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爱滋日 中国成焦点

河南一个村子里的两个爱滋感染者陈小兰(右﹐音译)和冯小乔(左﹐音译)﹐因为长时间受到歧视﹐他们两个彼此成为村里唯一的朋友。(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戴慧瑜综合报导)12月1日是世界爱滋日,今年“世界爱滋病日”的主题是遏制艾滋,履行承诺。世界各地都展开宣传活动,为防堵爱滋尽力。全球4千万的爱滋人口中,亚洲是第二高病原携带区,中国因为近年爱滋病发病率的迅猛增长,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至今年底全球爱滋病患者人口将达到3,950万人。其中今年新增430万感染病例,以及290万人死于爱滋相关的疾病,全球约有1,500万的爱滋遗孤,预料未来将不断成长。目前亚洲地区有8百多万人感染爱滋病,并且扩散迅猛,中国大陆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但是防治薄弱,专家担心这些成为防堵爱滋病的缺口。

目前官方公布的爱滋病患者人数为65万,但外界普遍认为实际数字远远高于此。中共卫生部高层官员承认,目前中国的爱滋病传播情况,变得“像非洲一样”,已经不局限于高危一族。

近年由于国际压力,官方承认爱滋病的存在,并进行了一些预防宣传活动,但当局仍瞒报数字,进行蒙蔽民众的宣传,镇压民间爱滋病维权人士,使得国际上对中国爱滋病的流行,爱滋病患者的状况充满忧虑。

爱滋病在中国“像非洲一样”

中国卫生部高层官员说,目前爱滋病在中国的传播已经不局限于高危一族,中国的爱滋病传播情况,变得“像非洲一样”。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郝阳在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说,每天中国有190个爱滋病新病例,在怀孕妇女中爱滋病感染率也比较高。

在过往,中国爱滋病的感染者多数来自高危一族,即是吸毒者、妓女以及同性恋者。郝阳说,现在中国就“像非洲一样”。去年,中国发现48%新感染爱滋病的人士是透过性接触感染的,因此这疾病已经不单折磨高危一族。

在12月1号第19个世界爱滋病日前夕,上星期被警方关押3天、刚刚获释不久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说,中国因为卖血、输血、吸毒以及性传播的爱滋病问题非常严重。

中国爱滋感染人群中﹐卖淫导致感染是一个重要的传播渠道﹐图为西宁一女子在与嫖客电话联络。(Getty Images)

中国感染爱滋是官方公开承认的10倍

25 年前,首例爱滋病公布于世。爱滋病毒1982年传入中国,1983年首次感染中国大陆公民,1985年中国第一例爱滋病人死亡。过去二十多年来,爱滋病已经迅速在中国各地蔓延和传播起来。

中共政府公布的数字显示,全国大约有65万爱滋病毒感染者,占总人口大约万分之七。不过,一些国际组织和中国的非政府组织称,中国实际感染爱滋病毒的人数是官方公开承认的10倍。联合国表示,如果中国不采取立即措施来教育民众,到2010年,中国可能会有1000万人感染爱滋病毒,成为世界上爱滋感染最大人群。

据美国之音报导,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爱滋病委会员和中共卫生部2006年1月25日说,2005年已知的爱滋病毒携带人和爱滋病病例估计为65万人,低于2003年政府估计的84万人。

令人不解的是,2005年12月1日第18个世界爱滋病纪念日上,卫生部才宣布的由各地方政府呈报上来的只有13万5,630例,短短不到两个月的的时间,卫生部就先后两次“宣布”和“公布”相差那么多的爱滋病感染数字。

而2005年是全球各国爱滋病感染增幅最大的一年,官方公布的中国爱滋病感染数字未增反减。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贝汉卫博士说,数字减少并不等于情况得到改善。他说:“目前的统计可能让有些人认为中国的爱滋病状况改善了,然而实际并非如此。新的统计数字不应该掩盖中国的爱滋病毒感染者越来越多这个事实。”

联合国官员:中国需要做更多事情

过去很多年中共当局一直否认爱滋病问题在该国的严重性,最近几年中,在外界的关注和压力下,北京在防治爱滋病问题上采取了比原来积极的态度。

但是联合国爱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的负责人雷若舟说,中国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他说:“尽管对爱滋病的谈论越来越公开,越来越愿意讨论,中国媒体对爱滋病的报导不断增加,有越来越多的爱滋病认知活动,但是年轻人、学生和一般大众仍然有许多错误观念,他们不知道爱滋病如何传播,也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万延海也呼吁当局加大努力控制爱滋,他说,爱滋病人在一个接一个地死亡,爱滋病人在呼喊求救,爱滋病人在疯狂绝望。他说,爱滋病的传播和蔓延日益严重,预防和控制爱滋病的努力刻不容缓。

万延海说,他希望当局在爱滋病的预防和控制方面能早点觉醒,允许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组织配合政府展开防治工作。万延海说,帮助政府的最好办法是走上街头抗议示威,因为不这样做,政府就不会觉醒,就仍然视而不见。不过,这位曾经数次被中国当局拘禁的活动人士说,他可不敢上街示威。

