的路远比想像中还要糟糕,到处都是杂石和深泥坑,坎坎坷坷,翻山过沟,没完没了。荒山中遇见一个喇嘛缓缓地走着,他宛如要永远的这么走下去,仿佛他要去的地方,拥有另一个永恒。经过一个隐蔽的山谷,不知名的野鸟,时飞时落,发出悠扬悦耳的鸣叫,晶莹圣洁的雪水在溪涧高吟低唱,最后到达一处山口。抬头一望,看到上方约半里远的地方,有一座寺院,高高耸立在岩石群中,它的背后,尽是一片广大无边、澄蓝的天空。洛桑的一个朋友,在此寺院当喇嘛多年,这也是今日来此参访的导因。

人们对净土梵界中,所描述的晨钟暮鼓,朝朝暮暮,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境界,我们想好好的体验一下,但我们还在往山上的路途中,猛然间,就听见“咚、咚、咚…”的鼓声,划破了清晨寂静的天空。在空旷的山谷里,鼓声一下被旷野所吸收,变得空朦而遥远。我们循着鼓声,在清晨的朦胧中摸索向前。空寂的山野里,单一而厚重的鼓声,特别给人一种莫名的冲击,它的节奏,似乎直接和你血脉跳动的节奏一致,和你心脏跳动的节奏一致,直接启发你生命中悲壮的气慨。到达寺院,身穿袈裟的喇嘛们,早已三五成群聚在门口,准备上早课,对我们突然的造访,他们的眼睛个个闪闪发亮,好奇的看着我们,同时还指指点点的议论著。这座深山寺院,看来似乎比较闭塞,我们的到来,显然有点打乱他们湖水般的平静生活。走进寺院大门,是一片石板铺的庭院,两侧为双层的石砌楼房,北面则是寺院的主体建筑,经堂佛殿依山就势而建,高低错落,布局精巧,寺院地处大山深处,景色又好,是一块修心养性的好地方。——茫茫西藏路@(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6-17 3: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