国际人权组织一直在批评中共镇压爱滋病民间维权人士。

镇压爱滋维权人士

近年来中共不仅派人参与国际上防治爱滋病的会议和活动,还出台帮助爱滋病人和家属的“四免一关怀”政策。

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到医院探望爱滋病人,并跟他们握手;主管卫生工作的副总理吴仪还专门会见爱滋病活动人士、河南妇产科医生高耀洁教授,请她介绍河南农民卖血感染爱滋病的情况。

与此同时,当局对爱滋病民间维权人士的镇压也一直未间断。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原定上星期举行的第二届“血液安全、爱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因中共当局的阻挠被迫取消,万延海也因为出面组织这次会议被北京公安部们拘留3天。

以下是网友整理的2006年中国民间力量参与爱滋病防治过程中过程中的重要事件,其中大量涉及中共打压民间力量和侵犯人权的记录﹕

*2006年2月16日,著名爱滋维权人士活动家胡佳失踪,在胡佳被绑架之前,爱源资讯咨询中心受到干扰,胡佳被迫辞去爱源理事一职。

*2006年3月8日,爱滋病支持组织松花江自助家园发起人朱炳金打算组织感染者旅游长城,但遭到中共人员拦截。2006年3月10日,中共当局以“聚众扰乱社会次序”将朱炳金正式拘留。

垂死的孙姓河南爱滋病患者,年仅34岁,至医院卖血而感染爱滋病。他的老父与他只能各自垂泪,痛苦的死亡是唯一的结局。(AFP/Getty Images)

*2006年3月28日,东珍纳兰文化传播中心李丹获得锐步人权奖 (Reebok Human Rights Award),这被认为外界对中国从事AIDS工作者的肯定与鼓励。锐步人权奖1988年设立,对象是全世界30岁以下的人权工作者,至今获奖者已遍及38个国家。每年的申请者超过1万名,只有4人能够获奖。

*2006年4月10日,民间抗艾第一人高耀洁医师伴侣,郭明久先生去世,这对夫妇被认为近十年来为河南AIDS工作做出突出贡献的民间人物,一直遭受中共的干扰。

*2006年4月17日,世界血友病日,近40位北京的血友病病友在北京举行纪念活动,同日,近40位来自全国各地因采用血污染制品而感染上爱滋病和肝炎的病友在上海游行、示威、并要求政府赔偿。

*2006年4月20日,上海警方袭击血友病病友以及AIDS感染者记者招待会,警方包围了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宾馆,并扣押了现场记者,包括一名美联社记者;4月21日,上海40多名AIDS感染者以及家属在与警方的冲突中,以绝食抗议中共的行为。

*2006年6月15日,媒体曝光中国西南贵州省存在大量非法采血的事件,该报道引起外界的强烈反响。“血浆经济”在河南省给人们造成的阴影使大家再次对“卖血”感到担忧。

*2006年6月21日,以AIDS感染李喜阁女士为代表的9名宁陵线输血感染者到河南检察院反映情况,检察院官员表示“不以立案”为由拒绝答复。随后李喜阁女士在信访局上访,信访局承诺90天内给大家答复。但是这90天的等待是等来了喜阁被关押的结果。

*2006年7月18日,李喜阁女士第五次上国家卫生部上访,没有获得任何结果, 7月20号,地方员警拘留李喜阁和其他三名随行者,警方拘捕理由是喜阁涉嫌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

*2006年7月20日,媒体暴光河南上蔡县原县委书记贪污上蔡县爱滋救济款达1,000万余元,此消息在外界引起轰动。中国政府官员的腐败是普遍的,而这只是中国政府官员侵吞百姓救济专款的案例之。

*2006年9月7日,胡佳先生被软禁在家中长达50天后,再次遭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国宝支队带走,从上次被释放出来后,警方一直将胡佳先生软禁在家﹐其妻子曾金燕女士也常常受到国安的跟踪。

爱滋宣传片被指愚民倾向

中央电视台11月26号还现场直播了预防爱滋病专题节目《承诺》;北京5千辆出租车在车内摆放了爱滋病知识宣传卡;一些宾馆免费发放安全套;12月1号,中国卫生部和美中爱滋病基金会共同主办的国际抗击爱滋病记录片《走得更近》将首次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不过一位叫刘毅的网友却指出,每到世界爱滋病日,中共政府就会动用一切手段宣扬政府所取得伟大的政绩,来蒙骗广大而善良的中国百姓。

他在一篇名为“真相:写于第19届世界爱滋病日来临前夕”的文章中指出,在离第19届爱滋病日还有一个月,当局用来宣扬政府战绩的专题节目已完成。河南省省委书记说:“在我们伟大的党的领导下﹐河南因卖血而引起的AIDS问题已经获得圆满的解决。”

文章还指出,民间组织被告知,当局不需要他们在这里活动,要把外界捐献的钱交给政府。因此一些民间基金会被关闭。刘毅呼吁有志之士把事实的真相广传。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12-01 10: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